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白虎 鮑|白虎 鮑

白虎 鮑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3:47:31 | 48211個瀏覽


  閱讀提示:因為 老公太過于激烈,不慎吵醒還未熟睡的 兒子,朦朧 光線下,兒子不知什么時候坐起在床上,看著我們那樣,嚇壞了似的, 哭喊著要 媽媽

  我迅速推開老公,抱起兒子(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連燈也不敢打開,那一刻我看到兒子受驚的眼神心里好難過。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網友傾訴:  我與老公07年結婚,后來有了身孕以后,我就沒有再去工作。

  懷孕四個月的時候我離開了老公回到 了我媽媽家,也就是從這個時候起,我與老公一直到現在都是聚少離多。

    因為 孩子太小,老公和我都不愿意將孩子丟給老人家帶,所以孩子生下來后,我一直在老家帶孩子,準備等到明年孩子可以上幼兒園后,我就回到老公身邊開始工作,結束長期聚少離多的夫妻分居 生活

  而這段期間,要么是老公抽空回來,或者是我帶著孩子去老公那里小住一段時間。

    雖然兒子今年已經有 2歲多,開始有一些自我意識,但我們每次都是趁孩子熟睡以后,我們才過夫妻生活,從來沒有發生過意外,所以我們也就從來沒有去做過一些防犯工作,都是當著孩子睡著的時候才過夫妻生活。

  前段時間,老公說很想兒子,想讓我帶著兒子一起過去他那里,準備年前一起回家,我也就答應了。

  房事太 給力 驚醒2歲兒子哭喊要媽媽  然而去老公那里的那天晚上出事了,兒子才睡著不久,我說兒子沒睡沉,可是老公很性急,我被半推半就地應了他,因為老公太過于激烈,不慎吵醒還未熟睡的兒子,朦朧光線下,兒子不知什么時候坐起在床上,看著我們那樣,嚇壞了似的,哭喊著要媽媽。

  我迅速推開老公,抱起兒子,連燈也不敢打開,那一刻我看到兒子受驚的眼神心里好難過。

    因為以前兒子曾經被嚇過,是我跟老公曾經扭打在一起,被兒子看見過,也是哭喊著要媽媽,那以后,只要我跟我老公有過一點肢體上的小動作,兒子看了都會接受不了。

  我不知道這次是不是也是因為這種情況,兒子才又一次受到驚嚇。

    為這事,我后來跟老公私下吵過一次,怪他算不得一個合格的父親,老公還反過來怪我不理解男人,我都被他氣暈了。

  本來兒子就膽小得很,再加上這一次的驚嚇,我心里一直不安,只是不知道這樣的驚嚇會不會對兒子造成后續影響。

  房事太給力 驚醒2歲兒子哭喊要媽媽  旭航回復:  應該是你的孩子將你們過于給力的夫妻生活場景視作了異常的“惡性”事件,孩子在目擊惡性事件之后,從而給幼兒造成強烈的心理沖擊,并產生不良影響,這樣的心理反應主要源自第一次你們夫妻在孩子面前的扭打場景給孩子造成的心理陰影,只是這一次的場景再次激起了幼兒曾經的心理創傷,加之你們夫妻長期分居,孩子很少見到父親,缺乏必要的父愛,致使性格變得柔弱跟膽小,這方面也有一定關系。

    孩子的心理在受到惡性事件沖擊后,你們應該盡快幫助孩子淡化創傷的記憶,盡快忘掉不愉快的事,要多給孩子一些關心愛護,與孩子多互動交流,經常愛撫你的孩子,讓孩子感受到被愛呵護的溫暖,盡量不要讓孩子獨處,從而讓孩子有安全感。

    另外,要盡量轉移孩子的注意力,比如想想怎么樣讓孩子生活可以變得更加豐富多彩,多帶孩子去一些兒童樂園等適合孩子游玩的場所,讓他做自己特別喜歡做的事情,使孩子沒有時間去琢磨那些他曾遇見的被認為是可怕的事情,同時,要盡量避免在孩子面前提及一些不愉快的往事,避免激起并強化孩子的創傷記憶。

