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成人情趣|香苗 レノン

香苗 レノン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3 6:47:50 | 22個瀏覽
香苗 レノン


林老師給的?”我扭頭沖著林老師裝傻問道:“老師,你這個牛奶在哪里買的啊,我還想喝,能不能賣點給我啊。


  ”“不賣。


  ”林老師急促的說了一聲,然后急匆匆離去。


  看著林老師羞怯的模樣,我真想多喝幾口。


  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有機會。


  “你還在想林老師嗎?” 周月茹有些吃味,她掐了我一把,我痛呼了一聲。


  “疼。


  ”周月茹自知過抓的重了一些,又小意在掐腫了的地方揉了揉。


  “周班導,你看我有機會跟林老師一起…?”周月茹紅唇親了過來:“林老師有家庭的,而且夫妻剛有小孩,兩人很恩愛哪。


  ”我明白她的意思,大為遺憾,打起精神對付起周月茹,頗有些發泄不滿的意思……時間過了一個禮拜,學校的新生舞會廣場終于布置完畢,周月茹也擺脫了每晚晚回家的厄運。


  雖然她的晚回來,每天都在給我和姐姐制造機會,但依舊沒有攻克姐姐。


  兩大美女的共同服侍的愿望,使我一直在努力堅持。


  這一天周月茹穿著一襲半透明的粉色星點晚禮服,纖細的胳膊,優美動人的線(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條,緊繃的雙腿,這些都讓人目眩神迷。


