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scene xvideo|scene xvideo

scene xvideo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3:51:34 | 29297個瀏覽


幾名西裝大漢一聽,立刻像瘋狗一樣圍向 張華,這幾個西裝大漢子身高最低都在一米八,五大三粗,那胳膊足足有張華大腿粗。

  不過張華并不緊張,因為他根本沒有絲毫害怕,掃了一眼得意洋洋的 秋蘭,張華語氣冰冷的 說道:“你逼我的,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

  ”“啪啪啪”“啊啊啊”張華話剛說完,眾人只看到一道道殘影閃過,緊接著那幾個五大三粗的西裝大漢全部都捂著手臂倒在地上慘叫。

  而張華挽起一袖子,站在一邊點燃了一根煙,十分瀟灑與得意的望著滿是不相信的秋蘭。

  “你你”秋蘭這下有些懵了,本以為張華是個軟柿子,可一捏才發現,張華根本是塊硬鐵,張華剛才的身手絕對超出了她的平生所見,不過身為缽 蘭街的二當家,秋蘭也見多了大風大浪,很快的她就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問道:“你想干嘛?”張華神秘的一笑,一步步朝著秋蘭走了過去,這一刻沒有人再覺的眼前的張華是個吊兒郎當,好.色下流的男技師。

  “ 小華,不要,千萬不要。

  ”女經理 蘇月一見張華這副架勢,以為張華要傷害秋蘭,她趕緊沖了上去,一邊大喊,一邊想要阻止張華。

  張華沒有理會蘇月,忽然臉色一變,十分嚴肅的對步步后退的秋蘭說道:“我早告訴過你,我不是好惹的。

  ”“你有種,你給我記著!”秋蘭的臉色很難看,這是頭一遭遇到這種事情,縱橫西山市多年,與自己親姐姐 秋花打下了整個缽蘭街,當年她曾經拿著兩把菜刀追著缽蘭街的扛把子喪彪跑了兩條街,有雙刀火鳳之名。

  沒想到今日,不僅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男技師拒絕,接著被羞辱,然后被教訓。

  秋蘭的肺都要氣炸了,但是形勢不容人,張華的強大出乎意料,她也只好就此作罷。

  “ 蘭姐,不要生氣,小華就這樣,遲些我會帶小華去缽蘭街親自賠罪的。

  ”蘇月趕緊上來賠不是,她心里很清楚,這次的事情不會就這么就完了,以秋蘭的性格,事后肯定會報復的。

  “蘇月,這事你不用管。

  ”秋蘭看了眼張華,繼續道:“你有兩個選擇,第一馬上開除他,第二繼續留著他,跟我作對。

  ”“蘭姐”蘇月還想說什么,但秋蘭已經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張華沒有說什么,看了眼十分難堪的蘇月,說道:“我知道怎么做,放心不會牽連你還有幸福女子會所的。

  ”“唉!”蘇月看了眼亂糟糟的八十八號房,搖搖頭,無助的說道:“小華,你攤上大事了。

  ”經過張華這么一搞,整個幸福女子會所并沒有太多變化,只是女經理蘇月卻滿目憂傷與惆悵。

  張華對此事很抱歉,但原則問題,他也沒辦法,想著自己在這女子會所暫時是混不下了,張華只好收拾東西跑路,至于了結姻緣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說了。

  但讓他意想不到的是,當他提出辭職的時候,女經理蘇月并沒有同意,反而一再挽留,這讓張華一陣感動,對蘇月的好感倍增。

  “小華啊,姐姐干這一行好多年了,什么風浪沒有見過?蘭姐雖然被我們得罪了,但事情也并不是沒有回旋的余地。

  ”蘇月穿著一身職業套裝,上半身是半透明的白襯衫,下半身是黑色短裙套黑絲,將誘人的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

  張華心砰砰的跳個不停,偷瞄了眼蘇月的大.胸脯,然后如實的說道:“蘇經理,事情你都看到了,那瘋婆子估計也不是大方的人,肯定會來報復的,為了不殃及會所,我看我還是辭職吧。

