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跳蛋有什么用|sweet pornstars

sweet pornstars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3 2:47:34 | 14個瀏覽
sweet pornstars


白玉京從山石內彈出來,仔細打量著卓清揚的臉,然后一副洞察一切的樣子,背負雙手道:“以你這死 老頭比城墻還厚的臉皮,竟然也能紅起來,多半是回想到了和你那位器靈不可言說的事情……啊……”話未說完,他的身子就被卓清揚一腳踢飛下山。


  “臭小子,為師送你一個因果,你此次下山,就去H市找武家,武世榮的女兒年方十八,又是鳳體,對你修為有莫大的益處,武世榮欠我一個人情,你就跟他要他的女兒……”在卓清揚的一大堆嘮叨中,白玉京如一只野狼一般飛身下山,撲向山下的花花世界。


  ……第二天,從大青山開往H市的中巴車上,這時上來一個紅裙如火,輕盈高佻,柔美又性感的 美女


  她一上這中巴車,給白玉京的感覺就如一塊絕世美玉塞進了一個亂七八糟的盒子,反差太大了。


  這絕對是一個禍水級的大美人,足以秒殺時下當紅的所有女明星,看她穿著品質上乘的裙子,絕對是出身于那種非富則貴人家,這樣的大美人,怎么會上這樣一輛破舊顛簸的中巴車?美女上得車來,踩著高跟艱難地向白玉京座位方向挪過來,到不是她認識白玉京,而是車內只有白玉京身邊還有一個空位了。


  驀地,車子一個大弧度的顛簸,美女站立不穩就要跌倒。


  白玉京眼疾手快,呼地起身將美女抱在了懷里,哇喔……好香,好有彈性……“你……你放開我!”美女失聲驚呼起來。


  白玉京將她抱著往座位上一放,然后理直氣壯地說:“我是怕你摔著,小心吶!”美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卻又找不到責怪他的理由,剛才要不是白玉京,她的確是會摔倒在車廂內的。


  而滿車的男人見狀,全都在內心羨慕又怨恨地罵白玉京:“牲口啊……”白玉京才不管那些男人敵視的目光,他的雙眼卻是盯在身旁美女精致得無可挑剔的臉上。


  美,實在是太美了,比起器靈美女慕容秋水來說,雖然身材沒有那么火爆,全顏值卻是要高出那么一丁點的。


  感受到白玉京那色色的目光,這美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做出很生氣的樣子,將臉轉向另一邊去了。


  就在這時,飛馳著的中巴車忽然一個急剎,滿車紛紛向前跌去。


  白玉京安穩如山,卻一伸手臂,將同樣向前跌去眼看就要撞到前面椅子的美女給擋住了。


  “哇喔……真大,好彈軟啊……”白玉京的手臂擠壓著美女高聳的酥胸,內心爽翻了。


  “你……你……”美女再度氣紅了臉,被白玉京如此正義凜然地占了便宜,卻半點發作不得,沒辦法,要不是白玉京這么一擋,她鐵定是要撞到前面椅背上,腦袋都要磕出一個大包來的。


  眾人罵罵咧咧地爬起身來,正要責問司機是怎么開車的,卻見前面的公路上橫放著一輛面包車,道旁還站著四名手持砍刀的壯漢,就是他們,剛才逼停了中巴車。


  “打開車門!快點!”一名壯漢走近中巴車,用刀背敲著車頭大吼道。


  眾人瞬間嚇傻了,這是遇上了劫匪啊!在這偏避的山中,被搶了也是白挨,有關部門根本就管不了。


  司機也是嚇得不輕,不得不將車門打開,逃是逃不了的。


  四名持刀壯漢當中有兩名竄上中巴車來,滿車的乘客一個個嚇得縮著脖子,都在打算用身上的財物破財消災,不去與這些劫匪對抗,保命要緊啊!但兩名持刀垃漢上得車來,目光第一時間就鎖定在白玉京身邊美女的身上,對其他的人視若無睹。


  “哈哈哈……葉 飛雪!我看你往哪里逃?你是自己乖乖下車呢,還是等我們哥倆動手?我們的雙手已經是饑渴難耐了,哈哈哈……”其中一名持刀壯漢一臉猥瑣地大笑著說,他的目光緊緊地盯在美女的酥胸上,就差沒流出口水來了。


