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露點|露點

露點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3:48:19 | 42702個瀏覽


喝酒的時候,我就發現有兩個人一直對我抱有敵意,雖然他們沒做出出格的舉動,態度卻很不友好,讓我頓時就警惕起來,看起來我首先面對的第一困難,并不是攘外,而是首先要安內。

   很多人的失敗,并不是敵人太強了,而是背后有人捅刀子,這點道理我還是明白的。

   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我就隨便選了一個房間,在第七層,這棟樓一共就八層,僅次于頂層。

   因為是爛尾樓,門窗都沒有安好, 小刀說了,看中哪個房間了,明天就去不遠處廢品收購站,花不了幾個錢,弄一扇二手的門,再弄點塑料紙當窗戶紙,他和其他手下也都是這么干的。

   喝多了,在爛尾樓里對付一宿,早上和小刀告辭,走了,至少要和嵐姐、小清說清楚才行。

   你,你真行,你讓我說什么好哪!見到嵐姐辭職的時候,嵐姐追問我的去向,我就直說了,嵐姐頓時就生氣了,話都說得不利索了。

   嵐姐,我知道你擔心我,可這是我的選擇,以前的我太懦弱了,才會讓那些人騎在我頭上欺負我,以后我不會再繼續懦弱下去了,我要讓他們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我從選擇和江河混的那一刻起,就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我了。

   我已經下定決心,和過去的生活方式說再見了,盡管我還是我,卻已經不再是過去的那個我。

   哎,你以為社會是這么好混的嗎?江河,夠厲害了吧?你看怎么樣?還不是被人捅進醫院去了?你就真的一點也不怕嗎?要是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嵐姐出面,江河不會難為你的。

  嵐姐勸我放棄。

   嵐姐,不用了,我已經決定了。

   我就知道,算了,我也不說什么了,記得嵐姐,要是實在難了,就來找嵐姐。

  我看得出來,知道我要出去混社會之后,嵐姐的情緒不好,所以很快就告辭了,又來找小清做告別。

   對于小清,我的感情很復雜,朋友不像,戀人未滿,處于一種很奇妙的關系。

   你要走了?小清看到我,還沒等我說話,她就首先開始問我了。

   你怎么知道? 那天在你的宿舍,你看到萬峰嚇跑阿強的手下,看你當時的神情,我就知道你要離開了,也知道我勸不了你,只是沒想到你這么快就要走了。

  小清有些落寞,她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

   對不起,我會回來看你的。

  扭頭,不敢看小清,我怕再看她一眼,就沒有離開的勇氣了。

   我是一路跑出來的,渾渾噩噩的回到爛尾樓,我不知道以后會怎么樣,只知道現在很痛苦。

   嗯? 等回到爛尾樓我選擇那套房子的時候,發現我用來擋門的板子沒了,就是屋里那個快爛掉的破床,也被人給踹散架了,讓我頓時想起昨晚喝酒的時候,那兩個始終對我抱有敵意 的人

   看來,要先立立威,否則他們真把我當做軟柿子了。

  從決定出來混的那一刻,我就決定不再懦弱,現在被人欺負到頭頂上了,當然不能就這么算了,一定要讓某些人長長記性才行。

   惱火,卻沒讓我失去理智,我這現在去找他們,不會有任何結果,很可能還會讓他們反咬一口,所以記在心里就行了,以后天天都會在一起,報復的機會太多了,不用急于在今天完成。

   隨后到旁邊的舊貨市場,買一扇被淘汰的鐵門,只比廢鐵的價格高一點,然后又弄來一些粗鐵鏈,回來之后用鐵鏈把門固定在門框上,其他人也都是這么做的,畢竟我們不是專業的。

   不過多加幾道鐵鏈,也是相當結實的,在里面用鎖把鐵鏈鎖住,門就安裝好了。

   門上的門鎖還能用,可能不是安裝在門框上的,有門鎖說也沒用,只能用鐵鏈鎖住了。

   然后,我的幫派生活就開始了,從第二天開始,我就在其他人異樣的眼光中,開始鍛煉了。

   萬峰在幫我帶來的路上,曾經指點過我幾句,如果只想做一個一般的小混混,和其他人一樣混吃混喝就夠了,可如果想往上走,就不能整天渾渾噩噩了,最基礎的就是從鍛煉身體開始。