  還有,你們這樣長期分居方式對孩子成長確實有一定影響,建議你老公與孩子平時多一些親子互動,讓孩子在一個完整愛的環境下成長,再就是提醒你們要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相信孩子會健康茁壯成長。

  房事太給力 驚醒2歲兒子哭喊要媽媽  原創稿件,禁止剽竊抄襲,未經本人同意不得以復制、轉載等方式引用于任何媒體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旭航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分享到: 嫂子怎么可以在這……而且還被這群男人給排隊偷聽……要不是我及時趕到,指不定這群男人還真就沖進去把嫂子給……“走開走開……”我嚷嚷著推開門口這些居心不良的男人,并敲響了廁所門,“嫂子,你好了沒有。

  ”“好了,嚷嚷什么?”嫂子拉開門,有些不耐煩地看著我。

  但見我滿臉憤怒,以及聽到我剛才在外面叫他們走開,多少也猜 到了發生了什么,于是又有些服軟,說:“ 小俊,嫂子鬧肚子了,看把你給急的,走,我們回座位去。

  ”見嫂子笑盈盈的,還拉著 我的手,怒氣消散了不少,可沒走幾步,我就聽見了后面的那幾個中年男人的議論聲:“原來是這小子的嫂子啊,艷福真不淺,不知他哥在不在,要是不在,嘿嘿……”聽得我是又羞又怒,攥緊拳頭就要掉頭回去找他們算賬。

  “小俊,好漢不吃眼前虧,就當沒聽見,我們回去。

  ”嫂子緊緊拉著我,不想我惹事。

  我沒說話,而是看了眼嫂子,嫂子她真能當做沒聽見嗎?她能做到,可是我不能,躺會鋪位,我輾轉反側,全身燥熱難耐……“嫂,嫂子,你要喝水嗎?”我探出頭往上鋪看去,只見嫂子一雙美腿微微彎曲著,裙擺勉勉強強算是能擋住他那誘人的臀部,可要是站在過道,那肯定能看到嫂子裙擺下的風光,想到這,我又有些生氣了,嫂子干嘛不把頭朝過道這邊?嫂子這樣,是很想被男人看嗎?就像剛才在廁所,故意弄出那么大的聲音讓門外的那些老漢都給聽到了。

  幸好,臥鋪是有簾子的,相當于一個小包間,而我們這個小包間目前又還沒有住進其他乘客,只有我和嫂子。

  嫂子沒有理我,難道還在為之前的事生我的氣?她還好意思生氣?被我看就生氣,被別人看就開心?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頓然,內心升騰起一個大膽的想法……要是嫂子真是那樣的女人,那指不定就會在列車上隨便找個男的玩一夜情了,現在,社會上得那種性病 的人可不少,要是嫂子染上了,那到時候遭殃的還不是我哥。

  如果嫂子非要那個,那就讓我來滿足好了,至少我沒有性病,所以我必須得試探試探,嫂子到底是不是那種女人。

  借著給嫂子拿水,我起身下床:“嫂,嫂……”當我完全站起來時,我生怕驚擾了嫂子,因為眼下我面對的正是嫂子那側躺著的完美 身體……“嫂子……嫂子你睡著了嗎?”我再次壓低聲音試探道。

  我壓低聲音喚了幾聲,嫂子則是一點反應都沒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睡著了。

  “不會是真的睡著了吧?”我心中不斷嘀咕著,心臟砰砰直跳。

  但仍舊還是不放心,于是我爬上了嫂子的鋪位,坐在床邊,小聲說了句:“嫂子,下面空調對著我吹,太冷了,我,我在你邊上睡一覺可以嗎?”嫂子還是沒有搭理我,看樣子真的是睡著了,那既然睡著了,我,我近距離感受一下嫂子應該……應該沒事吧?這個想法一出現在腦海中,讓我突然緊張了起來,更多的則是興奮,盯著嫂子,我咽了口水,調整好姿勢,斜著一點點往嫂子邊上側躺了下去……在這個過程當中,我整個人變得極為激動,甚至是都能感覺到心口處傳來的‘砰砰’的聲音。

