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即 因 克 斯|即 因 克 斯

即 因 克 斯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4:08:45 | 1083個瀏覽


  劉娟忽然感覺到有個壯實的異物,頂在了自己的小腹處,這讓她又驚又喜。

     楊二牛知道劉娟嬸子對自己有意思,加上昨晚今早先后被各種女人勾起的一肚子的火,還一直沒有釋放的機會,所以現在不做更待何時呢?  于是楊二牛一把抓住,劉娟那能讓死蛇也重生的肥美肉臀,然后大力的捏了起來。

    也就片刻,劉娟被撩的已是滿臉春色,氣喘吁吁的了。

    見劉娟緩慢的迎合著,楊二牛展開了全方位的攻勢,他頭一低,大嘴俯到了劉娟的胸前,三兩下拱開了她的衣服,接著享受的吸吮了起來。

    劉娟再也忍不下去,她嬌吼道:“二牛……快進來吧……”  楊二牛二話不說,直接將劉娟按倒在了豬圈旁邊,接著壓在她的身上,隨即將兩個人身上扯了個精光,然后奮不顧身的長驅直入……  一時間鶯鶯燕燕,春光無限,只有豬圈里的老母豬哼哼唧唧的 看著這一幕。

    楊二牛壓抑著的一團火,終于是在劉娟這里得到了釋放, 倆人這一場大戰持續了好幾個小時,戰得劉娟丟盔棄甲連連求饒。

  而楊二牛卻不管不顧,拼命的在劉娟身上開墾著,結果劉娟被他弄得酸軟無力,結束后連站都站不起來。

    得到滿足后,楊二牛將劉娟抱進房間的床上讓她休息,自己則趕緊回村衛生室,因為馬上就要到下午了。

    還好楊二牛回去的正是時候, 張婷婷已經收拾好準備找他一起出發了。

    倆人相視一笑,隨即一起按著張婷婷事先設定好的線路進了山。

    張婷婷這趟的主要目 的是確認線路建設的可行性,等確認清楚之后,將可行性方案提交到旅游局,上面才好請專業的人員來設計具體的建設方針,最后才是正式施工。

    兩個人這一路走走停停,指指畫畫,不知不覺間,已經進了山林里。

    此刻烈日正當頭,體力差的張婷婷已經累得是滿頭香汗了,身上的白色T恤都濕了個透,緊貼在她身子上,隱隱約約的把里面粉色的束縛都印了出來,惹得楊二牛不時偷瞄兩眼。

    忽然張婷婷在林間的一顆大樹下停了下來,然后瞅著楊二牛商量道:“咱們在這里歇會兒吧?”  楊二牛毫無意見的 點頭答應了。

    “我去辦點事,你在這等我,呃……不準跟過來哦。

  ”張婷婷說著將背包放在了地上。

    楊二牛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辦什么事兒?”  “要……要你管啊,總之別跟過來就是了。

  ”張婷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隨即她轉身朝著不遠處的深草叢跑去。

    楊二牛怔了好幾秒鐘,忽然反應了過來,頓時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這荒郊野外的她能有什么事兒,肯定是女孩兒家的私事——那丫頭要去行個方便。

    不過不用張婷婷說,楊二牛也沒想去偷看她,畢竟這種下三濫的事兒楊二牛是不齒的。

    因為從早上到晌午都在劉娟家里酣戰,現在有些餓的楊二牛只能坐在樹蔭下,一邊等張婷婷一邊打開她的背包,拿出水壺和干糧吃了起來。

    大概七八分鐘左右,張婷婷才手抓一把綠色的野果走了回來,到跟前她揚揚手跟楊二牛道:“這 果子好甜,你要不要?”  楊二牛抬頭只看了一眼,頓時臉色大變,他起身一把從張婷婷手里奪過,那串像是野橄欖似的果子,然后皺眉詢問:“你這東西是從哪里來的?”  張婷婷見狀有些緊張道:“那邊樹上結的……怎么了?是不能吃嗎?”  楊二牛眼神玩味的注視著張婷婷,遲疑了片刻,不答反問:“你吃了沒有?”  張婷婷見狀失聲叫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已經吃了三顆!”  張婷婷一邊說著一邊拉著自己的衣領,給自己扇風,她這會兒臉蛋上顯現出了異樣的紅暈。

