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情趣內衣黑絲|xnxx video

xnxx video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2 11:02:02 | 20個瀏覽
xnxx video


我叫郭大剛,今年22歲,家住合樂屯兒。


  爹娘死得早,我在鄉里鄉親的接濟下,讀完初中就不念了,回家打理這一畝三分地兒。


  因為窮,這幾年過去,我連個對象都沒有。


  村兒里那些好看的小姑娘,別說正經 跟我說話了,見了面、都繞道走。


  她們都可勢力眼了,說到底,還不是因為我家窮?今兒個下午,頭頂上的太陽死皮賴臉的掛在半空,把地上都快烤出小火苗來。


  我待在西山腰、自家的苞米地里,心里也快竄達出小火苗了。


   在我對面,村兒里最俊俏的 趙寡婦,正笑吟吟的盯著我。


  她跟我相距不到兩步遠,身上的香味兒,一陣陣的往我鼻子里鉆,都把我鼻孔造癢癢了。


  “大剛,你別躲,趕緊拿正眼兒瞅我!”“你給我說實話,我好看不?你想不想知道,我有多重?”趙寡婦問道。


  她說話時,那小模樣可好看了,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子,像是起了一層水霧,水汪汪的,就如同會說話一般。


  順著她尖尖的下巴頦往下看,就能看到雪白一道深溝溝,直沒入大脖領子下。


  再接著看看她那兩個圓潤鼓翹,伸手就能夠到的大白饅頭, 我就口干舌燥的,都把我憋出了尿意。


  我在腦門子上抹了一把汗,緊張兮兮的問道:“趙姐,你到底是想干啥啊?我又沒帶秤,咋能量出你體重多少?”我就納了悶,趙寡婦今兒個是中邪了吧?她為啥主動找上了我?趙寡婦是村兒里的 陰陽先生,也是這十里八村、有名的大美人兒。


  她不僅臉蛋長的好看,身段也好,前凸后翹、長的可勻稱了。


  我最喜歡鳥悄的跟在她身后,時不時的瞅瞅她的渾圓翹起。


  我就覺得,她那桃子型,生養的可好看了。


  不過趙寡婦小嘴兒很厲害。


  罵起架來,她能把活人罵死、把死人罵哭。


  從對方祖上十八代、到重重孫子輩兒……罵人都不帶重字兒的。


  真要動起手來,她下手也黑,真敢往死了削啊。


  就在前年,我被發小慫恿,二半夜去了趙寡婦家,想偷看她洗澡。


  結果 不知咋滴,她剛剛脫了衣衫、坐進澡盆子里。


  倏然間她頓了頓,隨后急急忙忙穿好衣服,拎著搟面杖就朝我倆追來。


  那家伙,給我倆追殺的,我發小穿著的大褲衩子,都讓趙寡婦給追丟了。


  我更慘,被她堵在了小橋下,搟面杖劈頭蓋臉、朝我這一頓神砸,給我揍的屁屎狼嚎的。


  隨后三天, 我都沒下來炕,還是我發小天天拿方便面喂我,這才挺過來的呢。


  所以這會兒,看到趙寡婦對我態度好得不得了,我心里就打怵,生怕她是想出了啥損招,在故意禍禍我。


  趙寡婦朝我翻了個白眼兒,同時還撩了撩頭發,那動作,瞅著可有風情了。


  “樣兒吧你!你腦袋是不是不轉軸了?誰說稱量體重,非得用秤?”“你隨手那么一抱,不就知道我幾斤幾兩了么?”趙寡婦特意向前走了兩步,這一來,我倆就差臉貼臉了。


  說話時,她春蔥一般的右手食指,在我胸膛上輕輕劃著圈兒。


  兩圈過后,我魂兒都快讓她給劃飛了。


  我大口咽了一口吐沫, 說道:“我求求你,可別逗嘍我了。


  照你這么一說,我不僅能稱量你有多沉,還能順手量出你腰有多細呢。


  ”“趙姐,你跟我說實話,到底有啥 事兒求我?你說出來,我保管喯兒都不打(不猶豫),就算頭拱地,也得給你辦好。


  ”我始終覺得,趙寡婦是遇到了啥為難事兒。


  老話常說:寡婦門前是非多,其實寡婦家里,那些爛眼子的事兒更多。


  我琢磨著,興許是有啥體力活兒,她找不到別人了,于是才來求我。


  趙寡婦臉皮兒薄,不肯主動說出來,就故意弄出這些幺蛾子來,讓我先開了口。


  嗯嗯,我肯定猜的八九不離十。


  我心里剛有了這個想法,便看到趙寡婦臉色一變,不再是先前的好言好語了。


  “哎呀,大剛,我說你是不是個帶把兒的?就不能爺們些?”“行,我也不跟你磨嘰了!我看你是軟的不吃、吃硬的。


  哼!”趙寡婦哼了一聲說道。


  我愣了愣,沒太弄明白她話里的意思。


  便在這時,我只覺得身上一緊,卻是趙寡婦猛然抱了上來。


  緊跟著,趙寡婦一個腿絆把我撂倒。


  她軟乎乎、帶著香味兒的身子,就這么強行壓在了我的身上。


  我是既緊張、又興奮啊!恍惚的,我有種直覺:我等會兒好像要跟她,整出啥事兒來。


  可我又有些擔心,要是偷摸的把趙寡婦給吃了,村兒里那些大小跑腿子(單身漢),不都得跟我玩兒命?而且,往后我跟趙寡婦還咋相處呢?我倆這不成了“壞了一只鞋”的男女關系?心里想著這些,我就趕緊說道:“趙姐,你可別逼我啊!我郭大剛頂天立地、可不能做對不起你的事兒。


  你趕緊起來!要是再不起來,我可容易失控了啊!”我沒說假話。


  就那么屁大會兒工夫,我就難受的不行,頓時來了感覺!“失控?咯咯咯——你趕緊失控個給我看看呀!”趙寡婦輕笑著說道。


  她緊緊貼在我的身上,在說話時,她還不老實,在我上面咕蛹來、咕蛹去(挪動)的。


  把我弄的心臟砰砰亂蹦。


  我體內的血,也在刷刷往上涌,瞅著趙寡婦的視線里,好像都通紅一片了。


  我咬了咬牙,說道:“這可是你主動上桿子的啊,我要是做出禽獸不如的事兒,那你可別怪我!”說話時,我腰桿子猛然發力,瞬間就翻了過來。


  我的兩腿挎在她小細腰上,就算她這會兒想反悔,那也來不及了。


  我的兩手撐在她耳朵旁的地壟溝里,近距離的盯著她的眼睛。


  我瞅向她的眼神,就如同一只餓了幾天的狼,突然發現了一個小綿羊一般。


  而且那只小綿羊,身上還沒穿羊毛!開玩笑呢,自打成年后,我家小鳥都憋了四五年了。


  今兒個既然趙寡婦主動勾搭我,那我還能慣著她?我得放飛自我,徹徹底底、當一回純爺們!“來呀來呀!你要是不做,那你就是禽獸不如!”趙寡婦的小嘴兒真是厲害,都這會兒了,她還叭叭叭的埋汰我呢。


