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在線 av|在線 av

在線 av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3:21:28 | 49564個瀏覽


花花為什么這樣紅?因為他是進擊的“新偶像”“每次有花花的錄制,外面就特別熱鬧。

  ”離節目錄制還有3小時,《天天向上》編導 袁琪指著樓下黑壓壓一片“火星人”(華晨 宇粉絲昵稱)對 記者說,“他的粉絲超級多,經常在T2或者賓館外面不愿離開。

  ”她的話很快得到應驗,當記者完成采訪,從花 花酒店房間走出,一大撥來自全國各地的“火星人”立即上來團團圍住,幾經“盤問”才將記者放行—此時已是午夜12點! 華晨宇為什么這樣火?這一直是困擾著許多主流媒體的命題。

  2013《快男》奪冠,郭敬明踩凳子示愛,謝霆鋒飆英文大罵“瘋子 ”,微博粉絲數火速破300萬,并以每天5-8萬的數字增長,百度貼吧帖量超1000萬,屢次登上百度搜索風云榜(男歌手)榜首, 甚至順利登上春晚舞臺……這一切都發生得令人猝不及防,從一名普通的大三學生到當紅的90后新生代偶像藝人,華晨宇的身份劇變引起人們泛濫的窺私欲 ,于是他富庶的家庭背景被網友挖出,一時間“金礦富二代”身份、名下有數套房產、父母資料甚至前女友私照等紛紛爆出,令 他不勝其擾。

  “這一點我很不喜歡, 生活是生活,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擾。

  有時候會有一些歌迷跟車,想知道我住哪兒,那時候 其實我心里面是很不開心的。

  ”他坦言,“所以比賽時家人出現我很開心,但更多是擔憂,因為我家人很低調,我想讓他們的生 活簡單一點。

  ”華晨宇: 我沒 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一般而言,“盛名之下,其實難副”成為選秀歌手群的普遍現象。

  人氣很高,但拿不出與人氣相符的作品—資深娛記艾安將這種 作品不多,但又極具粉絲號召力的新偶像群體稱為“新媒體偶像”—據統計,華晨宇每條微博轉發量均在1萬以上,僅發一個表情 或手勢都能輕松贏得2萬~3萬枚轉發。

  但華晨宇及其團隊顯然不滿足于做一個空洞的“新媒體偶像”,于是努力為專輯收歌及準備演唱會之余,還走進了真人秀《花兒 與少年》節目組。

  一開始,散漫而喜歡神游的他被姐姐們及網友頻頻吐槽, 凱麗甚至表示要將他“綁褲腰帶上”。

  而第三期節目 中,花花向姐姐們講述了自己的成長故事,透露自己曾是“掛鑰匙的小孩”,向姐姐們反省自己在團隊中的散漫是因為孤單的童 年“沒家教”時,劉濤、 許晴等不禁傷感萬分,瞬間成為“姐姐粉”。

  經紀人桂紅姐亦向記者爆料,鏡頭前的隨意和放松表現令 花花引起了好幾個導演關注,紛紛打電話過來建議他涉足影視圈。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曾是“掛鑰匙的小孩”11歲作曲,一個人長大“我從高一去武漢的時候就是這種狀態,一個人在外地的時候就會這樣,因為我是一個人生活,以前也是一個人生活,家人只偶 爾會回來,所以一直我都有自己的空間,無拘無束,沒有任何壓力,也沒有人管。

  ”談及“一個人長大”的心路歷程,花花語氣 中還是有幾絲落寞。

  生于湖北十堰的華晨宇,兩三歲時父母離異,從此世界中只有爸爸的影子。

  “我從小就很怕他,跟他講話都會用敬語,”他曾在 快男比賽的VCR中說,“從小他就不會夸我,我考第一名也不會表揚我,經常跟我說的一句話就是—不要指望我會教你任何東西。

   ”《快男》決賽時,華爸爸也在VCR采訪中透露,因為離異,華晨宇在學校會有人欺負他,說他是野孩子。

  孤獨的童年讓華晨宇養 成了一種極敏銳的藝術領受力,“很小的時候,打開電視機,聽到一首三寶寫的交響曲,竟然流下淚來。

  ”于是在小學五年級以 前,長笛成了他的最愛。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我第一次寫歌的時候是11歲還是12歲。

