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跳蛋有什么用|sdnm 192

sdnm 192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18 13:03:19 | 10個瀏覽
sdnm 192


 “他是我小叔子,我不能跟他做這樣 的事…”    云河村村衛生所內, 張翠花 看著躺在自己前面、沒穿褲子的小叔子,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她跟小叔子 李海在地里干活的時候,李海不知道被什么蟄了一下,人開始迷迷糊糊的。


      她把人背到了村衛生所,讓村醫孫 美麗檢查后才發現,李海被蟄的傷口居然在他那處,需要有人把毒吸出來。


      孫美麗是有夫之婦,不方便做這樣的事,只能把難題交給張翠花。


      作為李海的 嫂子,張翠花也有些為難。


      自從丈夫去年意外身亡,她就一直獨守空房,雖然心里的孤獨和寂寞讓她想好好的釋放一下心底的欲望。


      但是,這樣做了的話,她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對李海。


      “翠花妹子,你還愣著干嘛,救人要緊呀!”    村醫孫美麗的催促聲從后面傳了過來。


      張翠花深呼吸調整了一下,終于做出抉擇,慢慢把頭湊了過去。


      如果不吸,李海下半身性福可能就毀了。


      張翠花安慰自己這是為了救人,并不是因為欲望。


      隨著她的頭慢慢靠近,一股男人的陽剛之氣撲面而來,讓張翠花情不自禁的深吸了口氣。


      病床上昏迷的李海,仿佛受到了刺激一樣,變化越來越大,眼皮也 跟著跳動了一下。


      “啊,怎么,怎么還在變。


  ”張翠花驚慌的看著手中的東西,心跳在不斷的加速。


      一旁的孫美麗也看的目瞪口呆,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


      她本就是個需要很強的 女人,老公卻滿足不了她。


      要是老公能有這么個寶貝的話,自己也不需要用器具來發泄一下了。


      楞了一下之后,張翠花羞澀的張開了殷桃小嘴,對著傷口吸了下去,隨后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


      ‘啊,好舒服!’    原本昏迷的李海,感受到傳來的吸力,漸漸的有了意識,慢慢睜開了雙眼。


      映入眼簾的一幕,卻讓他有點發蒙。


      一個25歲左右,膚白貌美的女人正一邊握著自己,一邊張著嘴……    看清楚后才發現,此人竟然是自己的嫂子張翠花。


      在嫂子的身后還站著一個30歲左右的女人,正如餓狼似的盯著自己。


      她有著一雙水汪汪的,仿佛能勾走男人的魂的桃花眼,正是村醫孫美麗。


      李海沒想到這個平日里的白衣天使,現在卻一副饑渴難耐的樣子盯著自己那里。


      很快李海就想起今天發生的事,難道是我那里被蟄了?嫂子是在幫我解毒?    可是這感覺也太舒服了點吧。


      看到兩人都沒有察覺到自己已經蘇醒,李海趕緊閉上眼睛,繼續裝暈,享受這美好時光。


      很快,黑色血液被徹底吸了出出了,慢慢出現了一些鮮紅的血液。


      李海之前處于昏迷狀態還沒太大感覺,現在蘇醒了,渾身被吸的燥熱起來,仿佛全身的細胞都在沸騰,血液也跟著加速流淌。


      很快他就感覺到一股電流襲來,還有一陣酸麻感。


      “啊,我忍不住了!”李海在心底吼了出來。


      異變就在此刻發生了,張翠花那纖纖玉手,突然感覺到一股力量傳來。


      緊接著火山就爆發了…… 張翠花躲避不及,被弄的滿臉都是。


      感受著臉上的溫度,她愣在那里。


      孫美麗也看的口干舌燥,她是學醫的,知道一個人身體越好,存儲的液體才能夠多。


      如果那火山爆發在自己臉上,想想都讓人興奮不已。


      “翠花,你還好吧。


  ”孫美麗趕忙拿起紙巾遞了過去。


      “沒,沒事,擦擦就好了。


  ”    張翠花看著紙巾上的液體,卻沒有一點惡心的感覺,反而有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沒想到對方昏迷了還這么不老實,弄到了自己臉上。


