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成人情趣|nylonlegjob

nylonlegjob

{网站主词}发表于2021/11/17 15:21:09 | 10个浏览
nylon legjob


嫂子,你干嘛打我?杨来兴对你那样,我怎么不能对他老婆那样?”我懵完了, 看着她也说。


  嫂子的洁齿还咬着嘴唇,听我一问,眨了好几下眼睛,洁齿松开:“我,我,哎呀你还小,不能做这样的事。


  ” 我也眨眼睛,这就是她打我的理由?我没有说出口,但却感觉着,嫂子打我这一巴掌,好像是吃醋。


  “疼吗?”嫂子的声音突然 又是轻轻柔柔,还抬起手,轻轻地摸着我被她打过的脸颊。


  我摇摇头,笑一下,站起来。


  在嫂子的面前,我觉得我就是男子汉,大声说:“嫂子,走吧。


  ”嫂子也站起来,跟我一起朝山背下山,那边就是 生态园


  下山了,我的手又是往嫂子伸。


  嫂子抿着嘴巴笑,美腮现出深深的酒窝,也说:“尾弟,嫂子又不是城市人,没那样柔弱吧。


  ”她是这样说,但清脆的声音才停止,柔柔的手还是往我的手掌里放。


  我不管她是柔弱还是硬朗,就是怕她摔了还是脚被扭伤了。


  前面的路,有一处被大水冲断,那地方有我一个人高。


  我赶紧跳下去,转身朝着嫂子举起双手。


  嫂子因为登山有点红的俏脸,突然更加红,然后张开一双雪雪的手臂往我趴。


  我眼前一片白,嫂子这么一趴,那鼓鼓的背心口,紧紧地就堵着我的嘴巴。


  好香,真柔!我的感觉相当好。


  双手搂着黑色短裙,一个转身,将她轻轻地放地上。


  天,我又禁不住了,双手还没有放开嫂子,脸却往她幽香浓浓的背心口凑,重重地亲。


  “不不!”嫂子小声叫,但却没有挣扎,瓜子脸也往上抬。


  我亲着美柔的背心口,那股幽香才让我感觉,比春云嫂的香多了。


  “行了!”嫂子忽然大声点。


  我也抬起脸,看着嫂子,瞧她双腮又是浮起红,整齐的洁齿也紧紧地咬着红唇。


  “走吧。


  ”嫂子笑一下,说着抬起手,轻轻地擦着被我亲过的背心口。


  我也 点头,知道她还有是我嫂子,不敢超越的想法。


  我们俩才走出下山的弯道,眼前立马就是我们要进去的生态园。


  这个地方,是一位老板跟我们村里承包的,左右和前面都是平缓的山,中间是村里用于灌溉田地的小型水库。


  两年前我哥还没死的时候,这生态园就开始建设了。


  “要能在这里打工,真好。


  ”嫂子站住了,双手整理着有些乱了的披肩长发, 笑着也说。


  我也点头,确实是,就我们穷村子 的人,能在离村子不远的地方,找一份安逸点的工,谁都高兴。


  “走吧。


  ”我冲着嫂子说,下面的山坡已经很平缓,一口气就走到生态园的大门。


  “真有 招工耶。


  ”嫂子小声说,抬手往大门边一块招工广告牌指。


  我笑一下,往大门里走,朝着贴着招工处的屋子走。


  我看着屋子里面有五六个男女,坐在沙发里喝茶。


  走进门就说:“我是来应聘的。


  ”一位看着有三十几岁的 光头哥们,手里还端着茶杯,站起来目光闪亮亮,越过我看着我后面的嫂子。


  “你们想应聘什么工?”光头哥问完了,又喝一口茶,才将茶杯放下。


  “我,我什么工都可以。


  ”嫂子说话还有点胆怯的模样。


  我也说:“我来应聘保安。


  ”光头哥笑一下:“女 的我们要,(两根一起插进去)你想应聘保安,不行。


  ”“喂,我在省城的大公司,当了两年保安刚刚回来的。


  ”我也大声说。


  “切,你才几岁,就当两年保安了。


  女的我们要,你就不行。


  ”光头哥说着,又往沙发里坐。


  我回头看着嫂子,瞧她却是一脸高兴,但我才不高兴。


  要是她自己到这里,不会被人欺负才怪。


  我才想跟嫂子说不要了,我们回去,却突然发现,一个手里拿着手机,旁边还跟着几个人的老哥们,往这边走了过来。


  这老哥们看见我,先是愣一下才大声叫:“哎哟,叶天!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张开嘴巴笑,这老哥们几个月前才到过省城,跟我二叔喝酒还在他家里住着,是我二叔的战友。


