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性愛工具|gvg 464

gvg 464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3 12:48:09 | 17個瀏覽
gvg 464


這些水解決不了。


   唐宇吃了一驚,不得不拿瓢舀水去澆。


   嘩嘩!水不停的被倒上去,很快便被番茄吸收了,而地里的黃氣卻弱了幾分。


   這什么情況。


  唐宇著急了,唐宇忙得滿頭大汗,但那番茄依舊是萎靡不振。


   運轉五行決,集中目力,體內的青黃之氣按規律流動了起來,而他并沒有停下舀水的動作,看著那水流下,潤入土中消失。


   那土地像人喝了水一樣,發出奇異的酥酥聲響。


   轟!突然唐宇體內多了一股透明的氣,雖然看不清是什么,但他知道。


  他多了五行之氣。


  那晚被砸破了后腦,躺在草地上,是那枚玉扣激活,汲取了土、木之氣,保住了他。


   現在竟然獲得了水之氣,唐宇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五行之氣,他已有三,不知道五氣聚齊后,會是什么效果。


   有水行之氣的引導,唐宇發現,他可以從那河渠之中汲取水中精華之氣,一瓢瓢蘊含精華的水澆在 番茄苗上。


   只見那些番茄苗瞬間變得繁茂喜人,看到這樣的一幕,唐宇很興奮,顧不得其他,一個勁的舀水澆地。


   即使漢流夾背也不覺得累。


  眼看著他它長得很稀疏的番茄苗變得茂盛,超過了旁邊幾家用農藥化肥催出來的。


   唐宇很開心。


   種地流汗讓唐宇充實快樂,陽下山了他才回家吃飯。


  得趁著晴天好捉 田雞,等陰雨天就很難捉 到了


   唐宇弄了一個博客,把自己捉田雞的經驗做了提煉總結,并分享出去,他想讓更多人的捉到更多的田雞。


  只是他非凡的透視、夜視能力無法分享。


   唐宇 拿著 手電就出了門,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他穿上了水鞋,就算是被蛇咬,那一層厚厚的橡膠也能擋住。


   白天酷暑難忍,晚上有徐徐清風,田間河邊非常的清爽。


  這兩晚上都在田間、溝渠邊抓,今晚唐宇一個人,從田間溝渠,捉到了青青河岸邊。


   唐宇順著河邊走,并沒有開手電。


   河邊的雜草叢中,有許多的蚊蟲,田雞成堆的出現,一次能看到四五只。


   這讓唐宇大喜過旺,捉得很開心。


  腳步走快了都能踢倒。


   看到一處平緩的河堤,唐宇掃了一眼,簡直快樂瘋了。


  這一片平整的草叢里,不知蹲了多少只田雞。


   最為密集的是在一塊大石頭旁邊,四五平方米的面積,竟然蹲了七八只田雞。


   唐宇決定以速度取勝,他將背簍放了下來,一手拎著桶,一手活動了一下,準備大干一場。


   只是他手速再快,還是有許多田雞靈敏的發現了他,一下就跳到了河里。


  入水的田雞要想捉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唐宇一口氣捉了半桶,然后坐在大石頭旁邊拿草慢慢的將它們綁起來丟到 簍子里,滿心歡喜道:要是有直播就好了。