  ”花花瞇起眼睛回想往事,“那時候我學彈鋼琴,剛會一點點伴奏,我就想嘗試一下寫 歌。

  但我第一次寫歌的時候是去模仿,比如周杰倫、王力宏的風格。

  因為我不可能直接寫什么,我沒有經驗,也不會用音樂來表 達情緒。

  ”11歲的花花寫歌還需要借用其他歌曲的伴奏或和聲,但初中畢業后,他就能按自己的靈感,用音樂來表達情緒,于是他來到武漢 求學,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

  “我確實什么都不會,不會做飯,不會洗衣服,有時候衣服臟了,我就請家政過來,幫忙打掃和洗 衣,吃飯就在外面吃。

  ”回憶起在武漢的九年獨居生活,花花覺得每一天都是輕松愉快的,“武漢的東西也好吃,熱干面、蝦、 螃蟹、燒烤、火鍋……因為我喜歡口味重的,喜歡吃肉。

  哪都有肉,但是武漢的肉特別好吃。

  ”考取武漢音樂學院后,花花依舊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接觸的同學很少,但是我跟我們樂隊的人非常合拍,在一起聊音樂 ,私下也會一起出來吃飯,跟他們特別開心,也沒讓人覺得不好接觸或者是很怪,我覺得我自己的個性還好。

  ”青蔥校園當然少 不了發生一段浪漫戀曲,隨著前女友身份被網友爆出,花花曾在采訪中坦承,自己從沒主動追過女孩,也沒接受過其他女孩的追 求。

  “我也不太了解(怎么好上的)。

  ”對于戀愛細節他也沒有多說,“不存在誰照顧誰,大家都隨意一點,這樣才叫談戀愛嘛。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當然,花花看似隨意的世界中還有一位寵兒—可愛的“花妹妹”華晶晶被“火星人”選為“世界上最讓人羨慕的女孩”,花花聽罷哈哈一笑,“我妹妹她特別可愛,但是我肯定不喜歡有任何人去打擾她。

  ”去你的“火星”和“呆萌”“我乃24K純學霸”“相比什么‘火星’和‘呆萌’,真實和認真才是他的關鍵詞。

  ”編導袁琪評價,“花花是一個很認真的人,很多人看他的樣子 覺得木訥或其他,但你要真問他一個問題,或交給他一項任務,他會很認真地完成。

  ”袁琪透露,在《天天向上》紀錄片專場, 花花和白舉綱、歐豪一道為《快男》紀錄片導演站臺,并唱一首《時光機》,“當時我們給他設計了一個場景,就是坐在空曠的 演播廳觀眾席里,然后他表演時一個人坐在那里很安靜地入戲了,感覺周圍所有人都沒打擾到他……我們一遍遍彩排,一遍遍錄 制,他就一次次從觀眾席往返舞臺,毫無怨言。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花花的認真早就通過節目令全國人民都有所目睹。

  關注《花兒》的人都知道,花花出發前因回國要考試,將一本《馬哲》塞進行 李箱里——這引發了一場“學渣冤案”。

  某媒體稱他掛科7門,乃24K純學渣。

  “我沒掛科,那是申請緩考”,花花申辯道,“因 為《快男》和春晚,把前兩次考試耽誤了。

  ”崇尚“術業有專攻”的他甚至對記者坦言,在音樂方面自己算是一個學霸,“反正 我每次都考第一”,音樂學院里修的科目包括視唱練耳、曲試、和聲、音樂史等,成績均不錯。

  “明天回武漢,后天考試。

  ”再三確認出刊時間會晚于考試時間后,華晨宇對記者說,高調回校會引發騷亂,“所以基本上是偷 偷回去(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單獨在一個辦公室,不會出現在校園里,見老師也是單獨在某個地方,很隱蔽。

  ”成名前的他在學校亦極少出現在公眾 場合,“只有上課去,一下課就走了。

  因為我每天玩樂隊,要不就待在琴房里排練。

  ”花花回憶,“跟樂隊其他同學處得不錯, 參加過校歌賽。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我其實數學也還可以。

  ”這句無意的嘟噥令記者大為震驚(理由請參看《快樂大本營》“花少”專場“九九乘法表”環節)。

   “小時候總是考滿分,初中還拿過全國一個數學競賽的獎,中考數學考了全校前十名。

  ”花花掰著指頭追憶著自己的“輝煌學霸 史”,“后來學音樂,又選的文科,就沒怎么做題了。

  ”語速200字/分鐘的“思想者”“我的人生就是隨意點”愛寫詩的“二媽”凱麗對花花最深的印象就是他的笑容,“他每次說一句話,然后就那樣一笑,把什么都融化了,我覺得那是他 的殺手锏。

