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成人情趣|mikami yua porn

mikami yua porn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10/11 23:33:54 | 7個瀏覽
mikami yua porn


養生導讀:不少人利用 運動減肥,但堅持一段時間都沒有效果,是怎么回事呢?有專家指出,運動時間長短影響減肥效果,過短或過長都不能減肥!那么運動多久才能減肥?運動夠 30分鐘才能減肥!下面帶你看看運動減肥的最佳時間! 運動多久才能減肥?運動夠30分鐘才能減肥 慢跑是最為普遍的一種減肥運動,那么慢跑多久能減肥?并且如何慢跑才能達到效果呢? 首先你要非常 放松地跑5分鐘,把它當作是熱身準備活動。


  然后加速跑 30秒,接著再用30秒把 速度放慢,最后再快跑60秒。


  最后這60秒的速度比30秒加速跑的速度要快些,但不是要達到短跑沖刺的速度,應該是逐漸加速,以自己盡可能快的速度跑步。


  中間的30秒也不是慢跑,只不過是放慢步伐,為下一階段的快跑“緩存”一下。


   找一個可以提供環形道路的地方,以3~5分鐘的時間不費力氣地跑完全程。


  做完熱身準備活動后,環形速度跑開始了,要記錄時間了。


  在跑第二圈的時候,要用比第一圈少5~10秒的時間完成。


  然后散步或慢跑1分鐘進行休息放松。


  然后開始跑第三圈,所用的速度要比第二圈再少5~10秒。


  做3到5組這樣的練習,每組用的時間都要比上一組少5~10秒。


  最后讓 身體平靜下來, 鍛煉就完成了。


  每天慢跑30分鐘以上是最利于減肥的,但是一次強力鍛煉的時間不宜超過30分鐘,否則會產生饑餓感。


   為什么說運動夠30分鐘才能減肥?首先,有氧鍛煉時間在30分鐘以下,是根本達不到減肥效果的。


  鍛煉的前30分鐘,消耗 的是身體內的水分和糖分,30分鐘后才會開始消耗脂肪。


  水分和糖分減少只能暫時減輕體重,而只有消耗脂肪才能真正達到減肥的目的。


  這就好比前30分鐘花的是錢包里的>現金,30分鐘后刷卡花的才是銀行里的存款。


  短時間鍛煉會使身體內血糖降低,產生饑餓感,鍛煉后如果大吃大喝,反而會長胖。


   運動減肥要有完整的計劃,方能事半功倍。


  最后,運動強度也是影響因素。


  運動減肥就是促進能量消耗,同樣時間的運動,強度大的消耗能量肯定比強度小的多,因而減肥效果更明顯。


   運動能提高基礎代謝率,使體內脂肪迅速燃燒。


  每次運動后,人體基礎代謝率升高的時間可持續24小時,故每周運動3次,每次30分鐘以上,使身體燃燒掉300卡以上的熱量,就能使人體的基礎代謝率不致減緩,此時又一面節食,人體內多余的脂肪才能有效燃燒掉。


  瞬時爆發性運動(例如舉重、拉桿和百米賽跑)的能源是糖類而不是脂肪,故這類運動對減肥無益。


     啊寶貝腿再張開一點騷母親被同學小黑日了同學的母親李淑芬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一直以來,我做什么事好像總是比別人慢一拍。


  就像小時候,我和妹妹割草砍柴,或者打豬草,我總是比妹妹弄得少,并且捆的柴老是掉。


  后來去 打工,哪怕做得是最低級的普工,也總是比別人慢。


  像紡織廠的細紗,人家三個月后,看五六臺機都看得很好,而我做了六個月,看兩臺機,一到關鍵時刻,我累得滿頭大汗,車間里還是棉花滿天飛。


  所以那時我工作上不怎么順利,加上離婚又無望,心情很低沉。


  有一天,我竟然去算命,剛好那天 歐陽去買菜,也來看算命。


  他看到我在算命,就與我搭訕,歐陽一直看到我算完。


  我們一起去農貿市場的菜市,到了菜市,歐陽說,如果有空可以到他家去玩,并給了我電話號碼。


  幾天后的一個休息天,我實在無聊,就試著撥通了歐陽的電話,順著歐陽的指點,我到了歐陽住處的樓下,歐陽下來接我到他家去。


  歐陽家住在 五樓,進到家里,是兩室一廳的居室,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條。


  歐陽家里有很多的書,所以我知道歐陽也 是一個書迷。


  我們說了很多的話,我知道,歐陽曾是一名服裝設計師,后來服裝廠倒閉,歐陽就退了休,自己在外面做衣服,后來兒女大了,都到廣東去打工了, 他也清閑了,但他的老伴走得早,只想找個人說說話,希望我們能夠做朋友,而我當時的情形也好不了多少,所以我就答應了他有空就到他這里來玩。


