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跳蛋有什么用|片桐 沙代子

片桐 沙代子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10/2 7:31:23 | 24個瀏覽
片桐 沙代子


歐式風格的酒店大床上。


   男人擁著 女人,聲音略微低啞暗沉,“今晚滿足你,嗯?”。


  聽到男人的話,夏 念白 身子微微僵住了片刻,臉上有幾分微紅,“不要。


  ”不明白為什么,明明知道這個男人不愛她,但聽到他的聲音,夏念白心里還存著幾分僥幸,也許,他有那么一點愛她。


  對于她的拒絕, 蕭俊軒似乎并沒有放在心上,他拉著她去了 浴室


  黑眸落在她身上,帶著幾分命令道,“去把衣服脫了。


  ”夏念白有些害羞,但還是很聽話的將衣服脫了,黑色裸肩連衣裙,拉鏈在身后,反手夠了幾次。


  她抬眸 看著他,小聲開口請求,“能幫我么?”對于她的生澀和膽怯,蕭俊軒倒是冷笑一聲,諷刺道,“夏念白,我們是第一次?”這話讓夏念白臉色通紅,她微微低著頭,咬唇,有些委屈。


  身后微微傳來涼意,夏念白愣了一下,耳邊傳來蕭俊軒的聲音,沒多少情緒,“去洗!”拉鏈被他拉開,丟下一句話,他人已經 出了浴室。


  夏念白站在浴室里,微微將目光投到玻璃鏡中的自己身上,她皮膚很白,五官精致,因為剛才蕭俊軒的話,讓她臉上染了幾分紅暈,顯得格外誘人。


  這樣的自己,他為什么不喜歡呢?夏念白想不通,也不得而知。


  簡單沖洗了一下,裹著 浴巾出了浴室,歐式大床上,蕭俊軒已經躺在上面了。


  他身上……空無一物。


  怎么脫了?夏念白低頭,白嫩的小手拽著貼在自己身上的白色浴巾,雖然他們不是第一次了,但…..“過來!”他開了口,語調依舊是命令。


  磨磨蹭蹭的爬到床上,夏念白拽著浴巾,嬌小的身子半跪在他身邊,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看著他,聲音輕微道,“我….”余光落在他的那處,她微微咬唇。


  “過來!”見她一直躊躇,蕭俊軒長臂一伸,將她整個人都按在自己身上,大掌掌著她的后腦勺,讓她靠近自己。


  兩人氣息靠近,鼻翼相接,他湊近她,親吻她的唇,略微帶著幾分撕咬,不疼,是有心刺激她。


  夏念白受不得他的撩撥,半騎在他身上,微微扭動著身子,撩撥間,她身上裹著的浴巾已經滑落了。


  他略微帶著薄繭的手滑落在她胸前,半是挑逗,半是撩撥。


  有些人類最原始的 東西被撩撥起來,蕭俊軒猛然的翻身,將女人壓在了下面,炙熱急促的吻,密密麻麻順著她的 身體一路向下。


  夏念白緊緊咬唇,隱忍著喉嚨里的那些壓抑的聲音。


  猛然渾身一震,她低眸看去,一時間瞪大了眼睛。


  只見男人伏下去……他竟然真的….“不要….啊!”那些拒絕的話沒說出口,夏念白被觸電一樣的感覺刺激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雖然不知道他到底給幾個女人這樣過,但夏念白心里還是有些說不出的滋味。