  這位叫葉飛雪的美女面無血色,戰戰兢兢地起身,在側身從白玉京面前擠過去的時候,目光幽怨而又絕望地看了他一眼。


  滿車的乘客,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就那樣眼睜睜的 看著兩名持刀壯漢將葉飛雪押下車去,直接押往公路旁邊茂密的樹林。


  在這荒山野嶺里,四名壯漢和一位禍水級的大美人,其結果可想而知了。


  等四名壯漢中的一名將面包車一挪開,中巴車司機急忙一腳油門到底,瞬間沖了過去。


  滿車的乘客這時紛紛松了一口氣,暗贊司機逃得快。


  “砰!”驀地,白玉京一拳擊碎車窗玻璃,身子一下子掠了出去。


  “沒辦法,葉飛雪么?你最后看我的那一眼,讓我確認了眼神,你就是我遇上的對的女人,唉!不得不救你啊!”白玉京向密林之中飛掠進去。


  密林之內,葉飛雪被四名持刀大漢押到一棵大樹之下,然后一名為首的大漢一臉猥瑣地奸笑起來。


  “葉飛雪!給你一個機會,你好好地讓我們爽一爽,我們就告訴你是誰派我們來殺你的,讓你死個明明白白。


  ”“哈哈哈……”“嘿嘿嘿……”“像你這么漂亮的女人,我們還真是有點下不了手啊,要不這樣,只要你能讓我們爽到滿意,我們決定冒著生命的危險將你藏起來,以后你就做我們哥幾個的馬子好了,行不行啊葉飛雪,好活不如賴活啊!”四名壯漢你一言我一語,皆都猥瑣無比地笑著貼近葉飛雪,其中兩人甚至還一邊脫著衣服。


  葉飛雪粉臉煞白,自知今日 是在劫難逃了。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是誰派你們來的!就是我那位急著繼承家業的地無賴哥哥 葉子楓,是他花錢請你們來殺我,然后他就成了家族事業的唯一繼承人了。


  ”四名壯漢聞言怔了一下:“哦!果然是一個精明的女人啊,看樣子你當上葉氏集團的總裁的確是有著真本事的。


  ”“不錯!不過越是優秀的女人,玩起來就越有滋味啊,嘿嘿嘿……”“你盡量讓我們爽到滿意,這樣我們會慢一點殺你,或者把你藏起來不殺也行,哈哈哈……”那兩名壯漢已經脫得只剩下褲衩子了。


  “你們這群天殺的 惡棍,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的!”葉飛雪凄慘地大叫一聲,忽然一頭向旁邊的大樹撞去,她寧可撞死,也不要受這四個惡棍的玷污!四人沒料到葉飛雪如此剛烈,想要阻步她自殺時,卻已是來不及了,眼看著這個絕色美人就要香銷玉殞。


  驀地,一道人影忽然閃出來,正好擋在葉飛雪的前面,然后,葉飛雪弓著的身子一頭就撞在了來人的小腹之下那最要命的地方。


  “哎喲喂!小妞你這是往哪里撞呀?疼死我了,哎喲……”來人殺豬般地哀號起來,雙手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地按住了葉飛雪的腦袋,然后,兩人形成了一個不可言說的姿態。


  “牲口啊!”看到兩人的姿勢,四個惡棍竟然異口同聲地罵了出來,恨不得自己以身相代。


  葉飛雪腦袋嗡地一聲炸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會突然閃出一個男人來,而自己正巧撞在了他的那里,加上自己現在跌跪著,這像極了自己給這個男人吹某種東西。


  更可恨的是她還感覺這男人雙手緊緊地按著自己的腦袋,讓她的臉緊貼在某個罪惡之物上。


  葉飛雪費力地推開來人,抬頭一看時,卻發現來人竟然是在中巴車上占了自己兩次便宜的壞家伙。


  那么,剛才自己正巧撞在他那個部位,是不是這家伙預先算計好了的?“哎喲……疼死我了!你撞哪里不好,偏偏撞在我這里啊!”白玉京夾著雙腿一邊跳著一邊直哼哼,在葉飛雪與四惡棍面前表演著。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出現在這里?”“還問他做什么,直接殺了他,被他撞見了就不能留活口。