  ”凱麗笑言,“當時他們還覺得我學他特別像,就是那個表情。

  ”“隨意點”、“無所謂”、“我還年輕”是著名的三大“花式口頭禪”,凱麗聽罷哈哈大笑,“對,他就是一個心態挺好的孩子 ,他沒有為自己要上節目就該怎樣去做戲,什么都沒有。

  他總說隨意一點,還有無所謂啦,我還年輕,比如你要說花花你別喝可 樂,那個太甜,他就笑一下,‘我還年輕。

  ’總是這樣子,特別可愛。

  ”凱麗亦透露,在鏡頭外花花默默做了好多事情,“比如 說30公斤重的大箱子,從樓下搬到樓上,一趟趟地扛。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但在生活中,他的“火星人”天性根本閑不住,錄制《快本》當天,記者與他乘電梯時,發現按鍵盤上粘著一只十分逼真的玩具 蟑螂,花花立馬兩眼放光,如獲至寶。

  “我要拿去嚇許晴姐她們。

  ”他奸笑道。

  果然不多時,凱麗和許晴那凄厲無比的尖叫頓時 響徹后臺,記者趕到一看,許晴花容失色,凱麗更是驚魂未定。

  “這小孩知道我和許晴是那種一驚一乍的性格,”回憶起當天的 驚魂時刻,凱麗心有余悸,“哎喲我的天,多嚇人呢!”《花兒與少年》中花花與許晴這一對靈魂小伙伴的表現也直戳人萌點,面對記者多次不懷好意的“最喜歡哪個姐姐”的提問,他 總是變換各種不同的Rap腔回答:“當然是許晴姐,我愛死許晴姐了切克鬧。

  ”(記者此時內心OS:藥藥,藥不能停啊……)頗富 少女氣息的許晴也在后臺對花花關愛有加,于是凱麗談到這對靈魂小伙伴時絲毫不掩“醋意”,“你不信問問花花,如果他承認 你就這么寫,我心里感覺他對二媽也是挺好的。

  ”神交的小伙伴難免會擦出一絲小曖昧,網上開始出現花花與許晴“姐弟戀”的 文章,凱麗姐對此傳聞報以無比爽朗的大笑:“就是一種情誼,那瞎說的,沒有的事,真的沒有。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其實翰哥(張翰)有跟我聊過,因為我跟他住在一起,他教我很多東西,因為這個圈子里面我是個新人,他會把他的一些經驗 教給我,或者一些為人處世,我有去學習……然后我想就順其自然過吧,學到多少是多少,學不會就算了。

  ”花花回憶,登上快 男領獎臺與央視春晚算得上自己人生中的兩大事件。

  袁琪告訴記者,當聽到花花唱起那首張國榮的《我》時,她幾乎已在心中篤 定,此人應該是今年冠軍了,“他唱歌總有一種心無旁騖的感覺。

  ”而春晚舞臺對花花而言,象征意義遠大于其他,初出茅廬即 登上春晚,“隨意”的花花毫不緊張,“我玩得還挺開心的,很隨意的。

  ”“舞臺上是超越一切的藝術家,生活中是需要照顧的 未成年小孩。

  ”袁琪不失時機地總結道。

  與多個節目中的“呆萌”和“反應慢半拍”相比,面對本刊記者提問時,花花時而正襟危坐,時而陷入深思,思維敏捷,語速更 達到平均每分鐘近200字!“因為跟你聊得很爽!”花花笑著說。

  “他是一個很聰明的藝人。

  ”前助理睿子告訴記者,“有時候這 (反應慢)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法。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 猛地一把,他將趙翠嬌媚的 身子攔腰抱坐在了身上。

  “ 小翠,幫幫我, 王叔好難受,那里好難受……”粗重的喘息聲響起在耳邊,趙翠心中熱浪滔天。

  不等她說話, 老王的手掌已經在她前面肆意的游走……想到兩人的身份,小翠想過要掙扎。

  但是老王嘴上功夫特別厲害,不僅讓小翠 身體直接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而且讓她有一種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這種幾年沒有體驗過的舒適和刺激,讓趙翠全身失去了力氣,徹底癱在了老王懷里,嘴里不受控制般的“嗯”了一聲。

