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情趣內衣黑絲|群交 線上

群交 線上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4 2:30:58 | 19個瀏覽
群交 線上


  因為小時候 患上 幽閉恐怖癥,長大后我很少乘坐 電梯


  即使上班也一樣。


  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生活和電梯會有交集,更沒想電梯會影響我的情感。


  可我和男友確實是在電梯相識的,所以現在只要一提起電梯,我的心就會有甜蜜在泛濫。


    那是剛到新單位的第三個月,公司因為出了些狀況,需要加班,我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很晚,腿也累得抬不起來。


  所以看到了有人在里面的電梯時,也就大了膽子沖過去擋住了快要關上的 電梯門


  真的是很丟人,套裝裙子的下擺都翻了上來,但在看清了對面 男人的臉時,好心情立馬就回來了。


  是他耶,對面房子里看起來蠻正經又養眼的家伙。


  早就聽說過,這男人可是真正的鉆石王老五,多金又多才,而且至今未婚。


  還有個很陽光的名字,叫 徐濤


  正想著上天怎么如此眷顧我,這種千載難逢的絕好機會都賜給我了,高興得簡直要跳起腳來。


  結果報應就來了。


    我一直知道有樂極生悲這句話,只是沒料到懲罰來得這么快。


  巨大的響聲和晃動之后,電梯停了下來,而且燈也黑掉了。


  我發誓,我當時再沒有什么欣賞帥哥的閑情逸致了,甚至連電梯卡在幾樓都沒顧得上看,整個人就徹底堆了下去。


  我仿佛被送回到了幼年呆過的地下室。


  那些我看到的,沒看到的,統統都成為了恐懼的源頭。


  流動的空氣,也變成了怪物不斷靠近我時帶起來的氣(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流。


  和當初一樣,我能做的只是尖叫。


  機械的尖叫,伴隨著不斷地拍打電梯門,求別人放我出去。


  患上幽閉恐怖癥 的我遇到了我現在的幸福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靠過來的。


  只知道他講笑話,唱歌,不斷發出各種聲音企圖讓我知道他在。


  他甚至按亮了沒有信號的手機屏,帶點冒險建議 地說,要不我solo段舞步,昨兒新學的。


  可是我更怕,我怕得要死,微弱的光更能激發人關于恐怖的想象。


  我說不出一句話,神經緊繃得像提琴上沒有調好的弦,隨時會斷。


  有黑影覆上來,有怪獸撲上來,像巨蟒,緊緊地纏住我,而且越來越緊,它堵住我的嘴,我無法呼吸。


    他的嘴有青草涼糖的味道,很好聞。


  過了一會我才又想起這是在電梯的小角落,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里。


  想起了剛剛站在我身邊現在緊緊摟住我的男人。


  唇上有溫熱濕滑的感覺。


  他的唇貼在我的上面,熱烈而令人微醺;舌像蛇一樣游走,這是前所未有的感覺,因為現在的我已經無法再去考慮這是否還是在狹小黑暗的電梯里了。


  大概是腳上的高跟鞋弄疼了他,他把摟著我的手放了下來,輕輕說,寶貝,你可真有勁兒。


  那天電梯開了之后,他是抱著我 回家的,因為他的褲子沾上了我的處女之血。


  可是后來他告訴我,更重要的是因為他想馬上把我抱回家,和我再纏綿一次。


  患上幽閉恐怖癥的我遇到了我現在的幸福  現在的徐濤,已經成為我的老公。


  我沒告訴過他我有幽閉恐怖癥,因為我不想讓他以為自己當時只是趁虛而入了,還因為我當時的確也很喜歡他。


  只是現在每次穿上性感衣物,他都會故作無奈地說,你又引誘我。


  眼神狡黠的,好像夜空里明亮的星星,讓我忍不住更想好好的愛他。


  我很感恩,我生命里的這一段電梯之緣。


   迷迷糊糊之中,王大牛感覺自己來到了一處金碧輝煌的地方,像是在一個堆滿了寶藏的山洞里。


  難道這里有傳說中的寶藏!?我從小就在這兒長大,也從來沒聽說過這么個地方啊!這么想著,王大牛就順著路往里走了走。


  “終于等到你了……”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突然在王大牛的腦海內響起,就這么憑空的突然出現,震的王大牛的頭都有些暈。


  “誰在說話!”王大牛搖了搖頭,大聲喊了句,卻沒有任何人回應。


  奇怪了,難道這河底下還住著人不成!王大牛被弄的一頭霧水。


  突然,王大牛眼前的場景一變,晃得眼睛疼的寶藏不見了,轉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巨大的草原。


