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本土 自拍 影片|本土 自拍 影片

本土 自拍 影片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3:10:27 | 14756個瀏覽


“馬上就到 果園了, 小磊累不累啊?”“ 嫂子,我不累,嘿嘿……”男人傻乎乎的撓頭回答道。

  順著山路往果園走,一路上 丁翠紅緊緊攥著 趙小磊,生怕他掉溝里去似的,拐過一道彎之后,小路變得越來越窄。

  趙小磊似乎有些害怕,下意識頓了頓腳步,想讓丁翠紅在前邊,兩人互換位置時,趙小磊感受到嫂子身上的香味,頓時像觸了電似的,全身酥酥麻麻的。

  再往前是一個小水塘,炎炎烈日下,兩人很快就全身是汗。

  趙小磊卻突然頓住腳步,說道:“嫂子,我要洗澡澡,好不好?嘿嘿。

  ”“洗澡,現在?”丁翠紅差點兒咬了舌頭。

  雖然眼前的 小叔子是個 傻子,可畢竟孤男寡女的,等會突然來人,可就有理都說不清了,“小磊,你洗吧,嫂子給你看著衣服。

  ”丁翠紅只好找借口搪塞。

  “那我等會也給嫂子看衣服,嘿嘿。

  ”說完這話趙小磊就麻利的脫掉上身衣服,穿著個大褲衩跳進了水塘。

  “嫂子,你快下來,可舒服了呢!”趙小磊滿臉歡喜的叫著。

  本想著拉這小叔子幫忙去果園干活,這倒好,直接洗上澡了,正嘟囔著,趙小磊直接雙手捧起一大勺水,往丁翠紅身上灑去。

  夏天本就只穿了個薄開衫,這下撒過來的水直接將丁翠紅的衣服浸透,傲人之處勾勒的分外明顯。

  看著眼前春光,趙小磊喉嚨一緊,身下的大褲衩立即支了起來。

  這一幕看在丁翠紅眼里,臉上立即紅了起來,眼睛卻一個勁兒的往趙小磊那邊瞟。

  “小磊,趕緊上來吧,果園還有一堆事要做呢!”“嫂子,拉我!”丁翠紅立即將手伸向趙小磊,卻未注意到腳邊石頭,一個趔趄下,猛朝著趙小磊倒了過來……幸好被趙小磊扶住,二人很快朝果園趕去。

  “小磊,你先給果樹澆上水,嫂子有點尿急,去小便了!”在果園里干了半天活的丁翠紅,忽然感覺腹部漲的有些厲害,給今天來幫忙的小叔子趙小磊說了一聲,就趕忙的向著園子后面走去。

  由于地里只有她小叔子,因此,來到果園后面,隨便找了個地兒,丁翠紅就脫了褲子開始小解。

  “哇,嫂子…!”可讓丁翠紅想不到的是,她前腳剛走,趙小磊竟然偷偷摸摸跟了上來。

  此刻,趙小磊貓著腰躲在果樹的后面,瞪直了眼睛,因為地勢的原因,他看到了嫂子幾乎所有的美景。

  趙小磊只覺得喉嚨感到發干的厲害,死死盯著嫂子,眼睛都眨不了了。

  如果被丁翠紅看到小叔子,在偷看自己小解,她不僅會驚叫,同樣會覺得不可思議。

  兩年前的那場車禍,不僅帶走了她丈夫 趙小剛的生命,還讓趙小磊撞到了腦袋,變成了傻子。

  在她眼里,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不可能有偷窺的心思。

  可事實上趙小磊不僅過來偷看,盯著自己嫂子,他還心頭火熱的厲害。

  趙小磊之前確實是傻子,但就在幾天前他上樹掏鳥窩時摔了下來,意外的恢復了神志。

  不過他卻沒有告訴嫂子。

  因為嫂子是這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女人,在家里毫不避諱他這個傻子,經常都是只穿著內衣,讓他看到了嫂子不少的春光,嫂子那凹凸有致,讓他著迷。