  簡直能把人的魂魄給勾了去。


  她挽著我的手臂,我沿途收獲了一個個雄性生物妒忌羨慕的眼神。


  我這是成了男人公敵了嗎?雖然我沒 開口,但是心里得到了大大的滿足。


  “今天月茹姐是不是很給你長面子啊。


  ”周月茹笑如狐媚,她勾了勾我的下巴,吐氣如蘭。


  我在她耳邊悄悄 說道:“感受到了嗎,這就是我的回答。


  ”周月茹輕咬下紅唇,居然在幾百人的舞會會場掏了一把,我連忙咳嗽了一聲。


  “呀。


  ”一聲嬌呼。


  我循聲看去,頓時楞住了。


  在眼前的是 林舞月老師,她此時穿著一身輕柔如煙的紗網晚禮服,那長年 跳舞的身軀,雖嬌柔卻十分有韌性,充滿了協調感。


  她背著光看不清長相,但卻我誤認為是置身在朦朧煙霧中的仙女。


  這一眼看得我有點呆了,簡直太美了。


  林舞月和周月茹完全是兩種類型,一個能讓你心中火焰熊熊,瘋狂進軍的小妖精。


  一個是能讓你輕柔愛撫,細細與她纏綿悱惻的女人。


  這種人分不清高下,但我從現在開始知道:我想要林舞月成為我的女人。


  “你們…這里人多哪,膽太大了。


  ”林老師看著我,白嫩的臉龐上浮起兩朵紅云。


  我下意識伸手要抓林老師的皓白的手臂…我下意識伸手要抓林老師的皓白的手臂,還有沒碰到她,就被一只肥手打落。


  “舞月老師,原來你在這邊啊。


  ”先前在辦公室企圖非禮周月茹的賈主任,挺著一個大肚腩站在旁邊。


  他居然是林舞月的舞伴。


  賈主任人品有問題,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色狼。


  可林老師居然答應了他做舞伴,這讓我有些不解。


  音樂響起,是一首舒緩的曲子。


  我牽著的周月茹白嫩的手掌走入舞池,一手握住她的腰,往懷里狠狠一拉。


  緊致溫熱的軀體,瞬間倒 在我懷里。


  周月茹“嚶嚀”一聲,仰頭看著我,眼波閃爍。


  我們兩人隨著音樂緩緩移動腳步,她略有似無的挑逗著我。


  周月茹就算是在跳舞的時候,還是那般火辣。


  “弟弟,姐姐的舞步是不是很厲害。


  ”周月茹轉身在我耳邊輕聲說道。


  “厲害,厲害。


  ”我報復性的狠狠踩了她幾下,惹得她連連皺眉,對我又掐又捏。


  在這時,我的眼睛的余光看見了林舞月老師和賈主任兩人。


  賈主任小眼睛中滿是興奮。


  他此時將手伸到了林舞月的身上,居然硬要將林老師拉到自己懷里,他還撅著厚黑的嘴唇要親林老師。


  林舞月老師臉上露出尷尬,極力抗拒。


  可她怎么會是賈主任的對手,掙扎了幾下都沒有掙脫,氣的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月茹姐,如果那天在辦公室我沒及時趕到,你是不是也跟林老師一樣?”我問了一句。


  周月茹瞧了我一眼,巧笑道:“走吧,給你一次英雄救美的機會。


  ”我和周月茹兩人,移動舞步向著賈主任和林老師的方向走去。


  林老師看到我跟周月茹后,雖不敢喊,但眼中明顯露出求救信號。


  “賈主任,我們換一下舞伴。


  ”我見縫插針一下子挑開了賈主任在林舞月老師身上的手,將林舞月接了過來。


  賈主任還沒有反應過來,周月茹就牽上了他的手。


  林舞月一牽上我的手,立馬長吁了一口氣,感激的說道:“謝謝你 大明,怪不得所有女老師都不肯跟賈主任搭伴兒。


  ”“英雄救美,應該的嘛。


  ”我一手摟著林老師柔弱無骨的纖腰,一手輕輕捏了捏一下林老師那蔥白纖細手掌。


  她的臉一下變的粉撲撲的:“別亂說,我都已經結婚了。


  ”“可結婚了就不代表會變丑啊。


  ”我十分肯定地說著:“林老師雖然不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可是卻是我見過最有氣質,最像仙子的女人了。