  ”“笨!”蘇月喊了一聲站了起來,欣賞的看了眼張華,說道:“蘭姐剛出道時,曾經拿著兩把菜刀追著缽蘭街扛把子喪彪跑了幾條街,說一不二,從來沒有食言,就算你跑了,她也會拿咱們會所上下的安全逼你出現的。

  ”“麻痹,這還是女人嗎?”張華忍不住罵了一聲,這種心腸狠辣的女人他還是頭一遭見到。

  “唉!”蘇月有些無奈,朝著張華走了過來,一股淡淡的幽香席卷向張華,飽滿的雙胸一顫一顫的,透過白襯衫,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胸罩。

  “事到如今,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

  ”“什么辦法?”張華調整了下心情,他不敢再看蘇月,再看下去自己恐怕又要忍不住了。

  蘇月想了想轉過身去,黑色的職業短裙勉強才能包住那誘.惑死人不償命的大屁股,張華看的熱血沸騰,心跳加速,很想沖上去,從后面包住蘇月。

  而正在張華面對著蘇月想入非非的時候,蘇月忽然轉過身來,說道:“我已經約好了 花姐,只要弟弟令花姐滿意了,這次的事情就過去了。

  ”“花姐是誰?要我去怎么滿足?”張華疑惑的問道。

  “花姐是缽蘭街的老大,也是蘭姐的親姐姐,蘭姐雖然張狂不講理,但在花姐面前卻很老實。

  ”蘇月解釋道。

  “臥槽!”張華一聽這個勞什子花姐原來是那個母老虎秋蘭的親姐姐,想起秋蘭的彪悍與兇殘,張華一陣惡心,要他再去滿足這種女人,他寧愿自己擼。

  見張華反應這么激烈,蘇月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笑了笑,聲音細細的說道:“小華,你不用這么緊張,花姐雖然是蘭姐的親姐姐,但兩姐妹無論長相還是性格都大不一樣。

  花姐性格溫和,待人禮貌,是個罕見的美女。

  ”“真的?”張華一聽, 感覺有些難以置信,親生姐妹間會有這么大差異?“當然。

  ”蘇月笑了笑,繼續說道:“我已經約好了花姐,蘭姐晚上七點在帝國飯店吃飯,到時候你也去吧,態度好點,給蘭姐陪個不是,有花姐在,蘭姐想必也不會太過分的。

  ”“什么?要我當著大家的面給那個瘋女人賠不是?”張華有些難以接受,再說他并不認為今天自己哪里錯了,一切都是秋蘭那個瘋女人太霸道,蠻橫不講理。

  “小華!”蘇月拍了拍張華的肩膀,眼含秋波,溫柔的說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就當幫幫姐姐,好嗎?”“這這個。

  ”張華很想一口拒絕,但一看到蘇月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眼神,還有那極致誘.惑的語氣,他實在狠不下心來。

  蘇月所說的一切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最嚴重他頂多收拾東西跑路返回大山,以后再出來幫助老頭子了結姻緣,就算秋蘭那瘋女人報復幸福女子會所,這跟他也沒有一毛錢關系啊。

  只是,張華雖然好.色,吊兒郎當了一點,但內心里卻很正義,這種拍拍屁股就一聲不吭跑路的事情他干不出來,也不想干。

  更何況,還是面對蘇月這種級別的美女,他實在不忍心留下個爛攤子就離開這。

  “好吧。

  ”經過短暫的思想斗爭,(邊插邊做吃奶)張華最終還是點頭同意晚上去賠罪。

  “不過我有個條件,我只跟那瘋女人賠罪道歉,絕不跟那瘋女人做其他的事情。

  ”“沒問題,你準備下,我也去安排下。

  ”蘇月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后扭身便離開了房間晚上的西山市才是最美的,黃河兩.岸霓虹閃爍,遠處群山起伏,遠遠看上去十分的霸氣。