  我回过神:“ 财叔,我跟我嫂子,想到这里打工,不过他们不要我。


  ”财叔眼睛也往我嫂子转,冲我又问:“你不回省城呀?”我摇摇头,又是笑一下。


  财叔又是点头,往招工处的门外走,大声说:“这两位,让他们进来,叶天当保安,他嫂子安排个好的职位。


  ”嫂子不知道有多乐,反正抬眼看着我,冲我笑得一对酒窝又是特别深。


  财叔说完了,转身冲我笑,然后跟那几个人,又往别的地方走。


  那位光头哥也站起来,冲我说:“靠,你跟老板认识,怎么不说?”我又笑,我那知道财叔就是老板,不过却说:“为什么要说,我来应聘,是凭本事的。


  ”里面坐着喝茶的几位男女都笑,我才不管,和嫂子一起,掏出身份证,登记一下。


  光头哥登记完了,笑着又说:“生态园还得两个月后才上班,时间到我们会通知你们。


  ”“嗯嗯!”嫂子笑着出两声,直点头。


  登记完了,我们俩出了生态园,又往山上走。


  嫂子真高兴呀,走到半山坡,“咯咯咯……”清脆的笑声连续响。


  我也笑,两年没有听到嫂子这样快乐,这样清脆的笑声了。


  她的笑声,我就喜欢听。


  “哎呀,要下雨了,走快点。


  ”嫂子突然说,抬头也往天上看。


  我也是往天上瞧,是有一大片乌云往这边漂了过来,还隐隐地听到雷声。


  是得走快点,我们登上山顶,嫂子也顾不了歇一会,赶紧往山下走。


  来不及了,我们俩才下到半山腰,“轰”地一声炸雷响,然后豆大的雨点就下。


  这半山腰可不是山顶,没有大块的石头避雨,这样大的雨,躲在树下不但躲不了,还怕打雷有危险。


  “嫂子,快点到村后那个棚子里避雨。


  ”我大声说,拉着她的手赶紧跑。


  嫂子还边跑边笑,应该是能到生态园上班,让她还乐没完。


  终于,村后番薯地头的棚子到了,这是村里人,番薯长大了,晚上守野猪的棚子。


  我们俩跑进棚子里,但是全身都湿透能拧出水了。


  我笑着往嫂子看,完全惊呆,嫂子的白色背心,紧紧地贴着她的身子,她只是穿着单层。


  眼前巍峨的形态,柔柔的圆满,还有隐约的尖端。


  更有身子湿了,弥漫的幽香也更浓,让我的那股萌动又起。


  嫂子也是冲我看,瞧我眼睛看的地方,她也是低头往自己瞄,然后转过身子不跟我对面。


  “真麻烦。


  ”嫂子小声说,然后将皮凉鞋脱下,转脸又往我瞧,手往黑色短裙里面探,“唰”地脱下黑丝。


  雨还在下,嫂子长长的黑发都在滴水。


  “尾弟,拿一下。


  ”嫂子将黑丝和皮凉鞋往我跟前举。


  我接过了,她又是转身,肯定是怕我看到她的正面,然后抬起双手拧着头发上的水。


  我右手拿着黑丝,左手提着皮凉鞋,看着黑丝跟嫂子里面接触的地方,又是想起了杨来兴脸往她凑近的情景。


  “尾弟,雨停了,嫂子先走,你慢点才出来。


  ”嫂子应该是怕被别人看到她这样,我还跟她在一起,冲我说。


  忘记了黑丝和凉鞋还在我手里,立马往外面走。


  她走了,我看着右手的黑丝,忽然,暗涌的那股萌动,让我将拿着丝袜的右手抬起来,往鼻子下方凑。


  是真香,跟嫂子里面接触的地方,那种香,跟她身上的幽幽香气又是不同。


     小表妹为了手机给我干黄文军日儿媳妇第三章瓜棚好事  城关镇是一个老县城,住着许多的人。


  其中孙 道士就是其中一名身怀法术之人,他的名声很好,一般的人家里死了某某,都会请他去做一场法事,超度亡魂。


  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喜欢他,不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十分的讨厌他。