  ”“你的嘴可真花。


  ”林老師似嗔非嗔的瞟了我一眼。


  我情不自禁的將林老師往懷里一拉,我們兩的肚子立馬就貼在了一塊,這時我聞到了一股馥郁芬芳的香味。


  這味道讓我深深吸了一口:“好濃的奶香啊。


  ”林舞月老師臉上唰的一下,飄上了兩朵紅云:“你亂說什么啊。


  ”她另一只在我背后的手掌,掐了我一下。


  我吃疼的叫出聲。


  林老師慌了,顯然不知道我會這么疼,那手掌急忙在我背后撫摸起來,口里輕輕說道:“不疼,呼呼…不疼哈。


  ”感情林老師把我當成了小孩子,我不禁失笑,摟著她腰肢的手掌游走著。


  先前還可望而不可及的林老師,此時就在我的懷里了。


  林老師顫抖了一下,舞步連連出錯。


  林老師的臉頰紅彤彤的,就像是一個熟透了的蘋果,她囁喏的說了一句:“大…大明…你的那個…”我將頭伸到她的耳邊,聞著她的發香調笑道:“哪個啊,林老師。


  ”“你那…那個…”林老師羞紅了臉,垂著頭不敢看我。


  “老師,你長得這么漂亮,而且身材這么好,是個男人都會喜歡你的。


  ”我嘴上滿是歉意的說著,心中卻樂開了花。


  林老師細弱蚊聲的“哦。


  ”了一聲,聽聲音居然有壓抑喘息的意思,而且沒有反抗離開的勢頭。


  音樂繼續響著,我帶著林老師,她的身軀緊貼著我,勻稱的軀體隨著移動在我身上不斷的摩擦。


  這感覺實在太棒了。


  我一個跨步,手掌撐住林老師后背,將她向后仰去。


  她叫了一聲:“大…大明。


  ”林老師迷離的看了我一眼,那一雙眼中居然泛起了一絲絲晶瑩的波瀾。


  明顯能看出眼神內的那一汪春水。


  林老師有感覺了。


  我將她拉了回來,想要吻她。


  林老師像是受到驚嚇的小兔子,縮了縮脖子。


  我知道經過剛才賈老師那猴急的一幕,現在的林老師決不能太急切。


  音樂沒停,人群沒散。


  此時我幾乎是將林舞月老師抱在了懷里,林老師全身的一切,在這一次跳舞之中,我已經和她進了一步了。


  “大…大明。


  ”林老師,將下巴撐在我的肩頭,吐氣如蘭的說道我緊緊環抱著林老師,帶著她繼續遵循音樂的節奏舞蹈。


  林舞月從小學習舞蹈,自然知道我所做的事情,似乎是有些感動,將下巴靠在我肩膀上。


  等到音樂停歇,我反應過來后,林老師已落荒而逃。


  她匆匆離開前的羞怯懊惱神情,讓我有些神迷卻又有些后悔。


  我剛才的行為,跟賈主任有什么區別?都是色狼行徑。


  我在舞會上四處游蕩尋找,想跟她道歉,但卻沒有看到林老師,反而找到了周月茹。


  她此時一個人坐著,嬌好的身軀彰顯出無盡的彈力和極致的曲線。


  它們仿佛在無聲的告訴所有男人。


  把你的手掌伸過來吧。


  我走了過去,開口問道:“你怎么一個人在這?賈主任哪?”我拿起一杯啤酒灌了一口。


  周月茹臉頰上有兩朵紅云,似醉非醉沖我隔空親了一下,說道:“那賈主任,真是好不老實,剛才居然想占我便宜。


  ”“然后呢。


  ”我在她身上狠狠捏了一下,眼神打量著她,想看出周月茹是不是被那老色狼占了便宜。


  周月茹“呀”了一聲,正了正 身體


  她伸出食指勾著我的下巴:“怎么,吃醋了嗎?”見我認真的看著她,她又說:“那老色狼一起心思,就被我叫了一群班上男同學灌他。


  ”“噥。


  ”周月茹轉身靠在我懷里,蔥白的食指一指前方。


  我只看見了五六個班上男同學,此時正抱著酒瓶子呼呼大睡,哪里有賈主任的身影。


  “不見了。


  ”周月茹嘟著晶瑩紅唇,臉上十分委屈。