  讓她這么一刺激,我心里的所有顧慮,瞬間一掃而空。


  媽了巴子的——這一刻,老子不僅是豪氣干云,我的豪氣都能干太陽!今兒個誰也甭想阻止我,這只禽獸,我還當定了呢。


  心里這么想,我的大手同時開始行動。


  摸摸索索、朝著趙寡婦的褲腰,就抓了過去。


  趙寡婦其實就比我大四歲,加上平時從不干體力活,保養得好,她瞅著就像跟我同齡似的。


  她臉蛋兒上的肉,光滑的像剝了殼的雞蛋;那微微嘟起的嘴唇,十分的誘人。


  在我有所動作時,趙寡婦似乎也有些緊張,大口呼吸間,時不時把她襯衫領口撐的很大。


  以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里面的風景。


  恍惚的,我都產生種錯覺、我好像聞到一股子奶粉味兒!想象著即將發生的事兒,我的心跳就更加厲害,興奮地、渾身都微微發抖了。


  沒吃過豬肉,我可是見過豬跑的。


  這些年,我跟著發小胡小鬧,沒少干偷聽偷看的勾當,所以對男女之事,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去年夏天那回,晚上八點來鐘,正趕上李老三跟他對象倆,在挑燈夜戰。


  我勒個去!李老三拎著他對象一條腿!速度之快,都把我跟胡小鬧兩個瞅的,腦袋不停的左右撲楞。


  等回到家,躺炕上睡覺時,我腦袋還在左右搖晃呢。


  我還真清楚的記得,李老三一邊沖鋒,一邊狠歹歹的說:“小娘們!嘿嘿——瞅我不干死你?”人家對象想都沒想,哼哼唧唧的說:“來嘛來嘛——人家現在就不想活了!”……所以我十分相信:老爺們和小娘們倆整那事兒,保準可得勁兒了。


  要不,以李老三那搓衣板的小身架,能咬牙硬挺半個來小時?而他臉上,又始終掛著那種既狠辣又猥瑣的表情?趙寡婦今兒個,只穿著一條淺粉色短褲衩,配合著她的白襯衫,愈發顯得洋氣性感。


  不過這會兒,我一門心思惦記著吃了她,哪兒去管會不會弄臟她的衣衫?我的大手,兵分兩路。


  左手攻上路,順著她上衣就滑了進去。


  那手感可好了,相當的細粉。


  我的右手向下蔓延,貼近她的肚皮,輕輕一滑,就摸到了里面。


  我剛要再進一步,卻沒想到,她咯咯一笑,兩腿猛然并攏,兩手撐在我的胸膛上,說道:“你先等會兒!俺有話說!”我梗了梗脖子,頓時就有些冒火。


  我心說,都到這關鍵時刻了,你還有個毛的話要說?真要想說話,那等我進去的。


  那時候我也拿話問你,我說:“你給我等著!瞅我等會兒不弄死你?”你再回答:“來嘛來嘛——人家現在就不想活了。


  ”想著這些,我越發的難受了。


  趙寡婦輕咬著嘴唇,像是擺出一副認命的姿態,小細腰卻微微縮了縮,旋即用力一挺。


  哎——哎臥槽!這給我疼的,我腦門子的冷汗,刷刷就下來了。


  我緊咬著后槽牙,絲絲哈哈、瞪著趙寡婦,說道:“你干啥玩意兒?先前你妖里妖叨的、勾搭著俺;現在,你又不想整事兒了?”“不行,咱倆太不公平,弄或者不弄,全由你操控。


  你可真膈應人!”說著話,我就想起身。


  我覺得趙寡婦太壞了,把我肚子里的小火苗勾搭起來,卻又不肯幫忙滅火。


  啥玩意兒?戲弄別人有意思?我心里同時又閃過一抹失望。


  哎——我這算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


  人家趙寡婦那么好看的娘們,會無緣無故的、把身子給我?這不是開國際玩笑么?“瞅瞅你氣的這小老樣?氣囊啥樣、你啥樣!你過來,我跟你說一件事兒,你要是答應了,那我立馬閉上眼睛,隨便你咋折騰!”趙寡婦說道。


  她的一只手死死抓住我的脖領子,像是生怕我離開。


  另一只手,則是牽引著我的右手掌,輕輕刮我。


  讓她這么一挑逗,我頓時又來了電。


  我說道:“你可別忽悠我啊!有啥事兒,你趕緊說!我保管一百個答應!”像是在表決心,在說話時,我右手的大巴掌猛地一握,狠狠的表了一個態!趙寡婦不知是舒服的還是疼的,嬌嫩的身子一顫,輕輕打了個哆嗦,隨后瞪了我一眼。


  不過不管咋瞅,我都覺得她像是在對我拋媚眼兒!“大剛,你也知道,我們 女人家,身子骨嬌嫩,扛不起大事兒!”“從明年起呀,這附近的十里八村兒,可就要不太平嘍!到時候,你能幫俺扛事兒不?”趙寡婦問道。


  我想也不想,連忙點頭,說道:“百分之百能啊!你放心,就算天塌了,我都能幫你頂著,保管 不用你操心!”那會兒,我是真急昏了頭,腦子里,不知鉆進去多少精神抖擻的蟲兒,早就把我腦殼給磕懵圈了。


  所以也沒細細品味她話里的意思,我就迫不及的答應下來。


  我的想法很簡單!不就是幫你家挑挑水、干干力氣活兒么?那有個啥嘞?我這年輕大小伙子,別的沒有,就是力氣足。


  她要是肯答應,那我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去她家炕上干活,保準兒能把她整的嗷嗷叫!趙寡婦嘻嘻一笑,說道:“那就好!不過,你還是當我面兒發個誓吧!”我心說,小娘們就是磨磨唧唧的,隨口發個誓,能管啥用?前年夏天,我們村兒杜鵬和小燕兩個,搭伙去外地買種豬。


