當前位置:首頁|bitchinbubba|bitchinbubba

bitchinbubba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4:35:04 | 43125個瀏覽


小純的俏臉再次泛紅,只是因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就沒有那么糾結了,很快就將上衣脫掉,露出了那一對誘人的大寶貝。

  jUU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那白嫩誘人的寶貝, 老姜心跳加速,一雙眼睛幾乎同一時間就黏在上面下不來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姜叔,可以了嗎?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被老姜看的羞澀,下意識的握緊拳頭,心里居然生出了一點點的期待。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這種想法又很快被她給壓下去了,她一個勁 的說服著自己,自己只是找老姜治病,沒有別的想法。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可以了!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屏住呼吸,伸出手便握住了那誘人的一對尤物,一只手一個,然后小心翼翼的揉捏著。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柔軟細膩的感覺,讓老姜心生蕩漾,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要是能將臉貼在上面就好了,最好是可以吸上兩口。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被老姜刺激到,張小純下意識的就嬌喘出聲了,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俏臉紅的像是在往下滴血。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姜叔,剛才怎么回事,突然有奶了,怎么突然又沒有了?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為了讓自己不那么尷尬,張小純便出言問道。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之前一點奶水都沒有的時候,張小純可能已經絕望了,也沒有抱什么希望,可突然有了奶水,張小純又有了希望,想要更多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等等,我讓仔細檢查檢查,只不過檢查的時候會有點疼,你要忍住!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一本正經的說著。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也收起來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變得認真起來了,一臉堅定的點了點頭說:姜叔,你來吧,我能忍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之后,張小純的臉又紅了,一股羞澀的情緒從心底蔓延出來,實在是這句話說得太那個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自然明白張小純害羞了,也就沒有繼續逗她,手上的力氣加大,刺激到了幾個穴位,盡量將堵塞的細胞給揉開。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是正常的治療過程,就算是老姜想要憐香惜玉都 不行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果然,被老姜這么一刺激,張小純就露出了難以忍受的神色,原本還紅潤的俏臉瞬間便白了起來,額頭上滲出密密麻麻的香汗,皺著眉一副痛苦的樣子,可就算是這樣,她依然一聲不吭,沒有讓老姜輕點,或者停止。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種忍耐力,也是讓老姜有些佩服。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疼痛緩解了之后,張小純才松了一口氣,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她有可能堅持不住。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了一眼自己的那里,并沒有如想象中的那樣,按摩完了之后就有奶水出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到老姜停了下來,張小純有些焦急了,顧不得還沒有散去的疼痛,緊張的問道:姜叔,怎么樣了,難道不行嗎?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張小純眼里的擔心,老姜不僅沒有出言安慰,反而一臉憂愁的說:問題比我想象的嚴重,估計直接按摩還不行,還需要配合別的治療。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會很疼嗎?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沒有多想,自然也猜不到老姜的心思,只看到老姜為難的樣子,還以為會比剛才還要疼呢。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沒關系,我還能忍,您繼續吧!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罷,張小純直接閉上了眼睛,想到剛才肯定是她露出了難受的表情,影響了老姜的治療,心里多少有些慚愧呢。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看到張小純這個樣子,心里其實也有點猶豫,可當他的目光再次放在張小純那對誘人的大寶貝上的時候,那些醫德呀什么的,都被老姜給拋棄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說的治療不是按摩,是用嘴巴給你吸……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什么?吸……這……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聽到老姜的話,不僅嚇了一跳,這也算治病?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再說了,要是老公還好說,老姜都這么大年紀了,要是讓他給自己吸的話,那豈不是……可這里又沒有別 的人,自己又夠不到,除了老姜,還能有誰?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看到張小純猶豫,便知道不能再糾結了,于是靈機一動又說:小純,這可不是我胡說,這件事都是你老公的原因,人的 身體是有記憶功能的,你的那里都已經記住了你老公的力度,你乳腺堵塞的原因也是這里,孩子的力度達不到你老公的力度,奶水出不來,新的奶水就生不成,然后便造成了壞死,這才是導致你沒有奶水的罪魁禍首。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的說一套一套的,關鍵是張小純聽起來還挺有道理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于是咬牙猶豫著說:那我讓我老公回來再吸一下行嗎?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自然是不行的,就算是行,老姜也不會讓張小純這么做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于是,老姜急忙搖頭說:吸必須要配合我的按摩一起進行的,要不然就沒有效果,而且為了讓孩子以后一直有奶,在吸的時候,還要循序漸進,掌握好力度,這要是稍微出點差錯的話,孩子以后就真的沒有奶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么嚴重?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的臉色變了,一臉緊張的看著老姜。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一本正經的樣子不像是開玩笑,可真的讓老姜吸,這是不是太……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看著張小純又開始猶豫了,不得不再加一把火。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自己考慮吧,我該說的都說了,不過也希望你不要考慮的時間太長,要是時間過了,就算是你答應也沒有用了,按摩的效果過了之后,吸也沒有用了,你剛才的疼也就白受了!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話一說,張小純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剛才的疼痛現在還讓她記憶猶新,她也不要讓孩子沒有奶,于是,一咬牙就點頭答應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就麻煩姜叔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這句,張小純一副認命的樣子,雖然閉上了眼睛,臉頰上的紅暈卻是更多了,不過,除了這種羞澀,她心里卻有那么一點點的期待。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心里大喜,沒想到這么容易就成了,看著那殷紅的地方,高高頂起,就好像在期待著他的接觸似的,老姜心里更是火起,白大褂的下面,那帳篷就撐得更大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砸吧砸吧嘴,老姜便朝著張小純湊了上去……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我來了……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早就閉上了眼睛,一動不動,任由那白嫩的,顫巍巍的風景暴露在老姜的面前,緊張的額頭再次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不再猶豫,直接含住了他渴望已久的紅嫩。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將那紅艷艷的果實含住之后,老姜的腮幫子慢慢開始用力……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轟隆一聲,張小純的腦海中突然變得一片空白。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唇溫暖炙熱,嘴巴的周圍有密密麻麻的胡茬,扎在她白嫩的肌膚上不僅不疼,反而有一種麻酥酥的感覺。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個地方是她最敏感的地方,此刻就被老姜含在嘴里,再加上老姜在吞進去的時候,舌尖還在上面游走了一圈,更刺激的張小純連呼吸都暫停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好像有一股及細的電流,就那么從那個地方鉆了進來,瞬間便擴散到她的四肢百骸,讓她的身體猛地一哆嗦,緊接著,便又舒服的想要叫出聲。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極力隱忍,可張小純還是叫了出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如同野貓一般的聲音,極具誘惑,讓老姜心里也癢癢的不行,一雙手直接抱在了張小純的大寶貝上,開始加大力度吮吸起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隨著老姜吮吸的力度,張小純覺得身體越來越空虛,恨不得立馬讓老姜將她填滿。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嬌喘聲越來越難以抑制,聲音也越來越大,雙頰緋紅,雙腿并攏,盡量的不讓自己表現得太過強烈,以此來抗拒著那越來越強烈的欲望。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低頭看去,老姜的神色也有些不對,畢竟是成年人,而且都是經理過那 事兒的,張小純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要是再這么下去,倆人要是真的干柴烈火做出那種事情的話,那她還怎么有臉去見在外打工的丈夫。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想到這里,張小純便一個激靈從那種強烈的幻想中醒悟了一點,急忙催促著老姜:姜叔,好了嗎?我有點難受……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心里得意,難受就對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這樣的話他不敢說出來,而是接著加大了力度,使勁的吸了一口,那淡淡的奶香味便彌漫了整個鼻腔,那美妙的味道,比老姜吃過的任何的珍饈美味都要讓他迷戀,要是每天都能吃上這么一口那就好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壓下這種渴望,老姜這才有些不舍的松開了嘴巴,看到紅著雙頰,一臉羞澀的張小純,一本正經的說:馬上就好了,還剩下最后一步。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聽到老姜說馬上就好了,張小純在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心里又有一種淡淡的遺憾,身體上那種強烈的需求并沒有得到滿足,反而更是想要了,要是在家的話,她會用手自己去滿足,可這里是診所,當著老姜的面,她自然不能做出那種羞人的事情。

