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情趣內衣黑絲|m drtuber com

m drtuber com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17 18:41:55 | 11個瀏覽
m drtuber com


鄧超第一次登臺是在上世紀80年代的南昌,一家叫做“名貴”的 迪斯科舞廳


  那正是《猛士》和電影《霹靂舞》的時代。


  街頭男孩傳來遞去的還是卡帶;他們迷戀“擦玻璃”、各種半截小手套、牛仔衣、肩上扛個錄音機、街里街坊串個店。


  迪斯科舞廳里領舞的少年是他們的偶像——燈光一亮,POSE一擺,下面的小姑娘就瘋了。


  鄧超第一次登臺干的就是這個。


  純粹的肢體語言表達讓他享受極了。


  跳完一場,他去唱首歌,或者跳跳貼面舞,然后就有迷戀他的當地姑娘遞上擦汗的餐巾紙。


  那時候鄧超不過十幾歲,按當時的看法,他是“社會上的不良少年”。


  其實,鄧超從小是個很乖的孩子。


  上初中以前他的學習成績很好,也是三好學生大隊長,各種興趣小組組長,偶爾唱唱“花兒對我笑”。


  爸媽都覺得他以后就是要讀清華北大的。


  鄧超的媽媽是拖拉機廠的,爸爸原來在省委黨校。


  鄧超知道以后長大了,要么就接媽媽的班進拖拉機廠,要么就接爸爸的班(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去黨校。


  或者他還可以進私營企業找工作,打零工、下海。


  這是那時候 的人的標準想法——從事文藝工作好像跟當流氓沒什么區別,屬于大逆不道以及沒出息的。


  從小到大,寫作業時碰上題目為“理想”的作文,鄧超就在醫生、科學家和軍人中挑一個。


  “不說這幾個就讓人覺得你是一個不好的孩子。


  ”鄧超:演戲像蹦極享受 飛出去的那一刻可是世界在變,家里從沒有電視到有了黑白電視,然后是 彩色,然后是閉路電視,又有了彩色的接線盒。


  鄧超看到了《霹靂舞》,他覺得像被打了一槍。


  “那感覺,有點類似于洛基?啊,看得很過癮。


  ”后來他又看到了邁克爾?杰克遜。


  “我從來沒有接觸過這些,我覺得特別瘋狂,我被他感動,我就想 跳舞


  ”然后鄧超的 叛逆期開始了。


  他開始去迪斯科舞廳,羨慕舞臺上的領舞。


  他還開始戴耳釘、染頭發,穿喇叭褲、網狀毛衣等被當地人稱為“外貿”的奇裝異服。


  “所謂抗爭,面對社會的時候是找不到反彈的,只有面對 家人的時候才會,這很直接,因為每天都要面對他們。


  要是對社會大喊‘我要反叛’,就像石頭扔進大海,沒人理你。


  ”鄧超很快取代了舞臺上他羨慕的人,當上了領舞。


  他開始掙錢了,一個月幾千塊在上世紀90年代可是個大數目。


  面對家人的詫異和失望,他偶爾也離家出走——在家附近的河邊站站,委屈一會兒,餓了再回去。


  鄧超:演戲像蹦極享受飛出去的那一刻鄧超的叛逆期沒有持續多久。


  盡管天天不回家,混社會,但只要回家,他都會把耳釘摘了放進書包,然后才進家門。


  他就是這樣一個孩子。


  “我小時候考慮問題就挺成熟的,好像不是很守組織的紀律,很出格,每到一個學校就能出名,別人就看不慣我,看不慣就看不慣,我有我的人生,但是我對你保持尊重。


  我爸媽給我的幾字方針是“不準殺人,放火,傷天害理”,我說:‘哎知道了。


  ’但這是一個束縛性的社會,其實我很小就考慮過教育的問題,我為什么要背答案,為什么必須去學完全不感興趣的 東西,學完之后全部用不上?很多人不理解這孩子為什么這樣,其實我只是在干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就是喜歡跳舞啊,但是很多人就是在遏制自己的喜好,覺得這樣你就升不了學啊,未來找不到工作啊——當然,話說回來,還是得先吃飽飯,得把溫飽解決了,不能盲目成那個樣子。


