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baek ji young|baek ji young

baek ji young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4:14:04 | 42064個瀏覽


“瞧你說的,剛才就那么一小會兒,他聽得見么?”邱 蘭馨面不改色,似乎話中有話,言語透露出內心的不滿。

  “唉, 老婆,你說我是不是要喝點那些補藥什么的?這每次都……” 張小軍欲言又止,他猛地打了個激靈,收回了小家伙。

  “你先去睡吧,這件事我們以后再說。

  ”邱蘭馨催促道,然后又坐回了馬桶上。

  張小軍回了房間后,邱蘭馨終于長舒一口氣,她佯裝沖了一下馬桶,連忙紅著臉離開了。

  又過了許久, 老馬隱約聽到張小軍的熟睡聲,這才從洗衣機后面鉆了出來,他伸展了一下酸麻的身子骨,躡手躡腳的溜回自己的臥室。

  整整一夜,老馬輾轉反側,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邱蘭馨……這晚,老馬失眠了。

  翌日,天剛蒙蒙亮,老馬就起床出了門,他有晨跑的愛好,十年如一日,因此歲數雖然大了,但 身體卻依然硬朗,干活不累,健步如飛,幾乎不輸二三十歲的年輕小伙。

  跑步回來,老馬順便買了菜,家里的那對 小夫妻租客,在租房的第一天就和他協商好,每個月多出五百塊錢的生活費,每天在家里吃一餐晚飯。

  現在的年輕人,很少有自己動手燒火做飯的,這對小夫妻并不例外,早中餐都是在學校的食堂解決,只有晚上下班才回到家里。

  老馬回家后提著菜去了廚房,這個時間點也是那對小夫妻起床上班的時候,剛走到廚房門口,邱蘭馨從衛生間里洗漱出來,兩個人面對面的撞在一起。

  邱蘭馨俏臉一紅,低著頭叫了聲,“ 馬叔叔,早啊。

  ”老馬回應了一聲,他看到邱蘭馨今天穿著一件淺粉色的緊身連衣裙,烏黑的長發披到肩頭,略施粉黛,胸前的領口很低,隱約露出了一抹白花花的深溝。

  霎間,老馬又聯想 到了昨晚那副火熱的畫面,頓時有些口干舌燥了,腳步不覺停留,一時竟擋住了邱蘭馨的去路。

  “馬叔回來了啊。

  ”老馬身后響起了一道聲音,張小軍從房間里走了出來,說,“剛接到通知,要去省里培訓,下午就得出發,這幾天就有勞馬叔幫我照顧一下蘭馨了。

  ”老馬回過身來,下意識的點點頭,連忙笑道,“沒事沒事。

  ”由于平日里,老馬和藹可親,年齡又擺在那,這對小夫妻早已把他當做成自家的長輩來看待,張小軍自然很信任這個房東叔叔。

  邱蘭馨從老馬的身邊擠了過去,對張小軍問道,“這次要培訓多久呀?”張小軍自豪的笑了笑,“說是一個星期呢。

  ”張小軍是數學老師,雖然年輕,但是因教學有方,又給學校拿回幾個大獎,校方領導頗為賞識,只要有機會,就會推薦他去深造,據說下半年還要升他做年級主任。

  相比而言,邱蘭馨這個音樂老師,職位晉升的空間就小了許多,因此,也只有在談論工作上,張小軍才會顯得那么自信滿滿。

  很快,兩個人就收拾好去學校上課了,留下老馬獨自一人在廚房里忙活。

  “一個星期不在家?”想到張小軍要出差了,老馬的心里忐忑不安,這也就意味著,在接下來的幾天里,他要和邱蘭馨單獨同處一室了。

  想想就讓人莫名的興奮,老馬琢磨著,今晚的晚餐是不是要準備的特別點?老馬忙活了一上午,中午簡單的弄了兩個菜,一個人吃了后就歪在沙發上打盹。