   身體鍛煉好了,打架的時候,追,可以比要打的人跑得更快,逃,可以從追兵的追蹤下脫身。

   小楊,你整天這么折騰自己,有意思嗎?我正在鍛煉的時候, 三毛嬉笑著來到我身邊。

   三毛和小凱,就是對我抱有敵意的兩個人,直到現在我還沒想明白,他們為什么對我抱有敵意,可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經記住他們兩個了,在合適的時候,我會讓他們后悔。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表面上,我當然不會流露出任何不滿。

   切,有這功夫不如去睡一覺,你自己慢慢玩兒吧!三毛晃晃悠悠的回去了,也許去睡了。

   接下來的幾天又沒什么大事,無非是每天到場子去轉轉,在三灣巷上,小刀負責看管三個場子,一個 臺球廳,一個舞廳,另外還有一個不大的酒吧,每天我們都會去這三個場子轉一轉。

   我來到的第五天,第一次行動就到來了,傍晚的時候小刀召集我們。

   今天的行動是要教訓一伙人,是一伙撈過界的小偷,在我們看管的場子上,如果有小偷做事,提前一定要和我們打聲招呼,而且小偷在我們的場子每做一筆買賣,都要上交一定的保護費。

   而今天要教訓這伙人,原來是在三灣巷對面大佬的地盤上的,一個星期前才流竄過來的。

   他們多次在我們的場子上出手,卻一直沒來上交保護費,盡管小刀已經找人和他們打過招呼。

   小刀更得到消息,這一伙小偷過來,很可能是對面的幫派慫恿的,所以他決定出手了。

   像往天一樣,我們在臺球廳逛了一圈,沒呆多長時間就走了,然后我們離開臺球廳沒多遠,就又立刻轉回來了,每個人身上都藏了一根木棒,悄悄在臺球廳不遠處的一個陰暗角落里藏起來。

   現在是晚上,雖然有路燈,可路燈也不能照到所有的地方,就像我們藏身的陰暗角落。

   小楊,以前沒出來打過人吧!腳軟了沒?等候目標出現的時候,小凱諷刺的聲音響起。

   這些天以來,其他人都還好,就是三毛和小凱,總是時不時的找機會,針對我冷嘲熱諷。

   對他們的冷嘲熱諷,我一般就當做沒聽見,這筆賬只能記在心里,等合適的時候狠狠還回去。

   都給我閉嘴!小刀在前面呵斥了一句,小凱頓時就不出聲了。

   刀哥,他們出來了!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后,我們都等得不耐煩了,終于目標就出現了。

   有五個男子,看起來最小的不過二十歲,最大的也不超過四十歲,從臺球廳先后走出來了。

   就是他們,等一會兒沖上去,都給我狠狠的打,下手注意點,別整出人命。

  小刀吩咐。

   其實一般的幫派沖突,見血可以,斷手斷腳可以,卻很少會要人命的,出人命和不出人命,是完全不同的重要等級,出人命很可能就是大案,不出人命,一般就會歸于普通打架斗毆。

   所以幫派斗爭的時候,很少出現人命,除非是一些關鍵時刻,就像是大佬爭奪幫派位子。

   從臺球廳里走出來的 五個人,顯然也挺謹慎的,四下看看沒有不對的情況,才匯合到一起。

   距離遠,他們說什么聽不到,不過他們很快就走過來了,要從我們藏身的地方路過。

   沖! 就在他們要過去的時候,小刀一聲令下,我們一窩蜂的沖出來。

   他們只有五個人,我們的人數差不多是他們的三倍,三對一,而且我們每個人都準備了木棒。

   哥,快跑!我們剛跑出來,就被他們發現了,于是他們五個人轉身就跑。

   然而我們是有備而來,率先啟動,再加上距離比較近,五個人剛轉身就被追上了,一頓亂棍打下去,就 聽到五個人慘叫,他們都被打蒙了,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打趴到地上了。

   他們也試圖反抗,然而一來我們手中有 棍子,二來他們的人數太少,所以他們的反抗徒勞無功。

   我也揮起棍子打下去,有興奮,也有害怕,只是有點木然機械的,把棍子狠狠砸下去。

   我們打架的地方,距離臺球廳不遠,有一些進出臺球廳的人,也發現這邊的動靜了,多數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有少數的看了一小會兒熱鬧之后,也都很知趣的進去打球,或者干脆離開。