  等進了縣城后,為了圖省點錢,他倆就住進了一間賓館。


  當時小燕還有些不放心,當場讓杜鵬發誓,晚上睡著后,可千萬不能對她使壞。


  杜鵬倒是真發了誓,祖宗三代決的,發的誓可毒了。


  可結果怎么樣?前腳小燕剛睡著,他后腳就把自己剛發的毒誓拋到了腦后,立馬就把人家給忙活了。


  到現在,他倆的孩子都一歲多了。


  所以在我看來,發誓就是放屁打鳥,沒個幾把準!在我發誓過后,趙寡婦果然安靜下來。


  她緊閉著眼睛,長長的眼睫毛我忽閃忽閃的,還真是不再跟我整景兒了。


  我笨手笨腳的趕緊下手,免得她再反悔。


  等忙活的差不多了,我便撅頭瓦腚、猛一拱身。


  我朝著趙寡婦…..我都沒法用語言,來形容那會兒的感覺。


  反正,可特么得勁兒了。


  而且不知趙寡婦是不是天賦異稟,我總覺得,她那里涼嗖嗖的。


  就好像,有一股股清涼的氣流,隨之傳到了我的身子里。


  我心里一樂,心說嘿!她這還自帶解暑功能呢?真特么高科技!此外,她那肉嘟嘟的小嘴唇兒,我也沒少忙活。


  剛開始時,趙寡婦好像還有些小緊張。


  慢慢的,她就進入了狀態,緊緊的摟著我。


  小嘴兒里還哼哼唧唧的,叫喚的可好聽了。


  ……十幾分鐘后,我的第一次就撐不住了,那種前所未有的暢快感啊,我覺得渾身上下,可輕松了。


  估摸著,要是在腋下插兩只翅膀,我都能飛上天!那一個下午,真叫一個快活。


  等傍天黑回家時,我走一步、拄一下鋤頭,旁邊還得有趙寡婦扶著我。


  我兩腿顫顫巍巍的、都快軟成面條了!等快要進村兒時,我把趙寡婦撲楞開,免得被外人看著。


  “樣兒吧你!還知道羞臊呢?那行,你慢慢走,等換過了干凈衣衫,我再過來找你!”說著話,趙寡婦在我屁股上猛拍了一把,差點兒沒給我拍個前趴!隨后她才扭著翹臀,滿心愉悅的先走一步了。


  我咔了咔眼睛,心說聽她話里的意思,貌似今晚還要再戰?這我心里可有些突突了。


  好東西,吃一次兩次的還行,要是吃的太多,那不得吃傷著?心里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我拄著鋤頭,慢騰騰往前挪。


  從村子口到家里那兩步道,我活拉用了半個來小時。


  等進了屋、舒服的躺了下來,我便開始回憶跟趙寡婦的每一個細節。


  慢慢品著這些細節,我又漸漸來了狀態。


  我琢磨著,等趙寡婦晚上九點來鐘過來后,我要不要再跟她交一回手?這次我換個新鮮的!正想的過癮,陡然間聽到頭頂響起個聲音。


  “就他這樣的?明年能行?”這聲音聽著是個男子動靜,嗓門清脆響亮,在屋子里,都震蕩出了回音。


  我頓時就嚇得一哆嗦。


  不對啊,我回來時,房門明明是鎖的好好地,咋會有人進來?而且進屋時,我簡單打量過幾眼,也沒發現有外人啊!更奇怪的是,這聲音是從我頭頂傳來的;而我頭頂,只有一整面涂著白石灰的棚壁!那里怎么可能藏著人?想到這些,我的頭皮就有些發麻,強扭著僵硬的脖子,向上看去。


  果不其然,上面沒人!“你看,他還是個睜眼瞎!咯咯咯……這個有點兒意思,咱們往后,再不用擔心被欺負啦!”另一個聲音說道。


  這是一個女聲,話音柔柔膩膩,像是在撒嬌。


  明明挺好聽的動靜兒,可傳進我的耳朵里,卻是讓我毛骨悚然。


  我渾身汗毛、都快炸立起來。


  這兩個人是誰?聽著聲音方向,明明在我頭頂,可我為啥看不見?難道說——他們是……想到那種可能,我立馬“嗷”的叫喚一聲,身子里不知從哪兒多出一股力氣,刷的一下從炕頭蹦跶下來。


  我火急火燎的想要向外跑。


  可明明虛掩著的房門,猛然間關上。


  猝不及防下,只聽“砰”的一聲,我的腦袋重重撞在了門板子上。


  哎呀臥槽——這給我疼的,只覺得頭頂上火辣辣一片,我脖子好像都短了一截。


  在我坐在地上、痛苦揉著腦袋時,身邊像是刮過兩陣小風,卻帶著一種陰測測的冷意。


  周圍的空氣,仿佛隨之降低了幾度,讓我感到些許清涼。


  可等我反應過來,這清涼是怎么來的,我臉上的肉頓時抽了抽。


  狠狠踹了幾腳房門,居然沒有踹開。


  我有心想要爬回炕上,用被子遮住腦袋,可我兩腿哆哆嗦嗦、軟的根本就站不起來。


  那會兒,我是真差點兒被嚇尿了。


  心臟砰砰砰——如同打鼓一樣,蹦跶出極快、極有韻律的節奏。


  我家隔壁,那得了腦血栓的荊長江,要是聽著我此時的心臟節奏,估摸著都能跑丟。


  我的氣息明顯不夠用了。


  就仿佛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前后擠壓著我的肺部,讓我喘不過氣來。


  眼前冒出無數的金星子,耳朵里也在嗡嗡作響,卻不知到底是什么,在發出的聲響。


  ……不知過了多久,猛然間聽到咣當一聲,卻是房門被人從外拉開了。


  我又是嚇了一大跳。


  等抬起頭,看清來人時,我頓時就鼻子一酸,有種眼淚汪汪的趕腳。


  來人可不就是趙寡婦?我就像個在外漂泊的流浪漢,終于碰到了一個老鄉一般,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撲過去、一把摟住了趙寡婦。


  親人啊!你來的可真及時!你要是再晚來一會兒,我都得被嚇出屎了。


  趙寡婦明顯誤會了我的意思,她用力掙了掙,發現我摟的很緊,她就把小手伸進我的后腰,用力擰掐我的細嫩肉。


  “瞅你那損出!趕緊放開我!真要想整事兒,那也得閉了燈、鎖了門才行啊!”“你這屋子里通亮通亮的,你是想給外面路過的人,來段真人表演咋滴?”趙寡婦啐罵道。


  我絲絲哈哈倒吸一口涼氣,強忍著腰身傳來的疼痛,死活就是不肯松手,心里卻是有些來氣。


  我心說,我長得有那么渴嗎?你就看不出個眉眼高低,分不清我那是在害怕?心里雖是這么想,可等張開了嘴,我說出的卻是另外的意思。


  “趙姐,你趕緊幫忙瞅瞅,我屋子里——是不是有啥臟東西?”我問道。


  附近的十里八村兒,陰陽先生倒是也有幾個,不過大家伙兒私底下議論,都說趙寡婦的道行最高。


  經過她手瞧的病,就沒有看不好的。


  誰家要是遇到了臟東西,她簡單念叨幾句,燒些紙錢或者替身,而后鐵定是手到病除,可尿性了呢。


  所以,這會兒我可不敢得罪她。


  我還要依靠她,幫我趕走這些邪祟呢。


  “咯咯咯——原來你是聽到了臟東西說話呀!嘖嘖……真沒想到,你慧根深種,如此的有靈性。


  看來我一番栽培,心血真是沒白費呀!”明白了我的處境,趙寡婦也不再為難我,輕聲安慰我幾句后,她便扶著我坐在炕沿兒上。


  剛才我的反應也是太強烈了。


  想著道行高深的趙寡婦就在旁邊,我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那雙看似不老實的爪子,早就離開了她的身子。