  為了防止嫂子知道他不傻后,會有所收斂, 他就把自己不傻的事情給隱瞞了下來。

  家里沒有了哥哥,嫂子又經常穿著內衣,在他眼前晃來晃去的,這讓他對嫂子的想法,一天比一天重,總想著和嫂子發生著什么!剛才看到嫂子去小解,他就忍不住跟了上來。

  此刻,在他目光火熱的注視下,丁翠紅方便完了,還打了一個舒服的尿顫,緊接著,她就從口袋里掏出來手紙擦拭。

  趙小磊本以為嫂子要提上褲子,繼續來果園里干活。

  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丁翠紅在擦完以后,并沒有站起身,反而從口袋里拿出來她那個紅色的oppo手機,然后點了起來。

  沒有一會兒,手機里就發出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

  緊接著,他就看到還在蹲著的丁翠紅,竟然……趙小磊只感覺鼻血要噴涌而出,因為他早上就聽到嫂子在屋里傳出來這種聲音了,雖然他沒有碰過女人,但他只是傻了兩年而已,恢復神智以后,他清楚的知道嫂子這是在做什么。

  這才過去幾個小時,嫂子竟然又在做這種事情了!可以想象丁翠紅的癮到底有多大。

  其實丁翠紅做這樣做,也很無奈,她今年23歲,才剛剛初嘗禁果,丈夫趙小剛就出事了。

  這幾年她和小叔子相依為命,一直都沒有找男人,但已經知道那種滋味的她,非常的想有個男人。

  剛才和小叔子趙小磊在果園摘干活的時候,她發現雖然這個小叔子傻傻的,但身體不是一般的強壯,全身都是肌肉。

  她猜測,趙小磊那里,要比她過世的老公趙小剛大!雖然趙小磊是自己的小叔子,還是個傻子,她不應該這樣想,但她卻控制不住。

  哪怕到現在,一想到趙(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小磊那強壯的身形,她內心里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樣,那股渴望就爆發了,不由得提高了聲調。

  聽著丁翠紅的叫聲,趙小磊心底的火更大了,他根本就不滿足于貓著腰在后面偷看。

  他想更近一步,一親嫂子的芳澤!完成這些天他內心里最渴望的事情。

  一念至此,再看著蹲在地上十分忘我的嫂子,趙小磊真恨不得把嫂子推到在地,讓嫂子嘗嘗他的厲害!只是趙小磊也明白,這事不能用強的,可咋樣才能和嫂子親近親近呢?“啊!”看到趙小磊過來,丁翠紅頓時就嚇了一跳,連忙就提起來褲子,關上手機。

  “嫂子,你干嘛呢?”趙小磊看著慌張的嫂子,就裝作傻傻的模樣,歪著腦袋,一臉很不解的問丁翠紅。

  “小磊,嫂子不是讓你在地里干活嗎?你咋跑過來了!”丁翠紅感覺都快要羞死了,她現在的行為被人撞見,真想找個洞鉆進去,當即她就寒臉訓斥起來趙小磊。

  “嫂子,我一個人在地里害怕…你別兇我好嗎?”趙小磊委屈巴巴的說道。

  “好吧,好吧!嫂子不兇你!”丁翠紅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傻小叔子哭鬧,而且,看著趙小磊這副傻傻的模樣,她也沒有心思去訓斥了,畢竟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他哪里懂自己在干嘛?“嫂子,你真好!我要抱抱!”趙小磊頓時興奮的手舞足蹈,看著眼前美麗的嫂子,他立刻就和以前一樣,一下就抱起了丁翠紅。

  頓時間,嫂子身上的柔軟和香氣,就傳了過來,趙小磊感覺很舒服。

  緊接著,他抱起了嫂子。

  “啊!小磊,你干嘛?” 這一笑,讓黃星頓吃一驚。

  確切地說,他從來沒見過 歐陽 夢嬌如此一本正經的笑。

  這種笑,帶有幾分自信,又帶有幾分善意,甚至還帶有幾分成熟。

   歐陽夢嬌扭身從桌子上拿過木梳,梳理了幾下頭發。

   黃星驚嘆她的柔韌性真好。

   歐陽夢嬌手拿梳子在空中劃了個弧:你真的,真的想當辦公室主任? 黃星沒想到她會突然問這個,敷衍地點了點頭:嗯。

   歐陽夢嬌虛張聲勢地將一只手搭在黃星肩膀上,更加一本正經地道:其實,只要方法得當,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