   誰,誰在后面。


  一個驚慌的聲音傳來,有人從大石頭后面爬到上面,手電光就射到了唐宇的臉上。


   李東方,你也來捉田雞。


  唐宇戲謔的冷笑道。


   李東方的手電射到了唐宇的背簍,頓時驚訝道:好多田雞。


   東方,是誰啊。


  誰捉田雞。


  一個三十多、快四十歲,打扮妖嬈的婦女也爬上了大石頭。


   李 三嬸


  唐宇覺得奇怪,李三嬸已經是兩個娃的媽了,她老公李三為了供兩娃上學,這幾年都在工地上幫人搬磚,只有在農忙時節,才會回家幫著播種。


  他運足目力,竟然發現他們之間不堪的事。


   衣衫不整的,尤其是李三嬸,(故事網)腰間衣服別到了褲子下面。


   唐宇對這兩人頓時鄙夷萬分,這對狗男女,真是惡俗至極,敗壞人性。


   或許是女人天生的敏感,李三嬸解釋道:我們兩家的田挨在一起,白天太熱了。


  吃了晚飯來放秧田水,遇到一起的。


   李東方卻沒往那方面想,他看到唐宇那半簍子田雞,頓時眼都紅了。


  他也經常往城里跑,知道這野生田雞能賣到四十多一斤。


   這一簍子,少說也有上百斤,這可是四千多塊錢吶。


   唐宇,你這田雞怎么捉的。


  李東方急切的道。


   唐宇不想跟這種人說話,道:用手捉的,你們聊。


  我走了。


   唐宇背著簍子正要轉身就走,李東方卻是冷冷一笑,道:不告訴我是吧,你不告訴我捉田雞,我也不讓你捉得成。


   只見李東方跳下大石頭,沖到唐宇的前面,二話不說,拿著手電亂走一通。


   被他這么一嚇,那岸邊的田雞噼里啪啦的都跳到了河里去了。


   唐宇見了非常的生氣,怒道:李東方,什么意思,找抽是吧。


   李東方冷冷的瞅著唐宇,邪邪的道:怎么,只許你背著簍子捉田雞,就不許我射著手電捉田雞,怎么樣,我還是捉到一只的。


   李東方拿著一只瘦小的田雞,得意的道,這田雞還是他走得太快,一腳踩到的,不然以他的眼力跟手速,摸田雞屁股都成問題。


   李三嬸感覺唐宇的目光有一樣,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衣衫扣子扣錯位了,一大片美景被唐宇看了,頓感羞臊。