  “趙姐,我為啥能聽到臟東西說話?你說的栽培,又是個啥意思?”“你……啥時候栽培我了?”我深呼吸一口氣,而后納悶問道。


  我跟趙寡婦同村這么多年,打交道的次數,用一只手都能數的過來。


  尤其是偷看她洗澡、被胖揍一頓之后,我就更不敢跟她朝面了。


  就我倆這交往次數,她有機會栽培我?今兒個下午,我倆在自家小塊地里,倒是有過近距離親密接觸。


  可就那么一會兒工夫,她不至于就把我栽培成功吧!你就算栽顆蔥,速度也沒那么快啊!我心里隱隱升起一種直覺。


  可又絕不敢相信,那樣的事情,會真的發生在我身上。


  媽了巴子的——這小娘皮的肚子里,到底在打什么小九九呢?興許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趙寡婦先是嘻嘻一笑,隨后說道:“沒錯呀沒錯呀,當然是因為我的栽培了。


  要是沒有我,你咋會開了天耳、聽到臟東西的動靜?”按照趙寡婦的說法,打明年起,就是五百年一遇的大陰年。


  當大陰年來臨之際,需要一位頂天立地的陰陽先生,領著道門中人同力抗衡。


  不過這事兒相當的危險,稍有不慎、便容易身死道消,永世不得踏入輪回。


  在我們這些門外漢看來,趙寡婦的道行賊拉邪乎。


  可實際上,她是自家人知自家事,知道等大陰年一到,她是萬萬扛不住的。


  于是精心算計下,今兒個下午,她就找到了我,讓我擁有了道行,并引誘我立下誓言,再沒了反悔的可能。


  聽完趙寡婦這番解釋,我就跟被雷劈了似的,瞬間被雷的外焦里嫩。


  娘了個大象鼻來——我就說嘛,她妖里妖道的、為啥非要跟我整事兒?感情她這是使了招乾坤大挪移,想把明年的災難,都轉移到我身上。


  以她的能耐,都沒把握應對那什么大陰年,我一個半路出家的二半啃子,就能扛得住?靠,我要是能扛得住,荷蘭豬都能上樹!我的腦袋搖晃的像撥浪鼓,苦著臉說道:“趙姐,你就別高抬我了,我哪是那塊料?“要不,你指點指點我,讓我把道行還給你吧!”“你讓我賠你點兒錢都成!”我是真心不想跟臟東西打交道。


  那玩意兒,賊拉邪乎,一個弄不好,很容易惹火上身的。


  聽我這么一說,趙寡婦就狠狠瞪了我一眼。


  “完蛋玩意兒!你把道行,當成是鍋碗瓢盆了?都單向傳給你了,怎么可能再還回來?”“還有……我把身子給了你,那是你情我愿的,你給什么錢?你當我是小姐嘛?”“你過來,我給你仔細說道說道,咱們出黑門,都有些啥規矩。