  而在西山市最豪華的帝國酒店一間包房中,三個中年少婦有說有笑的坐在里面,包廂裝修的十分豪華,給人一種震撼的感覺。

  這三個中年少婦正是缽蘭街扛把子秋花,秋蘭還有幸福女子會所的女經理蘇月。

  為了息事寧人,蘇月動用了各種關系終于約到了秋花,然后將秋蘭也一并約上,最后再叫上張華。

  希望待會兒張華來的時候給秋蘭道個歉,然后看在秋花的面子上,秋蘭會就此作罷。

  三個女人一臺戲,盡管秋花,秋蘭,蘇月三人根本不是一個行業的女性,但坐在一起依然孜孜不倦的講個不停。

  過了一會兒后,上面穿著黑色吊帶衫,下面穿著緊身牛仔褲,身材十分火辣的秋花喝了一口茶,然后淡淡的對蘇月說道:“妹妹,你約我跟阿蘭出來,不會就是吃飯這么簡單吧。

  ”蘇月微微笑了下,然后說道:“什么都瞞不過花姐,是這樣的,白天會所有個不懂事的小技師沖撞了蘭姐,回頭我狠狠教訓了一番那個小技師,這不都約了出來,讓那個小技師給蘭姐陪個不是。

  ”“小月,我秋蘭可擔當不起啊。

  ”秋蘭一聽,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冷聲冷氣的諷刺道。

  “阿蘭,不要這么說,小月也不容易。

  ”這時候秋花低頭思索了下,然后說道:“蘇妹妹,你別擔心,阿蘭就是沖動了點。

  ” 秦 曉曼此刻穿著睡衣,領口有點大,里面也沒有穿衣服,周天浩居高臨下,一低頭就看到了她前面的風景。

   好白!好大! 周天浩不停的咽著口水, 身體變得燥熱無比。

   而且,他此時只穿著一條寬松的短褲,秦曉曼溫熱的小手輕輕的貼著他的皮膚按摩著,那酥麻的感覺瞬間游遍了他的每一個細胞,以至于刺激到了那里,然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產生了變化,直接把褲子給撐了起來…… 秦曉曼 原本在專心的按摩著,但是周天浩那里反應實在是太大了,她想不發現都難,然后忍不住悄悄的看了一眼,直接從褲子的縫隙看到里面…… 此時開著燈,比之前看的更清晰了,似乎還有一股濃烈的男性氣息鋪面而來,讓秦曉曼的心也跟著亂了,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甚至有一種想用手去摸一摸的沖動…… 察覺到秦曉曼的目光之后,周天浩竊喜的同時也害怕秦曉曼生氣,急忙解釋道:對不起曉曼,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這幾年我跟你 表姐工作忙,聚少離多,現在看你年輕漂亮,又幫我按摩,一時間便沒有控制住…… 秦曉曼原本還有點生氣,但是聽到周天浩夸她年輕漂亮,那一點不開心也就沒有了。

   而且她是學醫的,自然知道男人有時候會情難自禁,所以更加釋然了。

   她有些嬌羞的點了點頭說:我知道, 姐夫,您現在感覺怎么樣了? 看到小丫頭這么好哄,周天浩又是一陣開心。

   好多了,沒想到曉曼你長得漂亮,脾氣也這么好,還通情達理善解人意,被你這么一按,姐夫都舒服的不想起來了,你幫姐夫再按一按。

   秦曉曼看到姐夫反應劇烈的那里,其實有點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畢竟他們的關系,加上這種氛圍,確實有點尷尬。

   但是周天浩都這么說了,她也就不好拒絕,輕輕的,嗯了一聲。

   只是按的時候,她眼睛總是忍不住偷偷的往周天浩撐那里看去,腦子里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周天浩貼在她身上的感覺。

   慢慢的,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感受到秦曉曼的變化,周天浩臉上的笑容更甚。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想拿下來應該不難。

   沒多久,外面傳來了開門聲。

   表姐回來了! 秦曉曼聽到聲音,神色一慌,馬上拿開放在周天浩大腿上的手,馬上準備出去。

   等一下,先不要出去! 周天浩突然把秦曉曼叫住了。

   秦曉曼不明所以的轉頭看了周天浩一眼,只見他指了指自己的褲子,有些尷尬的說道:你現在出去,讓你表姐看到不太好,要不你(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先到陽臺去躲一下吧。