   停! 終于噼里啪啦的打一頓之后,小到叫停了。

   再看五個人,何止一個凄慘,頭全都被打破了,身上的衣服也臟的不成樣子了。

   我們經手之后,一時之間五個人只顧慘叫,根本就站不起來,每個人至少被打一百多棍子,幸好我們手里拿的都是木棒,就是拖把桿折斷了,要是手里拿的鋼管,他們早就被打死了。

   現在讓他們去要飯,根本就不用任何打扮, 肯定能引起別人的同情。

   當然,就憑他們現在這副樣子,最大的可能是把別人嚇壞了,畢竟他們滿臉都是血。

   知道為什么挨打嗎?小刀用他手里的棍子,敲敲一個人的腦袋。

   哥,大哥饒命啊!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不該沒拜碼頭,我們錯了。

  被敲腦袋的那個人,立刻就跪在地上了,他們既然出來混生活,當然懂得 規矩,也不知道他們被打一點都不冤。

   知道還明知故犯?小刀一棍子抽下去,頓時打出一聲慘叫聲,把那個人抽倒在地上了。

   大哥,饒命,我們明天就去拜碼頭,不,現在就敗!小刀又走到一個人面前,那個人也立刻就跪了。

   現在才想起來,晚了!小刀冷笑:知道沒拜碼頭就干活后果是什么嗎? 我看到小刀這么說的時候,五個人臉色都變了,顯然后果很嚴重,比被打更嚴重的很多很多。

   大哥,你就放我們一馬吧!都是我們一時糊涂!五個人同時求饒。

   晚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幫派也有幫派的規矩,既然你們知道這條規矩,還敢不拜碼頭,那就更不能饒過你們了,小的們,執行規矩!小楊,你來第一個!小刀點名要我去執行。

   刀哥,要怎么辦?對于這些規矩還不了解,所以詢問。

   斷一條胳膊。

  小刀冷冷的回答一句,讓我一陣惡寒,手心的冷汗都冒出來了,沒想到第一次參加行動,就要活生生打斷一個人一條胳膊,而且我不想打都不行,這是幫派的規矩。

   再看看其他人,一點意外的神色沒有,顯然他們知道這條規矩,甚至以前都打斷過別人胳膊。

   我只是略微猶豫了一下,就拿著棍子上前走,既然已經加入幫派了,就要按照幫派的規矩來,而且眼前的這些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是一群專偷人家東西的小偷,根本不是什么無辜之人。

   所以我拿著棍子,來到距離我最近的一個人面前,掂了掂手中的棍子。

   手軟了沒有,要是下不去手,我幫你怎么樣?三毛看我沒第一時間下手,冷嘲熱諷起來。

   這時候小刀并沒阻止三毛,這是必經的一關,出來混的,如果不敢下手打人,還是趁早退出的好,在道上混打打殺殺最正常不過了,所以即使我是萬峰送來的人,也不會有任何例外。

   嗖! 也許是看出了我是新手,在我面前的那個小偷,突然從地上跳起來了,轉身就向遠處跑去。

   不能讓他跑了,否則我就會被其他人鄙視,也沒臉再混下去了! 于是我條件反射一般,把手中的棍子揮了出去,剛跳起來的那個小偷,頓時被我砸到脖子上。

   那個小偷頓時被我打得倒在地上,捂著被打的脖子慘叫,剛才我可是很用力。

   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好吧!既然明知道規矩,卻不來拜碼頭,這都是你自找的!我一腳踩住那個小偷的后背,對著他伸出來的右臂,掄起我手中的棍子,用盡全力一棍狠狠地打下去。

   棍落,隨即響起一聲凄厲的慘叫,令人不寒而栗。

   在我腳下的那個小偷,右臂詭異的扭曲起來,一看就知道骨頭被打斷了,而我手里的棍子,也因為我用力太大了,也打斷了,棍子和骨頭都斷了,好在我成功完成第一次下狠手的行為。

   和以前桶包工頭、打阿強不一樣,那兩次都是被逼的,而這一次是我主動的。

   更不一樣的是以前完事后,我第一時間就是渾渾噩噩的跑路,我今天打人之后,還留在現場。

   啪啪啪啪! 四聲,其他四個人都被打斷胳膊,是對他們的警告,也是對其他人的警告。

   拜碼頭是一種規矩,在道上混的都知道,如果今天小刀不懲罰他們,以后其他人也不會遵守這個規矩了,在道上混的,都懂得欺軟怕硬,該硬的時候硬不起來,就會被人當做軟柿子捏。