  躺好之后,我的手就一點點向嫂子那大饃饃靠近,很快就接觸到了嫂子那單薄的衣物,接著,把心一橫,鼓足勇氣稍微加大了力度,結結實實地,我的手掌覆蓋在了嫂子的酥胸上,“這就是嫂子的胸。

  ”我暗自感嘆,只是一接,就能感覺到嫂子的胸彈性驚人,甚至我更能想象到嫂子的胸一定還很滑很軟……自從看到嫂子的第一眼,我做夢都想摸一把她的胸,這個時候終于實現了,看到嫂子沒有反應,我松了一口氣,膽子也變得更大了起來,手朝著嫂子的領口伸了進去。

  “哇……嫂子的皮膚果然好滑啊!”頓時,嫂子的嫩滑和柔軟充滿我整個手掌,下意識我的手掌就跟著打起了太極。

  其實我挺怕的,這動作畢竟有點大,生怕把嫂子弄醒,還好,嫂子在家等我的這幾天睡得并不是太好,這一覺睡得可香了。

  不斷的觸摸著,我覺得渾身變得燥熱了起來,小腹下那也再度產生了強烈的反應,到了這個地步,僅僅只是摸胸已經滿足不了我此時的渴望了,我想到了嫂子裙擺下的美好,要是……咽了口口水,依依不舍地抽出摸嫂子胸的那只手,緩緩移動到下面,抓住裙擺,小心翼翼地就把嫂子的裙子給掀了起來。

  “哇……嫂子的這兒真好看。

  ”我微微揚起身子,向下看去。

  車廂里的燈光有些微弱,嫂子又穿了絲襪,那飽滿外覆蓋著一層朦朧,里面粉色 小褲褲若隱若現,弄得我的心是癢得不得了,身體也起了反應。

  “嫂子,對,對不起了……”說著,我的手就摸在了嫂子的美腿上,并沿著嫂子的大腿緩緩上移,朝著那處進發……雖然手還沒碰到嫂子的那,可感受到指尖的溫熱,我依舊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大著膽子,再也按捺不住,繼續向上探索,尤其是一想到,那里即將觸手可及,我變得更加激動了。

  “嗯……”嫂子突然發出了聲音,嚇得我心頭一緊,趕緊想要把手收回來。

  但糟糕的是,嫂子往里側了一下身子,我的手瞬間就滑到了嫂子的大腿內側,更要命的是,嫂子一雙腿夾得很緊。

  “嫂子,嫂子她竟然有了反應,她在,在裝睡……”本來我真的是惶恐急了,但很快,我又反應了過來,嫂子不拒絕,也不拆穿,那不擺明了是默許我這么做了嗎?嫂子,原來,你,你真是那樣的女人,那,那我就不客氣了。

  手掌被夾著,但手指還能活動,我索性假裝沒有注意到嫂子的反應,繼續小范圍的活動著手指,用手指的力度慢慢擠壓著嫂子的大腿。

  隨著我手指的運動,嫂子的身體有些微微發抖,但是雙腿夾緊的力度明顯降低,于是,我的手又可以自由活動了。

  我就繼續這樣輕輕在嫂子兩腿之間撫摸著。

  “小俊……”嫂子輕輕喊了一聲。

  “嫂,嫂子,怎么了?”我又是心頭一沉,在她耳邊輕聲問道。

  “嫂子也有點冷,把被子蓋上吧!”嫂子提議道。

  她哪里是怕冷,只是擔心突然有人拉開簾子,見嫂子這般揣著明白裝糊涂,我激動的都快不行了,那只被嫂子夾住的手一點也不愿意抽出來,而是吃力地用另一只手抖開被子,把我和嫂子都給蓋住了。