  西门生产大队队长 刘福就是很讨厌他的人,在他的眼里孙道士不过是一个 骗吃骗喝的假道士,背地里总会说三道四的,不敢明说。


    某日,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那一茬茬韭菜水汪汪的透露着喜气儿,割下来炒着吃都是非常不错的味道,外加一个荷包蛋就更美味了.当然如果拿出去卖也可以卖个一分钱一斤的,刘福心里美滋滋的,拿着锄头挥动着汗珠子,不知道劳累。


    此刻,孙道士打这条小路经过朝着下湾的方向而去,顺便和刘福打了一个招呼,下班了,太阳都要下山了,真是一个劳动模范。


  刘福欠了欠身子停顿下来,对着孙道士微笑起来,抛出几句话来,你这个道士又是去那家骗吃骗喝吧!瞧你那样,就知道行骗,我就不信你这玩意儿,人死了就死了还要什么超度呢?人死了煮了吃都可以,扔进臭 水沟里都可以安息。


  你这嘴巴里胡乱编织的东西实在是不可以信的。


    孙道士被刘福的话差点噎住了,怎么说话可以如此损人呢?你刘福有意见可以背地里说,但也不至于如此吧!孙道士毕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怎么会对大队长红脸真吵呢!他马上笑了笑,将话抛回,呵呵…..我去骗吃骗喝,要不了多久就回来,队长啊!倒是你要抓紧时间干啊!我去去就会,你不会等我回来,你的那几把灰还没有散完吧?  废话!这几把灰还要不了十分钟就可以搞定,倒是你孙道士要做到半夜 回家呢!刘福讥笑着。


    那好吧! 等着吧,你就等着吧!孙道士右手手指伸开放在嘴边呵了一口气,朝着刘福的方向一送,做吧,慢慢地做。


    孙道士走了,他赶着去做法事,留下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


  刘福轻快地将手边的几把灰撒好了,准备上岸回家去。


  抬头朝着西边的夕阳望去,还早的很,夕阳还没有下山呢!这个孙道士尽是吹牛,说什么要我在这里等着他回来,你做梦去吧!  刘福回家发觉手里特别的脏,一定得洗洗,那柴木灰裹挟的是粪便时而从手指里发出臭烘烘的味道,用这样的手去端碗吃饭,多少有点儿味道,还是洗洗吧!刘福来到水沟里蹲下洗手,水清澈见底,有一片片叶子竖立在水底好不奇妙。


  一边洗手,一边观赏那些树叶,发觉这些树叶都是活的,并不是真的树叶。


  它们还可以缓缓的游动呢!有脑袋,有尾巴,还有鱼鳞……  哇!我的乖乖,这些树叶不是 鲫鱼么?静静地摆动着诱人的尾巴的鱼,不是一条,而是数以百计条,从目光里闪现都是这么肥的鲫鱼,怎么不馋人?刘福赶紧挽起裤脚,窜进水沟里双手如螃蟹的抓子伸开,去抓鱼。


  那些鱼呆头呆脑地任由刘福去捉,不一会儿这些鱼都一一落入了他的手里。


  捉了满满的一大勺子,足足有三斤重。


  他乐得喜笑颜开,准备拿回家煎着下酒。


  当他的脚一离开水沟,眼睛又直了,沟里依然有密集排布的鲫鱼,从水沟的这边一直延伸到了水沟的那头。


  邪门了,那鱼一动不动地竖立在原处等待刘福去捉呢!刘福有点发傻了,今天是怎么了,哪里游过来这么多的鱼呢?转眼又一想;得了,还是捉吧!刘福将田埂上的一担大 箩筐提过来,置放在水沟边,他重新跑进水沟里捉鱼。