   何況他們也不冤枉,他們是明知道這條規矩,卻故意來挑釁的,被打也是自找的。

   從這次行動開始,我才算是正式成為幫派人,平時和其他人一起巡場子,然后就是一起聊天打屁,慢慢的我和其他人都混熟了,唯獨那兩個對我有敵意的人,做什么事的時候都針對我。

   唯一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說每天堅持鍛煉,跑步,打沙袋,經常被其他人笑話,我卻依舊堅持,不過有一天我發現,這群中還有一個人也天天鍛煉,小刀,他也每天都堅持鍛煉。

   一晃,打斷小偷胳膊的事件,就已經過去一個星期了,期間一直相安無事。

   偶爾有些小事,有都是無足輕重的,就像有些人喝醉了,耍酒瘋,我們負責把他們拖出去。

   嘭! 這天,今天在樓頂喝酒,有一個滿頭是血的人沖進來,是 小安,小刀手下的人。

   怎么回事?一看小安滿頭是血,我們頓時酒也不喝了,都站起來走過去,查看他的傷情。

   皮外傷,之所以看起來比較恐怖,是因為頭被打破了,血流到臉上了,看起來會比較嚇人,實際上血早已經止住了,身上只有一些輕微的淤傷,看樣子是棍棒留下的,用不了幾天就好了。

   是 歪脖子的人干的,今天我到超市去買東西,出來的時候就被他們盯上了,打我的那幾個都認識,都是歪脖子的手下,要不是我跑得快,肯定被打慘了。

  小安把臉上的血擦下去。

   歪脖子的地盤,是屬于另外一個大佬的,和三灣巷緊挨著,那條巷叫曲柳巷。

   那個大佬和江河有點不合,所以大規模沖突沒有,小打小鬧就經常不斷,尤其小刀和歪脖子,兩人的地盤緊挨著,中間還有一片比較模糊的地帶,所以沖突更是頻繁,對此都不以為奇。

   歪脖子的人經常被打傷,小刀的人也經常被打。

   不過這種常規性沖突,雙方下手都有分寸,可以打傷,甚至可以打斷骨頭,絕對不能出人命,一旦出人命就是大案子,就會引來警方大力度調查,對誰也不好,所以沖突都有所控制。

   所以在聽說小安是歪脖子的人打傷的,眾人就不以為奇了,甚至招呼小安去喝酒。

   刀哥,這次不一樣,他們追不上我,在我后面大聲喊,讓我們以后小心點,他們說那五個人的胳膊不能白斷,也要我們五個人斷胳膊。

  小安卻和以往有點不一樣,匯報了一個消息。

   這簡直是宣戰,也表明了五個小偷,就是歪脖子派來搗亂的,所以他們才會囂張的想要報仇。

   刀哥,歪脖子太囂張了,你帶我們殺過去吧!上次我們能把他攆得屁滾尿流,這次一定打斷他兩條狗腿,看他以后還敢不敢太囂張了?小凱立刻就跳出來了,三毛也隨聲附和著。

   通過這段日子的接觸,我發現三毛、小凱兩個人,好像有點急于上位的心思,他們一直努力要成為其中的二號人物,他們對我的敵意也就有了根源,因為我到來的時候,小刀很重視。

   有小刀的看重,我的地位自然不是普通小混混,所以他們感覺到威脅了,才對我產生敵意,不管干什么事的時候,都會有意無意的針對我,甚至在小刀面前,可以點評我的不足之處。

   而在這種小團體中,最能樹立威望的事情,無疑是帶著兄弟們去獲勝,去賺錢。

   可賺錢的機會基本上是固定的,就是每天看場子,以及一些拜碼頭的特種行業,帶來的一些油水,一些收入上交大部分之后,留下來的就是大家的,也是我們的收入的最主要的來源。

   今天聽到小安被打了,有機會樹立一下威望,兩個人頓時就忍不住了,開始上竄下跳起來。

   閉嘴,你帶人跑就曲柳巷,是去打人還是找打?小刀不耐煩地呵斥一句。

   上次他們能成功,是因為他們有小道消息,確定歪脖子的行蹤,然后突然帶幾個人殺過去,就算是這樣,也沒能把歪脖子怎么樣,而他們卻差點被歪脖子的人堵住,很狼狽的逃回來了。

