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gigantic mmr|gigantic mmr

gigantic mmr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4:59:19 | 14236個瀏覽


牛子槊一下子拿出這么多錢來, 張勝男先是驚詫,而后便是極力推辭。

  牛子槊惱了,氣昂昂把錢往桌上一摔,硬邦邦撂了一句話:“收下,不然我再不認識你這個姐了。

  ”這句 男人氣十足的話真把張勝男鎮住了。

  她不由眼圈一紅,默默收起了錢。

  “這就對了!”牛子槊笑了,捏著張勝男的胳膊 說道:“張勝男姐,沒有你,牛子槊早隨親娘一起去了。

  我的錢就是你的錢,你的家就是我的家。

  ”張勝男眼中的熱淚嘩嘩得淌了下來。

  “我走了!”牛子槊起身便走,他知道張勝男心里高興,自己再呆下去她又要張羅著給自己做飯,又是沒完沒了的噓寒問暖。

  活了十七年,今天自個兒總算做了一件男人該做的事。

  從今而后,自己也算是個男人了,再不能讓張勝男把自己還當成小毛孩子。

  自己要像男人一樣擔起張勝男和她的這個家。

  因此說走便走,這就是男子漢的脾性。

  出租車還在外面等著,他對跟在后面抹眼淚的張勝男似模似樣地揮揮手,然后鉆進車里向桃樹坪駛去。

  蓮花埠是鄉政府所在地,縣上的公路只通到這里,再往山里走,路逐漸變得崎嶇起來。

  順著山間彎彎曲曲的土路,出租車屁股后面拖起漫天的灰塵,艱難的開進了桃樹坪村。

  這是桃樹坪村歷史上車第一次出現小臥車。

  于是雞飛狗跳烏煙瘴氣,嘎小子們跟在車后面一路追著看稀奇。

  車到二寶家門口,他讓司機停了下來,給了司機八百塊車錢,然后漫不經心地向司機要了一張名片,“今后到省城我用車就找你。

  ”“行行行。

  ”司機見錢眼開,當時便點頭哈腰道:“哥們兒,今后但凡你到省城,在市內跑我不收你的錢,只收長途費。

  ”“好!就這么著。

  ”牛子槊學著城里人的樣子,伸出手和司機握了握,轉身便下了車。

  短短十幾天功夫,牛子槊兩進省城,經歷了翻臉不認人的吳芷君、唯利是圖的長途車老板、苦難的張勝男、爾虞我詐的花市奸商,其間的感覺直可用刻骨銘心來形容。

  正是因為如此,他臉上的稚氣也在短短的十來天當中消失的無影無蹤,代之而來的是一種堪破世情的淡然。

  淡然可以使人超然,淡然也可以使人顯得痞里痞氣,牛子槊即屬后者。

  走進二寶家,在 潘巧云妖妖的笑容里,他痞里痞氣說道:“給我倒杯水。

  ”“哦,我這就去!”老于世故的潘巧云也察覺出牛子槊身上的變化,來不及細想便扭著翹翹的屁股進屋里張羅去了。

  牛子槊則大模大樣的一屁股坐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閉起眼睛養神。

  李昭鳳聞聲從臥房里走了出來,看見牛子槊躺在那里,立時又驚又喜,扭著腰肢走過來用手在他臉蛋上捏了一把,低聲調笑道:“哎唷……好我的親,這些天跑那里去了?想死嫂子了!”“是嗎?”他微微睜開眼睛,順手亂摸一氣,然后拍著她的屁股懶洋洋問:“洗干凈了沒有?”“呸……”李昭鳳媚著桃花眼佯啐了他一口,“幾天不見,你的臉皮怎變得這么厚?院子當間兒就伸手亂摸,讓我婆婆看見了多難為情?”“嘿嘿,都不是外人。

  ”“呸呸呸……不要臉!”李昭鳳的臉更紅了,“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嘿嘿,你是說這種事情只能做而不能說?”“那當然。