      想到這些,張翠花臉色又開始發燙,那里也跟著起了點變化。


      為了不讓自己亂想,她趕緊轉移注意力問道:“美麗姐, 海子應該 沒事了吧?”    “你說呢,剛剛不是給你洗臉了嗎?”孫美麗調侃的 說道


      聽到孫美麗這么說,張翠花羞愧的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


      “別擔心,恢復需要點時間,我先給他包扎下。


  ”孫美麗說完便去取藥了。


      李海聽著兩人的對話,想著現在醒來肯定尷尬,只能先等等看。


      片刻后,孫美麗拿著藥包走了出來,看著昏迷的李海,眼神透露著一股癡迷。


      敷藥的時候,孫美麗都忍不住感嘆。


      剛剛才爆發完,竟然還屹立不倒。


      要不是還有張翠花在旁邊,真想試試是什么滋味。


      孫美麗把傷口包扎完,順手幫李海把褲子給拉了上來,一不小心觸碰到了傷口。


      “啊,疼。


  ”李海借著這個機會醒了過來。


      “海子,你終于醒了。


  ”張翠花看著蘇醒的李海,心里石頭也落了地。


      “嫂子,我這是在哪?”李海裝傻問道。


      “你中毒了,嫂子背你來衛生所了…”    張翠花把今天的事說了一遍,至于怎么解毒,自然沒說。


      “嫂子,是你幫我解的毒嗎?”李海故意問道。


      張翠花點了點頭,臉色又是一陣潮紅。


      “嫂子你臉怎么紅了?”李海疑惑的問著。


      “沒,沒事,海子你還有哪里不舒服嗎?”張翠花連忙岔開話題。


      “嫂子,我感覺沒事了。


  ”李海運動了一下說道。


      孫美麗也是一驚,剛解毒就沒事了,這李海身體壯的跟頭牛似的,怪不得那里這么大。


      “那好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家吧。


  ”張翠花想著盡快離開。


      “海子,傷口不要弄濕了,明天記得來換藥。


  ”孫美麗叮囑道。


      “好的,謝謝美麗姐。


  ”李海說完忍不住看了眼對方的修長的美腿。


      孫美麗看著對方的眼神笑了,那里也有了點反應。


      從診所出來之后,李海跟在身材高挑的張翠花后面,眼睛不由自主的一直盯著她后面高高凸起的地方,腦子里想的全是她剛剛幫自己解毒的時候的那種感覺。


      不知道以后還會不會有這樣的機會。


      李海心里暗暗想著。


      到家后,李海推開院門,他媽羅桂花馬上怒氣沖沖的走了過來。


      “你個掃把星,不在地里干活,又跑哪偷懶去了?地里活不要做了?”羅桂花瞪著張翠花大吼道。


      對羅桂花來說,張翠花就是個掃把星,克死了自己的兒子,所以從來不給張翠花好臉色。


      張翠花臉色一陣煞白,有心想解釋,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媽,嫂子才不是掃把星,你別亂說。


  ”李海不滿的說道。


      “小兔崽子你給我閉嘴,快進去吃飯。


  ”羅桂花說完狠狠的瞪了一眼張翠花,轉身走了進去。


      “嫂子對不起,我代媽向你道歉。


  ”李海歉意的說道。


      “沒事了,去吃飯吧,記得今天的事別說出去。


  ”張翠花眼神復雜的看著李海。


      晚飯大家都沒有說話,氣氛也有點尷尬,吃完后就各自回房間了。


      但是,張翠花一直靜不下心,腦海里一直想著今天在診所的那一幕。


      想著想著,她渾身開始燥熱起來,竟不自覺的撩起了裙子,發現潔白的內內早已經臟了。


      張翠花就這么用手在那塊位置來回摩擦著,力度也在慢慢加大。


      片刻后,她呼吸變得急促起來,眼神也開開漸漸迷離。


     那摩擦帶來的感覺,讓張翠花忍不住發出了聲音。


      剛從廁所出來的李海,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


      這聲音在他看過的小電影上經常出現,是女人嬌羞的呻吟聲。


      聲音是從嫂子房間傳出來的,難道嫂子在做羞人的 事情?  張翠花幻想著李海,不自覺的叫著李海的名字。


      嫂子在叫我?    聽到這里,李海再也忍受不住,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接下來的一幕,讓李海看呆了,不遠處的床上,嫂子坐在那里,裙子也撩了起來。


      一只玉手竟然在內內上面來回的游走著,另一只手隔著衣服在前面動……    “啊,海子,你…你…怎么進來了?”張翠花驚得連忙用手擋住身體。


  “嫂子,我、我在外面聽到聲音,怕你出事,所以進來看看。


  ”    李海被剛剛看到的那一幕震驚到了,說話都有些不利索。


      解釋完之后,他又有些擔心的問道:“嫂子,你是在干什么?是哪里不舒服嗎?要不要我幫忙?”    張翠花羞愧的很,自己一時欲望上頭,忘了關門,才會讓李海看到自己羞恥的一幕。