   黃星伸手摸了一下歐陽夢嬌的額頭,確定她沒發燒后,苦笑道:好了別鬧了,抓緊時間洗漱吃飯去上班。

   歐陽夢嬌強調道:本姑娘沒跟你鬧。

  咱們認識這么久了,我不幫你誰幫你?雖然你想當辦公室有些天方夜譚,再加上單東陽已經被 公司指認。

  但這個世界本來就充滿了奇跡,只要你按照本姑娘給你指的路走,還是有希望的。

   黃星突然覺得歐陽夢嬌正經起來的樣子,別有幾分風韻。

  聽到她這一番論述,黃星雖然有些懷疑,卻又情不自禁地湊近腦袋,追問:什么路? 歐陽夢嬌伸出一根纖纖細指在黃星鼻尖上輕劃了一下,歪著漂亮的小腦袋道: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你首先得了解自己和對手的實力對比,尤其是,對手的弱點在哪里,你的優勢在哪里? 黃星恍然大悟般地道:我的最大優勢是,比單東陽更加熟悉 鑫緣公司。

   歐陽夢嬌補充道:還有一點,就是軍營和社會的區別。

  你也可以拿這個做做文章。

   黃星試問:你的意思是? 歐陽夢嬌道:軍隊和社會是兩個概念,單東陽剛剛從部隊里出來,思想和行為肯定與社會有些脫節,甚至是代溝。

  這一點,你比他有優勢。

   黃星點了點頭,禁不住沖歐陽夢嬌豎起了大拇指:高!一針見血,看的透徹! 歐陽夢嬌得意地一揚小腦袋,將兩條腿換了個位置蜷坐著,漂亮的小腳丫恰巧蹬在黃星的大腿上。

  歐陽夢嬌接著道:然后,你還要深入地領會 付總不遺余力安排一名辦公室主任的用意。

  這個崗位的第一職責,就是管理。

  說白一點兒,就是借刀殺人,借這個崗位整治一下公司秩序。

  在這一點上,單東陽比你有優勢。

  他是復轉軍官,比較有公信力。

  我想付總就是看上了他這一點。

   黃星道:不(倆性故事)錯。

  但我也是經受過半軍事化…… 歐陽夢嬌打斷黃星的話:別拿你的保安身份和一名共和國軍官相提并論,那根本不是一碼事。

   黃星禁不住有一絲失落:你也瞧不起保安? 歐陽夢嬌強調道:那倒不是。

  但即便我瞧得起, 付潔能瞧得起?公司的經理們能瞧得起?你現在在走出的第一步就是,寫一份書面材料。

  你的文筆不錯,你寫這份書面材料,至少能加深付總對你的認識和信任。

  你要學會用文字的方式,往自己臉上貼金,往別人臉上鍍金……你要在材料中詳細闡明你競爭辦公室主任一職的資本和長處,以及如果你當上以后所采取的各項措施……你要讓付總看完書面材料后,覺得如果不用你擔此大任的話,她會遺憾終生。

   黃星略顯疑惑地追問:為什么要往別人臉上鍍金,什么意思? 歐陽夢嬌撲哧笑了:傻瓜!鍍金只是鍍一層膜,貼金卻可以隨便貼,如果你臉皮夠厚,貼金條上去都沒問題。

   黃星一臉茫然:還是不明白。

   歐陽夢嬌強調道:往別人臉上鍍金,是一條職場的長勝法則。

  在領導面前說別人壞話,這是打小報告,領導不喜歡這種大舌頭。

  但是你可以利用表揚對手的方式,讓領導感覺出你比他做的更好。

  比如說,你可以這樣寫……單東陽經歷過部隊洗禮,有著豐富的管理經驗。

  假以時日適應了社會,也許能夠為鑫緣公司做一些業績……這個表面上是在表揚贊美對手,但是付總看了之后就會馬上考慮到單東陽社會閱歷欠缺的缺點,從而為你加分,為他減分。

   黃星一拍大腿,驚呼:你個狡猾的小妖精! 伸手在歐陽夢嬌臉上輕捏了一下,一記懲罰式的獎勵。

   歐陽夢嬌美滋滋地道:師父領進門,修行看個人。

  今天利用一天的時間把文字材料寫出來,本姑娘替你把關。

   黃星心里暗暗吃驚,他突然間覺得,與自己同居了這么久的歐陽夢嬌,竟然是如此老練多謀。

  他一直以為,她是一個性感風情、崇尚男歡女愛的寂寞女生,卻不想今天他才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有了解這個神秘女孩的真實面目。

