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rainbow six girls|rainbow six girls

rainbow six girls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3:06:18 | 589個瀏覽


   陳女士 37歲,寧波人。

   父母一直催她找對象,可相親多次,不是沒感覺,就是嫌對方長相太挫。

  眼看年歲大了,父母十分著急,問她到底想找個什么樣的。

  陳女士回答,要找個懂她,懂 生活,懂浪漫的 男人

    后來,為陳女士介紹對象的人越來越少,介紹的對象質量也越來越差,于是她迷上了微信搖一搖,希望搖出一個真命天子。

    前年5月,還真讓陳女士如愿搖到了一個小伙子 周某

  周某比陳女士整(啊啊……)整小了 6歲,也是本地人,家庭條件不好,沒有穩定工作,但樣貌周正,又能說會道。

  陳女士滿意得不得了,不管父母如何反對,她認準了非君不嫁。

   男子向大6歲 妻子要錢  婚后,卻沒有每天都是情人節。

  周某沒有收入,成天與朋友廝混,常常伸手。

  次數一多,陳女士就冒火了:你一個大男人,怎么老伸手要錢?我的收入就那么點,你又不賺錢,日子怎么過?周某卻說:我年紀輕,你年紀大,我娶你是你賺了,當然你要貼出一點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吵到最后,周某口不擇言地說:賺不來錢?你不會去‘賣&quo;啊?徹底傷了陳女士的心。

    從那天起,陳女士像變了個人。

  她把家里本就不多的積蓄用于購買各種奢侈品,很快就揮霍一空,還向親朋好友借了許多錢投資期貨,欠下不少外債。

  有幾次債主上門要債,周某得知后,自然又和陳女士爭吵不斷。

    今年年初,陳女士意外懷孕,遺憾的是孩子沒保住。

  5月,親戚再次上門向陳女士討債,周某忍無可忍,起訴要求離婚。

  男子向大6歲妻子要錢  周某說,沒辦法跟比他還敗家的陳女士過日子,無論如何要離婚。

  陳女士堅決不同意。

    由于陳女士中止妊娠未滿六個月,法院判決不得離婚。

    通訊員 姜棟 記者 吳依瀅  編輯點評:有個段子形容遇見一個好男人有多難,有才華的長得丑,長得帥的不掙錢,掙錢多的不顧家,顧家的沒出息,有出息的不浪漫,浪漫的靠不住,靠得住的很窩囊。

  不,作為男人,我躲在被子里也絕不同意這個邏輯,完全不接受,這是赤裸裸的歧視男人啊!  一句話:女人一生氣,敢叫家底全朝天。

   幾名西裝大漢一聽,立刻像瘋狗一樣圍向張華,這幾個西裝大漢子身高最低都在一米八,五大三粗,那胳膊足足有張華大腿粗。

  不過張華并不緊張,因為他根本沒有絲毫害怕,掃了一眼得意洋洋的 秋蘭,張華語氣冰冷的 說道:“你逼我的,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

  ”“啪啪啪”“啊啊啊”張華話剛說完,眾人只看到一道道殘影閃過,緊接著那幾個五大三粗的西裝大漢全部都捂著手臂倒在地上慘叫。

  而張華挽起一袖子,站在一邊點燃了一根煙,十分瀟灑與得意的望著滿是不相信的秋蘭。

  “你你”秋蘭這下有些懵了,本以為張華是個軟柿子,可一捏才發現,張華根本是塊硬鐵,張華剛才的身手絕對超出了她的平生所見,不過身為缽 蘭街的二當家,秋蘭也見多了大風大浪,很快的她就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問道:“你想干嘛?”張華神秘的一笑,一步步朝著秋蘭走了過去,這一刻沒有人再覺的眼前的張華是個吊兒郎當,好.色下流的男技師。