  她一只手伸到后邊來,借著我們兩人身子阻隔他人視線,小聲道:“剛才真的在那的。


  ”“嗯,我相信你。


  ”我瞇著眼睛,心里的火氣也消不下去,于是連忙拉著周月茹往小樹林那里鉆去。


    這是我們學校的小情侶都喜歡去的地方。


  一到了天黑,這里面就會藏著無數的野鴛鴦在里面幽會。


    我拉她來這里干什么,周月茹自然心知肚明。


  她那張紅撲撲的小臉也許是被 酒精刺激到了,顯的更加撫媚誘人,眼睛里面都能滴出水來。


  看的我心緒跳動,狠狠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惹的她咯咯笑著。


  我將她靠在樹干上,晚禮服推到腰間,抬起她的大腿。


  這時候她的手機響了,有人給她發了微信,我看都不看直接將她手機丟掉。


  我很討厭辦事的時候有人發短信打擾。


  “等等,好像是林老師發來了,我瞧一眼。


  ”周月茹放下腿要去撿手機,被我拉了回來。


  重重擠壓在樹干上,兩個身體緊緊貼住。


  周月茹輕咬了一下我耳垂,吐出熱氣溫言道:“你先等等,我剛好像看到的是“救命”兩個字。


  ”我懷疑的撇了一下她,但還是將周月茹放開,她一撿起手機,果然上面是救命兩個字。


  而且還發了一個微信定位。


  “林老師出事了!”周月茹神色肅然,我們打開導航看了下區域,位置就在我們所在的這片小森林。


  但無法清晰定位在哪里。


  這小森林太過偏僻太過特殊,就算別人就算是聽到了什么凄厲慘叫,也只會心一笑:兩人玩的太猛了。


  完全不會考慮到,是不是強迫或者是不是有生命危險。


  周月茹急得團團轉,看得出來兩人的關系這幾天確實是突飛猛進,就在她一籌莫展的時候。


  手機中的微信再次響了起來。


  一看上面寫著“賈主任”三個字,這下我什么都清楚了。


  這賈主任是酒壯慫人膽,打算胡來了。


  “林…”周月茹只能向前走著,剛打算喊出聲,就被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別亂喊。


  ”周月茹這時候反應過來,還得顧忌一下林舞月的名聲。


  “賈主任,你在哪!”我將手掌放在最邊喊出去,聲音洪厚中氣十足,一聲出去能在這小森林中傳出老遠。


  賈主任的名聲?那是什么玩意。


  周月茹學著我不斷邊走邊叫。


  小森林內好幾對野鴛鴦被我們這么一叫,來不及穿好衣物,只得神色匆匆的走掉。


  “賈主任,你在哪!”這六個字一直回蕩在小森林中,我敢保證,只要賈主任不出現,那么我肯定會一直喊下去。


  大概又過了十分鐘左右,我終于聽到了一聲怒氣沖沖的聲音:“誰啊,誰啊!找老子干什么!!!”我跟周月茹兩人對視一眼,迅速向著那聲音的來源跑去。


  沒想到賈主任跟周玉茹離我也就只有二十多米,一到那邊,我就見到賈主任一張通紅的臉怒氣沖沖。


  小眼睛迷迷瞪瞪,顯然就是一副醉酒的模樣,他叉著腰說話:“你這臭小子有什么事情找我。


  ”我走過去,見林老師雖然衣服沾了些草屑和泥土,但還算完整沒有受到傷害。


  我這才轉身笑嘻嘻的對著賈主任說道:“主任,你家黃臉婆喊你回家吃飯。


  ”“你…”主任一時氣結,說不出話。


  原本通紅的臉,漲成了豬肝色,似乎是知道自己并不有利,指了指我甩下一句“你給我小心點。


  ”的場面話,離開了。


  我看著賈主任獨自一人的背影漸漸消失在黑沉沉陰影中后,這才轉過身來,林老師臉上垂淚,就像一只可憐的小雀,靠在周月茹身上。


  這副我見有憐的可憐模樣,讓我想把她擁進懷中沖動。