  蕭俊軒喜歡這個女人的身體,她身上有著男人對致命的誘惑,目光落在她潮紅的臉上,他俊朗的臉上帶了幾分笑意,“舒服么?”就這么直白毫無懸念的問了出來。


  夏念白微微點頭,臉上的紅暈沒有散開,心里淡淡的苦澀開始蔓延,在他看來,她和他身邊無數女人一樣,僅僅只是和他在床榻上能給他帶來快感的女人。


  摟著她嬌小的身子,試著融入她的身體。


  夏念白驚愣了片刻,這個姿勢…..“俊軒…..啊!”話沒說出來,他已經進去了,他們從來沒有用過這個姿勢,所以,夏念白覺得有些撕裂的疼。


  良久,一波接著一波的快感后,他松開她去了浴室沖洗身子。


  昏暗的燈光下,夏念白聽著浴室里的水聲。


  心口開始堵得格外難受,他們這算什么?偷情?扯過浴巾遮擋著身子,下床,走到浴室門口。


  浴室門沒有關,蕭俊軒赤身站在花灑下,背對著門,夏念白能看見的是他健朗修長的身形,男子俊美,無論從那個角度看都格外的迷人。


  她走到他身后,不顧水珠濺在她身上,從他身后抱住了他,身體相互觸碰,感覺格外清晰。


  蕭俊軒身子一頓,耳邊傳來女人請求的聲音,“今晚能不能陪我?”這話,格外小心翼翼。


  他眉頭微蹙,聲音低沉磁性,“還 想要一次?”夏念白:“……”他們之間,似乎只有身體交流了。


  松開他,她乖巧的低頭將身體洗凈,轉身出了浴室。


  不久蕭俊軒從浴室里出來了,淡定從容的穿上西服。


  她就那么乖乖的坐在床上,靜靜的看著他,任由心口隱隱作疼。


  男人俊朗,黑西服,白襯衫,黑發被特意打理過,一絲不茍,俊美無雙,一貫的冷酷冰涼。


  “時間不早(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了,我先走了。


  ”又是這句話,不重不輕的,他就將她丟在酒店,獨自離開。


  夏念白沒說話,只是看著他,臉上的情緒太多,太復雜。


  見她沒說話,蕭俊軒回頭看了過來,見女人一雙黑眸看著自己,心口不由微微一動,走向她,微微捧著她的臉親了一口,“乖,我得 回家了。


  ”瞧瞧,明明就是特別無情的話,從他嘴巴里說出來,顯得那么動聽。


  他沒有做過多留念,轉身離開。


  “蕭俊軒!”他還沒走到門口,夏念白便開口叫了出來,她跳下床,身上還裹著浴巾。


  看著他,她紅了眼,隱忍了很久的疼苦終究是到了極限了。


  男人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她,挑眉,“怎么了?”她失笑,伴著眼淚流了出來,聲音哽咽,“以后,我們不要聯系了,我放手,求你也放過我吧!”這種名不正言不順的在一起,整整一年了,快要 把她逼瘋了。


  看著她哭,蕭俊軒沒多少情緒,只是眉頭蹙了起來,聲音隱隱冷了幾分,“錢不夠花了?還是要換車?”呵呵….夏念白突然不知道說什么了,錢?車?在他看來,她每次鬧,每次想要離開就是為了要錢,換車?只是一瞬間,夏念白放棄同他多說了,她平靜看向他,只是淡淡道,“你走吧!她還在等你。


  ”走到這一步,是她活該,她認了。


  見她如此,蕭俊軒只是微微蹙眉,抬手淡淡掃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貴手表,時間不早了,他該回去了。