   唐宇不想跟李東方這種沒有素質的人爭,道:好,你捉你的田雞,我捉我的。


   恨不得這家伙被草里的蛇咬上幾口。


   唐宇轉身往另外一邊走,李東方卻是急忙跟了上來,跑到唐宇前面,手電一打,看到幾只大田雞撲通撲通的跳入水里。


  有兩只小的還在,他興奮的沖了過去,那田雞感覺光線一變,也紛紛跳到了河里。


   哎喲,這田雞真難捉。


  三嬸,你等著,我捉了田雞,咱們回去宵夜。


  李東方得意的擠兌著。


   唐宇憤怒的看著他,再次轉身,往田間溝渠走去。


   李東方見狀,再次追了上來,跑到唐宇前面,道:喲,想捉田雞還債,這想法不做。


  我也想捉田雞致富。


   李東方用同樣的方法,讓唐宇捉不成田雞。


   撲通撲通!看著田雞紛紛跳入水中,李東方開心的笑了。


   唐宇面沉如水,緩緩將背簍放下。


   李東方見狀,嚇了一跳,轉身就跑。


   只是他的速度哪里快得過唐宇,不一會便被唐宇追上,飛起一腳踢在他的背上。


   李東方頓時栽到了泥秧田里,爬起來時一身的泥。


   唐宇,老子跟你拼了。


  李東方回過身來,撲著唐宇過來。


   唐宇現在的感觀都很靈敏,輕易便讓了過去。


   一個甩手拳砸在李東方的腰上,李東方再次撲到了一泥田里,將田里的秧踩得東倒西歪。


   啊!李東方瘋叫一聲,見唐宇過來,抄起爛泥便往唐宇臉上招呼。


   唐宇抬手擋著,感覺腰上一緊,一個柔軟的身體從后面抱住了自己。


   李三嬸這婆娘竟然也撲上來了。


   別打了,別打了,有什么好好說嘛。


  李三嬸從后面抱著唐宇,嘴上勸說著,可是一個勁的想要擋住唐宇的手,而且竟然兇狠得想要捏唐宇的蛋。


   唐宇嚇了一跳,這老娘們真狠,要是被她捏到,自己還不被李東方給打死。


   唐宇急忙變換腳步,兩手搬開李三嬸的手,將她推開。


   哎喲,呀喲,唐宇,輕點輕點,要斷了要斷了。


  李三嬸炸炸呼呼的叫著。


   小巧玲瓏不說,皮膚還光滑的很,之前只是試過一次,他就貪戀到不能忘懷。


  吳寶庫大手抓過那白嫩腳丫,正說要開始享受,突然聽到院子里傳來一聲吆喝。


  “閨女!快出來幫忙!”孫 大國這一嗓子嚇的吳寶庫一激靈,忙的起身,著急忙慌的提起褲子,還不忘了囑咐 孫妍一聲,道:“剛才的事不許跟你爹說,知道嗎?”“嗯,知道了師傅。


  ”孫妍點 點頭,跟著吳寶庫出了屋。


  院內。


  吳寶庫一出門就看到孫大國扛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滿頭汗。


  “老吳,過來搭把手。


  ”孫大國道。


   聞言,吳寶庫上前正說要幫忙。


  可當目光看到孫大國身后的那道倩影時,卻愣住了。


  親娘咧,這是個什么神仙顏值?孫大國旁邊那女孩兒,一身COS風水手服,白色泡泡襪,黑絲小皮鞋,扎著兩根馬尾,手里還牽著一只大 黑背


  再看向長相,一張精致的娃娃臉,水汪汪的大眼睛,還有那蒲扇般的睫毛,上下煽動,直接勾走了吳寶庫半個魂兒。


   羅莉!這是實打實的羅莉!“老吳,你愣著干啥?”孫大國開口道。


  聞言,吳寶庫回過神來,下意識擦擦口水,接過吳寶庫手里的行李,眼神卻一直瞟著那羅莉。


  后來吳寶庫才知道,這羅莉叫 郭雪,是孫大國媳婦兒的侄女,一直在城里念書,現在放假,到他家呆一段時間。


  自進屋之后,吳寶庫的眼睛就沒離開過郭雪。


  以前他充其量也就是在網上看到過一些玩Cosplay的羅莉,現在親眼看到之后,又有點蠢蠢欲動。


  尤其是兩根馬尾辮,這要是能一手抓一個,騎著羅莉開車的話,不知道得多爽。


  他想著想著就出了神,什么孫妍,王瑤瑤,全被他拋在腦后。


  “對了 小雪,你那狗不是病了么,正好讓你吳叔瞅瞅,他可是專業的獸醫。


  ”孫大國突然說道。


  聞言,郭雪一臉狐疑的看了看吳寶庫,顯然是有些不相信。


  可礙于孫大國的話(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她還是把手里黑背牽了過來。


  吳寶庫給黑背檢查一番,當時就發現不對勁。


  黑背那地方的毛,竟然光禿禿的,還有不少傷口,顯然是被認為剔過毛,但是傷了血管和那地方。


  “小雪阿,你告訴叔。


  是不是給狗那地方剃毛了,而且它這幾天還食欲不振,精神也很萎靡?”見吳寶庫一下就說中,郭雪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之前的疑慮也盡數大小,點了點頭。


  “叔叔,你能治嘛?”郭雪道。


  “那當然,這樣吧,你先跟我回診所,我給它看看。


  ”郭雪點頭答應就要跟吳寶庫回診所,孫大國倒是說家里還有活兒要忙活,把孫妍也留下,沒跟著一起去。


  兩人到了診所后,吳寶庫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活了半輩子,女人他見了不少,也碰過不少,可像郭雪這種從城里來的羅莉,也是頭一次見。