  “林老師,你沒事吧。


  ”我開口問道。


  林老師靠在周月茹身上,輕輕搖了搖頭抽搭兩下輕聲說道:“沒事。


  ”我隱隱有些蛋疼,這怎么都不像是沒事的模樣。


  我看向周月茹,周月茹這才噗嗤一聲笑了:“賈主任是成也酒精,敗也酒精。


  ”她一通解釋后,我這才明白。


  賈主任喝了酒壯了膽,把林老師騙到了小森林,但關鍵時候,卻因為酒精…他起不來。


  我哈哈笑了。


  突然鼻子間又聞到了一股馥郁的香味,我咽了咽口水,想起了在醫務室周月茹遞給我的那杯牛奶,那叫一個香甜,醇厚。


    我心里頓時蠢蠢欲動起來。


  我的內心蠢蠢欲動起來。


  沒等我開口說話,周月茹居然一把就將林舞月老師推給了我,讓我抱了個柔香大滿懷。


  知我者,莫過周月茹啊。


  林老師不解的看著周月茹,周月茹呸了一下:“你腳崴了,難道你還指望我背著你出去?就我這細胳膊,細腿的?”“你腳崴了?”林老師點了點頭。


  我脫下西裝外套,穿著襯衫蹲下,將林老師背了起來。


  林老師一上背,我頓時暗喜,這外套脫的好。


  她身上的晚禮服本就薄如輕紗,一層套一層,才不至于露光。


  而我身上的襯衫也是薄薄一層。


  那美妙的觸感,讓我心中一陣興奮。


  雙手捧住林老師瘦弱的身子,將她往上掂了一下,她輕呼一聲,顯然有些害怕。


  我立馬將手穿過她的小腿,扣在自己腹部。


  這個紳士舉動,讓林老師長吁了一口氣。


  溫熱的氣吹在我耳垂,有點發癢。


  此時周月茹在前面引路,她那性感的身軀在前方一扭一扭的,可我沒心情欣賞。


  我全身心都在背上溫婉可人的林舞月身上。


  “對不起,林老師。


  ”我突然開口。


  林老師疑惑的問道:“怎么了?”“剛才…剛才跳舞,我不該對你那樣子,我控制不住,對不起。


  ”我包含歉意的開口。


   老王今年四十五歲,是個老光棍。


  幾年前他在一家電子廠門口開了個小賣部,自己身邊無伴,不過每天與來 店里買東西的電子廠員工們聊聊天,日子倒也算是自由自在。


  電子廠里,大部分都是些大媽、老嬸級別的女員工,老王年到中年,卻壓根對她們不敢興趣。


  老王真正喜歡的類型,是麗質貌美的小姑娘。


  而最近來電子廠的新員工里,有一位叫李 芳芳的小女生。


  李芳芳年輕靚麗,嬌美文靜,而且非常有朝氣。


  在這郊區電子廠里,簡直就是雞群里的鳳凰。


  老王早就注意到李芳芳了。


  每當李芳芳來小賣部買東西時,老王都趁機偷視著對方的身材。


  雖說李芳芳看起來年紀不大,但身材比例完美,前凸后翹,尤其是胸前的飽滿,讓老王浴火不止。


  老王為了跟李芳芳套近乎,好幾次對方來店里買東西,老王都打算不收她的錢。


  可李芳芳思想比較單純,對于老王的慷慨,她選擇了拒絕。


  或許是李芳芳認為,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另外她早就發現了老王那色瞇瞇的眼神,便把這位小賣部老板當成了壞人。


  直到有一天早上,李芳芳起床起晚了,匆匆在老王店里買了個面包就往廠里跑,一不小心把錢包落下了。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這么被老王給把握住了。


  老王將李芳芳的錢包物歸原主,讓李芳芳頓時對老王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來 王叔心地善良,虧我之前還把他當成壞人。