  ”隨后,趙寡婦也不管我愿不愿聽,她就叨叨叨的講述起來。


  自古民間有三出:出馬、出道、出黑。


  其中的出黑,說的就是陰陽先生。


  陰陽先生看似風光,能斷陰陽、定風水、驅邪祟、化劫難。


  可實際上,人前顯貴、人后遭罪。


  與那些邪祟打交道時,更是兇險萬分,一不小心,就容易被牽扯因果、折損陽壽。


  出黑一門說道極多,便是傳功一途,便分作“面授身教”、“灌頂醍醐”、“殺取奪舍”、“陰陽倒流”等不同方式。


  其中面授身教最為正統,師父把選中的徒弟帶在身邊,經過三年言傳身教后,方可出師門。


  灌頂醍醐最為慘烈,多數為師父自知命不久矣,與徒兒主竅相連、主脈相通,一身道行強行灌注體內。


  事成后,師父能將五成道行留在徒弟體內,自身卻是道行殆盡、隨后便撒手人寰。


  殺取奪舍最傷天和,要奪取陰鬼、陰物、精魅等道行,補充至徒弟體內。


  這一做法,為不得已而為之,不僅有違天道,更是大損陽壽。


  人死后,不得墜入六道輪回中的“上三道”,需在“三惡道”中償還罪業,整整三世后,方可投胎做人。


  陰陽倒流最是旖旎,多為夫妻、情侶之間傳功授法。


  事成后,一人道行轉入另一人體內,自身除去損失全部道行外,卻沒有性命之憂。


  趙寡婦對我的傳功方式,便是陰陽倒流,屬于單向傳功。


  過程中,老爺們和老娘們之間,越是歡喜愉悅,傳功的效果越好。


  ……我撓了撓臉皮,心說這下可完犢子了,這還不帶反悔的。


  往后,我真要成天和那些邪祟打交道了么?我都看不到它們,我咋收拾它們啊?玩兒呢?似乎猜出了我的顧慮,趙寡婦拿出一個小帆布包,從里面掏出兩本書來。


  這會兒我才注意到,原來趙寡婦是有備而來。


  我剛才被那邪祟聲音給嚇屁了,都沒注意到這些細節。


  “大剛,這兩本書,一本是《陰陽》,一本是《風水》。


  ”“往后有不懂得地方,你隨時可以問我。


  不過,我道行盡數轉到了你的體內,驅邪避諱的事兒,可要你親自操刀才行,我可幫不了你!”趙寡婦說道。


  我接過磚頭厚的兩本書,心里瞬間有十萬只草泥馬尥蹶子而過。


  麻痹的——從小到大,我最煩的就是看書了。


  要不是這樣,我能連高中都沒考上?我簡單翻看了兩頁,再沒了興趣,于是走到炕柜那兒,把兩本書扔了進去。


  我計劃好了,等明年大陰年一到,愛咋滴、就咋滴。


  反正,我不想學這些破玩意兒。


  有那閑工夫,都莫不如多養幾只小雞,時不時的還能吃到雞肉、補補身子呢。


  趙寡婦也不介意我的態度,她始終笑吟吟的盯著我。


  等我坐回炕沿,她就掏出一個小玻璃瓶,里面裝著一些半透明的液體。


  “來,大剛,我幫你開啟天眼!等你看過《陰陽》中的勸鬼篇,就能正兒八經的給人瞧病啦!”玻璃瓶里的液體,是黑牛眼淚。


  里面那些渾濁的黑顆粒,則是燒掉的符箓灰。


  再加上我有道行加持,兩相結合,就能開啟天眼。


  這我倒是來了興趣。


  我琢磨著,等我開了天眼,往后再偷看誰洗澡,那得老方便了吧!說不準,天眼還有透視功能呢。


  到時候還要去縣城的彩票站刮彩票去。


  我要讓彩票站的老板娘,賠的連褲衩子都不剩。


  趙寡婦冰涼的小手,蘸著幾滴牛眼淚,在我眉心正中央輕輕涂抹著。


  片刻后,我體內升起一股暖流,不受控制的朝著眉心涌去。


  嗡——我的腦子里,恍惚響起一聲悶響。


  下一秒,我的眼前就出現了新變化。


  我能看見臟東西了!在我家棚頂上,果然飄著兩只陰鬼。


  那男鬼長得很兇惡,臉上一道長長的刀疤,從太陽穴直貫到下巴頦。


  那女鬼卻相當的好看,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泛起一層霧。


  最奇怪的是,女鬼身上居然沒穿衣服,就這么光著身子,就這么清楚的呈現在我眼前。


  “咦?他這么快就開了天眼?”“看來趙寡婦說的沒錯,這小子的資質,果然是出類拔萃啊!”“不行,我得趕緊走了,我覺得有些危險!”那男鬼似乎膽子很小,嘟囔了幾句后,嗖的一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女鬼卻不肯走,忽悠一下、飄蕩到我身前,眼睛里閃爍著好奇之色。


  媽了巴子的——你瞅我、我就瞅你。


  反正有趙寡婦在,我(少婦做愛小說)怕個屌?這會兒,趙寡婦拉上了窗簾,又去了趟外屋。


  我則是咔著眼睛,把女鬼從頭到腳、打量個遍。


  這小妞兒,屬于嬌小玲瓏型的,身形可袖珍了。


  而兩條腿兒,卻是筆直筆直的,發現我在看她,對方也不害怕,反而咯咯咯的笑著,不停的轉身,似乎想讓我看的更仔細些。


  我納了悶,心說臟東西都這么開放嘛?都不怕被別人看?此外,臟東西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嚇人啊。


  天眼望去,它們和普通活人沒什么兩樣。


  片刻后,趙寡婦回到里屋,把一套被褥鋪在了炕上。


  我有些發蒙,問道:“趙姐,你這是要干啥?”“干啥?當然是干一些你們老爺們都愛干的事兒唄!”趙寡婦說道。


  說話時,趙寡婦就拉扯我,想要幫我摘巴衣衫。


  我推脫兩下,說道:“咱們還是先做點飯吃吧,我肚子都餓了。


  ”“再說了,屋子里還有個女鬼呢,我別扭啊!”我琢磨著,趙寡婦是不是被我給整上癮了?她就這么想跟我滾大炕?趙寡婦把我撲倒在褥子上,笑呵呵說道:“呦——你餓啦?那正好,我來喂你!”“至于女鬼……就讓它隨便看嘛!看著看著,你就習慣了。


  ”我搞不清楚,為啥趙寡婦的力氣那么大。


  我都使勁兒掙扎了,結果到底沒扯過她,讓她把我摘巴的,溜干凈!沒一會兒,趙寡婦摘掉了外面的短袖和短褲,露出她里面的貼身衣物來。


  哎呀媽呀——這些貼身衣物,簡直太不正經了。


  瞅瞅還是半透明的,隱隱約約的。


  還有小褲,那是啥玩意兒?那是正兒八經的褲衩子么?要我看,那就是幾根細帶子,胡亂的系在一起,就一塊巴掌大小的布。


  這會兒,趙寡婦就完全占據了主動,可要比在苞米地時,大膽多了。


  整個過程,那女鬼就半飄在空中,瞪著烏溜溜的大眼睛,似笑非笑的盯著我。


  被趙寡婦這么一整,我還能控制得住?別說是有一只女鬼盯著我了,就算滿屋子全是鬼,我都該做啥、就做啥。


  農婦有山泉,技術還特么全!只要是個正常的老爺們,那甭想抵抗的住。


  ————趙寡婦在我家住了七天。


  這些日子,只要我還行,她就想方設法的勾搭我,讓我貢獻糧食。


  現在,我一想起那方面的事兒,我都想吐!我都沒法正常走道了,清一色得扶墻。


  就連上廁所,我都是蹲著的。


  趙寡婦還逼著我,開始學習《陰陽》,從里面的勸鬼篇開始,練習那些拗口的咒語。


  我覺得,嘴里的舌頭,好像都打成了個中國結。


  不過,練習咒語的好處,也是很明顯的。


  從那之后,我家屋子里,再沒出現過陰鬼。


  按照趙寡婦的說法,咒語念動時,會溝通天地法理,對陰鬼形成強大的威壓。


  隨著咒語的不停念動,那威壓還會不斷疊加,最終就會逼迫陰鬼遠去。


  “大剛,到今兒個為止,我身子里那些殘留的道行,就都轉移到你體內啦!”“往后,滾大炕的事兒,我不會再為難你!”“不過你要注意點兒,道行入體,你身上的陽氣就會格外的旺盛,對小娘們有強烈的吸引力。