  ”“是嗎?”牛子槊站起身來,抓著李昭鳳的手放在自己丹田下方輕輕摩挲了幾下,嘴里慢悠悠說:“那就做唄。

  ”“你瘋了?”李昭鳳見 他在院子里便打算解褲帶脫褲子,嚇得急忙推了他一把:“進屋去,我去把院門關上。

  ”這時,潘巧云端了一杯茶風擺揚柳一樣飄了過來,秋波如水面含春意。

  接過茶,牛子槊順手在她高聳上捏了一把,指著李昭鳳的背影說道:“你妹妹已經急不可耐了,你怎么樣?”潘巧云半邊身子頓時醉了一樣麻酥酥的,她面紅如火地嗔了他一眼:“你昏頭了不成?昭鳳是我的兒媳婦。

  ”他一口氣喝完杯中水,抹了抹嘴上的水,說道:“在我這里你倆就是姊妹。

  ”“呸……”三人剛進屋,還沒來得及同樂,卻聽到有人在院外拼命拍打院門,伴隨著拍打聲,有人高聲在外面喊道:“牡丹娘娘,縣里來人了,要見牛子槊。

  ”牛子槊眉頭一皺,“我進來的時候,李大嘴的婆娘就在你家門口站著,估計是她。

  ”既然有人看見我進了二寶家,躲著不見反而不好。

  牛子槊笑了,沖潘巧云道:“你先答應一聲,然后穿好衣服去開門,就說我來給二寶爹扎針哩。

  ”潘巧云手忙腳亂地起身穿好衣服,靸著鞋啪嗒吧嗒出去開門了。

  牛子槊深深吸了一口氣收拾了一下心情和表情,順手帶上臥房門,然后邁著八字步不慌不忙走到院子里。

  院門開了,大嘴婆娘領著一男一女兩個人走了進來,兩男女穿著很時髦洋氣,一看就是城里人。

  一男一女都是青羊縣電視臺 記者,肩上扛著長槍短炮,是來 采訪牛子槊的。

  牛子槊感到很意外,莫名其妙道:“采訪我干甚?” 女記者笑魘如花,“你在長途車上智勇雙全見義勇為,為我縣公安局破獲蛇老三搶劫團伙立下了大功,受縣委宣傳部委托,我們專門來采訪你。

  ”牛子槊頓時苦笑不得,擺擺手疲里疲沓說道:“算了算了,我當時也是不得已之舉,根本談不上見義勇為,你們饒了我吧!”“牛子槊同志,請你嚴肅點好不好?”男記者很嚴肅,端著架子帶著訓斥的腔調說道:“經縣委研究決定,準備把你樹為新時期見義勇為典型,并準備往省里報,這是一個很嚴肅的政治任務,你必須配合我們。

  ”面對一個鄉下土包子,作為縣里派來的干部,那種感覺不亞于手握尚方寶劍、口含天憲的欽差大臣到地方體察民情。

  男記者本能地帶有一點居高臨下的感覺,話里話外便有一種命令和施舍的意味,似乎他自己就是縣委書記大人。

  他的這副嘴臉讓牛子槊不由想起了吳芷君那種頤指氣使盛氣凌人的模樣,牛子槊心里直犯隔應。

  他收起了臉上淡淡的笑意,懶洋洋說道:“是嗎?”說著一屁股坐到了葡萄架下的躺椅上,滿不在乎的翹起了二郎腿。

  男記者似乎是那種一腳踩住剎車一腳猛轟油門的傻冒,他居然沒看出來牛子槊臉上不悅的表情,或許他壓根就不在乎這個鄉下小土包子的表情。

  于是他還在那兒繼續擺譜充大、趾高氣揚,一張小白臉板得如同一片新嶄嶄的尿衸子,用一副頗不耐煩的樣子對牛子槊簡短說道:“這是縣委的指示。

  ”“這好辦。

  ”牛子槊轉過去看了一眼潘巧云,然后回過頭來輕描淡寫地對男記者說:“我并不想當所謂的典型,你可以回去給縣委交差了。

  ”這句看似輕描淡寫、淡得不能再淡的淡話說得很絕很干凈,根本沒有一絲拖泥帶水的意思。

  此言一出,似乎一枚重磅炸彈在男記者的頭頂爆炸,男記者登時面如豬肝尷尬萬分,如同一條黑毛壯漢被一個黃毛小丫頭活活按進了馬桶里。

  在他的記者生涯中,也許從未碰到過這種場面,何況對方是一個他認為從未見過世面的山村小毛孩。

  他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他怎么會有那些明星大腕的脾性!“這個……這怎么行……”男記者吭哧了半天,竟不知如何應對是好。