  j(上門女婿的三姐妹)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就麻煩姜叔了!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低下頭不敢去看老姜,弱弱的開口。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又將手放在了張小純那個地方,在其中的一個穴位上刺激了一下,這個穴位對身體的敏感有很大的控制作用,老姜又熟悉這一點,將度把握的很好,在他剛開始揉捏的時候,張小純的臉色就變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那么一下,就好像黃河斷流一般,那沖天的巨浪就那么沖了出來,像是要在她的身上找到釋放點,而且來勢洶洶,根本就不是她想要控制就能夠控制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又是接連的兩聲嬌吟,終于,那股力量便找到了釋放處,然后嘩啦一聲沖了出來,在那種強烈的刺激下,張小純好半天都處于那種恍惚中難以自拔。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怎么樣了,舒服嗎?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姜一看張小純的表現,就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識的就問了起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小純聽到老姜的聲音之后,一個激靈,那種釋放過后的舒服感襲來,同時,兩腿中間,那種黏糊糊的感覺就強烈起來。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算是穿著衣服,那股淡淡的味道也彌漫來了,若是仔細嗅的話,還是能夠聞到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想到老姜會發現,張小純就更羞了,急忙點頭說:舒服……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話剛說出來,張小純就意識到這句話有些不對,更是羞得恨不得立馬離去,然后又急忙解釋道:我是說,被疏通的感覺很舒服……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解釋了還不如不解釋,張小純越來越覺得自己剛才的話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舒服就好,現在應該已經疏通了,回頭我再給你找一份菜單,你照著菜單做,也能起到催奶的作用,慢慢的奶水就會多起來的。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張小純坐立不寧的樣子,老姜心里的火怎么都壓不下去,那里更是脹痛的厲害,想要立馬釋放,可看到張小純的樣子,明顯已經有了離去的心思,不過張小純的丈夫常年不在家,只要取得了張小純的信任,以后有的是機會。