   殺到別人地盤上去,是一種很冒險的行為,而且不能大規模行動,否則就成了搶地盤了。

   搶地盤和小規模沖突不一樣,搶地盤是大規模沖突,甚至有些時候會出人命,所以搶地盤很少出現,多數地方都是長時間固定的,就像三灣巷,已經在江河名下多年了,不過具體管理者倒是經常換。

   小刀也才來三灣巷一年多,他之前的那個人,已經更進一步,成為更大的頭目了。

   而那個人升職,因為他有一天夜里,冒死潛入對面的曲柳巷,把當時曲柳巷的老大給廢了。

   混社團的,一旦手腳被廢了,前途就完了,就算是已經成為大佬了,最多也就是拿一筆豐厚的安家費,位置一定要讓出來,所以歪脖子來了,小刀也來了,兩方面同時都換了小頭目。

   小刀也想成為大頭目,誰都想往上爬,他也想廢掉歪脖子上位,卻一直都沒有行動。

   帶全部人殺過去,性質就變成搶地盤了,他承擔不了那個責任,可是一個人殺過去,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有九成九的機會會被對方發現,廢掉,之前的那個人能成功,只能說運氣太好了。

   三毛和小凱頓時就老實了,小刀畢竟是老大,他們可以提建議,卻不可以挑釁老大的權威。

   三毛,你帶兩個人去摸情況,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刀想了想吩咐。

   放心吧,刀哥,我一定會打聽清楚的。

  三毛一拍胸脯,小張手下有十二人,加上我就是十三個,卻單獨點出他來,說明器重他,說明信任他的能力,所以他顯得很得意昂首挺胸。

   最近這幾天,你們都小心點,盡量少出去,就算要出去也不要一個人。

  小刀吩咐。

   在爛尾樓還是安全的,盡管歪脖子知道爛尾樓是他們的窩,可歪脖子決不敢殺到爛尾樓來,一個人來了,或者是少來幾個人,那就是送菜找虐來了,如果來的人多了,就是搶地盤了,后果他們承擔不起。

   他們當然也知道歪脖子的老窩,可也是同樣的理由,他們也不(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敢到歪脖子的老窩。

   之前那個成功上位的,殺到曲柳巷,也不是燒到對方老窩,是出其不意半路襲擊才成功的。

   事情并沒有這樣結束,第二天,三毛回來了,很狼狽。

   他帶出去的那個兩個人,有一個胳膊被打斷了一條,另外一個和三毛一樣,身上都掛彩了。

   怎么回事?小刀臉色很不好看。

   老大,我們在臺球廳附近被襲擊了,是歪脖子手下的六只手帶人。

  三毛疵牙咧嘴的回報。

   臺球廳,那不是在我們地盤上?小刀問。

   就是我們的地盤,所以我們才沒有防備,被他們給偷襲了。

  三毛很委屈,的確是被偷襲了,臺球廳是我們看的場子,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防備,一頓棍棒就把三個人徹底打蒙了。

   還好,對方也只有三個人,而且不敢戀戰,所以他們三個被打了幾棍之后,就突圍而出了。

   廢物,在自己的地盤上,你們三個人,他們也是三個人,竟然被打的這么狼狽,你還有臉回來?小刀直接把喝水的玻璃杯摔了。

   三毛嚇得一哆嗦,混幫派的就是這樣,成王敗寇,沒人會管你遇到多么大的敵人,所有人都只看結果,輸了,任何借口都沒用,贏了,做過什么都很少有人追究,只注重結果的一群人。