   秦曉曼這才反應過來,要是讓表姐知道周天浩跟她呆在一個房間,還有了身體反應,肯定會產生誤會,到時候解都解釋不清。

   她也來不及多想,馬上就按周天浩說的,躲到了陽臺上。

   陽臺不大,簾子也沒拉嚴實,秦曉曼提心吊膽的躲在角落里,看到周天浩打開房門出去了。

   她原本以為姐夫會想辦法支開表姐讓自己離開的,可沒有想到他再次回到房間的時候,已經跟表姐抱在一起,動情的吻了起來。

   看到兩人越吻越激烈,還開始脫對方身上的衣服,秦曉曼突然有些緊張。

   難道表姐和姐夫要當著她的面做那種事? 但是姐夫明明知道她在陽臺上啊。

   很快,房間里的兩個人衣服已經脫光了,秦曉曼看到姐夫用力的把表姐兩腿一分,狠狠的一個沖刺…… 隨即,表姐嘴里發出那種聽上去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歡愉的聲音。

   秦曉曼在陽臺上看的目瞪口呆,雖然她知道不該看,但是對從沒看過這種畫面的她來說,此時的周天浩好像有一種魔力,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給吸引過去了。

   房間里的戰斗越來越激烈,秦曉曼看著看著,感覺體內好像有一團火在燃燒著她, 難受極了。

   好像出于本能反應一般,秦曉曼把自己想象成了眼前被姐夫用力撞擊的表姐,想著想著,她感覺自己那里有東西…… 房間里,周天浩此時已經把他老婆想象成了秦曉曼,拼命的沖刺著,越沖越有勁。

   而且他知道秦曉曼很有可能在外面偷看,所以故意把跟他老婆結合的地方,暴露在秦曉曼的方向。

   他之前特意叫她老婆早點回來,就是想讓秦曉曼看這場好戲,自然要把最刺激的地方給她看。

   秦曉曼完全不知道眼前發生的一切都是周天浩故意的,她這會兒已經難受到了極點,兩條腿死命的夾著,來回摩擦著。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她身體的難受稍微緩解一點。

   她希望這樣的狀態趕緊結束,可讓她奔潰的是,周天浩居然堅持了一個多小時才完事。

   四十多歲的人了還這么持久,秦曉曼不由的開始有些羨慕自己的表姐了。

   等到表姐去浴室洗澡之后,秦曉曼為了不讓周天浩發現異樣,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從陽臺走了出來。

   姐夫,我先回去了! 秦曉曼點著頭,小聲說了一句,然后準備出去。

   但是此時周天浩并沒有穿衣服褲子,她又忍不住偷偷的往他身上看了一眼,發現他那里居然還屹立不倒。

   剛剛跟表姐歡快了一個多小時,現在還這么厲害,讓秦曉曼莫名的有些口干。

   不過她怕露餡,也沒多看,趕緊收回視線離開了。

   周天浩看到秦曉曼夾著腿走路,臉色也紅的厲害,那里的反應更強烈了,像是受到了召喚一般。

   他知道他現在這把火,只有秦曉曼能滅。

   回到房間里之后,秦曉曼迅速關上了門,脫掉褲子,躺在床上,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向了那里…… 因為第一次做這種事情,秦曉曼嘗試了很多次,可還是不得要領,使得自己很狼狽,可那種難受的感覺依然還是在繼續。

   她覺得要是再這么下去,她肯定會瘋掉。

   曉曼,開門。

   突然,外面傳來了周天浩的聲音。

   秦曉曼愣了一下,迅速的將褲子穿上,將房間門打開。

   姐夫,怎么了? 經過剛剛發生的事,秦曉曼有點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周天浩,剛打開門小聲問了一句。

   周天浩自己推門走了進來,然后關上門,一臉愧疚的說道:曉曼,剛才的事情抱歉了,我出差這么久,有點忍不住,剛剛被你表姐那么一挑逗,所以才做了那樣的事情,忘記了你還在里面。