    楊二牛不由得苦笑道:“是不是覺得很熱?”  張婷婷趕緊點頭回應說:“是啊,不過走了這么大半天,不熱才奇怪吧……等等,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  楊二牛嘆了口氣道:“你手里的這個東西叫樂悠果,我小的時候山里挺多的,后來因為這果子實在是太缺德了,村長就組織了一幫人將漫山的樂悠果樹給鏟了,沒想到它居然還能活下來到現在。

  ”  張婷婷感覺自己的 身體越來越熱,她抬起手將手當扇子給自己扇風,然后忍不住好奇之心的問楊二牛:“為什么說它缺德呢,怎么個缺德法?”  楊二牛眼神復雜的瞅著張婷婷,好一會兒才回答道:“因為它……它有很強的催情效果,以前咱們村里發生過,有人想找媳婦,就拿這果子給喜歡的女孩吃,然后……”  “別說了!”張婷婷慌忙打斷了楊二牛的話,此時她的整張俏臉已經紅了個透。

    張婷婷雖然是個黃花閨女,但畢竟不是孩子了,當然知道然后下面是要干嘛。

    楊二牛有些尷尬的撓頭道:“那就不講了,不過我得提醒你,這果子吃了之后,只能通過男女親熱來解毒,不然會因為急火攻心而休克甚至死亡。

  尤其是你已經吃了三顆,一會兒發作起來,恐怕是……”  張婷婷又羞又驚,很快她感覺整個人都異常的燥熱,眼前也開始有點模糊起來。

    楊二牛眼珠子轉了轉,隨即輕咳一聲道:“我倒是不介意幫你解毒。

  ”  張婷婷聽罷瞪圓了眼珠子,她蹙眉道:“你個臭流氓,我絕對不會讓你……讓你……”  話還沒說完,忽然張婷婷感覺一陣眩暈,她不由得扶著樹緩緩的坐倒,片刻后,張婷婷的身子像被掏空了似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楊二牛不禁皺眉贊道:“想不到你的膽子這么大,居然不怕死……”  頓了頓,楊二牛壞笑著說:“那好吧,我楊二牛很佩服你,回頭你要是死了,我會給你好好挖個墓,讓你在陰間也能住得舒服點。

  ”  張婷婷感覺自己的身體要被一團火給燒死了,而一股難言的渴望也由心底升起,她抬起頭,忽然發現眼中的楊二牛竟然前所未有的帥氣,頓時下意識的喊了起來:“我……我不要死……救……救我……”  楊二牛一直很認真的在觀察她的狀態,見張婷婷快要到達極限,知道不能再逗她了,于是蹲下身來問道:“真的想讓我救你?”  張婷婷已經連點頭的力氣都沒有了,她雙眸迷離的看著楊二牛,眼眸里滿是央求之意。

    楊二牛咧嘴一笑,將手伸出來,放在了她的頸側,接著手掌微微用力的按壓了幾下。

    沒想到楊二牛的這個動作,讓張婷婷的神志竟神奇的清醒了不少,明白怎么回事的張婷婷忽然眼淚滾落,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楊二牛見張婷婷此時楚楚可憐,心里一軟說出了實情:“你不要胡思亂想啊(姐弟亂性),我幫你解毒不是說要破了你的身,我楊二牛還沒有卑鄙到那種程度。

  你忘了我是學醫的了,中醫有種按摩排毒療法,我是要通過按摩來解除你的毒素。

  ”  原本已經絕望的張婷婷頓時嬌軀一震,她睜開淚眼帶著顫音道:“按……摩?”  楊二牛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接著皺眉說:“不過還是要碰你的身子,不然沒辦法按摩。

  ”  聽楊二牛這么說,張婷婷覺得再怎樣都比就這么被楊二牛破了身要好的多,于是她毫不猶豫的點頭回答:“那你來吧!”  只見楊二牛邪魅一笑,手往下落去,等落在了張婷婷的T恤下擺時,那只 大手緩緩的探進了衣內……  好嫩的皮膚啊,這是楊二牛伸進去觸摸到的第一反應,不愧是城里養出來的女孩兒。

    張婷婷的身子不由得微顫了幾下,接著害羞的再次閉上了眼睛。

    楊二牛的大手緩緩的做著來回按壓的動作,每一下都能激起張婷婷的顫抖反應,這中間的主要原因是樂悠果的催情產生的,此時張婷婷的皮膚比平時里要敏感數百倍,不過也有楊二牛手法巧妙的緣故。