  在他的印象里,從來就沒有過如此尷尬的情形,山區縣城那點可笑的優越感把他寵壞了。

  牛子槊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他氣定神閑得端起茶杯吹去表面的浮沫,輕輕地啜了一小口茶水,對著腦袋已經勾到胸前的男記者說道:“對不起,我還要給病人治病哩,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好吧?”這話聽起來輕飄飄的,實際上是下逐客令呢。

  說這話時,牛子槊用眼睛瞟了一眼旁邊的漂亮女記者,發現她正捂著嘴巴竊笑不已,一雙妙目還饒有興趣地在自己身上掃來掃去。

  嗯,此人不錯!牛子槊彎起嘴角對她做了個調皮的笑紋。

  短短兩個回合下來,潘巧云便覺得牛子槊很有派頭。

  你看他瞇著眼睛漫不經心的樣子,一句“我并不想當所謂的典型,你可以回去交差了。

  ”便把那個趾高氣揚的記者撅得面紅耳赤無所適從。

  而他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真是要多牛有多牛!這還是那個愣頭愣腦冒冒失失的小毛孩嗎?分明就是個吐口唾沫砸個坑的男子漢大老爺們兒。

  桃樹坪比牛子槊高一頭大一膀的男人多了,他們誰敢對縣里來的干部這樣說話?打死他們也不敢!青羊是個山區窮縣,一無資源優勢二非商業中心三缺科技力量,唯一的優勢便是離省城近點。

  但是,靠著省城這棵大樹反被大樹遮住了太陽汲走了養分,當地的經濟文化重心全都偏移到省城去了。

  這次立典型樹榜樣行動是青羊縣委縣政府的一項政治舉措,被當作一件政績工程來抓的大事,他們力圖借此機會大造輿論借勢造勢,硬件不行靠軟件,多少可以把省上的眼球吸引過來一些,讓青羊在全省幾十個縣面前也成為一次亮點。

  牛子槊并不知道這些,但他從小便跟著師傅學會了淡泊。

  淡泊能讓人知道什么時候該舍棄什么,淡泊可以使人大氣,于是淡泊便可以讓你居高臨下。

  例如,你再有錢 老子不低頭哈腰向你去借,你鳥我的毛哇?你再有權老子不求你辦事等于你沒任何權利,你憑啥在老子跟前擺架口?老子大可不必尿你!同理:我既不想當典型,別說你只是區區一個記者,你就是縣委書記來了又有什么值得裝腔作勢的呢?玩你檔里的倆黑蛋去吧!古人云:無欲則剛。

  說的其實就是這么個理兒。

  盡管牛子槊已經下了逐客令,盡管男記者被這個年齡不大的鄉下土老冒撅得心里直流血,但他絕不敢轉身便走。

  他比誰都清楚,這是政治任務,宣傳部劉部長明天一大早要在辦公室等著看他倆的采訪剪輯片哩!況且來采訪的并不只有自己這一路記者,縣里其他媒體的記者也都開始行動了,緊接著就是省上的記者大軍,都在搶頭條新聞哩。

  作為縣里唯一的電視臺,是縣上弘揚主旋律的主陣地,自己又是奉命而為,要是自己拖了后腿砸了鍋那可真要吃不了得兜著走了。

  于是,他蒼白著臉看了一眼女記者,示意她出來說話。

  女記者淡淡一笑,走過去附在牛子槊耳邊悄悄說道:“見義勇為是有獎金的,最保守也有一萬塊,你考慮考慮。

  ”牛子槊立時來了精神,瞪大眼睛問道:“真的?”女記者點點頭。

  牛子槊略一沉吟,便笑呵呵說:“好吧,我就試試,不過……”說到這里,他對女記者擺擺手,女記者便附耳過來,牛子槊悄悄對她說:“能不能讓那個跟你一塊來的混球一邊涼快去,他那個白腦殼讓人瞧見瘆得慌!”哈哈哈……女記者頓時笑得前仰后合風擺揚柳,好半天才制住了笑意,悄悄說道:“那不行,他是攝像、我是主持人,我倆分工協作,一個人干不了。