  ”“砍了他!”兩名惡棍不容分說揮著砍刀就向白玉京砍了過去。


  忽然之間,寒光一閃,一陣侵人肉骨的寒意襲來,兩名惡棍被白玉京從袖中亮出的一柄匕首幾乎同時切中胸口,然后,兩名惡棍瞬間就仿佛被千年寒冰凍住了,轉眼之間就成了兩副冰雕。


  剩下兩名惡棍見狀,頓時明白遇上了煞星,兩人都嚇得雙腿發顫,想要逃跳都邁不動腳步。


  “你……你……你別過來……我們可是快刀幫的……你要殺了我們,一定逃不過快刀幫的追求……”其中一名惡棍用發顫的聲音企圖威脅白玉京。


  “哼哼……小爺偏不怕你什么快刀幫,但也不能留著你們兩個禍害,納命來吧!”寒光再一閃,這兩名惡棍也變成了冰雕,然后白玉京在每具冰雕上輕敲一下,冰渣子嘩啦啦掉了一地,這四名惡棍已是尸骨無存了。


  葉飛雪也是驚恐地看著這一幕,明白到自己遇到的是一個奇人異士。


  “謝謝……謝謝你救了我!”葉飛雪長舒了一口氣說道。


  “舉手之勞,不必客氣,不過我很奇怪你樣這一個大美人孤身來這深山老林做什么?”葉飛雪神情黯然地說:“聽說大青山有一個叫卓清揚的前輩高人,我想去請他求我 老爸,我老爸得了肺癌,晚期了!”“什么?原來是找卓老頭的?別的不敢說,就治病救人這一項,十個卓老頭也不及我一個,哈哈哈……你不用去找卓老頭了,區區肺癌,我揮手之間就能治好!”“你……你說的是真的?”葉飛雪聞言,不由得眼前一亮,如果在白玉京擊殺四名惡棍之前,對他的話葉飛雪可能認為是吹牛,但見識到白玉京不是普通人之后,葉飛雪就不由得相信了幾分。


  白玉京有些不滿地應道:“當然是真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大青山找卓老頭問個清楚,他雖然是我師父,可治病救人這一項,他想不服我都不行。


  ”“你……你竟然是卓前輩的徒弟?”葉飛雪聞言,不由又信了幾分。


  “當然!成為那老不正經死老頭的徒弟,也不是什么驕傲的事情。


  ”白玉京搖著頭,仿佛自己的師父配不上自己一般。


  葉飛雪本來是要到大青山去的,但半途又被自己親哥哥葉子楓買通的殺手給逼了回來,現在她老爸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再上山去找卓清揚只怕是趕不急了。


  “那好,只要你真的能救得了我老爸,你想要什么,只要我們有的我都能給你!”葉飛雪一咬銀牙,決定在白玉京的身上賭上一把了。


  白玉京目光火辣地打量著葉飛雪曼妙多姿的嬌軀,毫不掩飾地說:“我治好你老爸,你做我的女人,怎么樣?”葉飛雪柳眉一豎,果然這家伙怕圖的就是自己的美色,她心生反感,但想到自己的老爸危在旦夕,而這個家伙非常有可能是老爸的救星,為了老爸,為了整個葉家,拼了。


  想到這里,葉飛雪忍住心中的反感,狠狠地一咬牙說道:“好!只要你真的能救活我老爸,我就答應你的條件!”“痛快!你老爸我救定了,你我也要定了,咳咳……先別對我有偏見好么?省得你對我越看越不順眼,我很純潔的,還是初哥哦,你不虧的……”葉飛雪皺著眉嬌哼道:“好了別說了,救人如救火,咱們趕緊回去吧!”兩人走出密林,到公路上攔住了下一趟客車。


  足足三個小時之后,兩人這才乘車進入H市。


  葉家,乃是H市四大家族之一,雖然排名墊底,可相對于別的企業集團什么的,那也是巨無霸一般的存在。


  只不過葉家二代中人才凋零,葉家家主 葉無忌的長子葉子楓,完全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整天游手好閑,吃喝玩樂至上,別的什么都不會。


