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all oiled up|all oiled up

all oiled up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4:17:43 | 19162個瀏覽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喜歡上了她,我們在同一個單位,同一個部門工作,大概半個月前,她突然和我說要辭職,并且想讓 我和她一起創業。

  就這樣為了和她在一起,我也放棄了工作,現在我們建起了自己的工作室,每天依然在一起工作。

  即使天天見面,晚上分開后依然 很想她。

  一年前我向她 表白過,她沒答應,理由是不想在同一部門找對象。

  還有我兩年前和她的一個好朋友有過2個月的短暫 感情,對于這一點她也無法 接受,結果那次的表白不了了之了。

  事后我們依然有說有笑,依然開著曖昧的玩笑。

  單位的同事都覺得我們在一起很 相配,當初她找我和她一起創業的時候,我天真的認為她心里有我,如果真不愿意接受這份感情的話,她應該會和我保持距離的。

  可是事情并不是這樣,我們依然保持著曖昧的關系,現在我們整天呆在一起,我也會旁敲側擊的向她表明我的心意,可是她卻并沒有一點愿意接受的跡象。

   女同事只肯曖昧不肯 談情讓我好糊涂女同事只肯曖昧不肯談情 她讓我好糊涂今天她更新了她的空間日志,并且寫了這樣一段話 “春天是感冒和感情高發的季節,有人不 小心感冒了,有人不小心戀愛了,我屬于前者。

  我當年也是個癡情的種子,結果被拋棄了,于是心死了,所以別跟我談感情,小心我跟你急”,弄的我都糊涂了,既然沒有愛,為什么又如此曖昧,在單位我們一起辭職,以前的同事都在議論,還有些難聽說我們兩私奔了,她不會聽不到這些,可是看她好象一點不在意。

  這到底是為什么?誰能告訴我,我真不知道怎么辦了,放棄吧,好不甘心,更不舍得。

  不放棄,我能怎么辦?我現在連表白的勇氣都沒有(三個洞都被塞滿爽)了,我怕說出來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延伸閱讀:娛樂圈十對曖昧偽情侶 新聞網12月21日報道 自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歡上你了,我每天晚上滿腦子都是你,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你滿足我一次好不好?我滿臉通紅,激動萬分,緊緊摟抱住 陳藝瑤,不讓她掙脫,甚至一只手已經按住了她 的胸,隔著衣服玩弄她胸前的飽滿。

   即便有裙子和文胸阻隔,依舊能感受到那種豐盈挺拔和柔軟,讓我 身體有了強烈的反應,正好貼在了她的翹臀。

   陳藝瑤沒法掙脫,臉色變得很難看, 說道:鐘皓,你別這樣,我是有老公的人,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快松手,再不松手的話,我要叫人了! 即便現在我們身處的位置比較偏僻,視線所及,看不到 游客,但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游客就在附近,要是陳藝瑤真的叫出來,我就完蛋了。

   我心中猶豫了幾秒鐘,最終理智戰勝了欲望,最后在她柔軟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開。

   陳藝瑤像是受了驚的兔子,當我松開之后,便立即轉身通紅著臉跑開了。

   我怔怔站在原地,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這一次的表白徹底失敗了,說到底是自己太沖動了,根本不懂得循序漸進,估計是把陳藝瑤嚇壞了吧。

   也不知道以后,還能不能有和陳藝瑤獨處的機會了。

   我悻悻的回到他們休息的地方,陳藝瑤已經坐在了于弘逸身邊的石頭上,她看到我趕緊轉過了臉,臉色依舊有些紅。

   不過看樣子她并沒有將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于弘逸,只見于弘逸笑著對我說道: 房東,真是謝謝你了,幫藝瑤找 到了耳環。

   我有些尷尬,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道:沒事,都是鄰居客氣什么。

   眾人休息了一陣,起身和導游匯合,我跟在眾人身后,心里有些做賊心虛,不想多說話。

   陳藝瑤也有點魂不守舍,于弘逸說什么,她只是嗯或搖頭的敷衍,大多數時間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們剛才在密林中發生的事。

   反倒是常宇和范澤這對基佬,一路上有說有笑,范澤還不時在常宇身上輕輕拍打,引得游客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二人。