  一個穿著長袍 的人騎著白馬,后面跟著無數的人,正艱難的往前行進著。


  草原上長滿了奇花異草,各式各樣的連成了一片,大老遠的就聞到了香氣。


  穿著長袍的人一邊走,一邊不時的停下來摘下幾朵奇怪的花品嘗一下,隨后便向身后跟著的人們說著些什么。


  王大牛想要聽清他說的是什么,伸長了脖子,卻是也什么都聽不見。


  穿著長袍的人就這么一直往前走著,一邊走,一邊又停下來品嘗一下腳邊的奇花異草,隨后向身后的人講述著些什么…….一群人就這么一直走著,周圍的季節不斷在變化,短短的時間內,像是走過了春夏秋冬。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穿著長袍的人在品嘗一顆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藥草時,突然痛苦的喊了一聲,然后就直接昏厥了過去。


  身后跟著的人們嚇壞了,一見穿長袍的人就這么死了,開始大聲的哭泣。


  而倒下去的那個人身上,飛出來一簇綠色的魂魄,在空中旋轉了一會兒之后,開始向四面八方各個不同的方向飛去,其中一縷,就這么直直的對著王大牛沖了過來。


  王大牛見狀趕緊躲避,誰想那縷魂魄飛舞的速度極快,瞬間就鉆進了王大牛的腦海之中。


  突然間,王大牛感覺自己的腦海之中多了許多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上藥一百二十種,為君,主養命以應天,無毒。


  多服、久服不傷人。


  欲輕身益氣,不老延年者,本上經……”一些生澀難懂的文字瞬間充斥了王大牛的大腦,塞的滿滿的,讓王大牛頭痛的有一種想死的沖動。


  “王大牛,你可別嚇我啊……你快醒醒啊……”把王大牛從河里撈出來之后, 楊小麗把腦中學會的所有急救知識一股腦的全部回想了一遍,在王大牛身上按來按去的,見王大牛還不醒來,迫不得已的情況下,還給王大牛做了人工呼吸,這,可是楊小麗的初吻。


  可是,就算做了人工呼吸,王大牛還是沒有任何的變化,依然是躺在地上沒有任何的反應。


  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王大牛還沒死,頭上流血的部位此時也不流血了,慢慢的開始結咖,而鼻口之間,還有著淡淡的呼吸。


  半跪在王大牛身邊,楊小麗使勁的按了按王大牛的胸口,捏住他的鼻子,繼續往他的嘴里吹氣。


  當楊小麗的嘴再一次碰到王大牛的嘴唇之時,王大牛猛然的睜開了眼睛。


  睜開眼后看到的第一眼,便是差點讓王大牛鼻血瞬間噴涌而出。


  剛從水里出來的楊小麗,身上還滴落著水滴,身上的裙子也是牢牢的貼在了身上,印出少女曼妙的身姿。


  胸前則是格外的顯眼,那輪廓,那線條,真是好大,好圓……“這小妮子,還說不喜歡老子,現在這都主動送上門來了,趁著老子昏迷,居然偷偷的吻我!”王大牛還在暗爽了,楊小麗卻是已經發現,王大牛已經睜開了眼睛,此時正盯著自己的胸部一陣猛瞧。


  羞愧難當的楊小麗一把推開了王大牛,往后退開幾步,一臉嫌棄的看了一眼王大牛,隨后用力的擦著嘴。


  “我擦,這女人也太特么的善變了吧!古人誠不欺我啊,這果真是女人心,海底針……”王大牛起身做了起來,看向楊小麗,“我說楊小麗啊,你是不是真的看上我了啊,之前偷偷看你洗個澡,你要死要活的來追我,現在卻又偷偷的來親我,你說你這……”嘴里的話說個不停,兩只眼珠子卻是停留在楊小麗的身上,沒有半點移開的意思。


  楊小麗的裙子死死的貼在身上,比什么緊身衣還來的誘人,將她凹凸有致的身軀完完全全的印了出來。


  剛剛躺在地上的時候還只是能看看楊小麗的胸脯,現在來看,楊小麗幾乎是整個人的身子都讓王大牛看光了。


  在這炎熱的盛夏,楊小麗本來就只穿了一條薄裙,剛剛從家里追王大牛追出來,跑的又急,現在一看, 怕是連內.衣都沒穿……這般猶如沒穿衣服的模樣展現在王大牛眼前,一個血氣方剛的(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男子哪兒能不想入非非。


  楊小麗此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春.光泄露了,還在為自己剛剛親王大牛的事懊悔呢。