  ”“你可別拈花惹草的,整出一身病來呀!”趙寡婦說道。


  我翻了翻眼根子,心說啥意思?有了道行之后,我還成了香餑餑了?我才不信呢!白天,我躺在炕上,歇息了一整天。


  趙寡婦說話算話,果真沒再勾搭我。


  等到傍天黑時,我不僅變得生龍活虎的,反而感覺體內的力氣,好像比以前更大了。


  “喂——大剛,大剛……你在家沒?”我正在練習勸鬼訣,這時院子外響起熟悉的聲音,卻是我發小胡小鬧過來了。


  看見趙寡婦待在我屋子里,胡小鬧就干笑了兩聲。


  他笑的可賤了,把牙花子都翻出來了。


  “干啥?你有事兒?”我問道。


  胡小鬧沒著急回答我,反而拉著我來到了屋外,像是要刻意避開趙寡婦。


  “行啊你,村兒里有傳言,說你把趙寡婦給吃獨食了。


  ”“這么一看,傳言果然是真的啊!”胡小鬧說道。


  讓他這么一說,我肚子里就泛起一股苦水。


  媽了巴子的——吃獨食兒,聽起來挺好聽,可讓你一天七八次,你試試? 也就是我現在恢復過來了。


  要是昨天這工夫,我抬眼皮都嫌累。


  “趕緊說正事兒,你過來找我啥事兒?”我問道。


  我跟胡小鬧是光屁股長大的,只要有他摻和,那準沒好事兒。


  什么打架斗毆啊,去水庫偷魚啊,戲耍小娘們啊……我倆在村兒里,都快成了萬人煩了。


  “嘎嘎——當然是好事兒啊!你知道不,今晚兒李老師要去鍋爐房洗澡。


  ”“我聽她跟燒鍋爐的二大爺打招呼了,讓他把水燒好,晚上七點左右,她就過去。


  ”胡小鬧賤兮兮的說道。


  李老師……要在鍋爐房洗澡?臥槽——這個可以有哇!我回屋跟趙寡婦打了聲招呼,隨口撒了個謊。


  而后我和胡小鬧兩個,著急忙慌向著鍋爐房方向而去。


  胡小鬧說的這個李老師,她叫李芬芳,是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在農小教英語。


  當年讀小學、初中,我倆都在一個學校。


  這小娘們外表上看斯斯文文的,實際上,她可特么壞了,又屬于悶騷型。


  記得上小學六年級那會兒,李芬芬就開始早熟。


  她答應我們班級的男生,可以數她褲衩上的點點,一秒鐘一塊錢。


  那家伙,那錢都讓她賺翻了。


  后來我也想數點點,就省吃儉用的,攢了半個月的零花錢,一共五塊錢。


  等第二天找個沒人的地兒,她讓我數點點時,我才發現,那褲衩子上全是特么黑點點。


  乍一看,就跟斑點狗似的。


  我這人死心眼兒啊,愣是咬牙全部數完。


  結果……麻痹的,超時間了。


  我欠她五十多塊!我兜里也沒那么多錢啊,只能暫時欠著。


  李芬芳這就不高興了,揚言要找人削我,說一定要把我腦瓜子打放屁。


  那天周末,我在西山腰正在放大鵝。


  李芬芳果然領了七八個外校生,把我圍在中間,給我好一頓圈踢。


  在李芬芳的指揮下,他們下手可狠了,等我爬起來時,一走路都直畫圈!我家大鵝,還被李芬芳給揍丟三只呢。


  所以說,一提起李芬芳,我就恨的壓根直癢癢。


  “小鬧,你的智能手機帶著沒?”我問道。


  看到他點頭后,我就揮了揮拳頭,心說李芬芳,你給我等著。


  等會兒老子非得把你全套鏡頭錄下來。


  我讓你當老師?我看你哪兒濕? 現在他一手受了傷,對自己的身手必然會有所影響的。


  陸旭拉著唐 冬梅興水村跑了過去,也不管胡堅強他們的死活。


  他對自己的手段很有分寸,說讓他們倒下,他們就絕對不會站著,說讓他們輕傷,那這傷害就絕對不會威脅到他們的性命。


   興水村就在眼前,只要到了興水村,那么就算是胡堅強他們追來,也不會有什么作為的。


   唐冬梅被陸旭拉著,雖然勉強能夠跟得上,但是腳步也顯得踉踉蹌蹌的。


  眼看就要到了,唐冬梅卻突然跌坐在地上。


   陸旭,我的腳崴了。


  唐冬梅慘叫一聲,可憐兮兮的說道,你自己回去吧,他們不會把我怎么樣的。


   陸旭皺了皺眉,不由分說的抱起了唐冬梅。


   你干什么,快讓我下來!唐冬梅在陸旭懷里扭動了一下。


   陸旭一邊跑一邊說:如果你不想讓他們追上,或者是讓我失血過多的話,那就老實一點。


  他的聲音很冷,一點都不像唐冬梅認識的那個陽光一樣的陸旭。


   聽了他的話之后,唐冬梅很老實的停止了扭動,同時雙手環在陸旭的脖子上,以減輕陸旭雙手的負擔。


   冬梅姐?陸旭?你們這是怎么了。


  剛一進入興水村,便聽到了一個清脆的聲音。


   這聲音的主人就站在陸旭的面前,正是李 秀玉


   看到李秀玉之后,陸旭也來不及解釋,只是說了一句:帶著你的姐妹們都來我家,胡堅強帶著幾個人在外面,他們有刀! 李秀玉雖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一聽陸旭這么說,立即便跑去招呼自己的姐妹們了。


  陸旭沒有停頓,直接抱著唐冬梅跑回了家。


   把唐冬梅放在床上,陸旭幫她脫掉了鞋子。


   你干什么!唐冬梅嬌咤一聲,連忙起身就要護住自己的腳。


   有句話是這么說的,男人的頭,女人的腳。


  說的都是不能碰的兩個部位,男人的頭自然不用解釋了,腦袋代表著一個人的自尊,如果不是關系極好,碰頭還不是自討苦吃。


  據說在一個古國,頭碰頭代表著宣戰。


   同時,女人的腳也是完全摸不得的。


   古代女人對自己的腳很是重視,認為這是一個隱秘的部位。


  看那些古裝劇上,經常會有女人在小河里洗腳,同時一個男人就在一旁看著。


  這也就是電視劇而已,看看就行了,真正的古時候,女人對腳的保護幾近變態。


   現在,陸旭直接脫掉了唐冬梅的鞋子。


  雖然這已經不是古代了,但是唐冬梅她們對自己的腳還是很愛護的。


   腳崴了,需要盡快治療!陸旭一手擋開唐冬梅,另一只手在唐冬梅的腳腕上不斷的輕撫著。


   唐冬梅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潮紅,哪兒見過這么治療的啊,讓別人看見還不以為這是在偷情。