  “小俊,嫂子這兩天在老家睡不習慣,有點累,我就先睡了。

  ”嫂子始終不敢睜開眼,多半是怕尷尬,可是她臉上的桃紅色卻已經充分說明,她根本不可能睡得著。

  “嗯,嫂子,我也想睡了。

  ”我偷樂著回應道。

  卻是,我的那只手運動的更加快速起來,而嫂子全身的神經也崩緊了起來,好像所有的力氣都凝聚在了下半身,仿佛要把我的手給夾斷似的。

  “小俊,你談,談女朋友了嗎?”嫂子收縮著身子問我,應該是想轉移一下話題,不讓自己尷尬。

  “沒有。

  ”我只能實話實說,嫂子只要不開口拒絕,我是不可能會停下來的,嫂子一邊跟我閑聊,我一邊這樣在她大腿之間撫摸,更是給我增添了不少的刺激。

  “要不,等到了那邊,嫂子給你介紹個對象怎么樣?”嫂子問我,同時我還清晰地聽到了嫂子咽口水的聲音。

  “好啊,那就太,太謝謝嫂子了。

  ”我說,心里卻在想,有嫂子你就夠了。

  “都是一……一家人,說什么謝謝啊!嗯……哼……”就在嫂子說話的時候,我的手往上拖了一下,食指終于頂到了嫂子最中心的那個位置,嫂子也驟然顫抖了一下,并忍不住了發出了誘人的哼叫聲。

  “咕嚕……”我猛吞一口口水,明顯嫂子聽得很清楚。

  “小,小俊……”嫂子欲言又止,場面十分尷尬。

  “怎,怎么了嫂子,你,你哪里不舒服嗎?”我明知故問,但心里越發的害怕起來,可不知怎地,越是害怕又越是興奮了起來,暫時停了一下,我屏住呼吸,等待嫂子的回應。

  “沒,沒事,嫂子就是想問你喜歡什么類型的女孩。

  ”嫂子的呼吸明顯比之前要急促多了。

  “我……我喜歡嫂子這樣的。

  ”說話的同時,我那只被嫂子夾住的手 用力一轉,掌心對準了嫂子的那里,然后整個手掌往上一提,一下子,結結實實地拖住了嫂子中間那一片誘人的位置……“嗚……”嫂子身子劇烈顫抖了一下。

  “嫂子,你還好吧?”拖住嫂子那里,我又停了下來,畢竟還不知道嫂子的底線到底處于哪個階段,萬不能操之過急。

  “小俊,你怎么那么壞。

  ”嫂子只是輕聲細語責備,而且這種責備還夾雜著嬌羞的語氣,我稍微仰起頭,看了一眼嫂子的表情,嫂子緊咬住下唇,盡管一副極力克制的表情,但實際上她是在享受的。

  “嫂子,我哪里壞了。

  ”我故意挑逗道。

  “嫂子哪里好了?讓你這么喜歡。

  ”見嫂子仍舊在裝糊涂,我簡直要樂瘋了,也基本可以確認,嫂子其實是那種渴望很強烈的女人,要是我不滿足嫂子的話,那指不定會便宜了列車上的哪個野男人。

  “嫂子哪里都好。

  ”我一語雙關。

  “沒想到你這孩子嘴巴這么甜。

  ”說著,嫂子不自覺地向我這邊貼近了一些,瞬間就頂到了我的那個,突然我的身體就像過了電流一般,麻酥酥的。

  嫂子竟然這么主動?要知道,每次回老家,在那些親戚面前,嫂子給人的印象可都是端莊得體的,原來全是裝的啊!如此一分析,我算是徹底有了后顧之憂,于是,滿腦子就只剩下如何進一步觸碰這個美貌而又風騷的嫂子了,這時,除了嫂子驚人的夾力,我還感受到了嫂子大腿根部的熱度和柔軟,并且隱約間已經能觸碰到那一絲柔滑,嫂子的那里竟然流出了那個……這才到哪兒啊,而且嫂子還穿了絲襪和小褲褲的,等于是隔著兩層布啊!可還是讓我明顯地感覺到了濕潤,那嫂子的渴求可得多旺盛啊!這要是再刺激嫂子一下,那豈不是會濕得更透徹?沒有任何遲疑,我的中指就在嫂子那微微潤滑中心地帶勾動了起來,嫂子不再吭聲,默許著我一下一下,輕叩著她的門扉……“小俊,你……你別這樣,我,我是你嫂子。