  只有次女葉飛雪還算是個人才,年僅二十五歲就留洋是來,還拿到了雙博士學位,在半年前葉無忌病倒之后,整個葉家的重擔就落在了葉飛雪的肩上。


  而葉飛雪竟然也不負眾望,雖然無力讓家族企業更進一(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步,但暫時還是能守住江山了,以她的聰明才智,假以時日,未必不能讓家族企業進一步發展。


  到了H市剛一下車,白玉京就看到街邊停著一部豪車,邊旁站著一個俏美人,一副白領麗人打扮,正微笑著向葉飛雪招手。


  這個俏美人穿著黑色包臀短裙,一雙圓潤修長的玉腿格外吸人眼球,高聳的胸脯將白色的衫襯頂得扣子都仿佛隨時要崩掉一般,一張精美的臉蛋竟然也不比葉飛雪遜色,又是一個絕色美女啊!轉臉看到白玉京死盯著那位白領麗人舍不得移開,葉飛雪低哼一聲:“流氓色胚!真是見一個愛一個!”白玉京嘿嘿一笑:“怎么了?你是不是吃醋了?”“哼!她是我閨蜜唐佳宜,也是我現在的秘書,你休想打她的主意,讓我知道了我就反悔做你的女人。


  ”“嘿嘿……放心好了我的好姐姐!我不會主動招惹你閨蜜的,但要你閨蜜一不小心愛上了我,那我也沒辦法的。


  ”葉飛雪翻了一個白眼:“就你……做夢去吧!你以為你是蓋世無雙的美男子還是世界首富啊?”白玉京笑了笑,沒有反駁她。


  唐佳宜這時迎了上來,用詫異的目光打量了白玉京一眼:“飛雪!他就是你請來給葉伯治病的 神醫嗎?怎么這么年輕啊?”白玉京搶著說道:“所謂英雄出少年,我年輕怎么了?敢不敢打個賭?要是我治好了你葉伯你就做我女人怎么樣?”葉飛雪聞言狠狠地瞪著白玉京嬌喝道:“白玉京你是色鬼投胎的嗎?剛和我打同樣的一個賭,現在你以扯上我閨蜜,你想要怎樣?”唐佳宜眨巴了幾下美眸,一臉疑惑地問:“飛雪你說什么?你竟然拿終身幸福和他賭這個?”葉飛雪神情黯然地說:“這色胚子要是真能救得了我老爸,我為了家族只能這樣犧牲了。


  佳宜,你一定要離這家伙遠一些,他不是個好人。


  ”白玉京一臉無辜地說:“我救了你的命,又準備救你老爸的命,還不把我當好人,唉!真的好傷心啊!”“廢話少說,快上車去我家吧,我老爸的病一刻也不能耽擱了!”葉飛雪說著,率先鉆進了車子副駕座。


  白玉京也鉆進了車子,唐佳宜啟動車子,風馳電摯一般向葉家別墅沖去,這妞的車技竟然十分的高招,接連超車一點都不帶含糊的。


  葉家別墅座落在H東面,是獨立的別墅,有五棟豪華樓房相接,精致而又氣派,又地處寸土寸金的豪華地段,非大富大貴人家是住不進這樣的別墅的。


  車子直接駛入別墅大院,在居中的主樓前停了下來。


  “小姐回來了,請到神醫了嗎?”一名中年漢子第一時間迎了樓來。


  白玉京鉆出車子,第一眼看到這中年男子,就感覺到他不是一個普通人,而是一個練家子的武者,具備了化勁中期的實力。


  在這個時代,地球雖然處于末法時代,但依然有武者得修真者存在,也就有了兩種道,也就是武道與仙道。


  其中各有自己的境界化分。


  武道:外勁、內勁、化勁、宗師、武王、武帝、武尊、武神仙道:煉氣、筑基、結丹、元嬰、化神、渡劫、虛仙……眼前出現這個中年漢子,擁有著化勁中期的實力,讓他一個人對付幾十個普通人還是可以的,但在白玉京的眼中卻是還不夠看的。