  兩點鐘左右的樣子,張小軍回到了家,一進門就風風火火的收拾行李,老馬被驚醒后,還以為家里進了小偷,剛起身就見張小軍拉著行李箱出來。

  “小軍,這就走啊?”老馬恍然道。

  “是啊,馬叔,學校催的緊,再晚就趕不上車了。

  ”張小軍說著就拉開大門,朝外走去,沒走兩步,又回頭叮囑道,“馬叔,蘭馨幫忙看著點,要是晚上沒回家,你就給我發個信息啊,謝啦!”嘿,什么情況,這小子?對自己的老婆這么不放心?老馬沒有多說,只是點頭應道,“沒事,你去吧,好好搞啊小伙子,前途棒棒的!”說著,老馬還伸出了大拇指。

  張小軍嘿嘿一笑,迅速消失在樓梯拐角處。

  老馬過去關上了門,心里就樂呵了起來,環顧四周,眼前這個居住了幾十年的老房子,自己再熟悉不過了,只是今天,似乎覺得有些不一樣了。

  至于哪兒不一樣,老馬一時也琢磨不透,自從老婆十年前去世后,家里就變得冷冷清清,膝下無子實在是悶得慌,老馬就開始對外招租,而且他很挑租客,社會無業游民一律不租,這對夫妻教師就是老馬精挑細選下來的。

  然而,有了租戶后,家里看上去雖然熱鬧了點,但老馬心里卻總是空空的,有時候都甚至覺得自己才是一個外來人,在這個家里顯得有些多余。

  直到今天,老馬才忽然有種男主人的感覺,他覺得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自己應該擔當起一個 男人的責任,無微不至的照顧邱蘭馨。

  想到邱蘭馨,老馬心里就禁不住暖和起來,這個長相甜美,聲音更甜美的小女孩,老馬在看去第一眼的時候,就莫名的喜歡,那一聲聲“ 馬叔叔”的叫聲,簡直是甜到了老馬的心坎上。

  突然,老馬的老款翻蓋手機響了起來,打開一看是張小軍的來電,老馬連忙接通后問道,“小軍,什么事呀?”“馬叔,你快幫我去臥室里找找我的教師證,時間來不及了,一會兒我到樓下,你從陽臺直接丟下來。

  ”電話里傳來一陣焦急的喘息聲。

  “好好,小軍,你別著急,我這就去找。

  ”老馬掛了電話就沖進了小夫妻的臥室。

  在(辦公室愛愛)哪里呢?老馬四處搜尋,眼光一下子落在了床頭柜的角落,張小軍的教師證露出了一半,正好夾在了縫隙里。

  老馬趕緊過去從墻縫里抽出證件,剛準備扭身往外走,去發現床頭柜的抽屜虛掩著,從里面露出了幾個五顏六色的 玩具

  “什么東西?”老馬好奇的打開抽屜,隨手翻了一下那些玩具。

  看清楚后,老馬頓時心里一緊。

  “滴滴滴!”手機又響了,老馬怔了一下,接通電話,張小軍的聲音傳了出來,“馬叔,找到了嗎?我到樓下了!”“找到了,找到了,我馬上給你丟下來啊!”老馬說著關上抽屜就朝陽臺跑去。

  老馬住的是老式單元樓,屋內結構布局很落后,去陽臺必須穿過主臥,老馬就睡在這間主臥里。

  來到陽臺,老馬就把教師證朝樓下的張小軍扔了下去,他家在三樓,樓層并不高,教師證很精準的落到張小軍的腳下,張小軍撿起來,對陽臺上的老馬揮揮手,一溜煙跑出了小區。

  整個下午,老馬都心神不寧,他怎么也無法將外表清純的邱蘭馨,與那些玩具聯系在一起,難道她只是表面上很單純,內心卻很狂野?如果真是那樣,那就張小軍的身體狀態而言,如何能滿足得了她!這么一想,老馬頓生憐憫,作為過來人,他深知兩性之間的奧妙,倘若有一方不平衡,那另一方才真的是有苦難言啊!不知不覺間,老馬就越發的心疼邱蘭馨,他決定了,從今晚開始,一定會對這個小女孩萬般呵護,如果那方面她也需要,老馬完全可以滿足她……今晚,老馬做了一頓很豐盛的晚餐。