  但是,就在她害羞的時候,卻突然覺得腳腕上傳來一陣劇痛。


   啊!一聲慘叫聲從唐冬梅的口中傳了出來。


   也正是這個時候,李秀玉帶著興水村的女人們也剛好到了這里。


  聽到了唐冬梅的慘叫聲,她們立即沖進房間。


   陸旭頭也不抬的說道:秀玉,去打一盆涼水,越涼越好! 在場的每個人都是一頭霧水,她們本以為是陸旭在欺負唐冬梅,但是看眼前的場面,卻又不像。


  李秀玉立即拿上水盆,出去打了一盆冰涼的井水。


   陸旭把唐冬梅的腳放了進去,同時一邊小心翼翼的按摩。


  過了幾分鐘之后,他才站了起來,坐在床上,對唐冬梅說道:家里有紅花油么?四十八小時之后,抹上一些紅花油,會好的更快一點。


   唐冬梅卻早已愣住,雖然剛才一陣劇痛,但是現在不但劇痛消失了,她還覺得自己的腳一陣舒服,比原來沒崴到的時候還要舒服。


   噢。


  唐冬梅應了一聲,但是整個人還是傻愣愣的呆著。


   盆里的清水已經被染成了鮮紅的,眾人關心唐冬梅,卻是沒人看到。


  此時李秀玉一抬頭,看見那水之后,立即驚呼一聲。


   呀,陸旭你流血了!她指著陸旭的手說道。


   只見,一股股鮮血從陸旭的手上滴落在水盆中,濺起了一片血花。


   王鳳等人立即跑了上來,關切的問東問西。


  陸旭微微一笑,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什么大礙。


   李秀玉默默的走了過來,手里 拿著一塊干凈的布。


   到底怎么了?李秀玉好奇的問道。


   陸旭的身手她自然清楚,但是現在竟然有人能把陸旭傷成這樣,她的心里充滿了疑惑。


  其他人也紛紛問道,畢竟陸旭已經是興水村的村醫了,也算是半個家人了。


   唐冬梅把之前的事情給她們解釋了一下,當她們聽到周莊攔住唐冬梅兩人的時候,臉上一陣義憤填膺。


  當聽到胡堅強他們九個大漢拿著柴刀攔截的時候,臉上又是一陣驚恐。


  當她們聽到陸旭為了保護唐冬梅,而不惜空手接住柴刀的時候,臉上又是一陣的欽佩。


   英雄,當之無愧的英雄! 這就是這些女人們心里的想法,在自己身邊女人受到危險的時候,能夠挺身而出,這當然可以稱得上是英雄。


   好了,冬梅姐的腳也治好了,既然他們沒有追過來,想來也是安全的。


  你們就帶著冬梅姐回去吧,不用太慌張。


  陸旭早已把自己的手包扎了起來,對著眾女說道。


   房間畢竟還是太小,難以容納五十多個人,直到此時,口口相傳,外面的人才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情了。


   那你呢?你受了傷,一個人能行么?王鳳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嫵媚的神色,對著陸旭說道。


  看她的表情,陸旭在心里笑罵一句小妖精,都這樣子了,她竟然還想著那事兒。


   我自己留在這里就可以了,一點小傷,沒什么大事兒。


  陸旭擺了擺手,示意自己可以,同時也開始整理起了自己的東西。


   李秀玉搶先一步,端起了水盆。


   今晚我睡在你這里!李秀玉口無遮攔的說了出來。


  聽了她的話之后,現場一陣喧鬧。


  所有人都想不到,一個黃花大閨女,竟然在這么多人面前說出來這么一句話。


   隨即,她又覺得自己的說法有所欠妥,一臉酡紅的補了一句:今晚我留在這里照顧你。


   這些女人們都知道李秀玉這 丫頭少不更事,笑一笑也就沒往心里去。


  倒是唐冬梅,意味深長的看了李秀玉一眼,說道:陸旭,既然這樣,就讓秀玉留在這里照顧你好了。


  你受了傷,干什么都不方便。


  本來應該我留下的,畢竟是因為我才受了傷,但是我現在這個樣子,留下來恐怕還得你照顧我咧。


   唐冬梅的話,她們自然不會有什么異議,只有陸旭,一臉無奈。


  山里人畢竟沒有外面的人那么開放,李秀玉如果真留在自己這里,恐怕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好了姐妹們,都回去休息吧。


  唐冬梅招呼一聲,在眾人的攙扶之下走了出去。


   王鳳扭頭朝著陸旭拋了一個媚眼,然后對李秀玉說道:玉丫頭,照顧好你的旭哥哥啊。


  說完,扭著自己纖細的腰肢,也離開了。


   如此一來,偌大的院子就只剩下了陸旭和李秀玉兩人。


   李秀玉滿臉通紅,站在陸旭的面前不知所措。


  她畢竟還是個黃花大閨女,未經世事,又怎么能不害羞呢。


   想什么呢丫頭!陸旭看著她這幅模樣,又好氣又好笑。


   至此,李秀玉才反應過來,一抬頭,卻對上了陸旭的目光,然后又連忙低下了頭。


  啊?我,我去把水潑掉。


  隨即,她端著水盆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陸旭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她的背影,不覺充滿了溫馨。


   和唐冬梅他們不一樣,唐冬梅他們雖然能夠挑起陸旭的欲望,但是卻一點都不會讓陸旭有這種感覺。


  陸旭皺了皺眉,這是個很危險的信號,他記得,只有當初戀愛的時候才有這種感覺。


   難道這么大了又戀愛了? 陸旭甩了甩頭,拋掉自己心里那奇怪的想法。


   李秀玉換了一盆清水,走了進來。


  她的手里還拿著一塊干凈的布,只是看起來這布的樣子有些奇怪。


   畢竟才是中午,時間還早,山里的溫度很高,陸旭洗了把臉,然后用那塊布擦了擦臉。


  抬頭看去,只見李秀玉滿臉羞紅的站在自己面前。


   好香啊,這是什么布?咦,丫頭,你的胸變大了!這塊布上有種說不出的味道,像是麝香,又像是香水,但是味道又不太對。


   李秀玉跺了跺腳,嬌咤一聲:要死啊!隨即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誰讓你用這塊布擦臉的,我是讓你包扎傷口的! 陸旭撓了撓頭,不知道這有什么區別,難道包扎傷口的就不能用來擦臉了么? 你就躺在這里休息吧,什么都不用管!說完,李秀玉便麻利的開始收拾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陸旭不得不感嘆,家里沒有女人就是不行。


  不說其他,就只是收拾房間,男人永遠都比不上女人。


   一下午的時間,李秀玉都是一個人在收拾,她不允許陸旭插手。


   好容易捱到了晚上,李秀玉又端了一盆清水過來,對陸旭說道:你該清洗傷口了。


  隨即,她解開了陸旭手上那塊布,然后把之前他擦臉的那塊拿來放在了旁邊。


   看著她嫻熟的動作,陸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吃驚的神色。


  他沒想到,李秀玉竟然如此的熟門熟路。


   李秀玉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一邊為他清洗,一邊說道:不用太吃驚,以前我跟王婆婆在一起,也學了一些醫術。


  不過就是沒你精通而已,打打下手什么的,我還是可以的。


   至此,陸旭才恍然初醒。


  既然外婆能把那么重要的東西交給李秀玉,自然是對她很信任了。


  對如此信任的人,以外婆的性格又怎么會不教她兩手呢。


   諾,這是王婆婆留下的傷藥,你涂上去,很快就會好起來的!李秀玉拿出了一個小瓶子,小心翼翼的涂在了陸旭的傷口上。


   一邊涂著,一邊說道:這是王婆婆給我的,當時她告訴我,這藥一定要很好的保存起來,不能輕易的給別人用。


  我聽她的,就連我爹都不知道我有這瓶藥,你是第一個用它的人。


  說完,丫頭的臉便已經紅的跟蘋果似的。


   涂上藥之后,李秀玉拿起了旁邊那塊布。


   之前沒發現,等到李秀玉展開的時候,陸旭才發現,這塊布竟然這么長。


  粗略估計,這塊布的長度也在三米靠上。


  但是他之前拿在手里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三米長的布,如果是粗布的話,又怎么可能疊成那么小一塊兒呢? 李秀玉皺了皺眉自己的鼻子,沒說什么,撕下一塊,包在了陸旭的傷口上。


   陸旭越來越覺得,李秀玉胸口的起伏和往常不一樣,就像他之前說的那樣,兩座玉峰比原來大了好多。


  以前還沒覺得,現在一看,竟然比唐冬梅她們都毫不遜色。


   李秀玉被他看得不好意思,連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說道:大流氓,你看什么呢啊! 聽她這么一喊,陸旭猛地一拍腦袋,這才明白過來那塊布到底是什么。