  以白玉京煉氣后期大圓滿的實力,已經相當于武道當中化勁后期大圓滿境界的實力了。


  “剛叔!我爸的情況還穩定嗎?”葉飛雪焦急地問道。


  這中年漢子是葉飛的保安隊長陳剛。


  陳剛嘆嘆著搖搖頭:“情況很糟,請神醫……他……這位就是小姐你請來的神醫嗎?”陳剛看到年輕的白玉京,臉上明顯就露出了失望之色。


  “哈哈……哈哈哈……我親愛的妹妹!你心急也不用隨便去山里面拉一個土包子就當成神醫啊,就他還神醫,那我還是神仙呢,哈哈哈……”這時,一個看起來就吊兒郎當的青年男子走出來,一雙深陷的瞳孔表明他是一個長期縱欲過度的人。


  葉飛雪一看到這青年,馬上就露出哀怨的神情,自己這位親哥哥為了一己之私,竟然買通殺手要對自己下毒手,這兄妹之情在他的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文,他同時也是要害死老爸,這個哥哥與禽獸有什么區別?“哼!葉子楓!我沒有死在深山老林里面你是不是很失望啊?”葉飛雪面罩寒霜地反問道。


  葉子楓臉上一點愧色也沒有,反正揣著明白裝糊涂:“哪能啊?妹妹福大命大,又請了這么一位神醫回來,對家族的貢獻可真大呢!”葉飛雪不想再跟這個人面獸心的哥哥多說一句話,領著白玉京就要往大門走。


  葉子楓一伸手就將白玉京給攔下了,打量著白玉京身上的粗布青衣和一雙布鞋,他便一只手捏著鼻子,一只手還不停地在鼻尖前煽動著,嗡聲嗡氣地叫道:“來人啊!帶這家伙去洗個澡,然后拿一套傭人的衣服給他換上,這么臭要是進了我老爸房間,直接就能將我老爸給熏死了。


  ”他的幾名心腹保鏢聞言馬上沖上來就要拽白玉京,白玉京森寒的目光掃了這幾名保鏢一眼,這幾名保鏢頓時如墜冰窟,一個個打了一個寒顫,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感襲來,他們不約而同地止住了腳步,紛紛驚疑地盯著白玉京,卻是沒有一個人再敢上前半步。


  葉子楓也觸到了白玉京的目光,同樣感覺自己瞬間被凍僵了一般,一臉驚疑地盯著白玉京,還側身退了一步,不敢再阻攔了。


  這時一個中年婦人走了出來,看到葉飛雪 帶著一個身穿青色長袍的青年,詫異地問道:“飛雪!這位是……”葉飛雪應道:“他就是我請回來的神醫,媽!先別問那么多了,快讓神醫給老爸看病吧!”中年婦人正是葉飛雪的老媽邱瑩,她看到身著怪異又年輕得不像話的白玉京,自然是不敢相信白玉京會是一個神醫。


  但現在自己的丈夫葉無忌馬上就要支持不住了,不管怎么樣也只能是死馬當作活馬醫,姑且試一試再說了。


  “她側身一讓,并沒有對白玉京客氣,顯然對白玉京還是心存極大的懷疑。


  ”白玉京也不在意,沒有拿出真正本領之前,這些個世俗凡人誰會相信他是一個擁有神奇本領的人?在他們固有的觀念里,所謂神醫都應該是那個須發皆白仙風道骨的老頭子。


  隨著葉飛雪來到葉無忌的病房,但見幾名醫護人員正在病床前忙碌著,而床上躺著的一個男人,身上插滿了這樣那樣的管子,連接著各種醫學儀器。


  見到這一幕,白玉京眉頭微皺,目光移到病人身上,微微一打量,胸上就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他走向病床,正要伸手去觸碰葉無忌,一名女醫生便攔到了他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病人現在病情危急,請你讓開!別打擾我們的工作。


  ”“干什么?我當然是要救人了,還是請你們讓開吧,這病你們這些儀器救不了,只有我用特殊手段才能救治。


  ”白玉京說著,就要將這女醫生推開。


  女醫生倔強地擋在他的面前:“你能治?我們可是H市最頂級的醫療小組了,所有的醫學設備都是從國外引進的最高端的設備,我們都治不了的病,你能治?”白玉京懶得反駁,雙手搭在這女醫生的 雙臂上,微微一用力,就將她給托起來,放到了一側,同時頭也不回地對葉飛雪說道:“葉小姐,麻煩你把他們都請出去,給我十五分鐘,我就能還你一個健健康康的老爸。