  一条,两条,三条,四条……就这样源源不断地抛出许多的鲫鱼到箩筐里,箩筐里的鲫鱼都炸开了锅在噼里啪啦的摆动身子,卷起尾巴在挣扎着想要回到有水的地方去,在箩筐里太久会缺氧窒息的。


  刘福哪有空去搭理箩筐里的鲫鱼,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去捉更多的鱼呢!他累得汗流浃背,全身没有一丝干纱,连短裤都湿透了,幸好是夏天,要不刘福非感冒不可。


    时间慢慢地流逝,夕阳早已滚进了大山里做梦去了,夜空里有皎洁的月亮在值班呢!她深情地注视着大地,也好奇的望着忙得不亦乐乎的刘福。


  刘福的箩筐里装得满满当当的鲫鱼,才眷恋不舍地上岸来!也罢,今天就忙到此刻为止,我要回家去了,他根本不知道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了,想想那个孙道士也做完了法事回家去了。


  他也高兴地肩挑着担朝着家回家,嘴里一边唱着,你挑着担,我牵着马,我是一个快乐的大龙虾…..  家里媳妇在家焦急地等着,看着刘福疲惫的回来了,有点责怪,你为何回来地这么晚?你被鬼抓去了吧!  放屁,我告诉你,今儿个我高兴,我捉了满满一担鱼,你赶紧地去捞出十几条来,洗洗放在锅里煎了,我好下酒,叫闺女和儿子也出来解解馋。


  刘福很想一饱口福。


    我的玻璃店的隔壁是家做铝合金门窗的店子。


  老板姓肖,五十上下年纪,矮矮的个子,逢人一打招呼便满脸堆笑,以致眼角和额头的皱纹挤逼得愈发深刻而显眼。


     老肖自诩人生两大最爱,一曰,买码(地下六合彩),二曰,嫖妓。


  他常常不请自来我的店里,从来不管我是忙碌还是悠闲,一开口就是津津乐道于他的上述两大爰好的话题,他的畅谈永远都是以“娘卖x的”开头,先是关于他昨晚买码的情况,买中了码,比如中了一个特码什么的,赢了几百上千不等。


  不过大多情况下,以未中码输钱为主。


  这时,他便要抱怨,便要奥恼:娘卖?给!应该是出龙的,码报上的诗明明讲的是出龙码的,怎么偏偏又出了蛇!娘卖╳给!码报也骗人!&hellip(两个洞一起插哦!好刺激);…  我昨天晚上又去那巷子了,老肖话题突然一转,转到他的人生第二大爰好上来了。


  因为新话题豪无过度的转换得太快,我常常被弄得一楞一楞的半天回不过神来。


  嗯个婆娘不错,三十多岁,肉多屁股大,尤其是那对大奶子在我下面晃荡晃荡的,蛮有劲,净是个味道。


  我吭嗞吭嗞搞了好久,……(此处省略百余字),他x的,价钱也划算!只要五十元。


  老肖伸出五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怎么样,我带你去玩玩?什么?不会的,很卫生很安全,每次事后都用消毒液洗哩!……还怕,怕什么呢?要不你带套得了,不过,我从不带的,带上就没感觉了,得病?得个卵!我卵事都没有,都玩了十多年了。


  ……我能看得出(鸡婆)有没有病啊,所以,我不怕,……  老肖说得口水泡沫星子满天遍地横飞,脸上容光焕发,眼晴晶亮,连手脚也似乎要舞蹈起来。


  老肖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男人嘛,上面嘴巴要呷饱呷好,下面老二也不要亏待哦!  禁不住老肖在我面前聒噪过无数次,不知是出手猎奇还是男人的本能使然,是夜,我终于决定和老肖去那老巷去“看看”。


    这是镇上东边的一条老巷,巷子的两边皆是百余年历史的一栋紧挨一栋的老旧木屋,青石板铺就的巷道,巷道不宽,仅二三米之距,行走其间,阴凉略带霉腐的气息迎面袭来,行人也稀疏,没有车辆和人群的喧嚣吵闹,踩在古老的石板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咚咚声,显得寂静而安祥,置身其中,我感觉仿佛穿越到了古代,有一种异样的兴奋和喜悦。