  她真的無法再堅持了,那種難耐,她受夠了……“那……你輕點,我好久沒嘗試過了……”老王太興奮,太過癮了,連說話的工夫他都不想浪費,朝著趙翠那里伸出了手……只見老王用力按著她的身體,然后一頭扎了下來,開始肆無忌憚的侵略起來,由上而下……尤其老王嘴上功夫特別厲害,不僅讓小翠身體直接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而且讓她有一種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平時有需求的時候,都是忍著的,此時她特別想要……特別是想到她跟老王的年紀,居然讓她有一種別樣的刺激感,讓她想要的想法更加強烈了。

  只要她不說,那就沒人知道了……體內強烈的需求讓小翠忍不住開始找借口來接受眼前發生的事,只是還沒等她完全說服自己。

  受不了了,老王大手一把就往趙翠的小褲褲上薅了過去。

  可是他的動作實在有些太過粗暴,竟然扯的趙翠好痛。

  “別,別,你扯著了,都拽下來了,啊!好痛!”旖旎的央求聲出口,老王這才意識到自己抓著什么東西了,趕緊松開手。

  隨著五指張開,還真有些黑東西緩緩飄落,都給拽斷了……不過這種刺激,讓老王更加的興奮了!此時,老王已經撐開她的腿,調整方向往她身上壓了下來……而這時候的趙翠,卻因為那種撕扯痛楚,猛地回過神來。

  她不能這樣做,真的不能,她不想活的沒有尊嚴!就在老王準備最后的沖擊她嬌媚的身體,她猛地一下子掙扎出老王懷抱。

  慌亂的整理著裙子,趙翠紅著臉亂糟糟的說著,“王叔,菜焦了。

  ”話完后,趙翠立刻羞紅著臉蛋兒急匆匆的逃離了浴室,根本不給老王說話的機會。

  老王伸手去抓,沒抓著。

   望著趙翠逃走的婀娜倩影,他心里郁悶極了,幾乎要吐血。

  眼瞅著就要的手了,竟然被趙翠給逃掉,簡直是……,艸!狠狠拍打著雙腿,老王咬牙暗道:“趙翠,早晚有一天,我要弄的你死去活來……”心中發誓,但是出了浴室的老王卻有點尷尬,還有絲愧疚。

  如果自己真吃了趙翠,那也不會如此尷尬。

  吃過晚飯,倆人在客廳里看電視,誰也不開口。

  關于洗澡的那件事,倆人也沒有提起過。

  但不提及并不代表不存在,趙翠羞澀的不敢看老王,惟恐想起洗澡事的畫面。

  然而老王卻提起了澡堂里的那點事兒。

  “小翠,對不起啊,下午我有些激動了,可是你實在太漂亮了……”“這些年,我都沒接觸過女人,所以自制力有點差,希望你能理解我,以后我會補償你的。

  ”老王說的特別誠摯,并且很鄭重的端起一杯茶遞給趙翠,向她賠禮道歉。

  這會兒的趙翠,腦子亂糟糟的,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可捫心自問,她對老王下午的舉動并不反感,反倒讓心里萌動開來,春波蕩漾。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她整晚都在腦袋里醞釀著離開的念頭,她怕自己真的跟老王發生關系。