  ”“好吧。

  ”牛子槊一拍桌子,眼睛一閃一閃道:“看在記者姐姐的芳容上,我認了。

  ”故意把“面子”說成“芳容”,不動聲色便夸了女記者的美貌,篡改地恰到好處而且一點也不顯(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得輕浮。

  女記者不由詫異的多看了他兩眼,忽然又想起他發明的“白腦殼”一詞。

  罵人不帶臟字,簡直損到家了!她不禁又抱著肚子爆笑了一番。

  見他和女記者咬著耳朵卿卿喁喁有說有笑的樣子,潘巧云醋意頓起,剛剛在心里建立起來的關于他的高大形象瞬間便坍塌了,她撇了撇嘴,不屑的嘀咕道:“什么男子漢大 丈夫?狗屁!分明就是個看見 女人便邁不動蹄子的騷狗子。

  ”眼前的一切極具諷刺意味,男記者在一邊不安而委屈地扭動著身子,仿佛身上的某個地方揉進了一個仙人球。

  盡管牛子槊從來沒有面對過鏡頭,然而淡泊讓他有恃無恐,面對攝像機他侃侃而談。

  但是,采訪進行得卻并不十分順利。

  他沒有上過學,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所有的知識都來源于清虛。

  說白了,他是現代社會中唯一的一個道觀私塾畢業生,他的大腦數據庫里多是一些歷史的或是純本能的“糟粕”,而現實的東西卻知之不多。

  于是,當那位裊裊娜娜的女記者問起他見義勇為的動機時,他便笑了起來。

  “動機?”他的腦袋搖得撥浪鼓似的,“沒什么動機,我怕他們搶劫我,就信口胡說,沒想到歪打正著、他們還真信了我的話,就這么簡單。

  ”女記者啟發道:“除了這種本能的反應,你還讓他們歸還了被搶乘客的錢財,這說明你知道關心別人、愛護別人,你可以從這一層面切入。

  ”“噢……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要從高尚這一層意思來說?”牛子槊反應很快。

  “對。

  ”老子壓根就沒高尚過!牛子槊有點臉紅。

  于是很不自然地說:“夫子說:人之初、性本善,以仁愛之心待人。

  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我才讓他們歸還了乘客的錢財。

  ”女記者擺擺手,“不是……不是……”“哦,生我所欲也、義我所欲也,兩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

  ”牛子槊有點亂,“道之所在,義之所趨。

  ”女記者搖搖頭。

  牛子槊恍然大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女記者依然搖頭。

  牛子槊絞盡腦汁慷慨激昂道:“好狗護三鄰、好漢護三村。

  ”他一會兒文縐縐得像個三家村的酸腐老冬烘,一會又粗俗得像個地道的山野村夫,始終上不了道兒。

  女記者有點無奈,于是讓男記者先停了攝像。

  文字媒體采訪可以只采訪個大概意思,回去后記者再對文字進行二次加工。

  電視采訪卻不行,被采訪者要直接面對鏡頭說話,實際上就是直接面對觀眾,攝像資料雖然可進行后期制作和加工,但被采訪者的表情和口型卻做不了假;最要命的是現在觀眾很苛刻、眼睛很毒,畫面上稍有瑕疵便能看出破綻露了餡。

  女記者嘆了口氣。

  問道:“雷鋒,知道嗎?”“知道。

  ”他點點頭,“他是雷家廟人,上月我還給他正過骨扎過針,估計現在已經能下地干活了。

  ”女記者頓時哭笑不得,急忙打斷了他,“我們今天要說的是,在你成長的過程中、在你上學過程中,什么樣的人、什么樣的事對你影響最大?從而使你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

  ”“我沒上過學。

  ”他回答得很干脆。

  “在我成長過程中對我影響最大的是我師傅。

  ”“你師傅?他是干什么的?”“道士。

  ”“你也是道士?”“是,也不是。

  ”兩個記者頓時面面相覷,女記者不死心,繼續啟發道:“那么,你們桃樹坪的領導班子平時對你非常關心是吧?”“我在山上的青云觀住,嚴格說我不是桃樹坪村人,我沒有戶口、沒有土地,領導根本不嘞我。