   秦曉曼原本有些懷疑姐夫是故意的,但是看到他真摯慚愧的 樣子,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畢竟那是表姐跟姐夫的房間,表姐要是想要,姐夫能不給嗎? 沒事的姐夫,我能理解。

  秦曉曼低著頭,有些不自然的回道。

   周天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來解釋這件事,只是用這個借口來找秦曉曼而已。

   他一進房就房間里看了一下,剛好看到了秦曉曼情急之下沒來得及收起來的小褲褲。

   粉色的,只有巴掌大,上面還有卡通圖案,看起來小巧可愛,中間的地方明顯顏色有些深。

   果然動情了。

   秦曉曼因為害羞,并不敢對上周天浩的目光,意識到周天浩的目光有些不對的時候,才急忙回頭順著周天浩看著的地方看了過去。

   看到自己換下來的小褲褲時,她頓時羞紅了臉,顧不得回避周天浩,直接將小褲褲拿起來藏好。

   姐……姐夫……我…… 原本想要解釋一下的,可到嘴邊的話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磕磕巴巴的除了叫姐夫之外,居然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周天浩被秦曉曼害羞的樣子給吸引了,越看越喜歡,恨不得直接上前將面前這個嬌俏的美人給摟在懷里。

   是不是看到我跟你表姐那個,你難受了? 秦曉曼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周天浩問這話是什么意思,頓時更不好意思了。

   秦曉曼不敢承認,紅著臉說:姐夫你說什么呢,我不懂! 剛才她偷看表姐跟姐夫的事情要是讓姐夫知道的話那該多丟人呀。

   傻丫頭,你是騙不來我的,姐夫是過來人,看你面色緋紅的樣子,姐夫就知道你做了什么。

   秦曉曼沒想到姐夫會這么說,一張臉頓時紅的滴血,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周天浩就是喜歡秦曉曼這種不諳世事單純的樣子,他害怕逼急了秦曉曼,說完之后又急忙安撫。

   你別多想,姐夫問你其實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提醒你,這種事情自己做對身體不好,你還是個姑娘家,要是讓別人知道的話,以后還怎么嫁人? 周天浩裝作一副很關心秦曉曼的樣子,讓秦曉曼剛才還有些擔心的內心變得暖洋洋的。

   嗯,我知道,就是剛才有點難受罷了,以后我不會了! 秦曉曼咬著嘴唇,甕聲甕氣的說。

   忍著也不行,姐夫在外面出差也經常忍著,但是忍著的話對身體也是有傷害的,你還年輕,偶爾還行,時間長了對身體也不好,你是學醫的,有句話叫過猶不及,你應該明白吧! 那怎么辦? 秦曉曼有些緊張的抬起頭看向姐夫,因為她是學醫的,對自己的健康就更是看中,現在聽到姐夫說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頓時有些急了。

   我這里有一個辦法,可以 幫你緩解…… 周天浩靈機一動,假裝很關切秦曉曼為了她好,說這話的時候卻裝作很隨意的樣子,不想讓秦曉曼反感。

   怎么緩解? 秦曉曼有些不解的看向姐夫,她的眼睛很大,此刻充滿求知欲的樣子更顯得單純可愛,讓周天浩看的心跳都加速了。

   周天浩斟酌再三,沒有直接告訴秦曉曼自己要怎么幫她,而是直接對她說:姐夫是過來人,這方面的經驗比你多,有很多辦法可以幫你解決,你躺下,我先幫你按摩一下! 秦曉曼聽到按摩就可以緩解,也沒多想,紅著臉躺在了床上。

   她現在是真的難受,確實也希望周天浩能幫她緩解。

   可讓秦曉曼沒想到的是,就在她剛躺下的時候,周天浩就將手伸進了她的衣服里,蓋在了她胸前。

   啊! 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秦曉曼直接尖叫起來。

   周天似乎早就料到她會出現這樣的反應,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阻止了秦曉曼的尖叫,小聲說道:別叫小曼,小心被你姐姐聽到。