  也許,一切的一切,都是表象。

  在這個看起來嬌小玲瓏的小女孩體內,蘊藏著太多難以勘探的能量。

  她看人看事,竟是如此透徹見底。

   真的不簡單。

   歐陽夢嬌正經了一番后,見黃星皺眉思慮,伸只兩只手纏住了他的脖子,開始撒起嬌來:親愛的星哥,我這個女軍師當的還不錯吧?你該怎么獎勵我呢? 黃星一身驚顫,心想莫非這丫頭又要向自己‘宣戰&quo;? 而實際上,黃星與歐陽夢嬌的關系雖然已經到達了最高峰,但卻并未被公司上下所察覺。

  他們像是達成了一種默契,上下班幾乎從不同行,一般都是一前一后,相繼出場。

   當黃星踩著憧憬的腳步來到公司門口的時候,營銷一部經理曹愛黨恰巧騎著那輛從二手市場淘來的哈雷摩托車,風風火火地趕到。

  他大腹翩翩的樣子,很容易讓人覺得惋惜。

  惋惜當初西游記劇組沒有請他去扮演豬八戒一職,那樣的話不知能省去多少道具成本。

  不過這曹愛黨雖然體形圓胖,相貌卻并不丑陋,談吐雖不文雅,卻幽默詼諧,因此深得公司女員工的崇敬,在公司上下威信也比較高。

  他肩上挎了一個黑色的真皮公文包,方方正正,走起路來不時地用手撫摸著包身,像是在忘情地撫摸一位妙齡女郎,仿佛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的公文包是真皮的似的。

   作為自己的上司,黃星當然要上前打一下招呼。

  曹愛黨也不吝嗇,從口袋里摸出一盒玉溪香煙,自己叼上一支,然后遞給黃星一支。

  黃星不用細看就知道玉溪煙盒里裝的根本不是玉溪煙,而是五元一包的紅將軍…… 上午九點鐘左右,付潔出其不意地將公司各部門的員工集合在營銷一部大廳,熱情洋溢地描繪了一番公司的宏偉藍圖,宣布了一下各部門的銷售目標和工作計劃。

  提倡主動加班,提倡全員營銷,號召財務、辦公室以及其他人員,在完成各自工作的前提下,可以靈活地進行營銷活動,一方面為公司業績做貢獻,一方面還可以得到一部分本職外的業績提成。

  最后她以一句永恒經典的鼓勵句結束講話:兄弟姐妹們,時間就是金錢,時間就是生命。

  放手干吧。

   黃星很欣賞付潔講話的氣勢和口才,確切地說,這樣一個顛覆眾生的美女老板,早已潛移默化地顛覆了鑫緣公司上下三百多人。

  付潔每次講話的時候,所有男經理和男員工,都目不轉睛地望著她,以膜拜的目光見證著她的風華絕代;所有女員工也都羨慕嫉妒恨地仰望著這位才貌雙全的女老板,幻想著有一天能夠成為她,哪怕是在夢里。

   熱烈的掌聲之后,付潔踩著嗒嗒嗒的腳步聲離開。

  現場一度安靜,大家甚至在默默聆聽著她極富節奏感的腳步旋律,直到聲音停息。

   也許是老天眷顧黃星,一上午的時間,竟然沒接到一個售后任務。

  他得以奮筆疾書,用整整三個小時的時間,寫了一份‘自薦書&quo;,通讀了一遍后,自我感覺很流暢很感人。

  下午的時候,黃星把‘自薦書&quo;拿給歐陽夢嬌看了看。

  歐陽夢嬌凝思片刻,拿筆替黃星潤了潤色。

  這一潤不要緊,簡直讓黃星拍案叫絕,他幾乎是目瞪口呆地望著歐陽夢嬌,不明白這個年紀輕輕的小丫頭身體里,究竟還蘊藏著多少能量? 其實歐陽夢嬌只給黃星潤了幾筆,增加了幾句‘畫龍點睛&quo;的句子。