      不過還好,李海年紀小,沒接觸過女人,好像還不懂這些事。


      “海子,嫂子沒事,你,你先閉上眼睛。


  ”    張翠花發現李海還在看著自己,臉色更加羞紅。


      李海應了一聲,不舍的閉上了雙眼。


      張翠花連忙把裙子給放了下來,然后起身快速整理了一下衣物。


      “好了,你可以睜眼了。


  ”張翠花小聲說道。


      李海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張翠花已經整理完畢,不由得有些失望。


      “海子,今天的事,答應嫂子不要告訴其他人。


  咱媽也不行,否者嫂子沒臉見人了。


  ”張翠花嬌羞的說道。


      “好的嫂子,我會保密的。


  ”    看到張翠花一臉嬌羞的模樣,李海又想起剛才看到的場景,拿里又忍不住抬起了頭。


      張翠花看著那寶貝仿佛要突破褲子的束縛,剛剛有所緩解的身子,又開始變得燥熱起來。


      “嫂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李海發覺張翠花注意到了自己的變化,趕緊解釋道。


     張翠花忍不住呢喃道,眼神也開始有了點變化。


      “嫂子,你說什么。


  ”李海疑惑著說道。


      “沒,沒什么,嫂子是過來人,你這是正常反應,當初你哥也這樣。


  ”張翠花解釋道。


      “真的嗎,哥也這樣呀,那他最后怎么解決的呢?”李海一時興起問道。


      張翠花一時語塞,沒想到李海會這么問,想起當初幫老公解決的場景,臉上又是一陣潮紅。


      “就是睡,睡一覺,醒來就沒事了。


  ”張翠花羞澀的說道。


      “這樣啊。


  ”李海有點失望,本以為會聽到不一樣的答案。


      其實張翠花沒有說錯,的確是‘睡一覺’只是睡的方式不同而已。


      “好了,時間不早了,嫂子想休息了。


  ”張翠花感覺身子越來越燙,只能打發走李海。


      “那好,嫂子你早點休息,我回去了。


  ”    李海依依不舍的回到自己房間,躺在床上,滿腦子想的都是剛剛看到的畫面,怎么也睡不著。


      看著不肯低頭的寶貝,心里也是難受的很,準備解決一發再睡個好覺。


      正當李海手伸進褲襠的時候,外面傳來了輕微的‘嘩嘩’聲。


      這個時間媽早已經睡了,難道是嫂子?(兒童益智故事)?    她不是說累了要休息嗎??    李海偷偷的走到發出聲音的浴室門口,將耳朵靠上去,里面漸漸傳來了女子誘人的聲音…    張翠花本想洗個澡冷靜一下,當水刺激到身體的時候,還是被挑起了火。


      手指不自覺往下,然后隨著水流的沖洗動著,力度也在一點點的增加。


      張翠花幻想著李海,癡迷的叫了出來。


      李海聽著這誘人的叫聲,再也忍不住,最終手還是掀開了下面的紗布,隨著叫聲動了起來。


     這時浴室里傳來了一聲長長的嬌羞聲。


      “嫂,嫂子。


  ”李海也在這一刻狠狠爆發了出去。


      李海看著手中弄臟了的紗布,無奈的搖了搖頭,趁著沒人快速的收拾一下,隨后回到了房間。


      “沒想到嫂子這么厲害,一晚用手兩次。


  ”    李海心底渴望著,如果可以用自己來代替嫂子的手幫她就好了。


      轉輾反側很久李海才睡著,嘴角掛著一絲笑容。


      不知過了多久,李海突然感覺有什么東西在隔著褲子摩擦自己,隨后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嫂子,你,你怎么來了。