  平日里邱蘭馨喜歡吃炒田螺,老馬就專門給她露了一手,想到用餐氣氛,無酒不歡,特意去樓下超市買回一瓶紅酒,他知道 女人都愛喝這個,家里的散裝白酒不著調。

  就這樣,為了這頓晚宴,老馬可謂用心良苦,費盡了心思,想當年和老婆談戀愛,他都沒有這般的上心,今天卻為了家里的這個女租客……,想想就有些難為情。

  老馬掐著點把飯菜做好后,見邱蘭馨還沒有回來,就先把菜熱在鍋里,而后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等著。

  六點多的時候,邱蘭馨推門而入,看到老馬還等著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馬叔叔,今天周五,學校大掃除呢,讓你久等了。

  ”老馬笑呵呵的站起來,“沒關系,菜我熱著在,不礙事。

  ”邱蘭馨溫爾一笑,進了自己的臥室,一陣翻箱倒柜,順帶叫了聲,“馬叔叔,要不你先吃吧,我衣服上都是灰,想先洗個澡呢。

  ”老馬剛進廚房,聽到邱蘭馨的聲音,連忙說到,“那你先洗,我還有點事忙,等你好了一起吃!”他好不容易準備的一頓晚餐,若是獨自享用,豈不是前功盡棄。

  邱蘭馨拿著睡衣迅速鉆進了衛生間,把門反鎖了后,打開花灑,開始脫衣服,不一會兒,一具完美的S型火辣胴體便呈現了出來。

  這具胴體雖然算不上十分豐腴,但每個部位都恰到好處,組合在一起堪稱魔鬼身材,就連邱蘭馨自己都忍不住經常對著鏡子孤芳自賞。

  邱蘭馨站在花灑下,任由熱水沖刷這具性感的嬌軀,疲憊了一天,此時陣陣愜意襲來,她頓時有了點興趣。

  兩只玉手將沐浴露涂抹到身上后,順著白皙柔嫩的肌膚,一路順流而下,停留在那不可描述的地方。

  “啊!”低沉冗長的一聲嬌呼,邱蘭馨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煙花一般絢爛。

  嬌軀一軟,手中的花灑不小心沖擊到太空架上懸掛的睡衣,眨眼間,睡衣就全部濕透了。

  “這……”邱蘭馨秀眉緊擰,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與此同時,老馬在廚房里來回踱步,其實他并沒有其他的事要忙,只是一個借口罷了。

  廚房和衛生間相鄰,從邱蘭馨進去后,老馬就聽到了嘩啦啦的沖洗聲,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老馬無法自控了,腦海里不斷閃出昨晚邱蘭馨嬌喘吁吁的模樣,想象著此時她洗澡的火熱畫面,身子漸漸有了感覺。

  這時,隔壁衛生間傳來一道羞答答的聲音,“馬叔叔,你,你能不能幫我把陽臺上的那件睡裙取過來?” “好老公,你快一點嘛!不要在那里磨蹭了。

  ”遠處的草堆凌亂晃動著,嬌糯的聲音勾得我的魂都要飛了。

  我敲了敲腦殼,確定不是自己在亂發臆癥。

  這荒蕪人煙的小湖邊,竟然有人在打野戰?今天周末,隔壁搬家硁硁作響的聲音搞得我連個懶覺也睡不好,被逼無奈我又不好意思上門去說,這才拿著魚竿出來閑耍一下。

  誰知道竟然還能趕上這出好戲!噴張的血液直接涌到 了我的腦瓜頂,我將手里的魚竿丟在地上,貓著腰的就走了過去。

  地上是一堆凌亂不堪的衣物,兩具皎白的軀體正交纏在一起,女人黑色的長發披散在白皙滑膩的玉背上,正癡迷的被男人按在地上不停的沖刺……火辣的畫面直接將我領入到一個從未了解的天堂。

