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新 妹 魔王 h|新 妹 魔王 h

新 妹 魔王 h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4:36:31 | 5107個瀏覽


  我和她相愛是在三年前,在相愛半年之后,我因為要出國又迫于家庭壓力拋棄了她(我和她愛的很單純,我從來舍不得對她做些出格事)。

  她很傷心,說她永遠不會放棄我,要出國和我一起。

  于是她努力復習托福之類的出國考試,我在過去的兩年因為學業繁忙,不想思考過去那些 痛苦的事情。

    所以,盡管她不斷在網上主動聯系我,表達對我的愛,我對她總是愛理不理的(我是故意的,因為我一旦陷入過去就會對我的生活產生影響),后來她甚至到了低三下四討好我的地步。

  (其實我很愛她,我也知道一個女孩丟下尊嚴去主動討好男孩是多么的難,可是我不想去觸碰那些痛苦的事情,想了心就像刀割一樣)  后來有個 男生走入了她的世界,因為他也要復習出國,就和她一起做了考友。

  那個男生對她很好很好,而我卻對她愛理不理。

  可是她依然對他毫無感覺,而對我低三下四的討好。

  可是在今年,我沒有忍受住國外的寂寞,和一個女孩戀愛了(其實我并 不愛她,只是男人的欲望在作祟,我承認)。

   現在的我,愛她愛得 好痛好痛(2/2)  我在那個女孩的強迫下發了一封郵件給我的前女友,告訴她 我已經有女友了,從此以后不要再聯系我了。

  我是在今年的情人節發這封郵件的,她讀了這封郵件后傷心欲絕,當晚就和那個對他一直很好的,以前毫無感覺的男生發生了關系,獻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從此便和他戀愛了。

    現在她如愿以償,一周前飛到了和我一樣的國度,接機都是我接的。

  在機場, 她說,兩年了,她終于可以到我的身邊了。

  我也很幸福,畢竟我很愛她。

  晚上,兩年未見的我們徹夜長談,我向以前一樣珍惜她(盡管我不再是處男,但是對于我真正愛的 女人,我是不碰的),她把一切都告訴了我,她說她不再是處女了,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了自己不愛的男人, 就在收到我拒絕聯系郵件的當天。