  我也離家出走過,去了惠州,那個就挺邊緣的,很容易沾染上不良風氣,也很危險。


  所以要敬告大家,在自己心智不是那么成熟的時候,還是要 父母帶一帶。


  ”鄧超:演戲像蹦極享受飛出去的那一刻家里人從憤怒到接受妥協,也沒用多長時間。


  父母明白了鄧超就是要去“搞文藝”,也會時不時地跟他商量:“要不替你去報廣州前線歌舞團?”他們還是希望他進個集體所有制的單位,有個鐵飯碗。


  1995年,鄧超進入江西藝術職業學院話劇班學習,三年后上了中戲。


  叛逆期似乎結束了。


  “我覺得叛逆期可以歸為成長期的一部分。


  但是叛逆這個詞好像一直都跟隨著我,有個東西隨時都在那兒。


  ”后來鄧超跟媽媽聊天,他覺得自己跟藝術結緣,跟表演結緣,就是從青春期的叛逆開始,媽媽說“是福是禍,不好說”。


  “感覺是最壞的東西給了我最美的時光,”鄧超說,“所有的藝術都是相通的。


  ” “嗨,那又能有多少錢,一天能賺個百十來塊吧,老公跟你一樣就知道打牌,平時都是我在管理,累死我了又沒有多少錢,我都不想干了。


  ”“我去,這已經算是很不錯的收入了,一天算一百,一月就三千,一年三萬多呢。


  ”“怎么可能,就那么幾個月賣魚,又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有的賣。


  ”“我也想把我們家的魚塘給整理一下養寫魚,不知道這養魚有什么講究的,剛好你今天來了,要不你就教教我。


  ” 牡丹是個好面子的人,聽到 江濤拍她馬屁,頓時得意的吹噓起來。


  “嗨,這有什么難的,你今年吧水放干之后消毒,然后等明天你買一批魚苗回來不就可以了嗎,沒什么竅門,就這么簡單。


  ”說完,朝著房間玻璃透射的燈光繼續 說道:“江濤,你家 紅梅在房間干嘛呢,一個人開著燈干嘛。


  ”“沒,沒干嘛,她,她已經睡覺了,我剛出來透口氣,忘記,忘記關燈了。


  ”江濤趕緊狡辯。


  可吞吞吐吐的話讓牡丹感覺到有些不太對勁,心中暗自偷笑:嘿嘿,估計是自己不行,紅梅受不了自己在房間拿著黃瓜自己捅起來了吧。


  之前她們女人在一起八卦,這黃瓜都成了她們的最親密的伙伴。


  眼珠子轉悠了幾圈,笑著說道:“江濤,要不你去把紅梅叫出來吧,我有點私事想跟她說說。


  ”江濤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行,那你在這等著,別亂動,我去房間把紅梅叫起來你們在外面談。


  ”說完就轉身朝著房間走去。


  可哪想到牡丹見他一轉身,趁著他不注意,快步跑到窗戶邊。


  看到房間里面床上的那一幕幕驚心動魄的畫面,牡丹頓時瞪大了眼睛長大了嘴巴。


  可哪想到牡丹見他一轉身,趁著他不注意,快步跑到窗戶邊。


  看到房間里面床上的那一幕幕驚心動魄的畫面,牡丹頓時瞪大了眼睛長大了嘴巴。


  江濤趕緊沖過去捂住她的嘴巴,接著將她拉到一邊。


  “嗚嗚!”牡丹掙扎著推開江濤的手,輕聲罵道:“江濤,你還是不是 男人,看著別的男人在自己床上搞自己的 老婆,不但不進去把人打出來,還捂著老娘的鼻子嘴巴,老娘差點被你憋死。


  ”“你懂個毛啊, 老子是在 借種,要不是為了給我江家傳宗接代,王八蛋才讓別人搞自己的老婆呢。


  ”江濤很是不爽的咬著牙齒,心中暗自罵道:該死的小寶,都快十分鐘了還沒有下馬,現在好了,被牡丹看到,老子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封她的嘴。