  但就這么一潤之下,使得‘自薦書&quo;通篇都顯得活靈活現起來。

  當然,這幾筆潤色,再次讓黃星對歐陽夢嬌,另眼相看。

  好一個高深莫測的小丫頭! 下午五點鐘,黃星手持‘自薦書&quo;,心里敲著鼓,走向總經理辦公室。

   短短的幾十米,他仿佛走了一個世紀。

  每走一步,他都會在心里重復追問自己:能行嗎?自己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但他清晰地意識到,這次毛遂自薦對自己是何等至關重要。

  倘若成功,他便又邁出了人生的一大步,讓前妻趙曉然另眼相看;倘若失敗,自己將面臨一個艱難的抉擇,也許他會選擇離開鑫緣公司。

   盡管,他是真的有些舍不得。

   舍不得的太多,太多了。

  他甚至感覺到,自己已經在無形當中,融入到了這個管理上有些混亂的大家庭之中。

   在從營銷大廳走向總經理辦公室的過程中,黃星與曹愛黨不期而遇。

   當時曹愛黨剛從財務部出來,手上拎著一沓票子振臂感慨:工作就像zuo愛,gao潮只在發工資的一瞬間。

   黃星品了品,覺得這話雖然有些下流,卻是大實話。

  又到了發工資的日子,黃星心里禁不住有些微微的興奮,這是整整鋪墊了一個多月才看到了勞動果實,正如曹愛黨所言,工作就像是zuo愛,不管你動作多優美,堅持了多長時間,真正的興奮點,只有從出納手里接過那一小沓人民幣的一剎那。

  這一剎那也同時意味著,還要繼續再努力很久,才能達到下一個gao潮。

   曹愛黨在手上甩了幾下票子,發出陣陣聲響。

  天下最感人的旋律莫過于此。

   黃星敷衍地笑了笑,算是問好。

  曹愛黨曹愛黨囑咐黃星一會兒去財務上領工資,去晚了今天就排不上號了。

  話音剛落,黃星便看到五六位經理從財務室走了出來,情緒都很高昂。

  有經理說,發錢了晚上攝一頓,犒勞犒勞自己;有的說,要拿一半出去還房貸,剩下一半買股票;還有的說,去北園那邊的淳和休閑中心做個泰式按摩,忽悠好了,沒準兒還能免費放一炮……正所謂是眾相百出,一人心里一個算盤。

  黃星心想,這幫經理們平時工作不積極,領工資倒是挺積極,每次都沖在最前面。

  如果自己真的能當上‘辦公室主任&quo;,非得好好殺一殺公司的這股邪門歪氣。

   但是,那仿佛太虛無飄渺。

  黃星覺得長跑漫漫,容易出汗。

  怕就怕出再多汗也未必能成功。

   正遐思之余,從副總經理辦公室竄出一陣香風。

  緊接著, 付貞馨的身影幽靈般地走了出來。

  她今天穿的很時尚,讓黃星眼前一亮。

  圓領高檔韓式上衣,黑色絨裙下,一雙透明的黑色絲襪將她修長的美腿映襯的如詩如畫。

  絲襪上面還繡有斑斑紅心,那隱隱可見的肌膚,圓潤與光澤,細膩與柔滑,沒有被絲襪的束縛所掩飾,反而將這種含蓄美釋放的淋漓盡致。

  一雙高腰女靴,裹住了整條小腿,上沿鑲著類似于珍珠的幾圈光珠。

  付貞馨還戴了一頂時尚的小絨帽,如絲秀發點綴著俏臉,活生生一個顛覆眾生的小妖精。

   付貞馨拿一支筆戳在嘴角處思量著什么,見黃星正經過,禁不住皺起了眉頭。

   黃星趕緊將‘自薦書&quo;往身后一掩,象征性地問了句,小付總好。

  話音之外,黃星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付貞馨在自己面前的兩次春光乍現,不由得愧疚加劇滋生,覺得是自己玷污了這位小佳人的青春年華。

  他不想去聯想那些場景,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腦,硬生生地像放電影一樣,不加過濾地將那抨心動腑的場面,播映了出來。

   付貞馨誤會了黃星,以后他要去財務室。

  本來她就對黃星恨之入骨,如今更是有了冷嘲熱諷的資本:喲嗬,工作不積極,領工資還挺積極! 黃星自嘲地一笑,卻也無力申辯。

   隨著一陣輕盈地腳步聲,付潔突然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將目光停在黃星和付貞馨身上。