  她說她真的很想嫁給我,如果我還要她這雙破鞋的話。

  我當時聽了痛不欲生,朝她吼了多少聲我已經記不得了。

  她說她對不起我,但是一切都是我逼的,是我活該。

  現在的我,愛她愛得好痛好痛(2/2)  我最后還是接受她了,因為我愛她。

  可是每次無意中提到她過去的那件事,她總是痛哭流涕,痛不欲生,說這輩子很對不起我。

  我看了心好疼好疼。

  于是我每次都安慰她說我 不介意

  我愛她,我不能讓她帶著心理陰影和我一起走未來的路。

    可是,我是一個傳統的男人,有些大男子主義。

  張小嫻有過這樣一句話:不是我不介意,而是我怕失去你,因為我怕失去你,所以我假裝不介意。

  每次我在安慰她說我不介意的的時候我內心是多么的疼啊。

  明明彼此相愛,為什么卻要如此傷害呢。

    那個占有她第一次的男生的確很愛她,發郵件給我叫我放手,把她還給他。

  說即使我得到她了也是一個不再純潔的她了,而他卻失去了一切。

  可是她不愛那(益智故事)個男生,盡管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他。

  她堅決要和他分手。

  那個男生哭著問她:為什么你在上飛機前還說會等我五年,十幾個小時后,當你到達另外一個國度卻像消失了一樣。

  我很同情那個男生,真的,發自心底的。

  可是我不會把她還給他的,因為她是我愛 的人,而她并不愛他。

  現在的我,愛她愛得好痛好痛(2/2)  他擁有她的肉體,我卻擁有她的心,他在痛苦,我也在痛苦,而她只有痛苦加痛苦。

    她這樣形容對我的愛:每當我撥通你的電話,聽到你的聲音,如同在讓人煩悶的盛夏喝了一大碗酸梅湯。

    面對這樣一個愛了我已經三年的,為了和我在一起孤身一人來到異國他鄉的女人,面對這樣一個破損的,已經被別人占有過的女人,我心好疼好疼。

    私房話解讀:  彼此相愛,為什么那么在乎過去呢?過去的就讓它成為歷史,兩個人一起向前看。

  處女童貞的真的那么重要嗎?再過幾年,你就會把這些看得很輕松,甚至無所謂,因為兩個相愛的男女,在一起過的是幸福的每一天,而不是靠那層膜來維持日子。

  至于那個男孩子,雖然他也痛苦,但單相思是很無奈的一件事,就當他們有緣無份好了。

  你和女友要是真心相愛的話,就珍惜彼此珍惜現在吧! 醫生建議再留院觀察幾日,我本來也準備拿那一萬塊‘零花錢’給老爹續交住院費,可老爹死活不同意非要出院不可,沒辦法,我只好陪他出院回家。

  家中一切都安頓好后,我又瞇了會兒,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鐘。

  本來還想在家吃個晚飯,可隨著手機鈴聲響起,我就知道這飯怕是吃不成了。

  果然,來電話的是羽婷,她問在哪。

  “我在老家。

  ”“老家是哪?”于是我跟她說了下。

  “那剛好,我順路經過,帶你回去,晚上陪我吃飯。

  ”“啊,又是那種聚會啊?”羽婷沒有回答我,電話里直接傳出了‘嘟嘟’的聲響。

  晚上七點多,羽婷拉著我,直接停在了路邊的一個燒烤攤位前,竟然真的只是吃飯。

  只是,我心有疑惑,“你都這么有錢了,就在路邊擼串啊,不嫌掉身份?”羽婷看了我一眼,“張紅舞都跟你說了?”張紅舞倒是沒說,但她那卡片上帶著呢,羽婷的老爸是本市的隱形首富,別的不說,在京城三環內就有十幾套房子,其家產可以想象。

  我沒有說破,“張紅舞大概說起過,只說你很有錢,是有身份的人。

  ”羽婷輕輕 點頭,隨即我們找桌子坐下。

  “沒什么身份,身份證有一張,相信你也有。

  真要說我比你強的一點,那就是我爹比你爹強些,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沒準你我換個爹,你做的會比我好很多。