  畢竟我還是個初哥,女同學的小手還沒有機會拉過,最寂寞的時候也就是看些島國小片,使用一下自己的五指姑娘。

  猛然間碰到這種純真人4D版仙人大戰,強烈的視覺沖擊,差點都讓我這顆心跳炸了。

  尤其是那個女人肥碩翹挺的屁股,被男人 用力的撞擊,竟然傳來一陣異樣的‘啪啪’聲,我只感覺到渾身都傳來一股從未有過的燥熱和焦躁。

  而且這女人妖的嚇人,浪得夠勁,比起愛情動作片里的那些妹子都玩的開放!如果不是我剛剛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肉,我都怕自己真的撞了邪,碰見一個吸男人陽氣的妖精。

   在我腦子亂想的時候,那女人似乎嫌棄男人的動作太慢,兩個人調轉了位置,女人直接坐在了男人的腰間,近乎瘋狂的扭動著嬌軟的身軀,纖細的腰直,豐盈的大白球,全部在隨著她的動作起起伏伏。

  女人嬌糯喘息的低吟,空氣里奢靡的汗液,搞得我渾身上下也邪火亂竄。

  “親愛的,你頂的我好疼啊——”我在心里恨恨的唾棄了一嘴,這妹子真的夠辣,眼淚汪汪的一句話,把他身下的男人直接激了起來,用力的按住女人,兩個人又是一陣釋放。

  白花花的肉體看的我眼花繚亂,而心里此刻更是癢得要死。

  不過我也就是想想,母胎單身的命也不知道是隨了我哪位祖爺爺。

  “差不多行了就快走了,老子都快被咬死了!”男人的嗓子好些沙啞,看來剛剛吼得也沒少費喉嚨,可惜這妹子卻不干,估計還是沒爽夠!“老公,你再來一次嘛,人家還想要嘛。

  ”男人抓起衣服,根本不去理女人誘惑的動作。

  媽的,這個暴殄天物的廢物!要是換做我,保管把這個女人弄得死去活來,讓她在我身下連連求饒,釋放掉我將近17年的美好精華!女人最后還是不甘不愿的站了起來,嘴角似乎還掛著一絲不明的液體,搞得我褲襠里的東西直接頂在了拉鏈口,硌得慌。

  不光是胯間的東西難受,貓在這不敢動的鬼位置,我身上更是被咬了8、9個大包。

  忍了!再等一會,這女人馬上就要走近了,我倒要看看,這浪蕩的女人到底長得什么模樣。

  我嗓子有些發澀,喉嚨骨緊張的滑動了幾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一步步走近的女人。

  何……何嫣然?我的英語老師!那個天天都冷著一張臉,美得要死,卻沒人僚得動的冰山美人?我腦子一片的漿糊,渾身卻是一震!實在是難以置信,天天站在講臺上的高冷女神老師,在私下里竟然浪成了這種德行……所以,老子剛才是看了何嫣然的身子?我心里一陣暗爽,這樣的待(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遇恐怕我們全校的男老師都能羨慕瘋!何嫣然和他男友已經離開,我摸了摸有些滾燙的胸口,口干舌燥的等了十分鐘,才偷偷的溜了出去。

  擦!我走到小區樓下,看著剛剛打完野戰現在立馬又膩乎在一起的情侶,最后竟…竟然走到了我隔壁的房間!我慌忙的關上門,就跟中了彩票的幾百萬一樣,激動的差點叫了出來。

  我們這廉價的出租屋中間的隔斷就是一張薄木板,旁邊屋放個屁,我都差一點能聞到味的地方,這要是他們兩個人在屋里……我躺在床上卻如何也睡不著,眼睛恨不得鉆到一墻之隔的對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鬼迷了心竅,我腦子里就想到鑿壁借光的故事,手拿著工具直接忙活了起來。