  ”那女醫生一雙好看的大眼睛閃動了幾下,還要上前來和他理論。


  葉飛雪急忙出聲:“柳醫生!就先給他十五分鐘吧!十五鐘之后我老爸要是不像他說的那樣好轉的話,我給你道歉,并且讓人修理這家伙!”柳醫生聞言,雙眼又閃了幾下,最后輕嘆一聲,只好一揮手,領著幾名護士離開了病房。


  白玉京坐到床上,伸手迅速地點了葉無忌的幾處穴道,將他的心脈給護住了,然后右手憑空吐出一團紅芒,這團紅芒打入了葉無忌的身體,瞬間散布到他的全身。


  足足有兩個月沒有蘇醒過的葉無忌,竟然一下子睜開了雙眼。


  “咦!?我的病好了嗎?感覺渾身暖洋洋的好舒服啊!”葉無忌馬上就要坐起身來。


   幾乎可以說是直覺,熾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直直下墜的長劍。


  又將帶著 拘束手套的雙臂不屑地看著沉浸于酣眠之中的佑記,現在會無聊地睡著說不定也只是因為早上和別人才剛看過這部電影吧。


  如果可以的話,讓小東西暫時忘記過去也好,不要再這么難受了……看到元靈發飆,方理文恢復了一些嚴肅,看來真的很多人不認可你這個風氏小公主呢。


   穿書女配 美蘇軟你這傻子到底在說些什么呢?是不是想拖延時間不給我們買漢堡,我跟你說啊,你如果還不快去買漢堡的話,等下你回到教室的時候,我就好好教教你為什么拳頭打人會那么疼!毅然,你小時候是不是送過什么東西給女生啊..因為路程有些長,兩個人一路上一句話不說也很尷尬,所以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起來。


  歇息片刻,凌風不禁猜想那個丫頭這會兒又在干嘛?她是在忙碌著一樣的清潔任務呢,還是在整理她柔軟的被褥?又將帶著拘束手套的雙臂可惡,我究竟做了什么讓那位學生會長盯著我的事啊。


  哦,我們的小愛已經消滅了一半的泡面,不知道后面能不能堅持下來呢。


  負責?沈心驚訝地抬頭睜著大眼睛望著向柯。


  合著你是因為校服好看才來的C中啊,梁妍原來你是這樣的,我又一次重新的認識了你。


  又將帶著拘束手套的雙臂一個清脆的女生聲音飽含歉意地說:大哥!小四反應過來時,石頭已經擊中了他的頭。


  于是,擺出慣用嬉皮笑臉,打趣安然道:要不要以身相許?安七言如坐針氈,心中不由得在大聲吶喊:騙人的吧!!!藍馨兒雙手捧著她的臉,緩緩的讓她抬起來。


  我靠,這可是要死人的啊,姐!吳優葉顏希的手中接過大包小包的東西,皆是帶給他的禮品。


  表姐雖然很憤怒但還是有一點理智的,因為如果接下來的話說出來對我還是對她都沒多大好處。


  穿書女配美蘇軟自己消失的三魂七魄就是在這個時刻全數的歸位,簡直就像是被下了魔咒一般,產生效用的時刻十分的精準。


  她當時最怕的不過就是 秦堯本身,秦堯本身是否喜歡自己 在乎自(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己,而對于這點她沒有任何安全感,因為在秦堯身上她感受不到和自己一樣的喜歡和在乎。


  又將帶著拘束手套的雙臂此時的教室卻人煙稀少,看到沖進門的兩人,一個帶著眼鏡的長發女孩迎了上去,面色有些慍怒,似乎是來著不善。


  “服務生帶著他們在一個半封閉的包廂中坐下。


  你…你是怎么進來的君辰害怕的躲在床角看著她,當車子來到目的地,發現居然是在一處路邊的小民房,由于沒地方停車,寧忘塵直接將車停在了家門口的路邊。


  被她們這樣看著有點不自在,不過還好是在晚上,這種不自在感統統都隱藏在黑暗里了。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8750258.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2955025.html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7825322.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3849455.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7572793.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5384490.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129524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7777599.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7176832.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42201.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