   刀哥,是我沒用,不過我有一個懷疑。

  三毛說。

   有什么懷疑? 我懷疑有人透露我的行蹤,埋伏的那些人太巧合了,就好像事先知道我今晚要經過那里。

  三毛向我看過來,引得所有人都向我看過來,就像我是那個奸細,向外透露了他的行蹤。

   這是陷害! 這是紅果果的陷害,無論如何這口氣不能忍下去,否則以后所有人都會把我當做一個軟柿子。

   “好,那你幫我整理一下,但是你要快點,我要回家了。

  ”小 女人這樣說的時候,語氣帶了一些急躁,可是她不知道,既然要給她整理衣服,那就要慢慢的一點一點的給她整理干凈,整理明白。

  “你那么著急干什么,你要是不把衣服整理好的話,你老公看到了肯定也會好奇,你為什么衣服亂亂的。

  ”她想了想,確實是這個道理,便走到他的身邊,讓他幫自己整理一下衣服。

  “那你盡量幫我整理一下,一會兒我快點跑回去。

  ”聽到滿意的回答后,老周心里很開心,沒想到眼前這個小女人竟然這么天真,自己說什么她就信什么。

  想到這里,既然眼前這個小女人這么聽話,那么以后,就可以讓她做自己想做,并且讓他舒服的事情。

  “你過來一下。

  ”老周這樣想著的時候對著他揮了揮手,讓她抓緊過來,不要在那里墨跡。

  不知道現在都已經要走了,她讓自己過去還有什么事情,而且她現在非常的著急,擔心自己的老公找自己。

  “你能不能不要再為難我了,有什么事情抓緊跟我說明白,我要走了,要是再不走的話,我老公真的要找不到我了。

  ” 孫萌這樣說的時候非常的著急,就怕自己回去晚了,她老公會發脾氣,雖然她老公沒有多大的本事,可是他的脾氣特別的大,每一次不順他心意的時候他就會發脾氣。

  “我讓你過來你就過來拿來的,那么多廢話。

  ”看到她在那里默默唧唧的時候,老周很生氣。

  “我這不是過來了,有什么話你就跟我吩咐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肯定會去做的,但是在此之前能不能不要再為難我了。

  ”看到她一副大義稟然的樣子,就像是去執行死刑一樣,一點都不害怕。

  “忍不住的從心里笑了,這種人特別的好玩兒,也特別的搞笑。

  ”這樣想著的時候,他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你說我叫你過來能干嘛,當然是感受一下你的存在。

  ”說完以后,沒有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親吻上了她的嘴。

  感覺眼前這個小女人的小嘴吧,就像是旺仔QQ糖一樣,軟軟的,特別彈。

  讓老周有一種愛不釋手的感覺,可以沒有辦法,如果自己再不把她放開的話,這個女人可能就要瘋了。

  這樣想的時候,他便把這個女人放開了,總有一天,這個女人一定會心甘情愿的為自己做任何事情。

  “我現在讓你回去,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必須要答應我,如果你回去以后,就不做我跟你說的事情,那么后果你自己知道。

  ”孫萌記得他這樣說的實話,心里也很郁悶,因為自己剛才的時候確實很舒服,她很想繼續下去,可是她心里還有一絲的理智,如果以后有時間的話,她想可能絕對會來這里的。

  “好,我答應你我肯定會做到的,如果我做不到的話,你以后再找我。

  ”說完這句話,她就離開了這里,當他離開的時候,他的背影深深地落入老周的眼里。

  “你放心好了,到嘴的鴨子絕對不會飛了。

  ”老周心里很信任那個女生,她一定會過來的,因為她的腰也沒好,她四處也不舒服,如果不過來的話,方圓百里沒有人能給她治得了。

  剛剛解脫的孫萌看到身后的小屋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如果自己一直在那里的話,肯定會淪陷下去的,到時候她真的沒有辦法跟她老公解釋,可能那個時候她就成為全村的笑柄。

  孫萌離開你后,老周也沒有事情要做,反正現在也是閑著,要不然去河邊兒休息一下,可以看看有沒有魚, 釣魚也行好的。

  只要醒著的時候,他就自己照去做了。

  反正一個人生活就是這樣,非常的自在悠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奇了怪了,我的東西為什么找不到了,什(姐弟亂性)么東西都沒有,我怎么釣魚。

  ”他今天剛想要去找 魚竿的時候,卻發現魚竿不知道什么時候被別人拿走了,自己為什么以前從來不知道。

  碰巧這個時候有人過來敲門,老周雖然心里疑惑,但還是先去迎接客人。

  “周先生,真的非常抱歉,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很生氣,是不是在找魚竿,結果沒有找到。

  ”聽到對方這樣說的時候,他心里非常的好奇,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會算,因為自己剛剛才去找魚竿,為什么他就現在知道了。

  只看到對方緊接著去解釋說;“我們跟你說一件事情,你千萬不要生氣,當時我來找你的時候你沒有在家,然后看到那個魚竿就放在那里,我就拿走了,你要是介意的話我給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諒我。