  牡丹卻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長大了嘴巴。


  “我滴個乖乖,里面那男人是誰啊,不會是你從外面請來的吧。


  ”剛才的時候牡丹只看到里面小寶的后背,并沒有看到小寶的臉,還以為是江濤從外面村子請來借種的男人呢。


  “什么外面的男人,里面那人是小寶。


  ”話音剛落江濤又后悔了,丫的,早知道牡丹沒有看清楚,老子就不應該說是小寶的啊,隨便說一個外面的人不就得了嗎?“啊!”牡丹震驚的差點尖叫了出來,讓得江濤再次捂住她的嘴巴,輕聲喝道:“別亂叫,把村里人引過來了,老子第一個不會放過你。


  ”推開江濤的手,牡丹有些興奮的問道:“你剛才說你們的人是小寶?”“除了他還能是誰。


  ”“這么說小寶那只大鳥能夠硬起來?”“那當然了,要是硬不起來,我能讓他在老子的床上搞自己的老婆嗎,要是不能硬,他敢碰我娘們一指頭,我剁了他第三條腿。


  ”牡丹開心的差點跳了起來,滿臉歡喜的說道:“我滴個親娘啊,你怎么不早說啊,你要是早點告訴我,老娘也讓他搞,他想怎么搞就這么搞,老娘天天晚上伺候他。


  ”“嘿嘿,牡丹,真沒看出來,你竟然是這樣的一個女人,想男人想瘋了吧。


  ”江濤不好氣的朝天狠狠的瞪了一眼。


  牡丹無奈的聳了下肩膀說道:“江濤,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老公跟你一樣,都是硬不起來的貨,到現在我們都還沒孩子呢,如今小寶能硬起來這可是我們村的福氣,我的去找小寶好好搞幾炮,搞到天亮都行。


  ”說完就要朝著房間走去找小寶搞幾炮。


  江濤趕緊伸手把她攔住。


  “喲呵,江濤你啥意思,合著只能讓你老婆跟小寶干炮是嗎?”牡丹頓時不爽了起來。


  江濤傲氣的說道:“牡丹,凡事都有個先來后到,你就算是想跟小寶搞,也等小寶出來了再說,你現在進去兩個女人伺候一個男人,你不害羞嗎?”“害羞個屁啊,大家都是女人,一起搞一個男人不更刺激嗎?你別攔著,我現在就進去,跟紅梅一起好好伺候伺候小寶,嘿嘿!”說著就要再次進去。


  江濤再次伸手把她攔住。


  “喲呵,江濤,看樣子你是不讓我進去了是嗎,好啊,我現在就大聲叫喊把全村的人都叫來,我看你怎么收場。


  ”牡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進去跟小寶干炮,接連幾次被江濤阻攔讓她忍不住的威脅了起來。


  江濤沒有驚慌,反而很冷靜的說道:“嘿嘿,牡丹,小寶可是我們村唯一能夠硬起來的男人,你巴不得每天晚上找他干炮呢。


  你要把全村的人叫過來,小寶肯定會被轟出村子,到時候你找誰干炮配種去。


  ”“我”牡丹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下文,畢竟江濤說的話很在理,如果真的讓全村的人知道小寶在江濤家里搞紅梅,恐怕小寶就算不死,也會被村里的人趕出村子。


  到時候想要找小寶借種,那不就沒戲了嗎?良久,她才說(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道:“那行,我就在這里等,等小寶出來之后我把小寶帶我家去搞,到時候更方便,搞到天亮都行。


  ”“你就不怕你老公吃醋嗎?”“吃個屁的醋,這不用錢就能借種的事情,他巴不得呢,而且小寶人長得帥氣,又有這么高,絕對是一個好種,這樣免費的好種,我去哪里找。


  ”聞言,江濤眼珠子轉悠了幾圈,心中升起一個賺錢的伎倆,隨即奸笑道:“牡丹,不是我說你,這天下哪里會有免費的午餐啊。


  ”“你什么意思?難不成跟小寶借種還要出錢嗎?”牡丹猛然一怔。


  “那當然了,你以為不要錢就能跟小寶睡覺,就能讓小寶跟你干炮嗎?得了吧你,人家在床上得用力,不僅要消耗體力還要消耗精力,俗話說的好,一滴精子十滴血,這血多貴啊,你自己算算,一滴血多少錢就知道搞一炮要多少錢了。