  ”此時,院子外面圍了不少人看西洋景,指指點點嘰嘰喳喳。

  女記者反應很快,這樣繼續下去不但采訪不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反而會在老百姓中造成不好的影響。

  于是她提議道:“我們到你住的地方看看可以嗎?”自己絞盡腦汁卻半天說不到點子上,牛子槊已經感到索然無味了,但看在女記者的“芳容”及一萬元獎金上,他還是勉強答應了。

  青云觀是典型的磚石土木結構,屋舍飛檐翹脊、鉤心斗角,院里一碼子水磨青磚鋪地,打掃的干干凈凈纖塵不染,但見古木森森、藤蘿如蓋,輕風習來,令人暑氣頓消。

  清遠觀一連三進院子,前院為道場,中院住人,后院是花園之所在。

  牛子槊直接領著兩人進了后花園,那里有現成的藤椅石幾可供人小憩。

  石幾旁是一小塊方塘,塘水清徹見底,里面水草裊裊,苔滑石涼,十幾尾錦鯉恬然其中。

  岸邊遍植藤蘿修竹奇花異草,其中許多都是藥花兩全的植物,其中最壯觀的還是蘭圃中那幾百盆搖曳多姿,活色生香的蘭花了。

  躺在椅子上可以看到院外青云瀑布飛流直下,一時間,花香、水氣、鳥鳴、瀑聲一齊營造出一種令人陶醉的寧靜氛圍。

  女記者頭枕椅背仰面看著天上緩緩而過的白云,不禁一聲輕嘆:“好地方!到了這里,忽然感覺時間停止了。

  ”“好地方!”男記者搖頭晃腦道:“鳶飛戾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世務者,樂而忘返。

  ”牛子槊沏了兩杯茶過來,正好聽見他這句話,不禁撲哧笑了起來。

  這么長時間過去了,剛才兩人間的不愉快早已煙消云散,上山時兩人便已經開始有說有笑起來。

  “笑什么?”男記者不解。

  牛子槊放下茶,坐在旁邊的藤椅上,懶洋洋說道:“不能說,一說就是錯。

  ”“嗯?”女記者露出頗感興趣的神色來。

  “愿聞其詳。

  ”   我今年40歲,是一個公司的主管,也算是事業有成,但是我們的婚姻卻不完美。

    我與丈夫兩人都是彼此的初戀,女兒十五歲的今天,丈夫有了另外的女人,盡管我委曲求全,寬容丈夫的婚外情……但是,有些東西,是犧牲了尊嚴就能夠得到的嗎?  丈夫有了外遇  男人有了錢就找情人玩感情的事情,以前總有耳聞,現在,竟然發生到我自己身上來了。

    大多女人眼里容不得沙子,但現實讓我無法不容。

  特別是女人到了40歲這個年齡,對婚姻的要求隨著自己皺紋的上升而下降。

  丈夫他在外面的事,我早已心知肚明,但我并沒有 和他爭吵,藏起尊嚴,委曲求全。

    丈夫42歲,長得帥,事業出色,我們一家人坐好車,住豪宅,無論在親戚朋友還是同事眼里,絕對是讓別人羨慕的一家人。

    我忍,是因為我不想打破這個華麗的婚姻外殼。

  它撐在那里,是個門面,也是個資本。

  無論怎么玩,只要他顧家,對這個家有責任心,對 我和孩子盡到做丈夫和做父親的責任, 我對他也不苛求。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但是有一點,他在外面不能玩得過火,弄得人盡皆知。

  我對此事的極限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但是,去年年初,他讓我知道了一些具體的人物地點和事件,這讓我沉不住氣了。

    對方是他的下屬,一個年輕漂亮的大學生,我在他單位見過。

  那女孩能力不錯,有點水平。

  他不是隨便男人,漂亮女孩多的是,他喜歡她的才,這點我太了解他了,好歹,我們已經是十五年的夫妻了。

    他的反常引起我的注意。

  下班回家,我的手機隨處可放,可他不同。

  他的手機隨時都拿在手里,上廁所,洗澡,都拿出拿進的。

  我躲在衛生間門外聽,他邊洗澡邊和對方通話,哈哈哈地笑得爽朗,我說你也不嫌累!愛得這么委瑣,你是有品位的男人,要講點美感!  這些有智慧的調侃,他以前極喜歡,現在卻被他說成是尖刻。