  ”李芳芳心里默言道。


  這天,李芳芳休息。


  她早早的起了床,將烏黑靚麗的秀發梳好后,從柜子里拿出來一條粉白色的連衣裙換上,再穿上一雙干凈的小白鞋。


  這一刻,李芳芳仿佛不再是電子廠雞群里的鳳凰,而是天宮里走出來的仙女。


  為了表達對老王的感謝,李芳芳決定請老王吃個飯,所以才特此打扮了一番。


  “王叔。


  ”來到小賣部門口,李芳芳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向坐在里面的老王打了個招呼。


  “芳……你是芳芳?”看到自己店面外的佳人,老王頓時有些語無倫次。


  李芳芳今天太漂亮了,舉手投足,如詩如畫,一頻一笑,沌然天成。


  不僅有著一張美艷如仙、幾無瑕玼的臉孔,老天爺又賦與她一身冰肌玉膚及魔鬼般的身材。


  豐滿的雙峰,纖細的柳腰,迷人的蜜桃臀,在配上一雙毫無贅肉、又細又長的大美腿,簡直能夠迷死全世界的男人。


  而且那條粉白色的連衣裙,似乎是李芳芳好幾年前買的了。


  上半部分,好似裝不下她的那份飽滿,都快將布料撐破。


  老王咽了咽口水,一雙著了迷的眼睛仿佛要將李芳芳的身體看透一般。


  “她完全就是位仙女啊。


  ”老王心底里散發出絲絲渴望。


  對李芳芳的好感,也愈發強烈。


  若是能讓李芳芳與自己發生點什么,老王都覺得死無遺憾了。


  “芳芳,你來王叔店里,準備買啥啊?”老王緩過神來。


  “王叔,我不是來買東西的。


  ”芳芳搖了搖頭,接著說道:“之前謝謝王叔把錢包還給我,所以今天我想請王叔吃個飯。


  ”“請我吃飯?”老王眼珠子一轉。


  雖說有美人主動邀請,不過老王卻不想答應。


  要是接受了這一頓飯,那么老王與李芳芳之間的恩情,算是抵消了。


  “芳芳啊,王叔這開著店鋪呢,不方便跟你去外面吃,要不,你就請王叔喝瓶 飲料吧。


  ”“啊?只請你喝一瓶飲料嗎?”李芳芳決定有點不妥,哪能一瓶飲料就把王叔給打發了。


  不過李芳芳還是答應了下來,并心中牢記,以后一定要報答一回老王。


  老王從冰柜拿出兩瓶飲料,一瓶給了李芳芳。


  “芳芳,你也喝。


  ”老王笑了笑。


  “哎,好。


  ”李芳芳接過飲料,打開薄唇抿了一口后,將飲料瓶放在了桌上。


  “哎呀。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李芳芳一不小心,把飲料瓶碰翻了。


  加上沒有蓋瓶蓋,瓶子里的飲料,撒了李芳芳一身。


  飲料順著李芳芳的頸脖,流進了胸口。


  上半身的連衣裙,也被打濕了,貼身的衣物就近似透明的一般。


  那一對若隱若現,讓老王不禁看直了眼。


  “王叔,你這有紙巾嗎。


  ”李芳芳焦急道。


  “有……有的。


  ”老王如夢初醒,找到紙巾后,直接上手、主動幫李芳芳擦拭。


  擦水漬的時候,老王的雙手,不小心觸碰到李芳芳的一對挺拔飽滿。


  那感覺,真的是又軟又彈,讓老王心中都樂開了花。


  李芳芳則是俏臉一紅,不過她認為老王肯定不是故意的,所以并沒有反抗。


  “芳芳,這飲料撒身上了,挺粘人的,要不你還是回去先洗個澡吧。


  ”嘗到甜頭的老王,沒有被欲望沖昏頭腦。


  他需要在李芳芳面前保持好形象,以后才能跟這位小美女,有更多相處的機會。


  “好呢王叔。


  ”李芳芳早就害羞不已,丟下這句話,便匆匆跑回了女員工宿舍。


  而老王,一個人在店里,回味著剛才手掌心上傳來的舒爽。


  “芳芳,我老王一定要得到你!”之后的一段日子,李芳芳忙于工作,也就每天來小賣部,與老王交談幾句,兩人的關系,并沒有實質性的進展。


  直到某天深夜。


  老王準備關店回去休息,卻看到店外一個熟悉的身影。


  只見李芳芳穿著一身絲薄的睡裙,豐滿的雙峰將睡衣挺得高高的,領口處露出的雪白輪廓。


  還有那雙細白的美腿,在昏黃的燈光下,看的老王直晃眼。


  “芳……芳芳,你這么晚出來,是有什么事兒嗎?”老王咽了咽口水。


  李芳芳扭扭捏捏,兩只玉手都不知道應該放哪,嘴里半天才吐出個“嗯”字。


  “有啥事兒你跟王叔說,王叔肯定 幫你解決!”老王一靠近李芳芳,便聞到一股沐浴露香。


  看來,李芳芳剛洗過澡。


  “王叔……我生病了,想現在去醫院看病。


  ”李芳芳語氣焦急。


  “啊?病了?生了什么病?”老王心中產生一絲疑惑。


  白天李芳芳來自己店里買東西,也沒看出來身子出問題啊。


  “我……下午下班后,舍友給我吃了一包辣條,吃完我才發現,那包辣條是過期的,而且現在我也感覺到身子不舒服,舌頭還起了好多紅點。


  ”李芳芳委屈不已,甚至哭泣了起來。


  “王叔,你說我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嗚嗚嗚……”老王聽完李芳芳的訴苦,內心不由的一笑。