  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jU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被雷剛玩了,所以她的潛意識里是想找一個她能依靠的 男人,能給她安全感的男人。

  我恰好被她選中,于是不該吃的醋她也吃了。

  第二天,我的雞頭生涯正式開始的日子。

  深市的夜總會一般下午兩三點開始開門營業,四點鐘我和玲子一起去了 紅粉帝國,見到了上次高老板和我說的老洪。

  老洪五十歲左右,穿著一套休閑運動衣在 場子里到處亂逛,我和玲子就跟在他屁古后面說事兒。

  他像是什么事兒都不管,但每一個見著他的人都低頭站立到一邊,顯出對他的尊敬。

  “你們去找大堂 王經理吧,就說我讓去的,具體的事情他會安排你們。

  ”老洪在三樓轉角平臺處站住,半側著身子撂下一句話。

  “等下見到王經理,說完咱們的事兒你就把你手里的黑包給他,記住了嗎?”下樓的時候玲子交代我。

  我手里的黑包里是兩萬塊錢,玲子拿出來的,但她說了,第一個月賺的錢就要先還給她。

  “玲子,用得著給他這么多錢嗎?再說了,我是高老板介紹來的……”我磨嘰。

  “別廢話了!”玲子瞪我一眼:“高老板只是你的入場券,但進了這個場子,做咱們這行的就得孝敬大堂經理,他可以讓你賺錢,也可以讓你在場子里待不下去,自己滾蛋!”“有這么厲害嘛……”三十歲上下的王經理是個男的,他不要錢,色瞇瞇的眼光卻一個勁兒的看著玲子鼓脹脹的匈。

  “你是……呃,浩哥對吧?行行行,你先回去等著,有些具體的事情,我想和她談談。

  ”王經理指了指玲子……玲子看著王經理臉色有些尷尬。

  我是個男人,我從 姓王的那雙色瞇瞇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對玲子的浴望……  “紅粉帝國是我朋友介紹我進來的,王經理有話你對我說就可以了。

  ”我用挑釁的眼光,微微仰著頭看著王經理。

  這是我的本色,在老家混的時候,我經常這樣看著找我茬兒的人。

  王經理臉色冷了下來:“我這人有個毛病,說出去的話從來不重復第二遍!要不這樣好了,你倆都走吧,今晚帶著你們的人進場就行了……”玲子笑著推了我一把:“去去,你先出去!說來說去王經理還是為咱們好,他要和我聊的一定很重要。

  ”一邊推我,她一邊對我使眼色。

  “嘿嘿,這才對嘛!看你也不是第一次經營這皮肉生意了,最起碼的規矩能不懂?”門關上前,我聽見的最后一句話是王經理這樣對玲子說的。

  更讓我糾結的是玲子隨后發出一陣很浪的笑聲。

  我在門外電線桿子一樣杵著,猜測著屋內可能正在發生的齷齪事兒,心里五味雜陳。

  連身邊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我還算什么男人?玲子正隔著一道門被別的男人做。

  我使勁兒扯著頭上的頭發,心中暗暗發誓,我一定要混出個人樣來做人上人,再也不受這些窩囊氣!這個社會和畜生生存的叢林一模一樣,只有強大了才能避免別人的撕咬。

  正胡思亂想著,我面前的門突然開了,玲子走了出來。

  我瞪大了眼睛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那姓王的不會這么快就做完了吧?玲子把門帶上,拉了我就走。