  ”嫂子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腕,不允許我給她更大的刺激。

  我知道,嫂子此刻的內心極度矛盾,一邊是我們的特殊關系,一邊是自己體內壓抑已久的生理渴望,兩種情感在腦海中沖撞著,肯定會讓她一時間舉棋不定,猶豫不決。

  說實話,我何嘗不糾結,我的內心也在掙扎啊,畢竟她是我嫂子啊!我怎么可以這樣對我的嫂子?快,快停下來吧,劉俊!奈何,越是這么想,就越是難以自控,手指硬是不聽自己的使喚,嫂子也根本抓不住我的手,我的手指仍在不停地向那柔滑的布料發起著攻擊,并且指甲已經勾住了絲襪……“小俊,不要,不可以的……”嫂子加大力度制止,可還是晚了一步,我的手指已經摳破了那濕漉漉的絲襪,并用力一拉扯,只聽見“撕啦”一聲,嫂子的絲襪瞬間裂開了……“嫂子,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趕緊道歉,可手卻還是沒辦法停止。

  于此同時,我的手指已經勾住了嫂子的小褲褲,這可是嫂子的最后一道防線了,只要輕輕用力往邊上一撥,嫂子的那里就完全漏出來了……可嫂子的極力制止讓我有些后怕,不太敢繼續做下去。

  但剛停下來,我就變得萬般煩躁起來,尤其是此刻嫂子幾乎已經蜷縮在了我的懷中,渾身像得了瘧疾一樣發燙,呼吸有些急促,濕熱的氣體混合著她那身上特有的香氣,一下一下的傳遞到我的身上。

  更要命的是,嫂子的身子此刻仍在微微顫抖著,這明顯是預示著她自己其實也很想要,體內積壓的洪流即將都要噴涌。

  作為一個生理機能正常的男人,我哪受得了這種刺激,強烈的生理沖動徹底擊潰了我內心深處僅剩的那一點理智!去他大爺的,管她是誰,只要是個女的就行!“嫂子,我難受。

  ”我在嫂子耳邊親生說道,手再次運動了起來,但沒敢就這么貿然把嫂子的小褲褲推開,而是隔著小褲褲繼續刺激著嫂子,這下少了一層絲襪的阻隔,手感就又不一樣了,那種絲滑和溫熱更加美妙了。

  “小俊,嫂子也難受,但我們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嫂子加大力度,想要把我的手推開。

  但她的力氣哪里有我大,根本推不開分毫,這種毫無力量的拒絕,在我看來更像是欲拒還迎,使我更加興奮起來。

  正好此時火車剛好通過一個隧道,雖然車內有燈,但看起來還是一下子變暗了很多,可能是心理作用,借著昏暗的掩護,被渴求沖昏頭腦的我一不做二不休,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嫂子的雙腿之間,拿開她那只搗亂的手。

  于是,原先那只手整個手掌再次活動起來。

  隨著我手指力度的加大,每活動一下,嫂子的身體就跟著抖一下。

  (秦檜兒子怎么死的)在我的挑弄下,嫂子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兩條腿也繃緊,有些不受控制的向中間夾緊。

  “嗯,嗯嗯……輕點……”嫂子夢囈似的發出細微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我簡直快樂壞了,手上的速度也變得更快了。

  “嗯嗯……”壓抑的嬌喘聲音從嫂子緊閉的嘴唇中發出,進一步增加了我的沖動。

  突然,嫂子的雙腿死命一夾,同時整個人劇烈的抖動著,身體都要抻直了,雙手死死地抓著我的胳膊,指甲掐進了肉里。

  嫂子抖動了一會之后,長舒一口氣,一張臉紅得要滲出血來。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我知道嫂子這是已經泄了,我竟然把嫂子給弄泄,這種羞恥的成就感沖刺著我的腦海!嫂子,你舒服玩了,現在該輪到我了!不帶任何猶豫,我用中指熟練的勾起嫂子的底褲,挑到一旁,此時嫂子的裙下最隱秘的地方已經完全暴露了出來,同時,我用另一只手放出了我襠里的大物,對準嫂子的那處……“不行,小俊,只有這個不行……”嫂子一雙手向后,死死地推住我,并扭著頭,向我投來了懇求的眼神。