  一顆心怦怦直跳,看著那細小的光亮,我整個人激動的趴了過去。

  我當時根本來不及去思考后果,不過我們這種廉價房墻壁上都貼著一層厚報紙,密密麻麻的小黑字,似乎也挺難發現的。

  反正已經沒辦法多想了,湊近眼睛,我整個人瞬間呆住了。

  何嫣然正在扒下自己光鮮亮麗的衣服,換上一件奇怪的東西!艷紅的小罩罩帶著幾抹薄紗,如同一個肚兜,卻根本遮不住何嫣然半縷嫩肉,反而更加的嫵媚誘人。

  神密的三角洲更是僅有一塊透光的紅紗,半遮半掩的嫵媚,加上那圓鼓鼓的豐盈,那弧線讓人看了直冒火。

  這竟然是我們那個鳳眸冷瞪的英語老師!我眼睛直直的瞪著,一顆心直在胸口打著鼓。

  何嫣然在鏡子面前妖嬈的扭動了下豐乳肥臀,似乎很滿意這套內衣。

  輕巧的推開隔壁的浴室,就鉆進了她男友淋浴的衛生間里。

  “你個小妖精,剛剛不是喂飽你了嘛?又來發騷了!”淅瀝瀝的花灑聲,帶著男人不清不楚的低語。

  欠干!我腦子里也冒出來這么一個詞!也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嫉妒。

  明明兩個人鉆進了浴室,我卻還是不死心的趴在那個小眼死死的盯著。

  盡管水流的聲音很大,可是我還是能夠聽見何嫣然嬌顫嚶啼,明明看不見任何的畫面,可是我腦子里卻極致的緊繃,就連一顆蠢蠢欲動的心也格外的雀躍!可惜這美妙的聲音不消片刻就停止了,何嫣然一臉不滿的跌坐在床上,胸前的春光全部飄進了我的眼睛里。

  她很美這是我一直都知道的,纖細雪白的大腿,幽深閉合的門戶,還有上面嬌嫩飽滿又帶著水珠的豐盈,那曲線讓我看得喉嚨發緊,粉嫩的蓓蕾更是讓我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你這個妖精今天都已經三次了,再來就真要把我榨干了!”男人一雙粗糲的大手在何嫣然的翹臀上大力的擰了一把,眉飛色舞的說道。

  何嫣然根本不想搭理他,直接翻了個身子佯裝睡覺。

  呵!我都替這個男的害臊,一次十分鐘也真好意思提!我都搞不懂我們英語老師到底是看上這男人哪里了?除了有個不中用的吊,哪里有點可取之處!“怎么了,真生氣了?”“我還沒問你怎么認識隔壁那小子的,不會是看上那小兔崽子的體格了吧?”我心里直接咯噔一聲,我倒是沒想到我早上去買早飯的時候,竟然還被何嫣然偷瞄了。

  雖然我英語爛的要死,何嫣然也沒有給過我什么好臉色,可是該死的,我竟然還真的有點期待。

  “ 劉峰你瘋了吧!那就是我一個蠢學生,他懂個屁啊!”我瞇著眼睛,看著何嫣然晃動著白嫩飽滿的腳趾,一臉的不屑。

  心里的一股怒火蹭的就冒了出來,甚至想要把她按在我的床上,盡情的揉搓釋放,讓她在我的胯下嬌喘連連。

  劉峰后來又賤笑的看著何嫣然,問她難道就不怕自己剛剛的叫聲被我聽到,不過我也懶得去聽她回答,在這女人心里,我恐怕就是個白癡!憋著一肚子的氣,隔天我起了個大早就去了學校。

  我剛剛坐在位置上就發現方 藍藍用著一雙古怪的眼神看著我,似乎在極力的憋著什么。

  這女人是我們班的第一名,長的挺甜,只不過心氣高的很,而我這種垃圾成績,如果不是學校現在提倡同桌互助,她恐怕一學期都不愿意和我說一句話。

  今天竟然對我笑,我總感覺有一種入坑的感覺。

  股間的一股濕意,我整個身子一個彈跳的站了起來。

  丫的!我凳子上竟然放了半袋開口的牛奶!褲襠濕乎乎的感覺,搞得我整個人煩躁的要死,尤其是在對上方藍藍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我更是火冒三丈!“方藍藍,這是你的奶?”我清冷的問道,眼睛意味深長的瞄了一眼方藍藍高聳的胸脯,這女人明明和我一般大,可是她那身材,真的是上天的恩賜。