   和導游匯合后,導游又帶我們看了一系列景點。

   不知不覺天黑了下來,我們就在山上訂了酒店,明天一早和導游匯合。

   眾人玩了一天都累壞了,在酒店一樓吃了頓飯。

   其中只有我和于弘逸喝酒,其他三人不喝。

   雖然于弘逸酒量不行,但看得出他是一個比較好酒的人。

   陳藝瑤三人吃完飯便上樓回 房間了,我和于弘逸還繼續碰杯。

   二人都喝多了,于弘逸醉醺醺的說道:房東,我比你大幾歲,叫一聲鐘老弟你介意嗎? 我說不介意。

   他又說:別看我老婆長得漂亮,對我卻有點冷淡。

   她對你不是挺好的嗎,怎么冷淡了?我疑惑的問道。

   于弘逸苦笑,說道: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你懂吧?鐘老弟,我也不瞞你,其實我……我每次時間都很短,不能滿足藝瑤,我估計這才是真正的原因,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好辦法可以讓時間變長的? 顯然,于弘逸已經喝多了,居然跟我聊起這種話題。

   不過他自然不知道,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監控之中,他那點本事,我還不清楚嗎? 我說我還沒結婚,也沒遇到過這個情況,勸于弘逸可以多多鍛煉身體,吃一些補腎的營養品。

   我們東拉西扯,聊了很多。

   一箱喝完了又點了一瓶白酒。

   最后我倆都喝的暈頭轉向,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記得是誰結賬的,只是和于弘逸勾肩搭背的上樓,然后進了房間,耳邊似乎還有迷糊的女人聲音傳來。

   我堅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便開始呼呼大睡起來。

   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識中,我感覺到有人好像為我拖鞋,蓋被子,那種感覺真的很溫暖很幸福。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周圍一片昏暗,只有洗手間的燈還亮著,提供了一些光亮。

   然后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于弘逸。

   他睡得很香,鼻息聲呼嚕作(大炕上性經歷)響,像是打雷一般,讓我有些傻眼了。

   為什么于弘逸會和我睡在同一張床上? 難道二人喝多了酒,一起回到我房間睡覺了嗎? 正當我納悶間,我就看到了床邊打地鋪的陳藝瑤。

   我渾身一震,突然意識到了,這不是自己的房間,而是于弘逸夫婦的房間。

   大概是因為我和于弘逸都喝醉了,直接到了他們房間睡覺,而陳藝瑤一個人沒法抬動我,就只能讓我睡在他們的床上,而她選擇打地鋪。

   此時陳藝瑤睡得也很熟,剛好側著身面對著我這邊。

   她身上就蓋了條薄薄的毯子,大半個身體都露在外面,讓我得以看到穿著睡裙的她那豐腴曼妙的曲線。

   芊細光滑的玉臂就放在臉旁,似乎做了什么美夢,嘴角還帶著甜甜的笑意,緊閉的雙眼睫毛低垂,顯得很長,也很動人。

   因為側睡的姿勢,胸前的兩團被擠到一處,我很輕易的可以看到衣領下那深深的溝壑和兩團雪白柔軟。

   一時間我心頭火熱,有如此佳人在身邊,而且他老公一副爛醉如泥的樣子,我要是不做點什么實在覺得有點對不住自己。

   我看了看床上的于弘逸,又看看地板上睡著的陳藝瑤,一顆心砰砰跳了起來。

   我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偷偷摸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躺在了陳藝瑤身后,然后從背后一把摟住她。

   那芊細柔軟的腰肢便被我緊緊摟住了。

   老公,睡覺……別胡鬧……陳藝瑤被我驚醒了,不過她并沒有睜眼,而是迷迷糊糊的回應了一聲。

   我原本心里還十分緊張和忐忑,但聽到這話一下子松了口氣,反而欣喜不已。

   陳藝瑤居然把我當成了于弘逸,這難道是上天賜給我的機會嗎? 我的手馬上伸到了她胸口,抓住了一團飽滿,那種柔軟細膩,一手掌控不住的美妙觸感,讓我當即有了強烈的反應,就貼在她翹臀上。

   我抬頭親吻了一下她的臉頰,陳藝瑤似乎有了感覺,臉色紅了,還要推開我,一邊迷糊道:我今天累死了,下次吧……好好睡覺…… 我興奮不已,哪里理會她的話,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用舌頭挑豆,原本在胸口的那只手已經伸進她的衣領。

   陳藝瑤睡衣里是真空的,讓我一下子就抓到了飽滿溫潤的一團,柔軟滑膩至極,一時間讓我堅硬如鐵,頂著她的臀部十分難受。

   我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夠摸到陳藝瑤的胸! 而我的另一只手已經忍不住探進了她的睡裙下,摸到了一條褲褲,一根手指探入其中,讓我激動的整個身體戰栗起來。

   我的手指動作了幾下,便感受了濕潤的水,陳藝瑤果然是個敏感的女人。

   她輕嗯了一聲,閉著眼說道:老公,用兩根手指。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