    大手漸漸的推拿到了她飽滿處下方,張婷婷終于忍不住張開小嘴,急促的喘息起來。

  看著張婷婷那滿臉紅暈的誘人模樣,楊二牛不禁也是身體大熱,自己的寶貝似乎都要將褲子崩開了。

    楊二牛按的是渾身冒火,他實在忍受不住了,只見楊二牛忽然伸出手,一把將張婷婷整個人拉到了自己懷內。

    張婷婷原本努力的壓抑著身體的興奮,結果楊二牛的舉動讓她徹底克制不住了。

  隨著一聲輕哼,張婷婷感覺被一股強烈的男性荷爾蒙氣息包住了,頓時呻嚀了出來。

    楊二牛將張婷婷的背靠在自己胸膛前,她整個人坐在楊二牛的腿上,接著張婷婷感覺到一股強有力的雙手,有點粗暴的把她的T恤和束縛一起掀到了脖頸處,隨即那雙大手迫不及待的握住自己柔軟細嫩的,還處在新鮮狀態的飽滿,肆意的按捏了起來。

    此時林間的陽光透入,照在了那不斷變形的地方……  誰都想不到,在這人跡罕見的老林中,青牛村的美女村支書,平時拒男人于千里之外的張婷婷,就這么上身赤條條的被楊二牛摟在懷里捏弄。

    張婷婷的理智最終徹底崩塌了,她忘情的高呼大喊起來,聲音時高時低的不斷在林子里回蕩。

    楊二牛的中醫按摩也算是老手了,大三假期為了掙錢,曾在會所給無數富婆按過。

  可以說是身經百煉的他,卻被這美女村支書惹得口干舌燥熾,差點就把持不住了。

    “我去啊,平時看她玉潔冰清的,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這么會叫!”楊二牛在心里吐槽道。

    等到楊二牛在她的胸脯上按了四五分鐘后,他的右手松開半邊飽滿,朝著張婷婷的褲腰上摸去。

    哪知道剛剛把手探進去,張婷婷忽然死命的按住了楊二牛的手,她氣喘吁吁道:“不可以啊……求你……”  楊二牛頓時清醒了過來,他直接把手收了回來,放回到了她飽滿上。

    其實楊二牛完全可以硬來的,畢竟憑張婷婷現在的狀態絕對沒有辦法抵抗,但楊二牛從不是那種會強迫女人的人。

    就算要和她發生關系,也得是在她心甘情愿的情況下才行。

    差不多二十分鐘過去了,楊二牛在張婷婷的身上按揉了個遍,她皮膚上的紅色這才漸漸的消退。

    楊二牛的這套中醫按摩排毒手法,靠的是通過對身體的推拿,來刺激人體的血液交換,加速排出毒素。

  張婷婷中毒不是很深,因此見效很快,隨著她皮膚上出了一層的汗珠,樂悠果的毒也通過排汗排了出來。

    張婷婷終于恢復了神智,她感覺自己的身體熱潮已經散掉,這才嬌羞的推開楊二牛,背過身去把衣服穿戴好。

    雖然沒有實現和張婷婷發生關系的愿望,不過楊二牛也算是過足了手癮,只見他笑嘻嘻的說道:“回頭你要覺得毒還沒清干凈,說一聲,我隨時過去幫你。

  ”  張婷婷忽然轉頭瞪了楊二牛一眼,片刻后低下頭道:“這事不可以告訴任何人。

  ”  楊二牛嗯了一聲說:“我明白,你放心好了。

  ”  張婷婷這才把頭抬起來,此時她的臉上紅潮依舊還沒消去,她的雙眸盯著楊二牛,語氣認真的說:“二牛,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我現在真的只想把工作搞好,帶領咱們青牛村的鄉親們發家致富,不想多說兒女私情,你……明白嗎?”  楊二牛怔了怔,好一會兒才回答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寬心好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工作方面我一定會全力幫襯你的。