  未曾多說,他轉身,離開,不做絲毫停留。


  和蕭俊軒認識,是意外,可睡在一起,卻是他有意為之,一年前,夏念白在酒吧喝多,被蕭俊軒撿走。


  第一次給了他,后來的一切就好像似乎都順理成章了,他 給她錢,車子,房子,她要的,他都給她買。


  蕭俊軒是個豪爽的人,對于夏念白他從不吝嗇,他給她的都是最好的。


  可唯獨不給她愛,準確來說,是任何感情他都不愿意給她,連心疼,他對她都沒有。


  夏念白想過,如果一直這么下去,也是好的,至少,他們之間沒有別人,他睡她,她心甘情愿陪著他。


  可是明天,蕭俊軒要結婚了。


  新娘是蕭家世交莫家的寶貝女兒,莫語兒。


  他前程似錦,嬌妻在懷。


  她算什么?一個暖床的工具?她有自己的尊嚴,做不到陪著他上演三個人的追逐游戲。


  收拾好心情,夏念白穿上衣服,提著包出了酒店,整個房間里余留的都是她和蕭俊軒剛才那場魚水之歡后留下的曖昧味道。


  她沒辦法獨自一個人在酒店里嗅著這些味道入睡。


  剛啟動車子,將車子開出停車站,夏念白的手機短信提示音就響了,是銀行到賬提示。


  夏念白沒看,她知道,是蕭俊軒轉給她的錢。


  幾乎每次都一樣,做完后,他給她一筆錢,只多不少。


  呵呵!她和雞有區別么?沒有吧!…….翌日。


  是蕭俊軒和莫語兒的婚禮,這場婚禮在一個月前就被媒體宣傳得沸沸揚揚了,無論是婚禮現場的奢華還是新娘的美,在桐城民眾里,都成為了一種期待。


   一步步的靠近唐 小雨,天知道其實我心里也在打鼓。


  我哪里被女生盯著全程撒過尿,如果不是在硬撐著,想要看看唐小雨的反應,恐怕我自己找就想要逃了。


  “ 李松,我告訴你,你現在還是個高中生,最主要的任務是學習,別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想什么?茄子還是黃瓜啊?我比較喜歡吃又白又軟的大饅頭。


  ”我逼近唐小雨,看著她 眼睛里的我,將她直接逼到了墻壁上。


  手直接附在了唐小雨的高聳上。


  這個死妮子自己都耐不住寂寞,還過來教訓我。


  唐小雨今天為了去城里,還特意打扮了一番,一個超短的露肩連衣裙,我的高度正好可以看見她的乳溝。


  “李松,你給我放開,不然我就告訴娟姨,看她怎么收拾你!”唐小雨站的遠遠的,眼睛里已經早就沒有了剛剛的羞澀,甚至還一本正經的教育起我來。


  靠,竟然來這一出!天知道我媽簡直就是我的命脈。


  我有些心虛,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敢看唐小雨,可是我卻不舍得離開眼前的春光。


  一時間我們兩個人就僵持在原地。


  “嘿,你還別說昨晚那小妞真他媽的帶勁!”聽見遠處傳來的聲音,我急忙拉著唐小雨躲進了帶隔斷的廁位里。


  密閉的小空間里容下我們兩個人真的有些費勁,沒有辦法我直接坐在馬桶上,將唐小雨放在了我的 腿上


  “那可不,都是些學生妹,一個個清純的很!如果不是錢不夠,我真他媽的想要在那里睡一輩子。


  那粉嫩嫩的小花蕊,我一捅就嗷嗷叫,那滋味……那才叫女人呢!”兩個男人葷素不忌的聊著最下流的話,雖然不傷大雅,可是卻苦了躲 在衛生間里的唐小雨和我。


  尤其是聽他們那些下流卻又繪聲繪色的描述,我嗓子都要干的冒煙了,在看著坐在我身上的不斷挪動著屁股的唐小雨。


  高翹,豐滿,我的水龍頭完美的契合在他的股溝里。


  “你干什么把我拉到這里來啊,你看看外面的兩個人都不知道要什么時候出去!”唐小雨抱怨的將頭轉過去,小聲的對著我抱怨。


  嘶……該死!唐小雨因為穿著短裙,其實我和相隔的除了我的短褲外,之有她一層薄薄的內褲。


  而她還在不怕死的在我的身上不斷的點火。


  我咬著牙看著唐小雨,“難不成你要成為第一個進入男廁所的女流氓?如果是這樣你先流氓下我!”說著我就把她的手放在了被她惹得發怒的水龍頭上。


  “李松,這是在衛生間里,你能不能不要胡亂想!”唐小雨緋紅著臉,一只小手拼命的向遠處躲。


  我當然知道這里是衛生間,可是我一個正常的男人也經不住她不停地挑撥。


  我只顧著抓著唐小雨的手,呼吸越來越急促,看著眼前的唐小雨也越來越火熱……“艸!我怎么聽見女人嚶嚶嘰嘰的聲音了呢?”“你那是上出幻覺了吧,不行,我今晚就算是傾家蕩產也要再去爽一把!”……兩個男人剛一走遠,唐小雨就飛開的跑了出去,臨走的時候還不忘對著我的小弟弟打上一拳。