  “放屁!我那是給你做急救,人工呼吸你懂不懂!我是怕你死了!”楊小麗氣的臉都紅了,跺了跺腳便轉過身去。


  “我不管什么原因,你就說你親沒親我吧!”王大牛心里卻是樂開了花,這楊小麗可是村里的一朵花啊,現在又正值花季年齡,現在看來,這是有戲啊!“你滾蛋,你就是個臭流氓!”楊小麗說著,泄憤的踢了踢腳下的水草,然后嬌羞的跑了。


  “明天我就上你家提親去哈!記得打扮的漂亮點!”沖著楊小麗的背影喊了句,心里已經是樂開了花。


  要是自己的娘親知道他能娶上楊小麗,不知道會有多開心。


  擦了擦嘴角的水,王大牛感覺,自己身上貌似還有楊小麗的香味?又使勁的聞了聞,怎么這么香,這好像不是楊小麗身上的味道啊?順著香味傳來的味道,王大牛往腳下看了看,居然是一株 人參!照這個樣子看,這株人參起碼也有個幾十年了,這可是個好東西,王大牛也不再客氣,三兩下的就給刨了出來,這要是拿到鎮上去賣,怕是能賣不少錢。


  以前這村后的山里面還有不少值錢的藥材什么的,隨著村里的人不斷的挖掘,范圍越來越大,這山里的藥材,也越來越少。


  要說這人參,更是幾乎絕跡了,已經好幾年都沒聽說有人挖出來人參了,更別說自己手上這棵已經幾十年份的大家伙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王大牛就開始盤算這人參的去處了,賣給村里的人肯定是不行的,他們買了也用不上,而且,他們也買不起,看來,還是得到城里去賣。


  還沒走進家門,王大牛的娘親張 翠翠就是開始數落王大牛,“你看看你,這么大個人了,一天到晚不知道幫家里干活,就知道到處玩玩玩!”王大牛早已對這些習慣了,不以為意的 開口說道。


  “娘!我餓了,有什么吃的嗎!”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王大牛,“你就知道吃!你爸還在田里干活呢!他還沒吃飯,你去給他送飯去,送完回來再吃!”王大牛無奈,也只能應到,“好吧好吧。


  ”他爹一個人在田里干活也不容易,自己沒幫忙也就算了,這飯還是要送的。


  趕緊進屋將人參放起來。


  拿著張翠翠遞過來的飯桶就朝著自己田里的方向跑了過去。


  剛走出家門沒幾步,王大牛就碰見了個熟人,自家隔壁的淑芬嫂子,這可是個大美人,王大牛趕緊打了聲招呼。


  這 趙淑芬可跟農村那些又黑又老的婦女不同,已經三十出頭的人了,皮膚還跟十八九歲的小女孩兒似的,又白又嫩。


  這前凸后翹,身材豐滿的趙淑芬,王大牛最喜歡干的事就是看她在院子里洗衣服了,每次從門口路過,往里一瞅,就能看到胸口那一團白花花的肉。


  趙淑芬一開始還罵上兩句,這時間久了,沒什么作用之后,她也就懶得罵了,就讓王大牛這小子就那么偷看。


  王大牛倒也是看的過癮,既然人家都不介意了,自己還有啥不好意思的。


  “大牛啊,給你爹送飯去啊!”趙淑芬聽得大牛打招呼的聲音,也笑著回應了一句。


  趙淑芬估計是在家剛干完活,臉上還有不少汗水,身上的衣服更是緊緊的貼著皮膚,布料又薄,王大牛簡直是把她身上的模樣看的一清二楚。


  瞧見王大牛死死的盯著自己也不說話,趙淑芬低頭看了看自己,“咯咯”的就笑開了,“你個臭小子,膽子肥了,連你嫂子的便宜都敢占了!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了給你爹下酒啊。


  ”眼見趙淑芬雖然沒有生氣,但是王大牛也不敢再繼續盯著看了,“沒沒,我哪敢呢……”這要是萬一惹得趙淑芬不高興了,以后還咋正大光明的偷看她洗衣服呢!“還有你個小流氓不敢做的事情?”趙淑芬不以為意,又接著說道,“還是趕緊去給你爹送飯吧,他干了一天的活兒,怕是都餓壞了。


  ”王大牛也醒悟過來,趕緊沖著田里就跑了過去。


  來到田里,王大牛他爹還在田里彎著腰忙活著,時不時的起身揉揉腰間,王大牛喊了一聲,“爹,吃飯了。


  ”轉頭看到給自己送飯的王大牛, 王壯放下了手里的活,三兩步來到了田岸邊。


  王大牛把飯桶里的飯菜挨個拿出來,一一的擺放好,“爹,趕緊吃飯吧!”接過筷子,王壯一邊吃著,一邊看著田里,“這天氣,看來短時間內是不會下雨了,這田里的莊稼都快干死了。