  可顯然郭雪對他一直有種戒備,倒是讓吳寶庫有點無從下手的感覺,只得乖乖給黑背看起了病。


  “小雪啊,你來按住它,我給它上點藥。


  ”郭雪點頭答應,蹲下身子按住黑背,吳寶庫開始給狗的那地方上藥。


  興許是因為藥物的刺激下太大,黑背開始掙扎。


  郭雪這嬌弱的身子,力氣怎么抵的過黑背,突然嬌呼一聲, 小手被黑背爪子劃出一道口子。


  見狀,吳寶庫忙的抓過郭雪的小手,一個勁吹氣。


  “小雪,沒事吧,疼不疼?”說著還輕輕揉了一下掌心小手,那柔若無骨的觸感,讓吳寶庫爽的打個哆嗦。


  他這舉動倒是讓郭雪有點害怕,抽出小手連連后退,畢竟是在城里念過書的女孩兒,也知道男女有別。


  見郭雪對自己有這么強的戒備心,吳寶庫可犯了難,可突然有了主意,故作嚴肅的說道:“小雪,叔問你,你這狗,是不是沒打過疫苗?”“剛買回來的時候打過一針,后來就沒有打過了。


  它一直沒有生病,我同學說不需要打。


  ”郭雪道。


  一聽她這話,吳寶庫樂了,尋思著機會來了。


  “胡鬧,誰說沒病就不用打狂犬疫苗了。


  只要是寵物就會攜帶狂犬病毒,你這狗雖然沒發病,但肯定有病菌,你被它抓破了,必須得打疫苗,不然一旦發病的話,可就糟了。


  ”郭雪也知道被狗咬過或者抓傷之后要打疫苗的常識,原本還沒怎么當回事,可眼下一聽吳寶庫說的話,也有點急了。


  “叔叔,那……那怎么辦?你快帶我去醫院!”“去什么醫院,叔就是獸醫,我給你打就行。


  ”說完就轉身到里屋拿出了針管和藥瓶,見郭雪還站在原地,吳寶庫說道:“還愣著干啥,到床上爬著。


  ”聞言,郭雪有些猶豫,道:“叔叔,你是獸醫……打針這種事,能行嘛?”“獸醫咋的了?村里人被狗咬或者被貓撓啥的,都是叔給打的疫苗。


  你不會是怕叔占你便宜吧?我這歲數都能當你爹了,你還怕這個?”似是覺得吳寶庫的話有些道理,郭雪猶豫了一下,點點頭,走到病床上,彎腰趴在床邊。


  見郭雪背對著自己,彎腰撅著屁股,水手裙下的白腿繃的筆直,吳寶庫喉頭一陣涌動。


  城里的丫頭真是不一樣,光是看個背影都要人老命。


  “裙子掀起來。


  ”吳寶庫道。


  “還……還要掀裙子?”郭雪道,屬實有些難為情。


  讓她當著一個歲數跟自己父親差不多的男人面前露屁股,著實讓她羞澀。


  “誰家打針不露屁股的?”吳寶庫的話也沒毛病,郭雪猶豫了一會,小手解開腰帶,緩緩把裙子掀了起來。


  冰藍色水手裙下,渾圓翹臀展露。


  吳寶庫下意識吞了吞口水。


  她本以為王瑤瑤的皮膚就夠白了。


  可郭雪這蘿莉,就是人如其名,皮膚跟雪一樣潔白,看著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尤其是那條包裹著翹臀的小豬佩奇小褲,更是讓吳寶庫看的難以自己。


  蘿莉的外表,而且還有一顆蘿莉的心!吳寶庫舔了舔嘴唇,夾著酒精棉緩緩貼在那翹臀上,開始消毒,手指有意無意的觸碰到那細膩的肌膚。


  饒是隨意的觸碰,可那無比順滑的手感還是讓吳寶庫來了反應。


  而此時的郭雪,更是下意識繃緊了身子。


  酒精很涼,可吳寶庫的手指卻很熱,以前她分明也打過屁股針,可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小雪,放輕松,你的血管太細了,叔都看不到了,萬一扎錯了可就不好辦了。


  ”吳寶庫道。


  這話還真讓吳寶庫蒙對了,以前打針的時候醫生就說過郭雪血管細,她還真沒懷疑。


  按照吳寶庫的話,她嘗試放松,甚至還刻意抬高了屁股。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7847656.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5048874.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7260967.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460752.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1902404.html
https://twfghnbgyuujkm.weebly.com/8793191.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9558709.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5070423.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8204371.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24841.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