  ”李海被眼前一幕驚呆了。


      張翠花正跪坐在床上,用一雙纖纖玉手在他那里來回游走著。


   “噓,別說話。


  ”張翠花嫵媚的笑道。


      “啊,嫂,嫂子你這是要干嘛!”李海嚇得坐了起來,呼吸也變得急促。


     “學校的師傅,知道我生病了,特意給我做了一道紅燒鯉魚,我一個人吃不完,就分給同學們吃了,也正因為這樣,害得那些同學跟我受苦了,我對不起那些學生。


  ” 孫萌萌有些自責。


  “沒事,去衛生所洗一下胃就好了,你跟 所長去衛生所,等一下,我在過去,給你好好看看。


  ” 楊修跟著孫萌萌說了一句,然后,就往學校的食堂跑了過去。


  進到了食堂,楊修就問廚房的師傅,今天孫萌萌吃的菜還有沒有剩下的,那個師傅,從飯桌上,端出來了兩盤菜,一盤是青菜,另外一盤正如孫萌萌說的——紅燒鯉魚。


  楊修看了看那盤紅燒鯉魚,上面只剩下一個骨架,但是邊上還是有些配菜在上面,楊修看到了邊上還有一小段蔥,和一些番茄汁,但是湯底下,楊修看到了一些類似于青菜的殘渣,楊修用手指沾了點湯底,自己嘗了一下,嘗到了那湯底里面,有一股甘草味。


  “這紅燒魚里面,你放了甘草進去?”楊修看向了那個 廚師,跟著他問了起來道。


  “甘草?沒有啊,我只放了番茄和蔥進去,甘草是什么?我怎么沒有聽說過啊?”廚師表示自己冤枉,跟著楊修問了起來。


  “甘草是中草藥,他跟鯉魚一起吃,會引起中毒。


  ”看這個廚師的模樣,楊修也知道不可能是他投的,就跟著他問道;“你做菜的時候,有沒有什么人進來,或者你有沒有看到有什么人,出入廚房。


  ”那個廚師仔細的想了想,跟著楊修回答道;“有啊,有一個小伙子來過廚房,他說他是學校之前的廚師,現在回來拿點東西,我那會兒有點忙,就讓那小伙子幫我看了一下火。


  ”“之前的廚師?”“對啊,他是這樣跟我說的。


  ”那師傅很肯定的,跟著楊修回答著。


  聽到了這個,楊修心里有了答案,之前的廚師,楊修知道的,也就只有 村長的侄子—— 大強,他就是學校之前的廚師,只是不知道后來因為為什么事情,被校長攆走了,現在楊修基本上可以確定呢,就是大強干的。


  “好,幫我找個袋子,我要把這個帶走,這個是證據。


  ”那個師傅聽了,也很配合樣修,現在學校發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要是追究起來了,他也脫不了關系,現在聽到楊修說,這件事情可能是其他人做的,這讓他心里,有了些小小的安慰。


  楊修帶著那紅燒魚,來到了衛生所,將那盤菜放在了所長的面前,跟著所長說道;“所長,剛才你說,沒有證據報警也沒有用,但是我現在告訴你,證據我找到了,我還知道是誰做的,現在可以報警了吧?”“那你說說,這件事情誰做的?”所長在邊上,整理著資料,沖著楊修問了起來。


  “還能有誰,村長的侄子,劉大強啊。


  ”楊修脫口而出,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所長講了起來。


  很簡單,村長的侄子,也就是劉大強,是之前學校的廚師,但是因為一些事情被校長辭退了,劉大強懷恨在心,就想要趁機報復一下,所以才會在菜里面投毒,楊修覺得這個劉大強,想得還真周全,這樣做不但報復了學校,更是報復了自己,楊修能想到的,就是村長可能也知道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暗中唆使溜達啥那么做,都有可能。


  “所長,報警吧,這種人太可惡,太陰險歹毒了,這次他只是放甘草,下一次說不定就會放老鼠藥了。


  ”楊修催促著所長報警,一是為了給村長她們一家,來一個下馬威,而是給孫萌萌討回一個公道。


  “所長,這件事情,與我們衛生所無關,而且單憑這一己之詞,也不能判斷這是人家大強投的毒,很有可能是那廚師,不了解那些菜跟那些菜,吃了會引起中毒呢?”邊上的醫生 楊智,插話道。


  這個楊智,楊修見過幾次面,要是記得沒錯的話,楊智是劉大強的同班同學,而且兩個人似乎關系還不錯。


  “你是什么意思,現在證據確鑿,再說了,那個大叔是個廚師,老師們沒有特殊要求,不會往里面放中草藥。


  ”楊修在邊上,跟著那個楊智就反駁了起來道。


  “即使是這樣,那也頂多是食物中毒,哪里構成了投毒?”楊智明顯是著急了,跟著楊修就吼了起來。


  “呵呵,大強無緣無故往人家的菜里,加入了甘草,現在孫老師和那些學生,都被折磨成什么樣子了,還構不成投毒?”楊修也是氣啊,跟著楊智就爭論了起來。


  本來楊修還好奇,到底是誰教會大強,往孫萌萌的菜里加入甘草,會使人中毒,現在看到楊智這個情況,除了他沒有其他人,加上他跟劉大強的關系,楊修現在可以百分百肯定,是楊智告訴劉大強甘草能致人中毒。