  ”“爹,不會又要 挑水來澆田吧……”王大牛趕忙問了一句,挑水澆地,這簡直就是王大牛的噩夢,去年干了一回,硬是累的他三天下不了床。


  “不挑水咋辦,莊稼不種啦?地不要啦?”王壯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兒子。


  王大牛趕緊說道,“爹,咱家這田得好幾畝呢,要不然我們買個抽水機唄,這要一桶一桶的挑水,不得把人累死啊……”“去年也是挑水的,咋沒見把你累死啊,個臭小子就知道偷懶,種莊稼的人,連這點苦都吃不了,我告訴你,等你以后,這些活兒你都是得干的!”王大牛知道再說下去也沒用了,干脆就閉上嘴,不再說話了。


  其實抽水機也不貴,機器、水管一套下來,也不過一千多塊錢。


  話是這么說,但是對于王壯來說,這錢是肯定舍不得花的,雖然地是有好幾畝,但這家里不是有兩個勞動力么,辛苦一兩個星期,也就完事兒了。


  王壯吃完飯,王大牛就拎著飯桶回去了,看著兒子的背影,王壯嘆了一口氣。


  這小子從小身板就不怎么好,他從小也沒怎么讓王大牛干過重活,去年讓他來挑水澆地,也是因為王壯的身體實在是有些承受不住了,看著兒子癱在床上下不了地,他心里也是心疼壞了。


  回到家里三兩口就把飯扒拉完,王大牛立刻就鉆進了自己的房間。


  他的房間有一臺電腦,這是前兩年王大牛從城里的舊貨市場買回來的,雖然只能看看網頁聊聊天,就這,還是王大牛跟他爹要了好久才要來的錢,自然是寶貝的不得了。


  想起自己從河邊挖回來的人參,王大牛掏出自己的山寨版諾基亞,拍了兩張照片,然后就傳到了論壇上,準備看看有沒有哪個懂行的人,能把他的人參買走。


  要是人參賣出去了,王大牛就有錢去買抽水機了,反正抽水機肯定沒有他這人參值錢,看著他爹腰也不好,自己也不忍心讓他一個人干那么多活。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王大牛賣人參的帖子卻是無人問津,寥寥有幾個來問的,都是好奇不懂價的,隨便問問看的,并沒有購買的意思。


  晚上的飯桌上,王大牛就跟張翠翠說了去找楊小麗提親的事,突然間聽得兒子這么說,著實是把張翠翠給嚇了一跳。


  “兒子啊。


  我看你還是別做美夢了,她楊小麗長什么樣你也不是不知道,這每天多少人去她家提親,你見她啥時候答應過哪一個?”“娘!你不懂,人楊小麗也喜歡我呢”說著,王大牛又回想起上午那一幕,就算她沒親自開口說,這兩個人好歹還親上小嘴了么不是。


  張翠翠伸手摸了摸兒子的額頭,“這也沒發燒啊,咋就開始說上胡話了,你多吃點肉,明天啊,去幫你爹挑水去,他一個人干不了那么多的活,這兩年啊,他的腰也不怎么好了……”一直在旁邊默默吃飯的王壯也開口說話了,“哎,不知道這兩年怎么回事,一直大旱呢,去年那樣,地里的莊稼就少收獲了好多,今年又是這個樣子,這可讓我們怎么活喲……”靠天吃飯的農民,糧食的多少全看天氣的好壞,這要是一直天氣都這么壞,顆粒無收也不是沒有可能。


  好在王大牛的這個村子旁還有一條挺大的河,男人們多出點力氣挑水,倒是不用擔心莊稼被旱死,只是這收成,肯定是要少些的。


  “娘,您就托媒婆去楊小麗家說說媒唄,”王大牛忍不住再次開口央求他娘親,照今天這個樣子來看,楊小麗很有可能對自己是有點意思的啊,自己除了學歷不咋高之外,也沒有哪點配不上她楊小麗啊。


  張翠翠準備繼續勸說兒子,王壯卻是先一步開口了,“他娘,明天你就去找媒婆,去說說看,管他成不成,成了最好,不成也沒啥,這一天到晚去她家提親被拒絕的還少了么,咱也不丟人!”張翠翠張了張嘴,終究還是沒有說什么反對的話,瞧得爹娘這個樣子,王大牛一陣無語,自己貌似也沒有那么差吧……一覺過去,第二天一早,王大牛就打開了電腦,一條消息正在網頁內閃爍著。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4505932.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9575225.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2971010.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3654159.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9345999.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2461588.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9291228.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5608016.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9238971.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7917927.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