  出了紅粉帝國的大門我甩開了她的手:“你剛才做嘛推我出去?那姓王的王八蛋明顯是想弄你……”“對,我也知道他想上我,但你有什么辦法讓我躲過去不被他上?”玲子歪著頭看著我:“沒吃過豬肉你還沒見過豬跑?你難道不知道這是做這一行的潛、規則?”每一個媽咪要想自己手下多坐臺,那少不了打點場子里管事兒的。

  場子越大管事兒的越牛比,遇見個男管事兒的,看上哪個媽咪,你最好自己洗做凈了去上他的床,否則,以后有的是你小鞋穿。

  甚至不再給你的人派活。

  而且,場子里所有的 公關,每個月都有一次免費的,義務性質的被場子里的管事兒的送給那些能決定夜總會生意好壞甚至關門還是繼續營業的有關部門領導玩一夜的任務。

  被選中免費服務的一臉痛苦,因為那些領導中據說很多都是變態的玩法;沒被選中的公關也只是僥幸暫時逃脫,誰知道下個月會不會被選中呢?媽咪和小姐只是男人踩在腳下的玩物。

  我看著玲子,心中突然涌起一陣酸楚:“對不起玲子,我,我沒本事保護你……”沒想到她卻笑了起來:“咯咯,我剛才在屋子里你在外邊就是這樣想的?”我點點頭。

  “算你還有點兒男人味!咯咯,告訴你吧,我沒讓姓王的得逞,他連老娘的毛也沒摸到一根!”我瞬間有點兒方,看著玲子:“那她怎么會放你出來?我剛才還尋思怎么這么快就搞完了……”我倆邊走邊說,玲子告訴我,我出了門以后那姓王的就一把摟住了她,順勢壓在了沙發上。

  她卻在姓王的耳邊嬌滴滴的說她的大姨媽正好來了,要是不怕“闖紅燈”壞了運氣那她現在就脫裙子給他。

  “張浩你是不知道,那王八蛋當時手已經伸進了我的裙子里,順著我的大腿摸到了腿根,聽了我的話,他的手嗖的一下就縮了回來!咯咯咯!”玲子笑嘻嘻的說。

  “就這,他就放過了你?”我有點兒懷疑。

  我這么一問,玲子的臉色黯淡了下來:“我答應他了,等大姨媽過去,給他!”“啊?你這……你這不等于還是要讓他弄嘛?”我脫口而出。

  玲子突然瞪著我:“我有什么辦法?只能是拖一天是一天!我以前是做過公關,但從我‘上岸’的那天起,我就發誓,以后從再也不要被我不喜歡的男人弄!……”她的大眼睛里有幾滴晶瑩的眼淚滾落下來,忽然她撲在我懷里,緊緊的抱著我:“張浩,你說,咱們這樣的人想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怎么就這么難?”“你放心,我一定不讓姓王的那王八蛋得逞!”我摟著玲子,一股男人的保護欲油然而生。

  雖然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心里沒有一點兒底兒,但我相信一句話,事在人為。

    晚上六點半,我開著玲子花了三萬塊錢買來的一輛二手黑色商務車,拉著整整一車美女去到了紅粉帝國。

  一波三折,從今晚起,我才算是真正開始了我的雞頭生涯。

  紅粉帝國屬于高消費場所,一共三層,第一層包房接待的客人是暴發戶式的土豪和大公司的白領;第二層則是有身份的貴賓才能去。

  至于第三層,只有少數高層的客人,那種不適宜在公眾眼中出現的人物才有資格上去。

  據說,層數越高,對公關的要求也越高,相應的,公關的生意也越好,能賺到的錢也就越多!我和玲子初來乍到,手下的姑娘被分在了第一層服務。

  王經理告訴我們,第一層有五個雞頭的人,一共八十多個公關。

  “唉,狼多肉少,以后生意好不好,那就看你們自己做了!”他撂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從玲子身邊走開的時候沒忘記在她圓滾滾的屁古上輕輕摸了一把。

  這是個充滿機會的行業,這也是個充斥著血腥和暴力以及陰謀和圈套的行業,我跳進了這個坑,不知道我的未來命運如何。

  ……雞頭找好場子,媽咪領著公關進去做生意,在場子里和客人之間的事情,那就靠媽咪周旋了。

  玲子做這一行已經將近七八年,而且是從最(左手握右手)基層的公關做起,“實戰”經驗豐富,我很相信她。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