  那天我在歐陽家吃的午飯,沒想到歐陽的廚藝還是一流的,做出的菜很合我的口味。


  就這樣我們開始交往了。


  并且不久后我們就走得很近了。


    歐陽知道我的廠在離他家不遠的天倫紡織廠。


  那時我們上的是兩班倒,每當我上白班的時候,下班時歐陽就會到我的廠門口來接我,于是我騎自行車在前面,歐陽在后面追,那情形總惹得我開懷大笑。


  到了歐陽家,歐陽就給我備好洗澡水,洗了澡,就端上可口的熱乎乎的飯菜,然后舒舒服服的睡大覺。


  上晚班時我也會到歐陽家去,那時歐陽也會服侍的我像老爺一樣,冬天甚至會給我備上熱水袋。


    歐陽曾是服裝設計師。


  于是跟歐陽一起的時候,他總是把自家的布拿出來,給我做很多很多的衣服,那些衣服特別的合身,并且特別的漂亮,很古典很時尚,每天都像模特一樣變換穿著,宿舍里的工友總是對我穿的衣服感到驚奇,好像只有舞臺上的演員才可以穿得這樣漂亮大方,大大滿足了我對服裝的需求。


  歐陽還喜歡弄吃的,那些什么的霉豆腐,什么剁辣椒,什么榨菜,什么泡菜、應有盡有,廠里的飯菜不是很好吃,歐陽就讓我把他自己做的菜,帶到廠里去吃。


  也許這就是要征服一個人先要征服他的胃的現實寫照吧。


  我喝水的水杯,蓋的被子,穿的衣服,吃的菜,好像處處都有歐陽的影子,以至于 有一次休息,歐陽一個人去旅游了,我打電話得知,我發現沒地方可去,我竟然很依賴歐陽。


  于是后來的 日子里,我更看重我和歐陽的交往,以至于,歐陽提出放假的日子到媽媽家去玩,我都沒有反對,因為我和黃的婚姻如同虛設,我交了這樣一個朋友,家里人也沒有不同意。


    我說我要寫作,下班后,一切事務他都包了。


  后來我提出想買一個電腦,歐陽也給我買了,雖然是一個二手電腦,勉強可以用,可是我還是很感激他。


  那個電腦總是動不動就壞了,一壞歐陽就用他那個拖 東西的車把電腦搬去修,五樓高的樓梯也讓他操夠了心,最后這個電腦用的時間少,修的時間多。


    也許我和歐陽很多時候享受的還是精神交流。


  在歐陽家,我也會哼自己的小調,歐陽就說我唱的歌不是很好聽,我就說我唱歌自己感覺好就可以,歐陽聽后開心的笑了。


  歐陽還會跟我講他的老婆,他的家,他以前的(我的尤物女友們)女朋友,他小時候學縫紉的經歷。


  他說他們學縫紉時,六歲就跟著師傅,吃飯是要吃在師傅后面,端茶倒水,倒尿壺,什么都要做,三年學徒,三年隨師,后來才有一點錢,再后來,縣里的服裝廠招工,歐陽就進到了廠里當師傅,這一當就是三四十年,最后經濟改革,服裝廠倒閉了,才清閑下來。


  我們那里有個炎帝陵,那幾年,要么開幕,要么恭祭,只要有演出,那里的服裝都是歐陽設計的。


  我很佩服歐陽,也為他會安排自己的 生活而驚嘆。


  或者有時候我想我跟歐陽交往,不僅僅出于寂寞,也許更多的是共鳴。


    我跟歐陽一起也有不愉快的時候,有一次歐陽的外孫要來,剛好我那天也休息,歐陽就叫我那天不要到他那里去,我感覺我跟歐陽還是距離。


  還有一次,我說在家呆著也不好玩,我們去公園里玩。


  那天我們早早的出發了,但在公路上,歐陽躲車的時候竟然摔了一跤,雖然最后我們還是爬了百步梯,到了烈士陵園,把一個南郊公園游了個遍,但對于他的體力,還有跟我的年齡的差距,我還是不敢恭維。