  你少管閑事!沒事打你的牌去!他丟下(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一句,不再理我。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我和第三者通了話  最先提醒我的是他的一個下屬。

  小伙子是從農村考到城里來的,在這里舉目無親。

  有時他幫他來家里出出進進的拿些東西,我對他像對弟弟那么好。

  有天他偷偷告訴我,要我把丈夫管緊點,只說了個半頭話,另外半頭,是他的另一個下屬告訴了我。

  我平時熱心快腸,丈夫雖然當了多年的領導,但我在他的下屬面前從不擺譜,并且極樂善好施,所以落得好人緣。

    這好人緣卻用在了揭露丈夫的婚外情上,我不知是喜是悲。

  想了想,還是給那女孩打了個電話,好言好語地跟她說。

  唉,40歲不想離婚的女人,面對丈夫的情人只有輕言細語了。

    我說,你那什么的,你知道我是誰吧?好,知道就好。

  我也不找你扯皮。

  她說你有么事?我說是關于我老公的事……她說顧大姐你放心,我絕對和他沒任何關系。

  我說那我就放心了。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那麻煩你以后不要和他那么頻繁地通話了,他的手機費可以報銷,你個小伢,剛參加工作,估計工資不會太高吧,吃飯都成問題,哪有那么多錢打電話……感覺她的聲音里有些尷尬,連聲說,好好好。

  我心想他要是看到那樣子,不知道會是什么感覺。

    大學生?我也是大學生哩!只是年齡大了些,我沒什么比你差,我心里恨恨地想。

    當天晚上他回家,不動聲色。

  我當然也不會主動提起。

  感覺這婚姻,從此有點像打一場仗,誰勝誰負?我整晚沒睡著,一直想到窗外有了魚肚白。

    丈夫搞煩了  兩個月后,內線告訴我,那女大學生調走了。

  去了另一個城市。

  我高興是高興,心里還是有些于心不忍,特別是看到他那些天沒精打采的樣子。

  我愛他,不想看到他難過,可我沒辦法,要我愛到把自己的丈夫推給情敵,我還沒到那境界。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也許正是因為這份于心不忍,對他那段時間的經常出差我沒太在意。

  他每周末就出去兩天,現在想來,他不是出差,是坐飛機去另一個城市和那女大學生約會去了。

    他在飛機上,我在牌桌上  他這兩年一直冷淡我,他的冷淡把我逼向了牌桌,也把我逼得不再關心他。

  所以后來他要他妹妹帶話給我,說他在外面有女人,是因為我太不關心他了。

  我說那他也得檢查檢查自己,一個女人老是拿熱臉貼你的冷屁股,誰受得了?  那時,他每三個月和我才有一次夫妻生活,我問他怎么回事,他說他有病,前列腺!我說那我陪你去看吧,他說不用。

    我知道他在躲我,我勸自己別逼他,便退了一步,可他那里又進了一步。

  那女孩調走后不久,他干脆抱著自己的被子睡 客房了。

    我們家 房子大,三百多平米的復式樓,房間就有六個。

  他說和我在一起睡不著。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那時母親生病了,七十多歲的她在床上癱瘓了五年,我前前后后往醫院跑了三個月,沒心情顧及夫妻生活,他要單獨睡,我也沒太攔著他。

  直到今年五月份母親去世。

    母親去世的那個月,我夜夜以淚洗面。

  那天我夢到母親,猛然哭醒。

  恍惚里,我在床上到處找他,想尋求一個擁抱,卻突然想起,他已不在枕邊,他在客房。

    我穿著睡衣,抽泣著推開客房的門。

  他睡得正熟,我躺在他身邊,從背后輕輕地抱住他。

  他驚醒,欲抽身離開。

  我抱緊他,哭著說:我想媽媽,我受不了,你讓我抱一抱吧!他不動,只任我在他背后抱著他哭。

  好久,我抽泣著睡去。

  半夜醒來,我一個人在床上,他離開客房,又抱著他的被子去了臥室。

    丈夫發火了  四十歲的正常女人,生理和心理的需求都日漸旺盛。

  下班做完家事,忙完孩子,他一般還沒進家門。

  累了一天,我只好去睡。

  但是每天睡到半夜都會醒來,一醒就睡不著了。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我去客房找他,他睡覺越來越驚,像隨時都提防著我的入侵一樣。