  “還有8分鐘開車了,我可不會讓車等你。


  ”我捂著痛苦不堪的小弟弟,雖然唐小雨這一拳頭沒用上對大的力氣,不過我剛剛的小弟弟可是斗志昂揚的抬著頭,此刻被唐小雨這么一弄直接趴在了腿上。


  靠!不會以后都廢了吧!這個不講情面的死妮子,不就是正好頂到她屁股里了嗎!再怎么說還隔著褲子呢!不過這話我也就能偷偷摸摸吐槽一下,唐小雨小時候那個雷厲風行的性格,再加上我自知理虧,我哪里敢真的去叫板。


  我拖著兩條無力的腿就回到了車上,唐小雨竟然還和一個老大爺換了座,看來我剛剛那一出真的把她惹急了。


  “快點下車,我們先在車站附近找個小賓館住!”唐小雨冷著臉,對我也沒個笑模樣。


  女人生氣的時候從來都是不講理的,這是我從我爸那里多年體會到的經驗,我也識趣的閉上了嘴。


  沒想到車站附近的小賓館也異常火爆,好不容易我和唐小雨才找到了一個有兩個房間的。


  賓館的老板娘挺了挺比趙宛如還大的兩個肉球,故意的向我旁邊蹭了蹭,胸口的衣服低的,我連里面什么顏色的罩罩都看得一清二楚。


  “超薄帶顆粒的要不?又舒服又帶感,保證女人不停的纏著你要!”老板娘拿著兩個袖珍的小盒子,對著我晃了晃,媚笑得臉上的的肉不停的發抖。


  什么意思?我這種頭一次進程的土包子哪里懂得這是什么,不過似乎和書上講的杜蕾斯的包裝好像。


  “兩個房間!”嘭的一聲,唐小雨黑著臉就把身份證拍到了前臺上,嚇得我的小心臟一抖。


  看到唐小雨的表情我就知道我一定是猜對了,我剛剛想要接過老板娘手里的哪兩個套套,就被唐小雨拽著衣服拎到了屋子里。


  “李松,你媽將你交給我看著,你就給我老實的跟著我打工,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以后離遠點,對你不好!”一個老媽把我壓得死死的,不過就算我接了那杜蕾斯,也沒地方用。


  最主要還花錢,我剛剛看了標簽價格,那么個小破東西竟然要20塊錢。


  靠!還不如去搶呢!“我出去看看,你別亂走,好好在屋里呆著。


  ”唐小雨將我往屋里一塞就不敢我了。


  我看著外面車水馬龍的還真怕自己再走丟了,反正在車上也沒睡好。


  我直接就在屋子里睡下了。


  這里別看地方小了一些,可是比我家里的那個床舒服多了。


  沒多久我就進入了夢想……“咚咚咚……”應該是走錯的,反正唐小雨有我屋里的鑰匙,她進來也不會敲門,我翻了個身繼續睡。


  “咚咚咚……”靠!還讓不讓人睡了!我一臉煞氣的推開了門,沒想到竟然是個光鮮亮麗的妹子站在門口。


  一身別致的旗袍裝,緊致的包裹著她婀娜的身材,黑色的絲襪,高腳的高跟鞋,看得我眼睛都不夠轉了。


  “你(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你找錯了吧?我不認識你。


  ”女人妖媚的笑了一下,身子向前靠了一步,正好擋在了我要關的門上。


     閱讀提示:也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當那女用身體一次次向我逼近時,我拿起杯子里的啤酒朝她臉上潑了過去,還吼著要把KTV的經理叫來。


