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性愛工具|lucy hale nude

lucy hale nude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2 3:12:26 | 13個瀏覽
lucy hale nude


“來, 嫂子幫你。


  ”說著,嫂子的手竟伸了過來。


  “嘶” 陳正倒吸一口涼氣,感覺到一股麻意從脊背直沖腦門。


  “噓……”“噓……”就在這時,嫂子竟然吹起了口哨。


  “轟”的一下,陳正大腦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鄉下,哄小孩尿尿都是這樣,一邊輕吹口哨,一邊用手撥弄。


  嫂子的動作讓陳正腦皮發麻。


  為什么陳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還不避諱,給他尿尿呢?因為,他是一個 傻子!在八歲那年,一場車禍,導致他腦神經受壓迫,于是,他就傻了。


  這一傻,就是十幾年。


  結果,半個月前,陳正的腦袋莫名其妙的靈光了!但他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嫂子!因為他嘗到了甜頭,被嫂子撥弄著小便多刺激啊!沒辦法,嫂子實在太迷人了,雖然陳正心底有一種犯罪感,但還是沒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剛生了娃,大哥 陳明迫于經濟壓力,出國務工,家里就陳正與嫂子兩人。


  因為大哥是養子,他們之間沒血緣關系,這讓恢復后的陳正膽子越來越大。


  嫂子給陳正把尿后,堂屋嬰兒床里的 寶寶開始哭鬧起來。


  嫂子趕緊過去。


  可她最近胸口漲漲的,寶寶吸不了多少,就會哭鬧,這可把嫂子急死了!“來,寶寶乖,吃……”嫂子解開衣服扣子,塞在了嬰兒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擠的紅通通的,不見效果。


  卻不知,陳正已經偷偷來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著。


  “好帶勁啊!”陳正盯著嫂子,眼神放著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寶寶還是沒喝多少,她得將寶寶放下,兩手拼命的擠起來。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臉蒼白。


  好一陣,忽然又一股急流沖出的感覺,一陣陣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來了,于是趕緊起身站起來,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陳正。


  “啊!”一聲尖叫。


  與此同時,那像淋雨一般,灑在了陳正的臉上和衣服領口,一圈圈的。


  陳正驚訝不已,只感覺渾身都是香氣四溢,那股香味撲到鼻子里,渾身難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她趕緊將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轉過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別的 男人面前露,更無恥的是,這個人還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悵。


  陳正也有點尷尬,想著如何收場,可目光不由自主沿著嫂子細長的柳腰,望向了圓潤的把褲子繃的緊緊的臀部“渴,好渴,想喝點什么……”恍惚間,陳正伸出手指,沾了臉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幾口。


  這味兒真是又騷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剛開始很羞澀,可想著, 阿正怎么說也只是一個傻子,犯不著跟他計較吧!可剛要繼續,嫂子突然有 點頭暈目眩,如針扎一樣,疼的她有點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從這劇烈的痛楚中解脫出來。


  “阿正,你還在嗎?”“嗯?”陳正應了一聲,發現嫂子 林子惠踉踉蹌蹌朝他走來。


  “嫂子,你!你你……”陳正只感覺喉嚨發干,說話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紅著臉,道:‘阿正,我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嗎?’陳正現在可不傻,盯著胖圓看,蚊子叮了哪有這么大的啊!真把我當成了傻子呢。


  想到這,心跳加速的厲害,本以為嫂子會過來訓斥一邊,可沒想到竟然要自己幫忙止疼啊?“是要撓撓嗎?”陳正裝作一臉懵懂的樣子。


  林子惠糾結不已,臉蛋緋紅,但實在疼得難受,只能咬著貝齒點了點頭。


  然后當著陳正的面,將衣服掀開,掏出圓鼓鼓,沉甸甸的。


  陳正見狀有點蒙,剛才她給自己把尿,現在又讓自己撓她那個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顫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處,輕輕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皺著眉頭,忍不住發出一聲低鳴。


  這么輕輕的撓,對緩解漲疼一點效果都沒,反而多了幾絲瘙癢之感,讓林子惠欲罷不能。


  “阿正,你給嫂子再加大點力氣,我是被蚊子咬的,很疼的哦。


  ”說完,她竟然抓起陳正的手,放在自己的胖圓出力,大力的按起。


  陳正的魂兒簡直都要爽飛了,之前他腦子恢復,也只是窺探,不敢親手觸摸。


  畢竟林子惠可是自己名義上的嫂子啊!現在是林子惠主動要求,不是自己的過錯!陳正紅著眼眶,兩手一起抓,都變形了,從外面一直往里推了過去,手感麻酥酥的。


  林子惠不禁吃驚的看了陳正一眼,本來疼的難以忍受,死馬當活馬醫,讓他試試,可沒想到效果還不錯,巨疼得到了些許緩解。


  而且,這么一雙手,肆意的把弄,強烈的舒爽感壓過了內心的羞恥,心跳如麻,浮想綿綿。


  自從她嫁給了她老公陳明,每次羞羞的時候都是速戰速決,從未體驗過女人真正的樂趣,等她懷孕后,陳明又擔心動了胎氣,孕期一次都沒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國外務工,可想而知內心有多么空虛、寂寞啊。