  ”我看得出來,羽婷說這些話的時候,精致的臉蛋兒上斥滿了倦意,她仿佛很累,而且還有些失落,似乎什么事情令她不太滿意。

  我問她有什么心事,她只說談了個業務沒談下來,具體卻沒有多說。

  烤串上來后,我們各自擼串,也沒怎么說話,主要是羽婷沒什么心情。

  不過她今天穿著真的很美,白色的小西褲,搭配褶花的白色短袖襯衣,一副精明干練女強者的打扮,哪還有初次見面時那種妖艷的貴氣。

  就在我們快要吃完的時候,我問道:“過會兒去哪?”羽婷似乎早就想好了,我剛 開口她想都沒想就給予了答案,“開房,做-愛。

  ”這么直接的答案,當時就嗆得我無話可說,連送菜路過的小服務員都給嚇了一跳。

  羽婷看了眼十八九歲的女服務員,“怎么,想一起,來個三人行?”女服務員當時就羞紅著臉低頭走了。

  別說那女服務員了,連我都有些尷尬的羞澀,這也太直接、太毫無避諱了,雖然我確實很想。

  不過就在這時候,路邊突然有轟鳴的跑車聲響起,引得路人傾目。

  跑車停在了羽婷車屁股后面,然后下來一個帥氣的年輕人,頭發擼的跟動畫片里仙道彰似的,大高個,一身夏季休閑裝,很酷。

  然后,這個很酷的帥哥就來到了我們桌前,直接勾起一個板凳,坐在了羽婷的身邊。

  “婷婷,這些路邊攤都是病死肉的,你怎么來這地方吃飯?”羽婷還沒說話的,烤串老板不樂意了,他嚴重提出抗議。

  不過那帥哥一句話就給徹底懟的他了沒了脾氣,“給你一萬塊錢,把嘴閉上。

  ”烤串老板閉嘴了。

  然后那帥哥繼續跟羽婷啰嗦著,叨叨叨、叨叨叨,好像個嘴碎的老娘們,很煩人。

  啰嗦了半天,羽婷一句話沒搭理他,直接抬頭望向我,“親愛的,我吃好了,咱們開房去。

  ”然后,羽婷主動拉著我的手,小鳥依人般的靠在我肩上,顯得特別溫柔,特別有愛。

  只是這愛沒來得及繼續,就被帥哥給擋住了。

  “你是誰,敢搶我 鄭昊的女人,在這座城市,誰不認識我鄭 日天!”鄭昊鄭日天的目光在我身上掃量著,眼神中斥滿鄙夷,如同貴婦途經乞丐身旁。

  然后我就舉起了手,“我,我不認識你。

  ”鄭昊剛要說什么,我旁邊的羽婷開口了,“鄭昊,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敢 跟我拉上一點關系,我就調轉槍口對付你們鄭家,別整天三歲生孩子沒個B數,要不是和你爸有合作關系,我特么才懶得理你,滾一邊去!”鄭昊大為吃癟,可事實證明羽婷說的是對的,他真的只能滾到一邊。

  不過在滾到一邊的時候,他伸手指向了我,“你就是個靠女人吃飯的軟蛋,沒有半點本事,有能耐跟老子玩點刺激的、屬于男人的游戲!”然后,他就走了,駕車揚長而去。

  我不懂他們這些貴族圈子的游戲規則,遂轉頭望向羽婷,“他什么意思,怎么屁蹦一半就跑了,這還興愣憋回去的?”羽婷解釋道:“這就是圈子里的規矩,話撂下,人離開,你不去就是認慫。

  ”我一頭霧水,“好歹給我解釋下什么(豁達大度)游戲啊?”羽婷看起來也沒解釋的意思,我再三追問,直至上車后她才給我解答,“ 飚車

  ”“飚車?我他么有自行的,他跟我飚嗎?!”說實話,開車我不會,我們村里連拖拉機算上都湊不齊十輛車,我學駕照,我有病啊?!羽婷聽見我要跟他飚自行車,當即就笑了,笑的很燦爛,一掃臉上陰霾。

  “我就感覺跟你在一起心情會好點,果然沒錯。

  ”羽婷啟動車子,然后載著我離開。

  我問她去哪,她說去酒店開房。

  “去鄭昊在的地方。

  ”羽婷微愣,“你真要跟他飚車?據我所知,你連車都沒有,我倒是可以把車借你,但是這游戲是不準借車的。

  ”“我借什么車,我連方向盤都沒摸過,不會開車。

  ”“那你去做什么?”“廢話,我是個男人,縱然現在做了鴨-子,那我也是只有尊嚴的鴨-子。

  連一百萬我都不收,我能讓他一句話給我憋成軟蛋?”我堅持,羽婷也就沒再說什么,直接載著我趕往他們這個圈子經常飚車的地方。

  那是一條盤山路,是幾個富二代們聯手出資建立的,對外宣稱讓大山里的人們過上富裕的生活,但實際上,他們的本心只是開條偏僻的道路,以供晚上他們飚車而已。

  一個多小時后,羽婷帶我來到了他們飚車的地方。

  這時候,山路已經封閉,唯有他們那十幾輛車在,而且都是各式各樣的豪華跑車,我也不認識,反正看起來都挺豪氣,就是車標有點奇怪,有的是馬,有的是牛,竟然還有拿糞叉子當車標的。