   秦曉曼不滿意周天浩的做法,可她也害怕姐姐聽到,只能不再出聲。

   曉曼,你放心,我只是想要幫你舒緩,沒有別的想法! 周天浩將捂著秦曉曼嘴巴的手松開,一本正經的說道。

   真的? 秦曉曼將信將疑的看向周天浩。

   自然是真的,我是你姐夫,你就算是不相信我,難道連你姐姐的眼光都不相信了嗎? 秦曉曼貝齒咬著唇,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周天浩知道她現在不敢叫,也不好意思拒絕,不等她考慮的時間,一只手已經開始動了起來,小心的在秦曉曼的身上游走。

   秦曉曼被刺激到,身體微微有了感覺,輕微的顫栗起來。

   周天浩感覺到了秦曉曼的變化,心里更是大喜,他發現秦曉曼的身體很敏感,只要稍微一刺激,就會得到回應。

   嗯…… 漸漸的,在周天浩雙手的按動下,秦曉曼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眼睛微閉,一臉享受的樣子。

   周天浩看到她這個模樣,心里暗自激動,然后故意把身體往下一壓,把自己那里壓在了秦曉曼手掌心上,不著痕跡的蹭了幾下。

   秦曉曼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等她發現手掌心上是什么的時候,下意識就就給握住了。

   這一握,讓她更難受了,腦子里一直在想著剛剛看到周天浩在姐姐身上沖刺的樣子,身體好像不受控制一般,輕輕的扭動起來。

   感受到秦曉曼的小手傳來的溫熱,周天浩舒爽的深吸了一口氣。

   他知道秦曉曼已經被刺激的差不多了,一只手慢慢往下,朝著秦曉曼那里出發…… 秦曉曼此時不僅忘了要拒絕,反而有些期待周天浩接下來的動作。

   周天浩見秦曉曼沒有阻止,直接用手指往里面一伸,只稍微進去了一點,便遇到了明顯的阻礙。

   這個發現讓周天浩大喜,他只覺得秦曉曼單純,卻沒有想到她會單純到第一次還在,周天浩覺得,秦曉曼就是上天賜給自己的禮物,他要是不想辦法得到她的話,連上天都看不過去了。

   嗯,姐夫,我有點難受。

   在周天浩的手指探進去的那一刻,秦曉曼感覺自己的整個大腦都是空白的,那酥麻舒爽的感覺,讓她想要拒絕,卻又舍不絕。

   馬上就好,小曼,你起來趴在床上,我從后面幫你! 秦曉曼此時好像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只知道周天浩現在能讓她舒服,所以馬上就照做了。

   她趴在床上之后,那明顯的地方便暴露在了周天浩的面前,周天浩頓時大喜,直接將褲子解開,想要從后面直接要了秦曉曼…… 在進入之前,周天浩先用手指試了一下。

   感受到了周天浩將手指探進去之后,秦曉曼的呼吸變得更急促了,已經不滿足他這般慢吞吞的動作了。

   可因為害羞,秦曉曼不好意思說出來,只能扭動著身體,嘴巴微微張開…… 周天浩感覺時機到了,將他的寶貝拿出來,先在邊沿的地方蹭了一下,這一蹭,秦曉曼更難受了,下意識的將腿微微張開,那紅嫩的縫隙里,曼妙的風光若影若現,趁著這個機會,周天浩便直接一挺…… 嘶,好緊…… 畢竟是第一次,他想到秦曉曼會很緊,但卻沒有想到會這么的緊。

   那被包裹在中間,并且夾緊的感覺,讓周天浩深吸一口氣,急忙穩住心神。

   好險,差點直接繳械投降,要是這樣的話,那就太丟人了。

   姐夫,你把什么塞進去了? 秦曉曼也在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不對,迅速的睜開了眼睛,奇怪的問道。

   好在周天浩先一步感覺到了不對,在秦曉曼睜開眼睛的時候拿開了,彎腰借著床沿遮掩過去,在秦曉曼看過來的時候,他又迅速的把手指伸出來遞給秦曉曼看。

   手指呀,是不是感覺很舒服?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