  而現在被他傻子弟弟陳正這么一弄,林子惠的那份激情之火徹底點燃了。


  陳正多按了幾下,林子惠隨之痛叫了幾聲,額頭冒出冷汗。


  “怎么了?”陳正裝著傻乎乎的樣子,松開了手。


  “不要停哦,停下嫂子會更疼……”林子惠顫抖道。


  陳正猛地吞了口口水。


  “可是我有點餓了。


  ”現在這一大團,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這要是吃上一口,豈不是爽上天了?陳正裝傻還裝的真像,估計也是看準了林子惠的心思。


  “餓了?”林子惠突然腦瓜開竅,以前她看過一點醫學知識,這種情況,用嘴巴猛吸也能治。


  思慮完后,望了望陳正,羞愧不已,可轉念一想,他是個傻子,懂什么呢?讓他吸,他哪懂男女之事?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林子惠壓抑不住心底的欲念。


  “阿正,你要是餓了的話,就喝吧,寶寶能喝,你也可以!”這話一聽,陳正的腦瓜瞬間炸開了,啥都不管了,跟個瘋子一樣,直接撲在了林子惠的懷里,咬住(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然后大口起來!咕嚕!一陣陣濃香沿著喉嚨,灌入到自己嘴巴里。


  “咿咿”林子惠忍不住興奮,美眸睜的大大,閃爍著復雜的光芒。


  他安慰自己,阿正是個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這么做都只是為了寶寶……可突然,一陣詭異的柔軟感在胸前纏繞起來,酥麻的更強烈了,竟讓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阿正的腦袋,緊緊地摁在懷里。


  細細一看!這讓她頓時羞愧不已,但有舍不得松開。


  迷糊中睜開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見阿正的褲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褲子給炸開了。


  “阿正……”頓時,林子惠腦袋一片空白,腦子里只剩下一種無恥的念頭。


  “咋了?”陳正突然抬頭,瞄了一眼嫂子臉上的表情,判定她現在肯定是對我著了魔。


  “阿正,求你再往下一點。


  ”林子惠的語氣幾絲柔弱,帶了點嬌羞。


  陳正聞言,眼光一涼,知道她已經情難自已,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備,還裝著傻傻的樣子,問:‘嫂子,不是這里被蚊子咬了啊?’林子惠羞愧的面紅耳赤,渾身麻軟,有點無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正,你快點幫幫嫂子啊……”“哪里?”“往下一點嘛。


  ”林子惠目送秋波,看著懷里的男人,雙腿不禁夾了夾,減輕那種瘙癢感。


  陳正顫抖的手,將嫂子的衣扣,一顆顆的解開,完美之處瞬間綻放!“是這里嗎?”陳正指著林子惠的小腹處。


  “嗯。


  ”林子惠微微點頭。


  陳正就伸出了舌頭,沿著腹部的白皙,緩緩往下。


  “繼續,繼續……”林子惠扭擺著小蠻腰,渾身熱的發燙,不由得將肚皮往陳正臉上擠壓,腿腳往他胳膊上磨蹭。


  陳正早已邪火怒燒,一路往下,在小腹處打了三個圈圈,吧唧吧唧的。


  這種感覺,都要把林子惠給急瘋了,她以前那里享受過這等舒暢啊?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輕易的就跟他結婚?現在后悔了,可是還有補救的機會嗎?不知不覺間,她竟然將長裙褪下。


  迎面而來的熱氣,讓陳正腦袋一片空白,立馬低頭,一陣狂吸。


  可正在這時。


  哇哇!旁邊傳來寶寶的哭鬧聲。


  林子惠這才猛然驚醒,想著身下的可是阿正,不是自己的老公啊!阿正再傻,他也是個男人,可不能突破這個底線啊,不然不光對不起自己老公,也無法做人了喲!“行了,到此為止吧,謝謝阿正。


  ”林子惠匆忙提上褲子,抱著寶寶,狼狽的從屋內走出。


  此時的陳正一臉懵逼,欲哭無淚,剛提上的興致,這就結束了?身下早已火熱,漲得難受,卻中途被暫停了,這種滋味虧了真是折磨啊!陳正長嘆一口氣,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了一陣,可腦海里依舊浮現著嫂子林子惠物美的倩影,胸前的完美,白嫩的肌膚。


  一想到這,異常難受,壓抑,甚至有點微微泛疼。


  他想去沖洗個冷水澡,給自己降降溫。


  剛到院子里,突然聽見一陣迷人的嗓音,從偏房傳出。


  仔細一看,竟發現偏房里,嫂子閉著眼,打了一盆熱水,俏臉紅潤,用毛巾磨蹭著身子。


  她享受著這種自我安慰的愉悅,雖然知道這很羞恥,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不行,常年空虛寂寞,突然被阿正點燃,宛若打開了心靈的窗戶,瞬間淪陷。