  “好了好了,你們停一下。


  ”所長在邊上打斷了她們的話語。


  楊修懶得跟他們繼續說下去,憤然離開了原地,看到了邊上的 周玉,跟著她就問了起來;“孫老師呢?她在哪?”“孫老師剛剛洗完胃,現在正在休息室休息呢。


  ”周玉看到楊修氣呼呼的模樣,有些好奇,跟著他就問了起來道;“修哥,怎么了?誰惹你生氣了?”“一個狗腿子。


  ”楊修說這話,然后,拿出了手機,但是發現自己的手機沒有電了,就跟周玉問道;“你手機呢?給我用一下,我報個警。


  ”周玉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看到楊修生氣的模樣,也不敢多問,就將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遞給了楊修。


  楊修拿著周玉的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但是打了兩三個,怎么也打不通仔細一看,發現那手機一格信號都沒有,周玉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著楊修解釋道;“這是外地卡,我一直沒有時間換。


  ”“算了,我還是找其他人借吧。


  ”楊修又打了幾次,都沒有打得通,只好將手機,還給了周玉,然后,徑直的朝著休息室的方向走了過去。


  孫萌萌看到楊修進來了,就要起身,楊修急忙走了過來,跟著她說道;“你別動,好好躺著。


  ”(上門女婿的三姐妹)“謝謝你,楊醫生,你又一次幫了我。


  ”孫萌萌跟著楊修道謝了起來。


  “你沒事就好。


  ”楊修謙虛了一句,然后,跟著孫萌萌說起了,她中毒的原因,還將調查到的結果,跟孫萌萌說了起來。


  “你是打算報警嗎?”孫萌萌明白了過來,跟著楊修問了起來道。


  “當然了,像這種陰險的人,就應該進勞.改所,勞.改個十年半載的。


  ”楊修在邊上,憤憤不平了起來。


  “修哥,村長找你。


  ”周玉走了進來,喊著楊修。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過來,好好幫你緩解一下。


  ”楊修跟孫萌萌說了一句,起身走出了休息室,到了衛生所的門口,看到了村長正站在那里。


  “小楊,你沒有報警吧?”村長看到楊修第一句話,就問了那么一句。


  “你來得很及時,我剛想報警,就被你叫出來了。


  ”“小楊,大強他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他的脾氣,他就是心里氣不過,你別報警了好吧,就當做是我欠你一個人情,你看怎么樣?”村長怕楊修不答應,急忙跟著他說道;“你不是想要進衛生所嗎?我明天就讓阿尚給你弄行醫資格證,有了行醫資格證,你就可以進衛生所,你別報警行不?”楊修了村長的為人,就是個出爾反爾的貨,上一次說給孫萌萌看病,他就給楊修弄個行醫資格證,但是一直遲遲都沒有見他實事求是的去辦,而且現在他的侄子大強,更是投毒給孫萌萌的,不管怎么說,都不能就這樣算了。


  而且,楊修有些忌憚劉大強,聽說他在外面認識有做很生意的人,現在楊修跟村長家,基本上鬧翻了,所以現在對于楊修來說,劉大強就是一個禍害,現在只是想要陷害自己,到時候,不知道會用什么法子對付自己,所以絕對不能跟村長妥協。


  “你說的話,就跟你放的屁的一樣,表須臾無,再說了,你侄子干那么缺德的事情,不給他長點教訓,不知道下次會不買耗子藥來毒人,這件事情沒得商量。


  ”楊修一口就拒絕了起來,村長聽到了楊修的話語,氣的渾身抖擻。


  “楊修,我告訴你,你別不知好歹,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報警,我讓你這輩子都進不了衛生所,我還會讓你在這個村子混不下去。


  ”村長氣急敗壞的,跟著楊修就吼了起來。


  
https://twfgbvhnnj.weebly.com/9867408.html
https://twhfgbvnhj.weebly.com/6616022.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4965825.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300472.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3276339.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6103853.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8296487.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5615700.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4740408.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4220569.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