  童顏巨乳差不多就是專門為她開發的詞!方藍藍臉色臊的通紅,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水汪汪的大眼睛直接瞪向我。

  “ 李貢,你亂說什么?”“經過我的觀察,咱們班級只有你能有這么多的奶,你別想做了壞事不承認。

  難不成你要請我喝奶,只不過放錯了地方?”我這句話可不邪惡,第一名可是出了名的愛學習,又愛補腦,每天早晨都要喝牛奶也是傳開了的事情。

  只可惜對面脖子根都紅了的方藍藍似乎并不太理解我的真實意思……我班那群男生還不忘添火,直接吹起了口哨子,有幾個不怕死的還給我比起了大拇指!都是男同學,大家平時打磕逗屁,最喜歡的話題就是葷段子,我哪里知道這幫混蛋竟然也想歪了。

  雖然,我也確實有那么點想入非非……“嗚嗚——李貢你個流氓!”方藍藍轉頭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直接哭著就跑出了教室。

  我心里也冤的要命,這妮子自己過來招惹我,我褲子都濕了還沒哭呢,她到好意思擠貓尿!片刻功夫,何嫣然就一臉陰沉的踩著高跟鞋走了進來,直接冷冰冰的站到了我的座位旁。

  我看著身后跟著的方藍藍,倒是真小瞧她了!這死妮子竟然還給我玩告狀!“李貢,你要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你可是個學生!在班上調戲女同學很有趣?下次你要是再給我犯渾,我會直接告訴教導主任,給你記大過!”何嫣然說的倒是一身正派,冰清玉潔的她哪里有昨天鉆男人胯下的架勢。

  方藍藍癟了癟嘴,還不忘給我補幾刀,說我上課總是往自己的褲襠中間摸摸索索,聲音細細碎碎的影響她學習!她奶奶的!我惡狠狠的看了方藍藍一眼,就知道被這個女娃子坑了。

  我猜她就是明擺著不想要讓我當同桌,可是想到方藍藍挺硬的后臺,我這個啞巴虧想吐出來都難,畢竟連教導主任那個滅絕師太對著她都和顏悅色的。

  真他娘憋屈啊!可恨何嫣然這個蠢女人還真的信了,一臉不恥的看了我一眼,仿佛我做了多骯臟的事情一般。

  而且最后,竟然將我直接叫出了教室,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訓斥!說什么我這種人即便是畢業了,就這副德行也找不到女朋友,女孩子都喜歡那種書生氣滿滿的優秀學生。

  還給我說什么女孩子和男孩子都應該矜持,擁有純潔的感情,她就是如此。

  我差一點都氣笑了,何嫣然這給自己臉上貼的金也不怕臊得慌。

  何嫣然倒是一本正經,一點也不心虛,看到我并不誠心的態度更是氣得上頭,直接將我從在走廊罰站,給叫到了辦公室。

  “檢討書,不寫完你就不用回家了!”何嫣然冰冷冷的看著我,如果不是昨天見識過了,我倒真的以為她是一個嚴格的老師了。

  “看什么看!還不動筆,是在等我教你怎么寫嗎?”何嫣然清冷的瞥了我一眼,自顧自的玩著手機,把我安排在她身邊的辦公桌上。

  我也搞不懂是哪里得罪了這個女人,反正她就是看我不順眼,我自己也感覺出來了,那種鄙夷不屑的目光,讓我身子里的反骨格外的敏感。

  我就不信了,終有一天,我要把這個女人給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忍!我亂七八糟的寫了一通將一篇洋洋灑灑的檢討書遞給了她。