  ”  張婷婷這才露出笑容,她感激道:“那就好,謝謝你了。

  ”  說完兩個人起身繼續勘察線路,直到快天黑才走出山林。

    等他們回到村委會,旁邊的衛生室門口站著焦急的村長楊富貴,見狀楊二牛才想起來治傷的事兒。

    原本楊二牛說采藥治病,是怕這些知識匱乏的村民不懂醫藥會亂猜瞎想不配合,現在自己既是天神又是醫生,自然說什么都會聽了,所以采藥就免了,畢竟之前去鎮里買的有雙氧水。

    張婷婷給村長打了聲招呼,然后直接回辦公室整理書寫今天勘察的線路,楊二牛則來到了村長面前。

    “天……二牛醫生,你去哪里了,我們等你等的都快急死了。

  ”村長楊富貴說著,將楊二牛拉到了衛生室里。

    進去之后,映入楊二牛眼簾的是昨晚那群女人,讓楊二牛感覺不可思議的是,她們居然沒換衣服,果真是將這個村當成女兒國了。

    一打聽才知道,原來她們是怕破壞‘現場’,這樣就耽誤楊二牛觀察和治療了。

    聽到這樣的理由,楊二牛真是哭笑不得。

    楊二牛來到還沒來得急收拾的箱子旁,從里面拿出幾瓶雙氧水,他打算先給這些女人的傷口徹底消消毒,這樣才能讓自己放心。

    雖然這里除了楊二牛之外,沒有一個人認識那是什么藥,不過大家都很老實的,由著楊二牛的雙眼再次全面的欣賞一遍自己的身子,任憑楊二牛的雙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以及涂抹……  而這次她們出奇的都沒有再含羞,而是一個比一個積極,而且還時不時的指出一些,連楊二牛都沒有發現的傷口。

  當然這些傷口,都是處在更加隱蔽的地方,這致使楊二牛之前連看都沒敢看。

    等到將所有的人上了一遍藥,楊二牛的寶貝也徹底是歡脫了,他甚至感覺到,如果自己再不釋放的話,估計下一秒就有可能發生爆炸的危險!  而這時他卻正好看到王艷麗和王艷紅姐妹倆人,正背對著自己在一旁有說有笑的,不知道什么原因,王艷紅還在王艷麗的胳膊上掐了一把,趁機搶過去了個什么東西。

    楊二牛皺眉感覺不對勁兒,于是起身走了過去,這倆女的聊的正嗨,都沒聽到楊二牛的腳步聲。

  等楊二牛到了倆人身后,他從后面一看,原來她們在搶的是自己送給王艷麗的安慰膠棒。

    忽然王艷紅一轉身,倆人的目光正好對了上,楊二牛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頭想要離開,卻被王艷紅給攔了下來。

    “真的姐,我不騙你,用這個東西弄起來,身體可舒服了,二牛大夫那里還有,不信你讓她也給你一個唄。

  ”  楊二牛這下是徹底無語了,還不等他解釋什么,王艷麗直接開口對楊二牛說道:“二牛大夫你看行不行?算我求求你,也提前給我姐發一個吧,她都已經很長時間……”  還沒等她說完,一旁的王艷紅大驚,趕忙堵住了王艷麗的嘴,此時她的臉上都快紅透了。

   那個……要檢查哪里……我該怎么做……看著那雖然破爛透風, 但卻被他用床單遮掩了的房門關上, 周穎有些忐忑的問道。

   病在哪兒,就檢查哪兒,而且不能隔著衣服。

  月經不調,痛經的話……你知道的。

  蘇羽盡可能保持著那份神醫的氣質,淡淡地說道。

   啊?真的要檢查那里么……不脫行不行……? 畢竟自己還是個黃花大閨女,突然就要被一個男人看到自己最隱秘的地方,那個大多數女人盡全力守護的地方,周穎頓時羞澀不已。

   這個,不脫的話,也行。

  只是我可能就沒有辦法幫你治療了,畢竟病根找不到,治標不治本。

   作為一個女人,周穎已經深刻的體會到了嚴重的痛經到底有多么恐怖,那 真的是疼起來要人命的! 如果按照蘇羽所說,不治療的話,會更加嚴重,她真的無法去想象那到底有多么的疼。

   況且,她是個喜歡孩子的人,以后肯定會結婚,也想要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如果不孕不育的話,那無疑也是十分讓人難受的。

   而最重要的是,這后遺癥里,居然有大小便失禁,這讓周穎一個青春靚麗的姑娘,如何能受得了啊! 加上她又是一個很單純的女孩,根本就不會想到蘇羽的那些小心思,小花招。

  所以,在糾結了很久之后,周穎終于決定了…… 緊咬著牙,周穎羞紅著臉,將頭深深的埋在胸口,緩緩的解開了牛仔褲的扣子,然后緩緩地將拉鏈拉了下去…… 瞬間,魅力四射的風景蘇羽原本帶著淡淡笑意的臉,直接變成了驚訝與呆滯,就像是被一幕絕美的風景所驚呆了一樣。

   的確,此刻的蘇羽完全是被驚呆了! 那平滑的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上,猶如精致的梅花的肚臍好似鑲嵌在上面一樣,渾然天成。