  ”想不明白這個人為什么這么客氣,但是她怎么知道自己會有魚竿的,而且她是怎么來的。

  “你還沒有告訴過我你是誰,你怎么知道我會有魚竿,而且你怎么知道我的魚竿放在哪里,要知道,這所有的地方,都沒有人知道我會釣魚。

  ”聽到他這樣說的時候,女孩非常認真地對他說:“ 我爺爺跟我說的,他說你就喜歡吃這一口新鮮的魚,所以你家里就非常的魚竿,我當時我也不知道哪一個魚竿好用,就全部拿走了。

  ”恍然大悟般的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原來都怪那個老頭子要不然的話自己的魚缸,怎么可能被眼前這個 小姑娘帶走。

  “好的,我知道了,那你把魚竿放在這里吧,然后就回去,有什么事情再過來跟我說,但是你要記住,以后拿我東西的時候,一定要跟我提前說一聲,不要這樣。

  ”小女孩很開心的點了點頭,能有東西用也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可是她不知道怎么說,非常的猶豫,不知道怎么樣開口。

  早就在社會上混過很久的老周,當然明白眼前這個小姑娘有事所求,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在自己讓她離開的時候,她自己還在這里站著。

  看著眼前這個小姑娘,不忍心欺負她,就問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是這樣的,大伯,今天我們去釣魚的時候,我一不小心把腰扭到了,你能不能幫我看一下。

  ”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又來了一個扭到腰的女人,只不過這個女人的身材有一些差勁,要前沒前,要后沒后。

  心里便不想對這種女人有任何的好感,也不想碰她。

  “要不然你出去看看吧,我也不會看小孩兒的么,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話我再幫你看,我就只會 推拿,其他的東西我也不會。

  ”聽到老周拒絕。

  以前的那個小姑娘都快急哭了。

  看到眼前這個小姑娘可憐兮兮的樣子,老周也不想再去拒絕他了,就問她傷到哪里了,有什么事情跟自己說一下,如果自己能夠幫上忙的話,肯定會幫忙的。

  原本還可憐兮兮的小姑娘,聽到老周這樣說的時候,瞬間放晴了。

  很開心的說:“我就這里很疼,只要一碰就非常疼,我爺爺跟我說你會推拿,只要你過來推拿一下我就好了。

  ”老周有時候都不知道他爺爺為什么這么厲害,自己說啥他就信啥。

  當初他們兩個人一起釣魚的時候,自己跟她吹牛逼,他如今一字不落,全部交給了她的孫女。

  “你以后別相信你爺爺說的話,他有很多話都是騙人的,我雖然會推拿,可我沒有專門的學過。

  ”只看到她緊接著嘟嘟的嘴巴。

  表現出一副不情愿的樣子。

  “我爺爺不會騙我的,你剛才給我推拿的時候確實很幸福,我知道你肯定有辦法把我的腰治好,要知道我現在太疼了,我都不敢動。

  ”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小姑娘一開始還正常的說話,現在竟然撒起嬌來了,讓一個大男人實在無計可施。

  “我到現在都不認識,你先跟我說你叫什么名字,好讓我認識認識你。

  ”她清了清自己的嗓音,非常認真地說:“你好,我叫周子越,現在在這里當一名普通的人,沒有上學,因為我家里沒有錢,但是我會釣魚,我也會放牛。

  ”聽到周子越這么說的時候,老周沒有忍住笑了出來,什么叫做會釣魚也會放牛,難道她不會做其他的事情了嗎?“那你過來找我,只是因為推拿,沒有其他的事情嗎?”周子越非常郁悶,因為爺爺讓自己過來學習推拿,以后也有一個一技之長,到時候她也不會餓死,也不像現在一樣,她什么都不會,一問三不知,問啥啥不懂。

  “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說就行,不用在這里客氣,我是一個非常爽快的人。

  ”老周在這樣說的時候也是往里面看了看,也不知道這個女人的身材怎么樣,如果說真的是干癟的話,一點意思都沒有。

  可能是猜到了老周的想法,他瞬間把自己的外套脫了,露出了自己豐富有線的身材。

  “我的身材就是這樣的,我知道你剛才肯定好奇,但是現在我把它全部展露出來。

  ”老周有一些羞澀,沒有想到他這么大年紀了,竟然會被一個二十歲的小姑娘弄得這樣。

  “我沒有這個想法,你抓緊去看一下自己哪里不好,我幫你推拿一下,如果行了的話就抓緊離開這里,不要在這里了,你還小,這里不適合你呆著。

  ”如果這是陌生人家的孩子,自己一定不會這么簡單的放過她,可是她是自己朋友的孫女,如果自己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那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就會因此破裂。