  雖然心里不服氣,可是誰讓我現在是她手底下的學生,如果哪天她半夜走錯到了我的房間,看我不把她狠狠得收拾一頓!“不合格,李貢你糊弄我沒用,重新寫。

  ”何嫣然簡單的略了一遍,就從抽屜里又抽出來幾張稿紙放到我的面前。

  丫的,我就知道何嫣然絕對是耍我!別讓我逮到機會,看我不弄的你叫爸爸。

  她悠然的擺弄著手機,眼角還泛著笑意,輕描淡寫的就決定了我的命運。

  可恨的是我卻是她的學生,隨便一個叫家長就被她給拿的死死的!何嫣然捂了一下肚子,眉頭緊蹙,焦急的拿上了包就走了出去。

  活該!這女人肚子里全是壞水,鬧上肚子才好呢!我心里暗暗偷笑,眼睛卻瞄向了亮著屏幕的手機。

  “寶貝,晚上等我,我現在就去買套!”靠!這女人竟然又在發浪!我心里對于何嫣然不恥到了極點,卻有些貪婪她嬌媚的身材,如果可以便宜別人,那我不是也有機會……猛然間,我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更何況這女人總是看我不順眼,那種想要降服她的想法,今天卻是格外的強烈。

  那飽滿的豐盈,如果可以按在我的手里,隨著我的擠壓變換著形狀,讓那個清高的女人在我面前放浪,自慚形穢,我激動澎湃的心情越來越盛,甚至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寶貝,你要不要試試波點的T?保證能讓你爽翻天!”手機的一個消息突然間跳到屏幕上,我眼睛里侵染著嫉妒,煩躁的不想去看那糟心的信息。

  不對!我靠過去,仔細的看了一眼手機的屏幕,那顯示的聯系人可明顯不是劉峰。

  偷情!我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睛發紅的看著屏幕。

  這個女人到底賤到什么地步,難道她就這么缺男人!我心里腹誹,卻又有些興奮和雀躍。

  畢竟劉峰是個半廢物,看來是滿足不了何嫣然的饑渴,既然別人可以,或許哪一天這肉也能進到我肚子里。

  我腦子里回想起何嫣然嬌嫩白皙的身軀,盈盈一碰,就能捏出水來的質感,這女人還真的是天生就拿來勾男人的!何嫣然渾身舒暢的回來,一本正經的坐在辦公桌前,神色平靜的敲打著手機屏幕。

  我如鯁在喉,卻又該死的有些期待!“不行,他還沒走呢,今天去看永泰城電影吧!”我偷瞄了一眼何嫣然的手機,又急忙低下頭去,腦子凌亂的寫著驢唇不對馬嘴的檢討。

  “好了李貢,念在你是初犯,這一次老師就原諒你了,記住不可以有下一次,聽見沒有!”何嫣然嚴肅認真的看著我,裝的倒是像模像樣,其實還不是千里送洞,自己和男人有了約。

  我便也學著她像模像樣的點了頭,假模假樣的認了個錯。

  我可沒有忘了今天在教室里她是多不留情的嘲諷我,剛剛那篇檢討又是如何變著花樣的折騰我!因為此刻我心里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我要跟去看看。