   “手段。


  ” 张泠一听也是哈哈笑了起来;“夏留,你真觉的我对付你还要手段吗?之前我确实以为你有些能耐,但就看你刚才跑的客人,你,夏留也不过打着催乳师的登徒浪子而已。


  ”一听张泠这话,我就不愿意了。


  侮辱我也就算了,还侮辱我这神圣的职业,操……我正想开骂,张泠 看了看我店:“一个月,一个月内我一定会让你关门大吉消失。


  ”猖狂,真的太猖狂了。


  我真的是太长时间没有遇到这么猖狂的人了,一下急了:“张泠,你够嚣张,一个月让我消失,如果我一个月没消失呢?你要怎么样。


  ”“怎么要跟我打赌吗?”张泠不屑的瞄了我一眼。


  “赌就赌,我怕你呀!”我瞪起眼睛道。


  “好,给我一个月,我一定会让你这家店没一点生意,你输了的话,你这种败类就给我滚出催乳师行业。


  ”张泠愤愤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张泠自己身为一位催乳师,为何就对同为催乳师的我,如此反感,这永远超出了同行既是冤家的一种仇恨,难道就因为我是个男的吗?当然我也没理会张泠这些,而是直接道:“好,我答应你。


  ”“走着瞧。


  ”张泠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一道胜利的表情,笑笑的看了看我就要走。


  我一把拦下她。


  “你又想怎么样。


  ”张泠缩了缩眉头。


  “你好像还没说你如果输了呢?”我盯着她那一对雪峰道。


  虽然张泠嚣张,但从专业的目光,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张泠 的胸实在太美了,甚至超越了徐 雅雅,许小倩,能以没有乳水的状态之下达到如此丰满,如此笔挺诱人的胸实在太少了。


  “我不会输。


  ”张泠不屑的哼了一声。


  看她这种趾高气扬的样子,知道她肯定不相信自己会输,我直接道:“我是说如果。


  ”“如果……”她黛眉微微一皱。


  我想她肯定也想不到了,看了看她妖娆的的娇躯:“张泠,其实我的要求也不过分,如果你输了,就让我检查检查你的胸如何。


  ”“你……”张泠刚想发飙。


  我就连忙打断道:“怎么怕输吗?”张泠 点了点头:“好,如果我输了,我就让你检查,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没有这个如果,哼……”说完,张泠甩头走了。


  我目视着她离开,看着她那妖娆的娇躯,那丰腴的臀部,忽然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下这个赌约呢?应该再说大一点,如果张泠输了,除了检查胸之外,还要检查检查下她身子才可以吗?胸虽然美,但这身子更美呀!只是现在话都说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追着人家继续说这个。


  能摸胸也算不错了,只要让我摸上她的胸,我就不相信她能够忘得掉。


  当然这一切也不能光说不练,还是要努力才行,特别是我去观察了一下张泠装修好的店铺,那设备,环境,还有人员都要比自己配套高了,也让我瞬间有了一些危机感。


  这要不努力的话,自己离开不离开这个行业是小,这没钱赚,才是亏大了。


  我也连忙制定了推销广告,七七八八的出去,我拍了拍手满意的回到店里坐等生意上门,还没坐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道脚步声。


  “不会这么灵验吧,刚贴出去就来了。


  ”我听到脚步声,一下子来了精神,然而回头一看见到却是郭 小欣


  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其实一直躲着郭小欣。


  不是她不够漂亮。


  要说郭小欣绝对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美人,那胸虽然要比徐雅雅,许小倩,张泠等人小了一点,可她才不过二十岁出头,能发育这么美好,已经算是不错了。


  特别是短裙下那一双美白大长腿,这要吸引多少人的眼光呀!可惜的是她不管怎么说都徐雅雅的堂妹。


  自己要是跟她扯上关系的话,自己跟徐雅雅之间或许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所以我有点怕她。


  见到她进来,不由缩了缩头,看着她瞪着我,更是不好意思:“小欣,你…你怎么来了。


  ”“哼,你个没良心的,看了人家,亲人家就一直不理人家了。


  ”郭小欣上来就直接质问了起来。


  “小欣,看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店里忙吗?你这么漂亮,我哪里舍得不理你呀!”我随便胡扯着,毕竟那天自己偷看她洗澡是事实,要是她一生气把事情捅给徐雅雅听。