  我剛一沾他的床,他就驚醒起床離開。

  我跟在他后面,從客房到臥室,又從臥室到書房。

  三百多平米的復式樓,6個房,我們沒有用作相親相愛,卻用作逃避和追趕。

    那真是滑稽的一幕!  夜里不開燈,我們兩個人一前一后跟著,走著,不說話。

  怕驚擾另一個房間里的女兒,我們沉默地在偌大的房子里追攆和較量。

  我問自己,這樣好嗎?不好!沒有尊嚴的夫妻生活我不要。

  但是,你是我丈夫,法律規定你對妻子有過夫妻生活的義務。

  你有這個義務履行!你不喜歡?沒關系!只要我喜歡就行!我干嘛總為你考慮?我是和自己的丈夫睡覺,又不是和別的男人做不正當的勾當,我不丑!  這樣一想,我更加氣憤,也更加強勢。

  結婚十多年,我從沒罵過他,可是那次我對他卻動了手,因為他做我的思想工作。

  他對跟在他身后的我說,你這是何必呢?你還年輕,單位又好,又不缺錢,你怎么就想不開呢?你要睡覺,可以找別的男人睡啊……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我一把拉住他的衣領,五官因為屈辱和氣憤變得扭曲,這守活寡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讓它冠冕堂皇地演下去!  我大聲罵他,我罵他無恥:自己想跟別人睡,還要自己的老婆和別人睡……我們離婚!離!  他馬上接下我的話:離吧,你開個價!我大驚,我是一時氣話,我從沒想過和他離婚,可他居然要我開個價。

  我們是大學同學,彼此的初戀,結婚15年的夫妻。

  這么多年的相守,他已經不僅僅是我的丈夫,他更是我的親人,我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渾身癱軟,抱住他嚎啕大哭,我說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和孩子!沒有你們,我要這么大的房子干什么?我要那么多的存款干什么?  流淚的聲音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愛情沒了,我的哭聲打動不了丈夫。

    我們的狀況越來越差。

  在一個屋子里住著,我們每天幾乎見不到對方。

  他每天大約凌晨一點才回家。

  他估計得對,那個時候我已經睡著了,而早上我起床上班的時候,他客房的門還關著。

    有時丈夫回來時,我還沒睡著,我默默躺在床上等他。

  雖然我知道不能去看他,但我可以用耳朵去聽他。

  我聽他用鑰匙開門的聲音,在玄關換鞋的聲音,放下皮包的聲音,推開孩子的房間去看孩子,打開衛生間的燈洗澡,直到他最后回到他的客房……  我在聽里體會著他,想像著他,直到無奈地睡去。

    為了尊嚴,我強忍著自己不找他。

  一個月過去了,三個月過去了,我要忍到什么時候?我做不到像有些女人那樣,城里不足城外補。

  我愛他,也尊重他,不想用背叛去報復他。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我不愿意那么做。

  我是他的妻子,很不爭氣的女人,他明明討厭我了,不愿意碰我了,我卻還是這樣想著他,戀著他,忠于他。

  卻不知道,自己的忠,在他眼里早已成了糾纏。

    那天半夜醒來,我又忍不住去客房找他。

  我知道我一上床他就會醒,我默默地抱著他,對他說:別跑!我不會對你怎么樣的!我不強求你!就讓我這樣從后面抱抱你,好嗎?我就抱抱你!  他聽了我的話,沒起床跑。

  他靜靜地讓我抱著,從背后輕輕抱著他。

  我聽到流淚的聲音,淚水落到枕上,像花朵一樣碎成了花瓣。

  是夜晚太靜,讓我聽得那么清晰,我清楚地聽到,那是他流淚的聲音。

  他,我的丈夫。

  已經不愛我的那個男人。

  我擁抱他,他卻和我一樣哭了。

  愛和不愛,都流淚。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