  也或許是妻的閨蜜通風報信,這時妻來電話,讓我乖乖回家,一場風波由此結束。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博友留言:  木子李:  之前和妻在一起的時候,我很少和妻交流,因為我喜歡網絡游戲,而今,妻回丈母家安胎,我一個人玩游戲也沒勁,所以每年除了上班,不知所云,只要清閑時間,我就會給妻打電話,但她現在處于吃飯嘔吐狀態,對我頻頻給她打電話這事偶爾會非常不耐煩,甚至問我如此獻殷勤是不是做了對不起她的事,難道說孕期女人都如此多疑?  某天,妻的幾個閨蜜約我到酒吧K歌,在征得妻同意之后我去了,在那幫女人將我灌的差不多時,她們都間歇性的接電話后不打招呼的給失蹤。


  此刻,KTV包間走進一個妖艷的 女子,一看就是 小姐


  口述: 老婆雇小姐 色誘我考驗我 人品老婆小姐色誘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所以我也就和小姐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只是她幾次試圖靠近我,我都會善意的提醒‘姑娘,我可是有媳婦的男人’。


  但那女似乎不依不饒,說‘現在來歌廳找妹子的都是有媳婦的男人,沒媳婦的男人都在大街上死盯小姑娘呢’。


    也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當那女用身體一次次向我逼近時,我拿起杯子里的啤酒朝她臉上潑了過去,還吼著要把KTV的經理叫來。


    也或許是妻的閨蜜通風報信,這時妻來電話,讓我乖乖回家,一場風波由此結束。


    回家后,我覺得這事有蹊蹺,原因如下:  一、平日里我是一個不喜歡K歌的人,為什么偏偏是妻不在家的時候,她眾多閨蜜邀請我?  二、為什么在K歌期間,她的些許閨蜜一個個走掉,只留下我一個人?  三、我們去的可是正規的KTV,按理說不應該有小姐出沒的。


    我個人覺得應該是妻給我事先下的圈套,為此打電話質問,她電話那邊哈哈大笑,我則是又好氣又好笑,一方面覺得妻應該了解我的為人,不應該如此試探我的人品;另一方面,覺得妻不再像戀愛時那樣豁達。


  口述:老婆雇小姐色誘我考驗我人品老婆小姐色誘  實話說,我原本不是一個花心男,而且看到那些因妻懷孕就在外沾花惹草的男人就鄙視,如此對婚姻的忠誠,卻被妻懷疑,我心里非常不爽,開導開導我唄!  回復博友:  一、你盡管平日里大大咧咧,但絕對是一個情感細膩的主,細膩到有點小心眼。


    二、女人孕期所有的行為似乎無法做到自控,比如懷孕后2-3個月會出現吃不進飯或吃了飯就嘔吐,期間會因為身體的細微變化認為自己是不是有其它病了或者幻想胎兒在肚子里是不是停止生長了等,這個過程,對她們來說就非常煎熬,也就是說,喜歡胡思亂想。


    三、曾經你們在一起的時候,你覺得她就在你身邊,你會有一種踏實的感覺,所以你會肆無忌憚的玩游戲,但現在她不在你身邊,你的那份安全感變成了相思,但是你妻子卻不這么想,而是覺得你的行為有所反常,面對太多妻孕期夫出軌的案例,她不得不提放。


    四、也或許她對你試探的方式確實有所不妥,但你應該從另一個層面考慮,她之所以試探你,是因為在乎你。


  口述:老婆雇小姐色誘我考驗我人品老婆小姐色誘  告誡所有紙婚男女:懷孕期間,女人會承受心理、身體上的雙重折磨,對于女人難以自制下的一些無厘頭行為不要太在意,而是要給予充分的理解和嬌慣,針鋒相對,只會讓懷孕女子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而且情緒波動厲害對胎兒的成長也沒有任何好處。


  女子懷孕到分娩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希望愛妻子的男人都能夠有一顆寬容且忠誠的心,不要讓你最心愛的女人在最需要安慰的時候受傷害。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木子李_(玉米地做爰全過程)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176023.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3041341.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7060814.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804249.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3134373.html
https://twagdmpc.weebly.com/8285085.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1158096.html
https://twhfgbvnhj.weebly.com/4728928.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1019270.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8592305.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