   使得蘇羽不由得呼吸加重,即便是他再鎮定,此刻都有些呆滯了,不由得伸出手去,查看著,但卻沒有絲毫褻瀆之意。

   那個……檢查好了嗎……被蘇羽的觸碰撩撥的身體有如過電般顫抖,周穎全身紅的跟個蘋果似的,羞澀難當的小聲說道。

   呃……嗯!檢查好了!被周穎的聲音從呆滯驚嘆中叫醒,蘇羽迅速收回手,有些尷尬的說,我這就給你開 藥方,你去抓幾幅中藥吃一段時間,再配合針灸,應該 就能痊愈了。

   說著,蘇羽迅速走向周穎的辦公桌,拿起紙筆,龍飛鳳舞的開始寫下藥方。

   而周穎則是迅速起身,將衣服重新整理好,有些尷尬的坐在床邊,靜靜地看著蘇羽專注的書寫藥方。

   周穎忽然覺得,原來認真的男人,真的是好帥! 雖然他只是個小農民,但在做事時的那份專注,卻是讓人看著十分的舒服,尤其是周穎這個對工作認真,對生活熱愛的女孩。

   這也讓她漸漸地忘記了方才的尷尬與羞澀,不由得對蘇羽這個普通的農家男孩有了一些好感,醫者無男女別,他真的是這樣的人…… 當然,是不是,只有蘇羽自己知道。

   好了,藥方開好了!龍飛鳳舞的寫了好一陣子,蘇羽將那墨跡未干的隨手交給了周穎。

   還別說,蘇羽不愧是小溪村里唯一的一個高中生,這一筆字寫的還真是龍飛鳳舞,龍精虎猛的。

  看起來是既瀟灑又不失霸氣,若是不看身份的話,恐怕大多數人都會把這字跡當成是大領導大官兒 的字呢! 看著那瀟灑霸氣的文字,周穎笑著說道:真沒看出來,你的字寫的還挺漂亮的嘛! 隨便瞎寫而已。

  對了,你按照個藥方去抓藥,連續服用個半個月,基本上就能痊愈了。

   雖然還挺想和周穎多待上一會兒的,但蘇羽尷尬的發現,平時嘴皮子比說書的還順溜的他,在這個漂亮的女孩面前,居然有些結巴,像是腦子短路了一樣,根本不知道要說啥。

   這在他身上可是從來沒出現過的。

  想這村里,但凡是小姑娘小媳婦,哪個沒被他嘴上調戲過? 但偏偏就是這個城里來的漂亮姑娘,讓蘇羽抓瞎了。

  想著剛剛留下的第一印象還不算太差,外加那藥方見效之后,一定還會有其他的接觸機會的,蘇羽趕緊找了個借口開溜了。

   不開溜不行啊!雖然蘇羽十分想和周穎多待會兒,但這會兒腦子里不知 咋回事,全是漿糊! 生怕萬一要是說錯話了,讓人姑娘反感了,那可就前功盡棄了。

  所以還是回去好好的拾掇拾掇思緒,想想以后該咋和人家姑娘接觸。

   畢竟蘇羽的志向十分‘遠大&quo;,是要去城里把妹的,所以和這個城里姑娘接觸接觸,肯定是沒啥壞處的。

   一溜煙的離開了小學,蘇羽慢慢的走在田間小路上,有些納悶的自言自語著,這是咋回事兒?娘的,為啥和這個周老師在一起的時候, 老子感覺連話都說不順溜了呢? 坐在田邊的樹蔭下,看著四面的青山和碧綠的水稻,將腳丫子泡在小渠溝里一邊納涼,蘇羽一邊尋思著這事兒。

   但想了好半天也沒想明白,蘇羽干脆就不去想了,轉而懷念其那副絕美的景色了。

   奶奶的,那就是黃花大閨女啊,和花兒一樣,太漂亮了!秀兒姐的雖然也夠漂亮,但還是沒法比啊…… 也不知怎地,就算是回想起來感覺就在眼前,蘇羽也沒有啥邪念(益智故事),感覺就像是看見仙女兒一樣,生不起那壞心眼來。

   但秀兒,那可就不一樣了,只要一想到她,蘇羽腦海中就忍不住的幻想著,…… 只是他畢竟還是個處男,男女之事的歡愉和感覺,他無論如何也是幻想不出來的。

  這讓蘇羽不由得郁悶了,心中咒罵著壞他好事兒的李桂花八輩祖宗。

   奶奶的,遲早有一天,老子非將秀兒姐給睡了! 咒罵了好一陣子,蘇羽這才心情大好,拍拍屁股上的土,站起身來大步向著村尾,自己的那幾間破紅磚瓦房走去。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