  她心中告誡自己:你是來當保姆的,不是為了五千塊錢出賣自己肉體的。

  可是醞釀了一整晚,趙翠離開的念頭也沒說出口。

  因為她需要錢,畢竟在老家的 兒子還得吃飯還有老人要養。

  況且對于老王,說不上討厭,尤其是想起小老王的猙獰樣子,她甚至還有些渴望……最終,鬼使神差的,就把那杯道歉茶給接過手喝了。

  總之算是接受了老王的道歉,而且以后也會留下來繼續工作。

  喝完茶后不多會兒,趙翠就說先睡覺了,回到了自己臥室。

  望著那婀娜離去的背影,老王剛才看到趙翠偷偷瞄了自己小老王,若有所思道,“還是惦記著自己的本錢啊!”一邊低聲嘀咕著,他邊滾動著 輪椅回到了臥室。

  回到房間,滿腦子都是趙翠白花花嫵媚身子,老王期待著打開了手機監控。

  這會兒趙翠回到了自己臥室,也該脫衣服睡覺了。

  縱然他今天沒能嘗到趙翠的滋味,可對著旖旎的身子自我釋放下,勝過靠電影百倍。

  只是當實時監控畫面出現在手機屏幕上后,老王才發現趙翠根本沒脫衣服。

  她依舊穿著那條花布裙子,半躺在床上,手里還拿著手機,不知在跟誰打電話。

  不過表情很溫柔,充滿了母愛的慈和,想來是在跟老家的兒子通話。

  老王耐住心思等,終于在十幾分鐘后,趙翠掛斷了電話。

  可是她依舊不脫衣服,就在床上那么半躺著,時而還會下床溜達會兒,然后再回去。

  整整一個小時過去了,趙翠像是在翻來覆去的考慮什么,就是不脫衣服睡覺。

  老王都急了,他還等著看趙翠誘人的身子,干那事解決一下呢!又過了五分鐘,趙翠再次下床了。

  不過這次她沒溜達,而是直接打開房門,往衛生間去了。

  老王當時就興奮了,等的就是這個!趕緊調畫面,當趙翠的身影出現在屏幕中時,他激動的趕緊脫褲衩兒。

  那大腿深處的秘密地帶,他可是最期待了!當趙翠婀娜的身影出現在衛生間里時,老王興奮到難以自持,左手做好了準備……真操蛋的是,趙翠竟然拿裙子套住馬桶,僅掀起屁簾,一只手在裙內脫起了小褲褲。

  什么都沒看著,把老王給氣的,差點沒把手機摔了……今晚天氣特別悶,天氣預報說有雷雨。

  見趙翠已經開始解決問題,老王悻悻地提上了褲衩兒,今晚肯定見不到旖旎了。

  正失落的時候,突然,天地間暴起驚人的轟鳴聲,仿佛炸裂了天際。

  那雷聲就跟落在人頭頂上似的,把老王給嚇了一跳,褲衩兒都提歪了。

  正在這時候,衛生間里傳來了斥滿恐懼的尖叫聲。

  老王發現這會兒趙翠竟雙手捂住腦袋,閉著眼睛尖聲大叫,身子瑟瑟發抖。

  好機會!老王瞬間滾動著輪椅就沖出臥室,往衛生間去了。

  衛生間門沒關,老王直接坐著輪椅沖了進去。

  他都想好了,趙翠問他為什么闖進來,他就說最近有賊入戶,擔心趙翠的安危。

  可沒成想,沖進衛生間的他都還沒來得及解釋,趙翠就猛地撲了過來,一把抱住了他。

  老王本來是惦記著趙翠神秘花園,想找個機會來看看過眼癮的。

  哪想到,趙翠竟然直接撲了上來,而且身前那渾圓挺翹的玉峰,正緊抵在他胸膛上。

  縱然隔著花布裙子,也讓老王清晰 感受到了她那兒的溫熱以及壯闊雄偉。

  趙翠嚇的在懷中瑟瑟發抖,老王則被她身前的嬌媚給擾的火氣大盛。

  不自主的,他的小老王就有了強烈反應。

  趙翠身子比較靠前,恰好就撐在她小腹下方,可離下面更迷人的地方還有段距離。

  老王發現這點,想著一不做二不休,于是猛地一推輪椅。

  趙翠受力站不穩當,一下子就側身跌坐向老王,而且位置特別巧,正是小老王那兒……在趙翠跌坐的一瞬間,老王只感覺小老王緊擦著兩條溫熱的大腿中間,然后一下子就蹭了過去。

  與此同時,趙翠更是爆發出醉人的嬌吟,不由自主的聲音從腔子里擠壓而出。

  感受到身下敏感處的滾燙,趙翠著急忙慌的站起身來,臉色紅得像是熟透了的西紅柿。

  真是羞死人了,既然主動撲入人家懷抱里,還差點坐吞進去……羞澀慌亂中,趙翠忙向老王解釋,“王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從小就怕打雷,小時候親眼見過村里有人雨天在大樹下避雨被雷劈糊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來是這樣,難怪趙翠那么怕打雷。