  那自己岂不是更完蛋。


  看着小妮子嘟嘴生气的样子,我瞧了瞧身边美人,一把从身后搂住她,贴着她耳边道:“好啦,我的小欣欣,不生气了,是我错了好吗?来哥哥亲一个。


  ”“我才不要你亲呢?”小妮子哼了一声,推开我说道:“好了,夏留,我不跟你生气了,今天我来找你,主要是为了我姐的事情。


  ”“你姐。


  ”一听到徐雅雅的事情,我不由皱了皱眉头。


  “嗯。


  ”郭小欣慎重点了点头道:“从昨晚开始我姐就说胸疼,让我帮她摸,可越摸越疼。


  ”“那你怎么不让你姐来找我呢?”我一听立马有些急了。


  “我姐不愿意呀,我这来找你都是我偷偷来的呢?”郭小欣张大嘴巴道。


  我缩了缩眉头,知道徐雅雅肯定还是生那天的气,不由的有些郁闷,但她生气归生气,自己可不能不管她,我拉着郭小欣正要走,但想着自己现在跟张泠打赌呢?老是关店不好,就让郭小欣帮我看着,自己去了徐雅雅家里。


  ————“ 小留,你怎么来了。


  ”徐雅雅开门见着我,就诧异的问道。


  “你说我怎么来了。


  ”我白了徐雅雅一眼,此时也顾不上跟她生气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帮徐雅雅先治好胸痛,看了看徐雅雅胸口,虽然诱人。


  不过此时我倒是没啥邪念,看到更多的是一种病因(两性口述小说)。


  徐雅雅涨奶了。


  是的,徐雅雅胸本来就丰满,之前因为堵塞不能出奶水,现在虽然不堵塞了,但她的胸实在太好了,分泌出的乳水光靠小孩子是不够的,不排除多余的奶水,就肯定会发生奶涨,引起胸疼。


  “徐雅雅,去床上躺着吧!”我直接对徐雅雅道。


  徐雅雅黛眉一皱,摇了摇头道:“不要。


  ”“怎么还不要了呢?”我也是皱了皱眉头,瞄了瞄徐雅雅的胸道:“徐雅雅,你这是涨奶了,我必须要帮你吸出来,要不然的话你会更疼,甚至会引起发炎。


  ”“你…你怎么知道我胸疼。


  ”徐雅雅诧异的看了看我,随后恍然道:“是小欣去找你了是吗?这该死的小欣我都跟她说了没事,没事,她怎么还跑去找你。


  ”见徐雅雅还怪上了郭小欣,我郁闷道:“你这是病得治,快点去躺着吧!”“我不要。


  ”徐雅雅摇了摇头,身子还往退了一步。


  见到她这举动,我不禁一阵心痛:“徐雅雅,你这是要跟我断了关系吗?”“不是的。


  ”徐雅雅抬头看了看我:“我只是觉得我…我们这样不大好。


  ”“不大好。


  ”我苦涩一笑,看着徐雅雅羞涩样子是又气又急,问道:“你真觉的这样不大好的话,当初为什么又要我帮你呢?”“我……”徐雅雅一时语塞。


  “哼。


  ”我哼了一声又道:“好,就算如此,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专业吗?我当了这么多年催乳师,为多少母亲治疗过,这期间我饱受了多少质疑,现在你也要不信我吗?”“我…我没有。


  ”徐雅雅摇了摇头,一个激动,胸口立马又涨了起来,她那俏脸立马扭曲在了一起,还拿着手捂了捂胸口。


  我知道这是涨奶了。


  看着她痛苦的表情,应该是很痛的。


  毕竟这都两天了。


  “徐雅雅,让我帮你好吗?”我靠近徐雅雅问道。


  “不…不要!”徐雅雅忍着痛,还是不让我帮忙治疗。


  我真是又气又急又无奈。


  看着徐雅雅那几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脸蛋,草,豁出去了,骂了一声,我直接朝着徐雅雅抱了过去。