    生命中如果有一個你做什么事他都支持你,什么都為你準備得好好的,一個父輩般的愛,同輩般的情,落魄時的守護,你還有什么不滿足呢?在你交朋友時他也會吃醋,但他從來不干涉你,甚至有時幻想,能夠這樣過一輩子,也是不錯的。


  可是命運的帆往往不是你想怎樣揚就怎樣揚,第二年的正月,有人給我介紹了一個在廣東打工的男朋友,那個朋友正月回來與我見面,這之后,我就跟那個朋友去了廣東河源。


  如果早知道我和那個朋友最后沒有結果,我是不是會選擇留在縣城,留下跟歐陽繼續我們的忘年交?我不知道,我只記得我跟歐陽分別的那天,是正月,我到歐陽那里拿我私人的東西,歐陽聽說我要跟男朋友外出打工,他緊緊抱了我一會,說他很舍不得我走,我說我必需走。


  后來我拿東西出來,跟男朋友一起會合。


  我的眼睛有近視,但是那天我卻看見歐陽站在街的對面,跟著我送了很久很久,直到我上了車,離開了他的視線。


  幾年后我回到縣城,我找過歐陽,但沒有找到。


  有一次我們再在大街上相遇,他只是問了我當時的生活,知道我成了新家,一切安好,他什么也沒說。


  我有點失落,但沒有后悔曾經的相遇。


  一切隨風飄落,只有記憶的柳絮是那么美,生活還在繼續。


   高靜啊的一下坐在了地上,手里的教材也散落一地。


   老張一直在偷偷跟蹤高靜,一看到這個機會頓時大喜過望,從拐角走出來假裝驚訝的問道:“呀, 高老師你怎么了,是摔倒了嗎?”高靜這下摔的極重,掙扎兩下沒起來,只好像老張求助:“老張,我崴腳了,你,你扶我起來。


  ”老張正中下懷,走過去把高靜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只手摟著她的細腰慢慢把她扶起來,嘴里 說道:“高老師,慢點,慢點,你左邊身子別用力,重心往我這邊倒。


  ”高靜紅著臉點了 點頭整個人都幾乎被老張抱在了懷里,硬是叫老張半拖半抱的拉了起來。


  一想到自己被一個年齡能做自己爹的老男人抱了,高靜的心就砰砰直跳。


  一站起來她就推開了老張,一只手扶著墻對老張說:“謝謝你,張叔。


  麻煩你幫我去醫護室叫一下劉護士。


  ”老張很舍不得,對高靜說:“高老師,要不我送你去醫護室吧,現在是吃飯時間,我過去不一定找得到人。


  ”高靜說:“不用了,要不,你去忙吧,待會有學生過來我叫他們幫我 叫人


  ”老張有點生氣覺得高靜不近人情,就說到:“那好吧,我去叫人,我先扶你去教室坐下吧。


  ”高靜沒拒絕這要求就叫老張扶著自己走進了附近的教室。


  老張的手在高靜的腰附近試探了兩下始終不敢往屁股上摸,只好乖乖的扶著高靜坐在凳子上,對她說道:“高老師,你先休息,我去醫務室找人。


  ”“嗯。


  ”高靜頭也不抬的說道,把一只腳放在凳子上輕輕的揉捏著。


  高靜的腳很美,小巧玲瓏,白玉無暇,五根腳趾像是玉蘭花瓣可愛無比。


  老張年輕時就是個足控,對美女的腳沒啥抵抗力,現在更是走不了了,望著高靜的腳直咽口水。


  高靜感覺到不對勁,一抬頭看老張在看自己的腳,有些生氣的說道:“老張,你咋還不去叫人?”老張嘿嘿 一笑:“高老師,今天早上十點多的時候你在校長辦公室干啥好事了?”高靜一怔,臉色瞬間蒼白,顫聲問道:“你,你在胡說什么?”老張冷笑道:“你跟 劉亮今天做了啥我都看到了,你們的對話我也聽得一清二楚。


  嘖嘖,高老師沒想到你平日里裝的那么正經,背地里卻還挺風流的嘛。


  ”高靜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低下頭小聲說道:“那你想怎么樣?”老張一看高靜被嚇住了,大為得意,趁機抱住了她,一只手肆無忌憚的把玩著她的玉足,在她耳邊說道:“今天下班了來我水果店,我告訴你我想咋樣。