  三米多長,能疊成一小塊兒,而且質地柔軟,有一種特殊的香味。


   他不懷好意的看著李秀玉的玉峰,他記得歷史書上說過,古代女人會用一種布匹保護自己的胸部,那種布,叫裹胸…… 好了,睡覺吧!李秀玉關上了門,便走過來幫陸旭脫起了衣服。


  這個院子雖然很大,但是能住的房間也就只有這一個,李秀玉要留在這里,就只有和陸旭睡在一起。


   丫頭,你不怕我壞了你的名聲?陸旭一邊脫衣服,一邊問道。


   李秀玉滿臉通紅,害羞的說道:你不記得我跟你說什么了嗎?我說,只要你留下來做我們興水村的村醫,我就嫁給你! 聽到李秀玉的話之后,陸旭只覺得自己一陣頭暈。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當時那情況,自己完全沒有在意! 他留在這里,也是為了修煉外婆留給自己的神秘功法。


   現在李秀玉提出這個要求,陸旭才猛地一拍腦門,才明白過來這丫頭誤會自己了。


   李秀玉滿臉通紅,她低垂著頭,兩根手指頭不住的繞著彎,似乎是在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是無論如何,她卻始終無法收攏起自己心里的羞澀。


   既然我決定要嫁給你,還有什么壞不壞名聲的!李秀玉的聲音雖然很低,但是語氣卻很堅定。


   陸旭啞然失笑,說道:丫頭,一句話而已,不用當真。


   李秀玉和唐冬梅他們不同,唐冬梅她們獨守空閨,長久下去就算是貞潔烈婦也忍受不了啊。


  但是李秀玉不同。


  李秀玉是一個正值好時候的小姑娘,她還有著大好的未來,自己不能因為一時糊涂而壞了她的名聲。


   聽他這么說,李秀玉水靈靈的大眼睛突然朦朧了起來。


   看她這副姿態,陸旭一陣心疼,女人還真是水做的,竟然說哭就哭。


   你嫌棄我?李秀玉楚楚可憐的看著陸旭說道,嫌棄我是山里人,沒文化?還是你覺得我長得不好看?配不上你? 陸旭現在可謂是一個腦袋兩個大,這丫頭的心思,他一點都猜不出來。


  自己不過安慰一下她而已,她竟然就能夠聯想到自己嫌棄她。


   李秀玉輕輕地扭動了一下纖細的腰肢,而后站起身來。


   如果你嫌棄我的話,我現在就可以離開!說著,她便要走出去。


   看到這一幕之后,陸旭連忙阻攔。


  李秀玉在這里過夜,也就那么幾個人知道。


  但是如果李秀玉大半夜的跑回去,恐怕到時候整個興水村的人都會認為是自己欺負李秀玉了。


   好了好了丫頭,別鬧了。


  陸旭連忙出聲阻攔。


   但是李秀玉卻絲毫不停,只是徑自的要離開房間。


  陸旭看著李秀玉不住扭動的腰肢,皺了皺眉,說道:丫頭,你這兩天有沒有覺得很不舒服?下面發癢的那種! 李秀玉本來已經打開門了,但是聽到了陸旭的話之后,她又扭頭走了回來。


  本來,她今天留在這里就是為了這件事情的,但是經過之前那么一折騰,她竟然把這事兒被忘了。


   現在,陸旭既然能夠清楚的說出自己的狀況,那么自然可以輕易的治療自己的病了。


   恩,很癢,就好像是蟲子在里面鉆來鉆去似的。


  李秀玉的聲音細弱蚊蠅,如果不是陸旭聽力驚人的話,恐怕還真聽不到。


   陸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容,他開口說道:丫頭,你有沒有按我說的去清洗啊?在檢查之中,陸旭發現了李秀玉的體內有潛在的病毒,一旦受到刺激,就會爆發出來。


  同時也會引起李秀玉的婦科病。


   不過因為并不嚴重,再加上李秀玉還是一個云英未嫁的姑娘,所以陸旭也就沒有動手給她治療。


   但是不知為何,病情竟然更加嚴重了,這一點,就連陸旭也想不通。


   有沒有按我說的去清洗?陸旭皺著眉頭問道。


   李秀玉滿臉羞紅,憋了好長時間才說道:我洗了啊,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


  原來還沒什么事,但是洗了之后卻越來越癢。


   聽了她的話之后,陸旭的眉頭擰在一起。


  婦科病一般是因為房事不注意,或者不注意清潔才造成的。


  李秀玉云英未嫁,自然不可能是前者。


  現在清洗了之后,卻更嚴重了,這和他在醫專學到的理論完全不同啊。


   你躺下來!陸旭起身說道。


   李秀玉對他的話自然是深信不疑,雖然害羞,但是還是聽話的躺在了床上。


  她解開了自己的衣服,雙手緊緊地捂著自己如蘋果般鮮紅的臉頰。


   陸旭掀起了她的衣服,還沒等正式開始檢查,便發現了一些不正常的現象。


   李秀玉的小腹上竟然也出現了一些紅斑,這些紅斑面積很大,顏色卻很淺,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還真看不出來和周圍的皮膚有什么差別。


   接著往下看去,紅斑已經蔓延到了大腿兩側。


  一股淡淡的腥味散發出來,讓陸旭不禁皺起了眉頭。


   普通的婦科疾病,雖然也會出(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現紅斑,并且伴隨著腥味,但是卻和眼前的狀況迥然相異。


  粘膜環境不潔,是導致婦科疾病的主要原因,李秀玉的病卻完全排除了這個誘因。


   怎么樣陸旭?我還有救么?李秀玉可憐兮兮的看著陸旭,低聲問道。


   陸旭啞然失笑,說道:你放心吧,我可是神醫,怎么會治不好這樣的小病呢?話雖是這么說,但是他的心里還是一陣沉重。


  這是他完全沒有見過的疾病,雖然暫時不清楚會不會威脅到李秀玉的身體,但是他卻拿著病沒有任何的辦法。


   即便是不會威脅到生命,但是一個云英未嫁的姑娘,整天那個地方奇癢無比也不是個辦法啊。


   凍瘡?陸旭沉吟了好長時間,才眼前一亮,想到了這兩個字。


   他還依稀記得,凍瘡常見于冬季,是因為氣候寒冷引起的局部皮膚出現紅斑、腫脹性損害,嚴重者可出現水皰、潰瘍,病程緩慢,氣候轉暖后自愈。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8527663.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9096438.html
https://twrtgfhbyjuh.weebly.com/2119378.html
https://twsdfwethgthcd.weebly.com/9555325.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5967150.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3326105.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6687108.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9020008.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2356514.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2691201.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