  啊……徐雅雅大叫一声,拍打着我道:“小留,你要干嘛?快点放开我。


  ”我没理会徐雅雅的喊叫,直接抱着她走向卧室,把她放到床上,没等徐雅雅挣扎,整个人就直接压了上去,粗鲁的拉下她的衣服,她是穿的露肩装,我可以直接从上面往下脱。


  一拉下来,徐雅雅妖娆的娇躯立马彰显了出来。


  那黑色的蕾丝文胸之下,那一对雪峰隐隐诱人,咕隆,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徐雅雅这奶涨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必须要快点帮她吸出来,不然的话要是引起发炎,那就麻烦了。


  想着我就要去解徐雅雅的文胸。


  “不…不要……”徐雅雅惊慌的摇了摇头,不断推搡着我。


  为了治疗徐雅雅的奶涨,我没理会她,直接摁住她,解开她的文胸扣子,因为为了喂奶方便,徐雅雅穿的是前开式的文胸,我一拉就直接解开了扣子,那一对雪峰一下崩了出来,文胸脱落在了一旁。


  雪白的双峰挺拔而立,充满着诱人的气息。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徐雅雅此时已经羞的紧闭上了眼睛,一张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了,哼声喊道:“小留,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听到徐雅雅这话,虽然痛心。


  但相比徐雅雅的疼痛,我还是没管着她,直接朝着她的雪峰亲了上去。


  刚吸上一口。


  嗯……徐雅雅就忍不住哼了一声,一双手更是直接朝着我抱了过来,摆了摆头喊道:“不…不要,小留,我求你了,别…别弄我。


  ”我不管徐雅雅,继续帮她治疗。


  那一口口香甜的奶水滑入我的嘴中,看着徐雅雅不断摇摆的身子,体内的浴火也跟着慢慢涌动了起来,这一会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贪婪着徐雅雅的美胸,还是为徐雅雅治疗。


  我沉醉了其中,手就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


  “不…不要!”徐雅雅享受着我的吮吸,突然遭遇我的咸猪手,吓的直接瞪起了眼睛,想要阻拦我,可惜已经太迟了,我的手已经摸到了。


  徐雅雅显然有感觉了。


  啊……徐雅雅就不由的哼了一声,双手直接紧锁住我的脖子,喘着粗气道:“不…不要,小留,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呜呜呜……呜呜呜……徐雅雅喊着一下哭了起来,我浑身一颤,慌忙抽出手,离开徐雅雅的娇躯。


  “混蛋,混蛋。


  ”徐雅雅激动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小留,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看着徐雅雅越哭越伤心,我也跟着心疼,伸手抱住她,贴着她耳边道:“徐雅雅,对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帮你治疗。


  ”“治疗,那你也不能乱…乱摸呀!”徐雅雅哭着狠狠的又拍了我几下。


  虽然不疼,但心疼。


  我有些无助坐起来,只能再次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了看徐雅雅的胸,刚才吸出来不少奶水,应该不会再出现胀痛了,就直接从床上起来道:“徐雅雅,你现在应该好多了,那…那我就先走了。


  ”我刚要走。


  “你给我回来。


  ”徐雅雅就喊道。


  我楞了下,回头看向徐雅雅。


  徐雅雅慢慢坐起来,拉了衣服挡住自己的胸,盯着我问道:“小留,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我一愣,苦涩的笑了笑,还能吗?我也不知道,其实自己这话也想问徐雅雅,回头看了看徐雅雅我攥了攥拳头:“徐雅雅,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回到从前,但你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除非你每当我是你弟弟。


  ”徐雅雅立马白了我一眼,羞红着脸:“我怎么没当你是弟弟,如果不当你是弟弟的话,我会让你帮我这样治疗吗?只是…只是你……”————徐雅雅说着俏脸当即浮起一片红晕,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但我知道她的意思,苦涩一笑道:“徐雅雅,对不起,是我没忍住。


  ”“唉!”徐雅雅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只是…只是…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徐雅雅摆了摆手:“小留,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吗?”虽然我心里头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但我真的怕会永远失去徐雅雅,点了点头道:“嗯,你还是我的姐。


  ”徐雅雅立马乐了,也是重重点了点头:“小留,你就是我的弟弟。


  ”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