  你要把這事告訴劉亮,我有的是辦法叫你身敗名裂。


  我可有你們兩個的 照片呢。


  ”說完,不等高靜反對,老張扭頭就走。


  而高靜似乎已經被嚇傻了,憤怒的盯著老張的背影,兩行眼淚默默流下。


  老張很高興,感覺整個人重新散發了青春的活力。


  一想到高靜那火辣的身材和那白嫩嫩的小腳他就覺得全身的熱血都在沸騰。


  老張興沖沖的來到醫務室,剛想推門進去,突然聽到里邊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女人的聲音,看房門虛掩著老張就趴在門縫偷瞧起來。


  只見女醫生 白瑞穿著一身白大褂坐在辦公桌上,雙腿岔開踩在椅子上,從老張的角度可以看到她腿上穿著黑絲|襪,她的右手拿著一只圓珠筆伸到裙子里也不知道在做什么,雖然緊咬著嘴唇但時不時還會發出一兩聲的悶哼。


  老張看的目瞪口呆,沒想到白瑞居然喜歡這種調調,白瞎了那么好的身材了。


  不過看著確實挺刺激的。


  “咳咳!”老張看了一會,故意重重咳嗽兩聲驚醒了屋子里的白瑞。


  “誰呀!”屋子里傳來了白瑞的聲音,有些惱怒。


  “我,水果店的老張,高靜老師腳崴了,叫我過來請人去看看。


  ”老張大聲說道。


  “等會。


  ”白瑞說道。


  過了一會,白瑞打開門走了出來,手里提著個小藥箱,老張貪婪的看著白瑞甜美的臉龐,發現她臉蛋紅撲撲的,一張瓜子臉嫩的能掐出水,身材高挑纖細,眼神清純帶著嫵媚,跟高靜比又是另外一種風味了。


  白瑞瞪了他一眼沒好氣說道:“剛才你都看到了?”老張嘿嘿笑著點了點頭并不說話。


  “別在外邊亂說,以后有你好處。


  ”白瑞說著拿出錢包抽了幾張票子給老張。


  老張呵呵一笑,收下了錢在前邊帶路。


  半路上他看到幾個女生攙扶著高靜走了過來,老張知道占不去啥便宜了就笑著給高靜打了個招呼然后回自己店里了。


  高靜的傷并不重,上了點藥,下午的時候已經能自己走了。


  可她現在心亂如麻,她知道老張叫自己過去肯定沒安啥好心,但是自己不去的話,萬一老張把照片到處亂傳,那自己的家庭工作可全毀了。


  叮鈴鈴,放學鈴聲響起,高靜一怔,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老張的店外。


  (倆性故事)老張早早就看到高靜過來了,激動的手都在抖,高靜一走到店里老張就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高老師過來了啊,腳好點沒。


  ”高靜冷著臉不說話。


  老張又問道:“高老師吃飯沒,我這剛做了飯,一起來吃點吧。


  ”高靜忍不住怒道:“別裝了,說吧叫我來到底想干啥。


  ”老張沒說話跑出去張望了兩眼,咔擦一聲把店門從里邊關了。


  高靜害怕極了,驚慌道:“你要干啥,你可別亂來,亂來你要坐牢的。


  ”老張的目光開始肆無忌憚的在高靜的身上亂看,嘿嘿笑到:“高老師,我看裝的那個人是你吧。


  你都被劉亮給睡了,還在我面前裝啥清高呢。


  我的要求很簡單,你也給我睡一次,伺候的我舒服了,你和劉亮的事就不會有人知道,要不然,我明天就拿著照片去教育局。


  ”高靜被嚇的六神無主大叫道:“別,你別去教育局。


  我,我也是受害者,求求你放過我吧,要不然劉亮不會放過你的。


  ”老張冷笑道:“我還害怕他劉亮,大不了我去別的地方賣水果,他能把我咋。


  ”高靜哆嗦著不說話了,心里在做激烈的思想斗爭。


  老張看她一眼繼續說道:“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也不逼你。


  你現在就可以回去了。


  ”高靜的心理防線終于崩潰了,哭喊著:“我答應你,一次,就一次。


  ”老張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說道:“行,你跟我進來吧。


  ”兩個人來到了店里老張隔出的一間休息室,那里有一張小床。


  屋子很小,除了那張床,就只有站腳的地,兩個人一塞進來,就更擁擠了,老張和高靜幾乎都快貼在一起了。


  
https://twasfasga.weebly.com/1774308.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4924637.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7430517.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2237926.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9779975.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1912668.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7654055.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8318145.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9390537.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3040771.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