  ”“不會吧!”牡丹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


  “丫的,你們男人去城里搞雞都是男人出錢,我可沒聽說過,女人主動送上門給男人搞,還要自己掏錢的。


  ”“嗨,你這就是沒見過世面了吧,這世道有雞就有鴨,大城市里面男人做鴨的多了去了,好多富婆都找鴨子搞,不一樣的出錢嗎,而且價格比做雞的價格還要貴呢。


  更何況你這是在借種,人家賣精子都能賣錢呢。


  ”“你他娘別提賣精子的事情,上次要不是你們出去賣精子,我們村能變成這樣嗎,我老公能變成廢物嗎。


  ”牡丹頓時一陣不爽了起來,但很快她有冷靜的問道:“那你說,找小寶借種的多少錢,你們是怎么算錢的。


  ”“不多,兩千塊。


  ”“什么,兩千塊都還不多。


  江濤,你可真大方啊,自己老婆送人家搞了還倒貼兩千塊。


  ”“嗨,這不都是為了借種嗎,兩千塊包干,又不是兩千塊干一炮,這價格不錯了。


  當然,你可以不找小寶,這樣的話,小寶就能天天跟紅梅干炮,更容易懷上。


  ”“丫的,這樣算起來還真的不算貴,可一下子要我出兩千塊,我一個人還是做不了主。


  ”牡丹捎了捎后腦繼續說道:“這樣,我先回家跟我老公商量一下,等商量好了我再來找小寶。


  反正小寶是我們村的人,跑不了。


  ”牡丹捎了捎后腦繼續說道:“這樣,我先回家跟我老公商量一下,等商量好了我再來找小寶。


  反正小寶是我們村的人,跑不了。


  ”望著牡丹離開的背影,江濤開心的差點沒有跳起來。


  丫的,老子馬上就要發天財了。


  配一個種就是兩千塊,配十個種就是兩萬塊,村子里這么多女人需要配種,如果全部配完,嘿嘿,還不得幾十萬上百萬啊。


  這錢當然就是老子的了,至于小寶那里,嘿嘿,老子給他兩百一個就很給面子了。


  再說了,他要不干,老子就告他強.奸我老婆,看他干不干。


  想到這里,江濤臉上充滿了奸笑,坐在凳子上面抽著煙,一邊還悠悠的哼著小曲相當的得意,盤算著下一個配種的目標是誰房間里面卻已經是搞的風生水起。


  小寶依舊還在瘋狂的抱著陶紅梅來回運動。


  “小寶加油,在用點力氣,啊,爽死了,太爽了,我都第二次高潮了。


  ”陶紅梅不停的扭動著嬌軀,雙腿緊緊的夾住小寶的后背,生怕小寶逃走。


  小寶也是很努力的來回攻擊,興奮的享受著每次攻擊帶給自己的快樂。


  良久,小寶張大了嘴巴,呼吸急促。


  “不行了,要射了,要啊!”小寶突然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一聲痛苦的慘叫。


  剛剛要射的時候,他卻突然感覺到自己那硬邦邦的東西瞬間變成柔軟的蚯蚓一樣,還伴隨著一陣陣絞痛。


  “該死的,你,你的洞有毒,完了完了,我的寶貝完蛋了。


  ”陶紅梅正要準備享受小寶的噴射,卻也覺得小寶的那個玩意突然間的溜出了密道。


  頓感不妙的她趕緊推開小寶的身體,低頭去給小寶檢查,定睛一看也是頓時傻眼了。


  只見小寶剛才還硬邦邦的大鳥已經變成了柔軟無力的小布點。


  “怎么回事啊?剛才好好好的怎么還沒有射就軟了啊?”陶紅梅焦急的問道,小手摸著那柔軟的小鳥,想要刺激一下讓小鳥,卻沒有半點反應。


  “疼,很疼,你的洞到底是個什么洞,我搞我嫂子的時候還好好的,怎么搞了你就變成這樣了啊,肯定是你的洞有問題,完了完了,我還靠他傳宗接代的啊,這下完蛋蛋了。


  ”小寶滿臉沮喪,眼淚都流了出來。


  “啊,我,我的洞沒事啊,我除了用黃瓜之外也沒有往里面塞什么東西啊,而且我也沒有跟別的男人搞過,除了江濤之外,你可是我第二個男人啊。


  這,這到底是怎么了啊,小寶你可千萬別出事啊,你可是全村唯一能夠硬起來的男人,我還盼望著跟你配種的呢,你,你要是不行了,這可咋整啊。


  ”陶紅梅焦急的不知道該怎么辦,四周瞄了幾眼,接著說道:“要不,要不我用嘴幫你試試。


  ”說完,沒等小寶回答,張開小嘴將小寶那柔軟的玩意包裹在嘴中,用力用嘴吸允,來回的掏弄。


  可不管她怎么用力吸允,怎么用力的摩擦,那柔軟的玩意就是硬不起來,用手不停的試了好多次,用嘴試了好多次都還是沒有半點反應。


  “完了完了,還是硬不起來,我怎么回去跟我嫂子交代,我怎么回去跟我老娘交代,我怎么給我們王家傳宗接代,我嗚嗚”小寶忍不住的抽泣了起來。