  “ 小華,不要,千萬不要。

  ”女經理 蘇月一見張華這副架勢,以為張華要傷害秋蘭,她趕緊沖了上去,一邊大喊,一邊想要阻止張華。

  張華沒有理會蘇月,忽然臉色一變,十分嚴肅的對步步后退的秋蘭說道:“我早告訴過你,我不是好惹的。

  ”“你有種,你給我記著!”秋蘭的臉色很難看,這是頭一遭遇到這種事情,縱橫西山市多年,與自己親姐姐 秋花打下了整個缽蘭街,當年她曾經拿著兩把菜刀追著缽蘭街的扛把子喪彪跑了兩條街,有雙刀火鳳之名。

  沒想到今日,不僅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男技師拒絕,接著被羞辱,然后被教訓。

  秋蘭的肺都要氣炸了,但是形勢不容人,張華的強大出乎意料,她也只好就此作罷。

  “ 蘭姐,不要生氣,小華就這樣,遲些我會帶小華去缽蘭街親自賠罪的。

  ”蘇月趕緊上來賠不是,她心里很清楚,這次的事情不會就這么就完了,以秋蘭的性格,事后肯定會報復的。

  “蘇月,這事你不用管。

  ”秋蘭看了眼張華,繼續道:“你有兩個選擇,第一馬上開除他,第二繼續留著他,跟我作對。

  ”“蘭姐”蘇月還想說什么,但秋蘭已經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張華沒有說什么,看了眼十分難堪的蘇月,說道:“我知道怎么做,放心不會牽連你還有幸福女子會所的。

  ”“唉!”蘇月看了眼亂糟糟的八十八號房,搖搖頭,無助的說道:“小華,你攤上大事了。

  ”經過張華這么一搞,整個幸福女子會所并沒有太多變化,只是女經理蘇月卻滿目憂傷與惆悵。

  張華對此事很抱歉,但原則問題,他也沒辦法,想著自己在這女子會所暫時是混不下了,張華只好收拾東西跑路,至于了結姻緣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說了。

  但讓他意想不到的是,當他提出辭職的時候,女經理蘇月并沒有同意,反而一再挽留,這讓張華一陣感動,對蘇月的好感倍增。

  “小華啊,姐姐干這一行好多年了,什么風浪沒有見過?蘭姐雖然被我們得罪了,但事情也并不是沒有回旋的余地。

  ”蘇月穿著一身職業套裝,上半身是半透明的白襯衫,下半身是黑色短裙套黑絲,將誘人的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

  張華心砰砰的跳個不停,偷瞄了眼蘇月的大.胸脯,然后如實的說道:“蘇經理,事情你都看到了,那瘋婆子估計也不是大方的人,肯定會來報復的,為了不殃及會所,我看我還是辭職吧。

  ”“笨!”蘇月喊了一聲站了起來,欣賞的看了眼張華,說道:“蘭姐剛出道時,曾經拿著兩把菜刀追著缽蘭街扛把子喪彪跑了幾條街,說一不二,從來沒有食言,就算你跑了,她也會拿咱們會所上下的安全逼你出現的。

  ”“麻痹,這還是女人嗎?”張華忍不住罵了一聲,這種心腸狠辣的女人他還是頭一遭見到。

  “唉!”蘇月有些無奈,朝著張華走了過來,一股淡淡的幽香席卷向張華,飽滿的雙胸一顫一顫的,透過白襯衫,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胸罩。

  “事到如今,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

  ”“什么辦法?”張華調整了下心情,他不敢再看蘇月,再看下去自己恐怕又要忍不住了。

  蘇月想了想轉過身去,黑色的職業短裙勉強才能包住那誘.惑死人不償命的大屁股,張華看的熱血沸騰,心跳加速,很想沖上去,從后面包住蘇月。

  而正在張華面對著蘇月想入非非的時候,蘇月忽然轉過身來,說道:“我已經約好了 花姐,只要弟弟令花姐滿意了,這次的事情就過去了。

  ”“花姐是誰?要我去怎么滿足?”張華疑惑的問道。

  “花姐是缽蘭街的老大,也是蘭姐的親姐姐,蘭姐雖然張狂不講理,但在花姐面前卻很老實。

  ”蘇月解釋道。

  “臥槽!”張華一聽這個勞什子花姐原來是那個母老虎秋蘭的親姐姐,想起秋蘭的彪悍與兇殘,張華一陣惡心,要他再去滿足這種女人,他寧愿自己擼。

  見張華反應這么激烈,蘇月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笑了笑,聲音細細的說道:“小華,你不用這么緊張,花姐雖然是蘭姐的親姐姐,但兩姐妹無論長相還是性格都大不一樣。