  她閉著眼,開始幻想阿正。


  陳正本來就難受的要死,看到這一幕,更是激動,腦子嗡嗡叫!現在寶寶睡著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無人能打擾我們之間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瘋狂的注意。


  當然,他還是在裝傻,躡手躡腳的進了偏房。


  林子惠注意到動靜,回頭,慌張的提起褲子。


  但看見阿正褲衩的動靜時,暖流肆意,那里癢得不行。


  “嫂嫂子,熱,熱,洗澡澡……”阿正裝的傻里傻氣,對林子惠呆滯 的說道。


  “好,好啊……”林子惠顫抖道,眼神一直勾著阿正的褲衩看。


  這幾年,阿正因為是個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嫂子照顧,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樣說服自己。


  再說,阿正智商跟弱智一樣,很好哄,他一定能給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戶戶都睡炕上了,就算鬧出再大動靜,也不會被察覺。


  想到這,林子惠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正,要洗澡的話,得把衣服脫光才可以。


  ”“哦。


  ”陳正點了點頭,但裝的很笨拙的樣子,手忙腳亂,難脫。


  林子惠心底一急,直接伸出手幫阿正脫下了汗衫。


  阿正身子骨很結實,孔武有力的肌肉凸顯出來,在暗黃燈光下散發著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林子惠見狀,開始有點癡迷起來,突然有點埋怨為什么自己老公沒遺傳到這么好的身材呢?隨后,竟當著阿正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塊腹肌的小腹,覆蓋上去。


  陳正感覺舒服極了。


   rjv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主要是按 會陰穴,也就……也就是你下面的那個部位,因為刺激力度要足夠,我必須要把手伸進去才行……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定要按……按那里嗎?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欣然咬了咬性感嘴唇,臉色羞紅,猶豫不定。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一見這事有門,連忙堅定的說: 穴位可不是亂按的,不準確的話,不但達不到效果,還可能對身體造成危害,會陰穴是這套手法的重中之重,必須要按。


  rjv朵朵(幼兒益智故事)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我感覺一陣臉紅,暗罵自己無恥。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見李欣然臉上有了遲疑,我也沒敢催她,趁著機會,貪婪的看著她的嬌軀。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過了好半晌,李欣然終于下定決心,臉紅紅的說:既然這樣,那你就按吧!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你同意了?我激動的叫到,有些不敢相信。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老師相信你!她定定地看了我一會,然后閉上了眼睛,躺在那里臉紅的仿佛要滴血。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見狀,我那 還能等得了,顫抖著手就覆上了胸前的穴位。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開始,我的確是用專業按摩手法在按,給李欣然 放松精神,不過,這些穴位產生的作用不僅僅是放松,還能刺激情欲。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欣然被我按的很舒服,吐氣如蘭,體溫逐漸上升,曼妙的身子水蛇般的扭動,渾身顫抖,像是在強忍著什么,口中輕微的嬌喘。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等她習慣沉迷醉在快感之中后,我一雙手開始往李欣然下半身探去。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師,下面我要按會陰穴了,你放松一點。


  隨著手不斷下移,在即將達到那關鍵地帶時,我故意提前說了聲。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欣然抿著嘴,滿臉潮紅,牙縫中擠出的聲音就仿佛蚊音般。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師,能把腿分開些嗎?你夾這么緊,我找不穴位。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隨著我的動作,李欣然敏感的夾緊了腿,一時間竟然找不到下手的地方,不過看到她緊張的樣子,我耐住了心中的急切,輕聲說道。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聽到我這話,李欣然咬著的嘴唇又用力了些,像是習慣了一般,沒有說話,可還是順從地將雙腿慢慢向兩邊分開,將那曼妙的神秘 之地展現在我眼前。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雙目死死定在那一層薄薄布片覆蓋下的位置,噴出的呼吸無比灼熱。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欣然那里已然被浸濕了一小塊,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片痕跡。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顫抖著把手探了過去,頓時,迥然不同的手感差點沒讓我激動地叫出聲。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欣然一聲格外高亢悠長的呻.吟,讓我那里直接起了反應。


  按摩到了這里,基本上和調情沒有什么分別。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用兩根手指輕揉慢碾,很快,李欣然那里就一發不可收拾,隔著內褲,都能絲絲滑膩。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知何時,李欣然一雙玉手給自己做起了按摩,旖旎的聲音斷斷續續,我聽得心頭火熱,只覺得渾身的血液仿佛沸騰了一般,涌向身下某處地方!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師,別急,我這就給你想要的!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狠狠咽了口唾沫,飛快扒掉自己的褲子,俯身就趴在了李欣然身上,緊接著將自己最寶貴的東西抵入那神秘之地……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j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8464793.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6660637.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7946478.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1210409.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5782757.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2728538.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1960861.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9543594.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797431.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790166.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