  聽到老周這樣說,那個小姑娘緊接著就哭了起來,眼淚來得特別快。

  “你是不是嫌棄我,覺得我一些事情做得不好,所以才把我趕走,你放心好了,你給我兩天的試用期,如果這兩天之內我做的事情你不滿意的話,你什么時候想讓我走,我就什么時候走。

  ”這并不是說讓她留在這里,還是讓她離開這里的問題,而是說如果她一直在這里的話,自己以后怎么和別人在一起,吃別人的豆腐,占別人的便宜。

  “你好好聽我一句勸,如果你要學推拿的話不適合你,你手上的力量沒有那么大,所以你先回家,有什么事情,跟你爺爺商量好了以后,再做決定。

  ”聽到老周這樣說的時候,周子越理直氣壯地回答說:“這件事情就是我爺爺答應的,如果我爺爺不答應的話,我也不可能來這里,我也不知道您是這里的,也不可能把魚竿送到你這里來。

  ”老周真的非常頭疼,他不知道眼前這個小姑娘應該怎樣解決,她為什么這么纏人。

  “好,那你先留在這里,如果我覺得不滿意的話,你隨時離開。

  ”最后實在沒辦法了,就讓她先在這里試試,如果可以的話,就讓她一直待下去,如果不可以的話,自己在想辦法讓她離開這里,反正不能讓她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這樣的話會影響自己以后的事情。

  “好,我真的太感謝你了,現在我們能一起推拿了嗎,我現在要非常的疼,而且也還有其他的想法。

  ”小姑娘說到這里的時候,就像是一朵含羞待放的花骨朵一樣,特別的嬌羞,特別的令人向往。

  “你是哪里不舒服嗎,為什么看你臉這么紅。

  ”聽到他這樣說的時候,自己心里有一些無奈,不知道應該怎樣回答,她臉一點都不紅,只不過她不知道應該怎樣去說而已。

  自己仔細的想了想,既然說不出口,那就用實際行動去證明吧。

  她慢慢的把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然后露出了有料的上半身。

  “你為什么要這樣吃驚的看著我,不是都說要是推拿的話就要把衣服脫掉嗎,可是我脫掉衣服以后你為什么要這樣看著我,是因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嗎?”如果說她都已經做到這樣了,老周還不明白的話,那他真的是一個傻子了,明顯的她是在勾引自己,可是自己怎么可能對自己的朋友的家人下手呢。

  “你要干什么,其實不用全部脫掉,留下一部分也可以。

  ”不過他眼睛還是直勾勾的,看著眼前這個女人的身材,如果說和孫萌相比的話,他的身材還是有一些差的,可是剛剛好的尺度,讓他非常的喜歡。

  “我就想要全部脫掉,我怕你把我的衣服給我弄臟了,我就只有這一身衣服了,如果臟了的話我就沒得穿了。

  ”感覺眼前這個女人明里,暗里都在暗示自己要跟她發生關系,可是這怎么可能呢。

  “你不用再想這件事情,我是不可能做違背道德的事情,抓緊把衣服穿好。

  ”聽到老周一本正經這樣說的時候,眼前這一個小姑娘大聲的反駁他說:“你就是一個大騙子,剛才你們兩個人在屋里發生的事情我都聽到了,你和那個姐姐說的話我也都聽到了,如果你要是不按照剛才的事情那樣做的話,我肯定會跟我爺爺說,到時候全村的人都會知道你是一個什么樣的醫生。

  ”聽她這么憤懣的聲音,周伯終于明白她為什么要這樣做了,原來是因為有自己的把柄。

  “你和他并不一樣,如果說你們兩個人一樣的話,我也可能對你做同樣的事情,可是你不一樣,你不能被這樣對待。

  ”希望自己這樣說,能夠讓他理解,可是事實證明。

  他想錯了,眼前這個小姑娘,根本就不能理解他說的是什么意思。

  “我才不要理解你說的是什么意思,我就要讓你幫我去做那些事情,剛才看到那個女人非常的開心,也非常的幸福,我也想要嘗試一下,要知道,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過那樣的經歷。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