  “這小姑娘可真是單純,其實就是普通的上火。


  ”老王知道真相,但他并不打算告訴李芳芳。


  “芳芳啊,你這確實是食物中毒了呀,辣條本就不干凈,加上還過了期。


  ”老王表現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


  “這種病,不單單要去醫院洗胃,而且光吃藥 治療,都需要好幾個療程,花費可不小啊!”說完,老王還無奈的嘆了嘆氣。


  “啊?治療需要很多錢嗎?”李芳芳頓時嚎啕大哭。


  “我出來上班本就是為了賺錢給媽媽治病……”“沒事的芳芳,王叔不是說了嗎,你遇到困難,王叔肯定會幫你的!”老王語氣嚴肅。


  “這些年,你王叔開小店也存了幾萬,加上每個月的養老金,絕對足夠治好你的病。


  ”“王叔……”李芳芳感動萬分,可她不愿意接受老王的好意。


  “王叔,這些錢都是你的血汗錢,我可不能用。


  ”“沒事的芳芳,我已經活了大半輩子,錢留著也是留著,還不如拿來幫你。


  ”“不行的王叔,我要是用了這些錢,那不得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


  ”李芳芳轉過身,打算回去自己一個人想辦法。


  “唉……芳芳,其實你這個病,王叔可以給你治好,不需要去醫院。


  ”見李芳芳要走,老王趕忙勸說道。


  “真……真的?”李芳芳停下了腳步。


  “當然是真的。


  ”老王點了點頭。


  “只不過,治療的方法,比較特殊,我擔心你會誤會王叔。


  ”李芳芳腦中閃過一絲猶豫,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


  “王叔你又不是壞人,只要能把我的病治好,我絕對不會亂想。


  ”“好,那你跟王叔進來。


  ”老王重新將店內的燈光打開,待李芳芳進來后,又將店門關上。


  老王不知從哪兒翻出來一本書,一邊翻看,一邊對李芳芳說道:“芳芳啊,當初王叔年輕的時候,自學過一本藥典,上面正好有治你這種病的方法。


  ”“你肯定覺得王叔說的有點扯,那么王叔就先來說說你的病狀。


  ”老王瞪起大眼,宛如一位老中醫的模樣。


  “你以前是不是不怎么吃辣?”“嗯嗯,以前我老家那邊,幾乎不怎么吃辣,今天吃的辣條,算是我吃過最辣的食物了。


  ”李芳芳直點頭。


  “那就對了,要是王叔沒猜錯的話,芳芳你現在除了舌頭疼痛以外,喉嚨應該也不舒服,吞咽東西、即便是喝水,也會有些痛意,包括胃部,一樣受到了重創。


  ”“王叔!看來你真的會治療這個病!”李芳芳驚呼一聲,因為老王說的全對。


  “芳芳,王叔可從來不會騙你!”老王內心竊喜,之后又讓李芳芳伸出她的舌頭。


  李芳芳的小舌殷紅可愛,上面一顆顆的味蕾,沾染著絲絲晶瑩的唾液,看的老王雙眼瞪住,恨不得當即吞下這顆“草莓”。


  “芳芳,咱們先從治療你 舌頭上的紅點開始。


  ”老王強行壓抑住心中的欲望。


  “想要紅點消失,其實喝一個月的涼茶就行了,不過一個月的治療期,實在太慢,會導致后面的進展,更加麻煩、難治。


  ”“所以……唯一快速的辦法就是……”老王賣了個關子。


  “王叔,辦法是什么?”李芳芳急切道。


  “你王叔我天天喝涼茶,堅持了二十多年,所以我的舌頭,完全具備替人治療的能力,只要咱們兩個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十分鐘,只需幾個療程下來,你舌頭上的紅點,便會消失。