  鄭昊站坐在他的車頭,見我來到后,臉上掛滿了嗤笑,“不錯,最起碼還沒慫到連來都不敢來。

  只是我想知道,你想怎么跟我跑,用你那兩條腿跟我四個輪子跑嗎?”他的話,引得周圍一眾帥哥靚妹放聲大笑,肆無忌憚,看我就像是在看個傻子。

  我直接說道:“我不會開車,所以你的游戲我玩不了。

  ”鄭昊大疑惑道:“那你來這是為了親口向我認慫唄,以表誠意?”他的話,讓周圍眾人笑的更厲害了。

  “鄭昊,你……”羽婷剛要說什么,我就拉住了她的小手,阻止了她的開口。

  “我們村里的規矩,男人辦事,女人不許插嘴。

  ”我的話剛出口,周圍眾人就懵壁了,包括鄭昊在內。

  當然,更讓他們懵壁的是,羽婷竟默默點頭,然后退回了半步,當真做到不插嘴。

  我沒搭理他們,直接跟鄭昊挑明,“地點你定的,游戲規則也該我定。

  我不是你們這些貴族圈子里的人,所以你們的規則也不適合我。

  不過既然你想玩點刺激的、認為是男人該玩的游戲,那我可以滿足你。

  ”說完,我掃量四周,旁邊有個高臺,離地足有十米高,應該是他們晚上登上去看賽車所用的 瞭望臺

  于是,我伸手指向了那個臺子,“我是鄉下來的,我們那真正屬于男人的游戲很簡單,就那個臺子,咱倆一起跳下去,誰斷腿誰倒霉。

  ”我都不看鄭昊一眼,直接就走向了那個臺子。

  羽婷在身后拉我,我送給她一個笑容,然后就爬上了臺子,在邊緣處遙指下方的鄭昊。

  “你他么是不是個爺們,痛快點,不行就趕緊蹲下尿尿!”不就是懟人么,懟唄,看我懟不死你!鄭昊上來了,他做的啥心理斗爭又或是咋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是上來了。

  他上來后語氣很平靜,但眼神中顯露出的怯懦我在村里見多了,“怎么跳。

  ”“照我樣跳就行,我先跳,你隨后,還是那句話,誰斷腿誰倒霉,你如果不敢的話,那就在這蹲著尿一泡,給你那圈子里的朋友們都看看。

  ”鄭昊一分鐘沒說話,但最終還是點頭了。

  臺上很多人見證,下面羽婷等人也在,親眼見證著,我也不怕他耍賴,于是翻身站到了臺子上一米多高的護欄上。

  現在這距離,就等于離地十一米還要多些。

  夜風吹拂,大為涼爽,我低頭望著下方仰望的羽婷,“我要是贏了這慫,想當著他們的面親你一口,行不行?”羽婷沉默了片刻,隨即道:“如果你現在下來,我立刻跟你去開房。

  ”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充滿誘惑的條件。

  可惜,我不想答應!縱身一躍,身邊風聲呼嘯,我竭力將自己的身體呈現趴伏狀態,這讓下面的人驚聲尖叫。

  我知道他們在叫什么,他們肯定認為,我這種姿勢落地,指定他么的得摔死。

  但他們卻不知道我在看著身后的那根支撐瞭望臺的支架。

  在還有大概兩米左右的距離時,我狠狠蹬了那支架一腳,與此同時整個人蜷縮起來,雙頭護頭掌心向外。

  下一瞬,在即將落地的剎那,我整個人就骨碌碌的撞地翻滾,雖然那沖擊力讓我有些不適,但九成的撞擊力度都在翻滾中被卸掉,根本沒有受到多大影響,更別提傷害了。

  一個漂亮的站身,結果慣性的力量,我整個人直接就站定在地。

  用羽婷事后的話說,就跟看電影那些特技演員似的。

  邁步來到懵眼的羽婷近前,我直接托起了她的雙頰,對著她那張性感的小嘴就是狠狠一頓親吻,隨即更是把之前從狄青彤那學來的舌吻用在了她的嘴中。

  雖然生澀,但確實很過癮,那張小嘴,那條香舌,讓我沉醉,讓我迷戀。

  隨后的下一瞬,我就迎來了羽婷的一巴掌,那一巴掌,直扇的我眼冒金星,對我的影響比剛才從瞭望臺上跳下來似乎都要大。

  “你瘋了,那是十米多的臺子,萬一你摔死怎么辦!!!”羽婷很憤怒,她幾乎是吼出來的,但這種憤怒的咆哮,卻讓我感到心暖。

  于是我握住了她的手,俯首在她耳邊說道:“雖然我只是只鴨-子,雖然我不知道可以在你身邊待多久,但哪怕只待一分鐘,我也不想讓別人對你指指點點,說你羽婷身邊的男人是個軟蛋慫包!”羽婷愣怔,顯然她想不到我的出發點竟然是為了她,然后,她就有些不知所措了,雙手張開,完全不知道該表達些什么。

  最終,她無處安放的雙手托住了我的面頰,狠狠的親吻我,幾盡瘋狂。

  許久許久,她在停止這激吻,一頭扎進我懷中,“謝謝。

  ”她的嬌軀,很溫暖,我很享受,但我并沒有因此而忘記站在瞭望臺上的鄭昊。

  將羽婷摟在懷中,我抬臂遙指鄭日天,“像個爺們一樣的跳下來,或者像個娘們一樣給老子蹲下,尿!!!”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