  何嫣然讓我先走,她還要寫幾頁教案。

  愛崗敬業?呵!我嗤笑了一聲,她是怕我發現了端倪吧。

  我從校門口出去,滿滿消失在回家的路上,拐了個彎的又回到了學校附近。

  正好碰上何嫣然背著精致的小包,花著紅潤的嘴唇,眼睛里帶著興奮期待的走向旁邊的公交亭。

  我壓了壓帽子,跟在何嫣然身后,和她一起上了公交,好在人群比較多,她根本注意不到我。

  過了兩站,上來了一個黑衣服的男人,他上了公交就貼著何嫣然的身子站好。

  額角的神經緊張的跳動,我憋住呼吸,偷偷的換了一個角度。

  好家伙!這兩個人還真的是膽大,那男人的身子輕輕的在何嫣然的背后摩擦,一只手竟然直接大膽的伸進了何嫣然的裙子里。

  至于是搔癢還是戲水恐怕從何嫣然緋紅的一張臉就看得清楚了。

  唇瓣有些口干舌燥,我舔舐了一下唇角,眼睛死死的盯著男人的那只手,從何嫣然腰肢的鼓包上一點點的向下移動……“嗯……你站好,還有兩站就到了,急什么。

  ”何嫣然一邊說,一邊用包遮住了男人手下的動作。

  嬌軟發嗲的聲音,令我直接咂了舌。

  那冷冰冰,宛如蓮花一般的英語老師,竟然也會賣弄自己的嗓音,那叫聲的滋味……我情不自禁的滑動了一下喉嚨骨,眼睛緊緊的盯著何嫣然粉嫩的唇瓣。

  那男人一笑,手指輕佻的勾了下何嫣然的下巴,悄聲的在何嫣然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一句什么,何嫣然竟然婉然的一笑,含嗔帶羞得瞪了那男人一眼。

  渣男賤女!兩個人旁若無人的勾搭,竟然一點也不怕。

  到了電影城,何嫣然靠在男人的身上,就如同那無骨的妖精,媚眼如絲的散發著騷氣。

  兩個人進了電影院,我也顧不上多想,心里有些緊張的買了一張同期的票,將帽衫后面的帽子向頭上一扣,就貓著腰跟了上去。

  倒數第二排!這哪里是看電影,恐怕是打幾發野炮吧。

  我渾身的血液沸騰到燥熱,電影雖然開始了,但我卻根本看不進去。

  我因為無心觀影,剛好選在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其實最后四排除了我們三人,空空如也。

  何嫣然吃了幾口爆米花就被男人抱到了自己的腿上,電影的聲音很大,偶爾光亮的大熒幕上,刺眼的光束直射后排,我甚至可以看到何嫣然爽翻的表情。

  這女人真的是瘋了,光是我遇見她就有兩次選在室外的地方,進行那男女之事。

  嘴里泛著厭惡,可是只有我知道我心里其實是悸動難填。

  這可是她欠我的,既然她這么喜歡男人,與其便宜別人,何不便宜了我!我才不信何嫣然是什么貞潔烈婦,這女人骨子里的媚酥到了極致,我腦子轉的飛快,這樣互惠互利的事情為什么不做!我從兜里掏出手機,躬著身子找好了一個絕佳的角度,按耐住呼吸,前前后后一幀不差的記錄了下來。

  女人掀起的上衣,夸張跨坐的動作,沉迷入情的仰頭……呼!成了!我心驚肉跳的逃出電影院,真人版的愛情動作片,想想剛剛那一幕幕刺激的畫面,我胸口還在冒火,真是天助我也!雖然電影院里黑漆漆的,可我卻是該死的幸運,恰好拍了好幾張何嫣然那一臉陶醉的正臉。

  有了這個片子,如果何嫣然不給我的話,那我就可以威脅她!我就不信這女人到時候還敢給我甩臉子!我急匆匆的走到家里,將手機里的視頻又收藏了一份到電腦里,嚶嚶的哼嚀聲,聽著我耳朵直犯酸。

  胯間的硬物頂的我的牛仔褲都支起了帳篷,我眼睛通紅的看著電腦里的何嫣然,想著她講臺上舉止端莊,恬靜優雅的姿態,手下的動作弄得飛快。

  一股液體噴射在屏幕上,我喘出一口粗氣,渾身放松的倒在自己的床上。

  那乳白色的液體正迸濺在何嫣然的臉上,唇邊,舌尖……我微微瞇起眼睛,即便是輕瞥了一眼,胯下的火竟然又蹭的冒了出來。

  咯吱——“怎么今天回來的這么晚?”我動了下耳朵,聽見了隔壁劉峰的聲音,想著這頭頂發綠的哥們也確實有些可憐。

  我提起褲子,想要爬到洞上偷看一眼何嫣然的表情。

  “親愛的,人家都要被氣死了。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