  ”“這……”聽完老王的解釋,李芳芳先是尷尬,緊接著俏臉微紅。


  “芳芳,這就是怕你誤會的一個地方。


  ”老王覺得有戲,因為李芳芳并未表達出覺得這種事情,非常的荒唐。


  “好,我相信王叔!”李芳芳咬了咬牙。


  為了治病,她豁出去了。


  得到了美人兒的準許,老王再也抵御不住心中的欲望,雙手放在在李芳芳白皙的臉蛋上,一張大嘴,貪婪的吻住了李芳芳的粉唇。


  “唔……”李芳芳被老王索吻,發出一聲長長的輕吟,那輕吟仿佛是這世上最悅耳的聲音。


  隨后,老王輕輕撬開李芳芳的齒關……當老王與李芳芳滑膩的香舌糾纏在一起時,他能明顯感覺到李芳芳身體一緊,隨即嬌軀扭動著。


  老王怕李芳芳反悔,開始激吻。


  或許是李芳芳想讓病好的更快,經過短暫的不適應后,她雙手主動抱住了老王,并且給予了更加激烈的回應。


  老王下面早已高高支起,但為了不被李芳芳發現,他只能弓起身子。


  見李芳芳抱住自己,老王也不在客氣,兩手開始在李芳芳的身上游走,將她的迷人翹臀,握在手中。


  李芳芳柔軟而富有彈性,老王隔著薄如蟬翼的睡裙時輕時重的觸碰,那手感真是好極了!老王不知如何形容,只覺得這應該是人世間最美好的東西!緊接著,老王手上忍不住一用勁、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傾。


  只聽到李芳芳發出一聲銷魂無比的喘息,她的身體象被電擊了似的痙攣起來,白藕般的兩條手臂死死抱住老王的腰部。


  “這……這小妞的體質,有這么敏感嗎?”老王感到不可思議。


  自己無非是與李芳芳舌吻、觸碰了對方一下身子,結果大美人兒,就達到巔峰了?“治療”過程結束后,李芳芳才從老王的懷里漸漸緩過神來,那羞紅的臉頰,仿佛能夠掐出水來。


  “芳芳,感覺怎么樣?”老王調戲道。


  “我……我感覺好多了,謝謝王叔。


  ”李芳芳羞得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


  “回去泡杯涼茶喝,明天晚上你再過來,到時候王叔看看病情如何,咱們再做治療。


  ”雖然老王今晚還沒發泄出來,但他也不急于一時。


  “好,謝謝王叔,那我先回去了。


  ”李芳芳接過涼茶袋,羞澀地離開了小店。


  當老王從背后看到李芳芳的睡裙,發現下面的裙擺已經濕了一片時,正好證實了他剛才的猜想。


  李芳芳的體質,的確十分敏感。


  這么一來,老王認為自己拿下李芳芳的概率,越來越大。


  第二天,老王壓根沒心思招呼生意,滿腦子都是李芳芳那性感誘人的身體。


  終于,熬到了晚上。


  李芳芳又來了,依舊穿著昨天晚上那條睡裙。


  “王叔,我來了。


  ”李芳芳有些尷尬。


  她其實有點不想來,但老王的治療,對病情確實有效,今天早上起床,她發現舌頭上的紅點,都已經消失不見了。


  其實是涼茶的功勞,幫助李芳芳降火了,只不過她不知道。


  再次關好店門,老王難以激動的搓了搓手。


  “怎么樣,感覺如何?”“王叔,我舌頭上的病已經好了。


  ”“好了啊,看來昨天咱們的治療效果,很不錯嘛。


  ”老王有些失望,本來他還打算今晚接著與李芳芳舌吻呢。


  “不過(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舌頭雖然好了,但是我今天上了好幾回廁所,而且……”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9838955.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7526577.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1151328.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5569813.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613055.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255949.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3690086.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1135344.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3363292.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3959818.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