  花姐性格溫和,待人禮貌,是個罕見的美女。

  ”“真的?”張華一聽,感覺有些難以置信,親生姐妹間會有這么大差異?“當然。

  ”蘇月笑了笑,繼續說道:“我已經約好了花姐,蘭姐晚上七點在帝國飯店吃飯,到時候你也去吧,態度好點,給蘭姐陪個不是,有花姐在,蘭姐想必也不會太過分的。

  ”“什么?要我當著大家的面給那個 瘋女人賠不是?”張華有些難以接受,再說他并不認為今天自己哪里錯了,一切都是秋蘭那個瘋女人太霸道,蠻橫不講理。

  “小華!”蘇月拍了拍張華的肩膀,眼含秋波,溫柔的說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就當幫幫姐姐,好嗎?”“這這個。

  ”張華很想一口拒絕,但一看到蘇月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眼神,還有那極致誘.惑的語氣,他實在狠不下心來。

  蘇月所說的一切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最嚴重他頂多收拾東西跑路返回大山,以后再出來幫助老頭子了結姻緣,就算秋蘭那瘋女人報復幸福女子會所,這跟他也沒有一毛錢關系啊。

  只是,張華雖然好.色,吊兒郎當了一點,但內心里卻很正義,這種拍拍屁股就一聲不吭跑路的事情他干不出來,也不想干。

  更何況,還是面對蘇月這種級別的美女,他實在不忍心留下個爛攤子就離開這。

  “好吧。

  ”經過短暫的思想斗爭,(邊插邊做吃奶)張華最終還是點頭同意晚上去賠罪。

  “不過我有個條件,我只跟那瘋女人賠罪道歉,絕不跟那瘋女人做其他的事情。

  ”“沒問題,你準備下,我也去安排下。

  ”蘇月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后扭身便離開了房間晚上的西山市才是最美的,黃河兩.岸霓虹閃爍,遠處群山起伏,遠遠看上去十分的霸氣。

  而在西山市最豪華的帝國酒店一間包房中,三個中年少婦有說有笑的坐在里面,包廂裝修的十分豪華,給人一種震撼的感覺。

  這三個中年少婦正是缽蘭街扛把子秋花,秋蘭還有幸福女子會所的女經理蘇月。

  為了息事寧人,蘇月動用了各種關系終于約到了秋花,然后將秋蘭也一并約上,最后再叫上張華。

  希望待會兒張華來的時候給秋蘭道個歉,然后看在秋花的面子上,秋蘭會就此作罷。

  三個女人一臺戲,盡管秋花,秋蘭,蘇月三人根本不是一個行業的女性,但坐在一起依然孜孜不倦的講個不停。

  過了一會兒后,上面穿著黑色吊帶衫,下面穿著緊身牛仔褲,身材十分火辣的秋花喝了一口茶,然后淡淡的對蘇月說道:“妹妹,你約我跟阿蘭出來,不會就是吃飯這么簡單吧。

  ”蘇月微微笑了下,然后說道:“什么都瞞不過花姐,是這樣的,白天會所有個不懂事的小技師沖撞了蘭姐,回頭我狠狠教訓了一番那個小技師,這不都約了出來,讓那個小技師給蘭姐陪個不是。

  ”“小月,我秋蘭可擔當不起啊。

  ”秋蘭一聽,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冷聲冷氣的諷刺道。

  “阿蘭,不要這么說,小月也不容易。

  ”這時候秋花低頭思索了下,然后說道:“蘇妹妹,你別擔心,阿蘭就是沖動了點。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