  不過老王卻在乎這個了,他現在被趙翠渾圓的翹臀蹭了那一下,好爽。

  他琢磨著,今晚得想個辦法,跟趙翠發生些關系才行。

  正琢磨著,突然,又是一記更為響徹的驚雷炸起。

  聲音震的讓人頭皮發麻,小區里的車子都被震的報警聲大響。

  再看趙翠,她已經嚇的緊捂耳朵瑟瑟發抖,就跟受驚的小兔子似的。

  看到這一幕,老王當時就有了主意。

  他一臉正經的說道:“小翠,要不,今晚你跟我睡一個屋吧,有我在你就不用害怕!”趙翠瞬間羞的不行,她害怕打雷不假,可也不能因此就跟老王睡一張床上去。

  不過沒等她說什么的,老王就正氣凜然的說道:“你別想多,你在床上睡,我在輪椅上睡。

  ”老王表現的這么正人君子,還自嘲說是個廢人,這讓趙翠有些不好意思。

  趙翠聽到后,臉上露出一副嬌羞的模樣,原來不是睡同一張床……但她還是有些羞意,畢竟要跟剛相處一天的男人在同個房間里睡覺,她不太容易接受。

  可老王再三堅持,還說前段時間小區里有小偷趁雨夜入室盜竊,甚至差點殺死房主。

  趙翠害怕了,加上又有驚雷炸響,她這才慌亂的答應下來。

  老王心底暗暗高興,只要人來屋里了,就不怕睡不到一張床上去。

  小翠來到老王房間,他果真坐在輪椅上,并執意要求趙翠上床睡覺。

  趙翠原本還推脫自己坐著睡,但堅持不過老王,沒辦法就上床了。

  在趙翠上床后,老王坐在輪椅上閉眼休息,可他的精神專注在床上的動靜。

  他能聽到趙翠窸窸窣窣翻來覆去的聲音,起初他以為是害怕雷聲,可漸漸又覺得不像。

  半個小時過去后,趙翠依舊沒睡著,于是老王也睜開了眼睛。

  “小翠,睡不著嗎?”趙翠低語了聲。

  “恩。

  ”老王年長趙翠二十多歲,那里還看不出她的心思。

  眼珠子稍微一轉,老王就明白了趙翠的心思。

  “我聽家政說你還有個二歲兒子,你是不是想兒子了?如果想的話,你可以接過來。

  ”“不……不好吧。

  ”趙翠被一語猜透了心思,連忙擺手拒絕。

  包吃包住每月還拿走五千塊錢,如果把兒子過來的話,自己到底是照顧老王,還是照顧自己兒子啊。

  但老王并不介意這個,他說,“帶過來吧,你兒子二歲這個年紀正是需要母愛的時候,你要是缺錢的話,跟我說,反正錢對我來說沒什么用。

  ”老王說的很真誠,這不是在套路趙翠,他是真這么想的。

  老婆兒子都沒了,他留錢還有什么用,如果真能幫助趙翠母子的話,他不介意花些錢。

  趙翠從話里感受到了老王的真誠,所以她特別感激,她相信老王是好人。

  只是感激和相信并不能讓她厚顏無恥的接受,所以她再次拒絕。

  可拒絕的話再多也抵不過老王近乎執拗的堅持,她最終只好感激的答應下來。

  “行了,早點睡吧,時間不早了,明天就把孩子接過來吧,有個小孩也熱鬧。

  ”老王閉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旖旎心思,臉上也洋溢起淡淡的溫馨笑容。

  望著老王臉上的笑容,趙翠心里暖暖的,她感受到(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了來自一個外人的無私關愛。

  想想自己,竟然一而在,再而三的懷疑老王動機不純,她心里特別愧疚。

  尤其對方還是個殘疾人,自己竟然還腆著臉讓他睡在輪椅上。

  想到這,趙翠心中一暖,說道:“王叔,要不……你到床來睡吧!”老王剛有點睡意,讓這話頓時給刺激醒了,“你……不用以身相許的,我不是這樣的人。

  ”趙翠頓時大羞,語氣中充滿了羞澀,“不是你想的那樣睡覺呢,你誤會了……”老王有些小失望,不過還是笑著裝模作樣的拒絕。

  這次趙翠挺堅持的,所以他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本就張單人床,兩人即便一人一邊,中間就沒多少距離了。

  隨著雷聲的越來越密集,趙翠嬌軀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老王轉過身看了眼瑟瑟發抖的趙翠,他頭腦一熱,直接伸手從她后背把人給強行摟在了懷里。

  “小翠,別怕,有王叔在。

  ”被老王這一摟,趙翠倒是真不害怕了。

  可就這么被摟著,渾身有點不自在。

  她想要拒絕,可是雷聲轟鳴,每一道雷炸起都讓她不自禁的回憶起當初大樹下被雷劈到焦糊的尸體。

  想起來那個死人她就害怕,因此根本不舍不得離開老王那火熱的懷抱。

  漸漸的,她覺得這樣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王也沒有過分的行為。

  她琢磨著,老王應該就是單純的一種保護她。

  可隨后,她又想掙脫老王的懷抱了。

  因為她感受到背后抱著自己的老王,又暴躁了。

  而且那猙獰的小老王,竟然剛好從她身后頂到了神秘花園處。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