  想到村子里的那些沒有硬起來的男人們,小寶越想越傷心。


  甚至還有些后悔,要是早知道和紅梅搞了之后會變成這樣,打死他都不搞紅梅。


  可事到如今,后悔藥也沒有得賣啊。


  滿臉無奈的他只能坐在床上不停的掉眼淚,不停的抽泣。


  陶紅梅也忍不住的抽泣道:“對不起小寶,我,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啊,如果真是我的洞有問題,我要是知道會讓你變成這樣,打死我也不會這樣害你啊!不行,我在用嘴試試,一定能硬起來的,一定能的。


  ”擦了一把淚水,陶紅梅一邊哭泣一邊用嘴包裹著小寶的那個玩意,不停的在嘴里用舌頭來回的打轉,將自己曾經用過的技術全部發揮了出來。


  但不管她怎么用嘴唇還是用舌頭,還是用手,那玩意依舊軟綿綿的,沒有半點反應。


  最后陶紅梅無奈的放棄,抱著小寶痛哭了起來。


  哭泣的聲音隱隱傳到外面江濤的耳中,讓他頓覺不妙。


  快步沖進房間,看到他們哭成這幅模樣,不由的怒喝道:“你們兩個怎么回事,不就是搞一炮嗎,至于哭成這樣嗎?”“江濤,小寶他,他”陶紅梅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下文。


  “他怎么了,他射了沒有,有沒有射在你洞里面,把腿張開,讓我檢查檢查。


  ”江濤說著就要上去檢查陶紅梅的密道。


  陶紅梅這才哭說道:“小寶他硬不起來了。


  ”“什么,硬不起來了。


  ”江濤先是一愣,轉而搬開陶紅梅的大腿啊,“丫的,硬不起來關我屁事,我只問他剛才有沒有射出來,快點給我把洞翻開,讓我看看。


  ”陶紅梅無奈的說道:“人家都硬不起來了還怎么射,根本就射不出來了啊,你是男人,這點道理都不懂嗎,還檢查,檢查個屁啊。


  ”“什么!”江濤忍不住的后退了兩步,望著小寶一陣呆滯,轉而雙眼冒著怒火,狠狠的咬著牙齒,指著小寶的鼻子咆哮道:“王八蛋,老子的老婆都讓你搞了這么久,你竟然沒射,我去你馬蛋的,老子打死你個廢物。


  ”罵完,跳到床上,對著小寶一陣拳打腳踢,打的小寶嗷嗷直叫。


  陶紅梅看不下去,趕緊拉著江濤的手,哀求道:“江濤你就別打了,打死了人,我們還找誰去借種啊。


  ”“他都沒用了還留著他有什么用,不如讓讓老子打死算了。


  ”“我求你先別激動,或許,或許還有辦法想呢,你知道的,我們村就他這么一個能夠硬起來,說不定休息幾天調養幾下又能硬起來呢,你要是真把他給打死了,不就什么希望都沒有了嗎?”聞言,江濤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指著小寶的鼻子怒喝:“王八蛋,趕緊回去把身體好好的給老子調養好,過幾天要是看到你還是硬不起來,老子特么弄死你算了,滾,給老子滾蛋。


  ”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5765009.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6200399.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5911839.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8749361.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2241453.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9912584.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2712649.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1486963.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9117571.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8564745.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