  “嫂子,對不起,我,我實在是忍,忍不住了……”我用力推開了嫂子那雙嫩滑的小手,拼命往前沖去。

  可嫂子身子一扭,歪了,我的大物就從嫂子邊緣擦過,那絲滑別提有多舒服了,嘗到甜頭,我怎么可能就此作罷,用手扶著,再次發動進攻……可就在這千軍一發之際,火車突然停了下來,到一個站了,過道上開始嘈雜起來。

  因為害怕有人經過時突然拉簾子,我不敢再強行對嫂子,只能暫且消停下來。

  “小俊,你這孩子,快,快穿上褲子回自己鋪位去,這是個大站,會有很多人上車。

  ”嫂子也算是松了口氣。

  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內心充滿著愧疚,不知該如何面對嫂子。

  “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你也老大不小了,有這種沖動是正常的,嫂子不會怪你的,快回去睡覺,一覺醒來,我們差不多也就到站了。

  ”嫂子倒是給了我一個臺階下。

  “嗯,嫂子。

  ”我也只好悶聲爬回到自己的鋪位。

  果然,沒一會兒,我們這個小包廂內就住滿了乘客,我也再沒機會跟嫂子親昵了,躺在鋪位上,輾轉反側,許久,才在鐵軌的節奏聲中睡去。

  大概到了凌晨五六點的時候,我感覺到有人推了推我。

  “小俊,醒醒吧,收拾一下行李,咱們馬上到站了。

  ”嫂子的聲音傳來。

  收拾完行李沒一會兒,車子就到站了,出了站臺,我哥劉天東來接的我們,雖然我是被家里領養來的,但我哥一直拿我當親弟弟對待,甚至比對親弟弟還要好,所以我小的時候連哥都不叫,直接叫他“老天”。

  但后來長大懂事了,我就改口叫他“ 天哥”了,除了我覺得叫“天哥”特別霸氣,另一個原因就是我得知了自己其實是被領養的,這多多少少讓我覺得跟天哥之間有些生疏了,特別是近些年天哥外出打工,更讓我覺得兄弟之間有了一道不小的鴻溝。

  天哥倒是沒什么變化,還像以前那樣關心我,一見面,天哥就對我噓寒問暖,這讓我頓時覺得有些對不住他,于是什么也沒說,之后,天哥攔住了一輛出租車,我們三個人上了車,一路朝著附近的一處城鄉結合部而去。

  下車之后,我就跟隨著天哥和嫂子進入到了一片低矮建筑群而去了,嫂子和天哥跟我一通介紹,說這地方叫“管自塘”,是位于“濱江”這座大城市附近的一處待拆遷的民居房。

  這里因為交通方便,房租便宜,成為了很多來這邊打工的人,首選租房子的好地方。

  因為來這邊租房子的人很多,所以,這邊的人來自于五湖四海,說著各種口音。

  “這里就是我們家了。

  ”很快,我們來到了一個低矮的房子前面,房子是磚瓦房,顯得有些破舊,屬于那種隨時會被拆除的房子。

  打開門之后,我們就進入到了里面。

  房間里面有些昏暗,甚至有些潮濕,光線不是很好。

  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張不大的雙人床,還有一張桌子和幾個凳子,以及一個淘寶上面買來的簡易的衣櫥。

  除此之外,這個房間里面幾乎什么都沒有了。

  這樣子的環境,可謂是非常的艱苦了。

  “小俊,嫂子帶你去看看你的房間。

  ”嫂子說著,帶著我來到了隔壁的一個房間,這個房間跟嫂子的房間是緊挨著的,中間就隔著一堵墻。

  打開門之后,里面幾乎也只有一張不大的床和一張桌子。

  “你就先住在這里吧,我給你收拾一下房間,過幾天再給你找份工作。

  ”嫂子說著,便來到了床邊,跪在床上面,開始給我收拾床鋪。

  可很不巧,嫂子撅著的豐臀正好朝著我,讓我不經意就看到了那曼妙的風光。

  尤其是嫂子絲襪在車上已經被我撕破了,這回連絲襪都沒穿。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