   黃星心里一陣悸動。

  他不得不承認,只要是付潔一出現,管你風華絕代還是傾國傾城,就都統統見鬼去吧。

   有一種女人,是天生的殺手。

  哪怕是只有看她一眼的機會,即便是觸犯國家法律,也定然義不容辭。

  在沒有遇到付潔之前,黃星一直覺得妻子趙曉然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無可逾越;直到見到付潔,他才意識到自己只不過是一只青蛙,一直在坐井觀天。

   付潔穿了一套很合身的黑色工裝,一雙商務女士皮鞋。

   她的孤傲與冷艷,等同是一種傳說。

   付潔環臂抱在胸前,俏眉微微聳動了一下,職業化的裝束竟然絲毫沒有掩飾住她驚世駭俗的窈窕身姿。

  僅僅是一個細微的眼神,便足以傾倒整個世界。

   沒等付潔說話,付貞馨剛才還高昂挺走的胸膛便微微塌了下去,這一塌使得她原本還算傲然的胸脯略顯渺小。

  看的出,付貞馨有些害怕自己的胞姐付潔,每次只要是付潔現身,她臉上和身體上表現出來的自信和優越,便會受到無形的打壓和損耗。

  她本想叫一聲‘姐&quo;,但是考慮到是工作場合,于是強迫自己改口叫了一聲‘付總&quo;。

   黃星也想跟著打個招呼,但又覺得有些畫蛇添足,于是作罷。

  但他輕輕隱在背后的那只手,卻不由得直顫抖。

  他控制不住這種肢體的動作,以至于他的大腦中迅速盤旋出一個莫名的疑問:自己究竟為何而顫?是自己毛遂自薦的心虛,抑或還是因為付潔的風華絕代? 付潔將環抱在胸前的胳膊攤開,沖付貞馨發起了飆:付貞馨看你今天打扮的象什么,象妖精!作為公司的副總經理,你能不能在穿著上正式一點?明天再讓我看到你穿成這樣,我直接讓你開車回家! 付貞馨挨了斥責,臉漲的通紅,但還是盡量以一種和藹的語氣爭辯了一句:我……我這穿的已經很低調了! 付潔毫不留情地將了她一軍:你還想怎么高調法?你現在象一個公司的副總嗎,簡直象是ktv里的公主。

   付貞馨急道:姐,你怎么能這么說我。

   付潔強調道:說過多少遍了,在公司,我不是你姐! 黃星心里暗暗震驚,好一個嚴厲彪悍的女老板!但不知為何,盡管付潔對待妹妹苛刻的像是黃世仁,但黃星卻不覺得反感。

  反而覺得這個女人公私分明,身上有大氣場。

   付貞馨灰溜溜地退進辦公室,然后偷偷地扮了個鬼臉以示反抗。

   黃星心里生出幾分同情。

  付貞馨糾結地走回辦公桌前,腳步聲中充斥著一股淡淡的無奈。

  將手中的筆舉到高空,想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卻又擔心引來更多的責怨,只能是放緩了摔筆的動作,讓筆在辦公桌上上安全降落。

  臨坐之前,她又習慣性地一揪屁股,時尚的絨裙輕輕顫擺,極易讓人聯想到里面的內容究竟是怎般情況,為何讓她經常情不自禁地揪拽捏拉? 付潔發完飆后也沒理會黃星,扭身回了辦公室。

   黃星有一種被冷落的感覺,他甚至巴不得付潔批評自己幾句,也不至于讓心里如此失落。

  但轉而一想,自己的確有些高抬自己了,一個小小的售后,地位甚至還不如后勤上的小文員,又怎會值得讓孤傲冷艷的女老板浪費口舌? 原地糾結數秒鐘,黃星還是敲響了付潔辦公室的門。

   付潔已經安靜地坐在辦公椅上,一只手撫著脖頸,略歪著腦袋遐思。

  聽到動靜,她頭也不抬地說了個‘進&quo;字。

   她仍然是用一只手撫摸著脖頸半歪著腦袋思考著公司的發展大計,脖子上沒有戴任何飾物,她細膩光澤的肌膚便是天底下最曼妙的修飾。

  見到黃星進來,她禁不住微皺眉頭,像是對黃星打斷自己思路的無聲抗議。

  她松開手坐直子身子,很單調地問了句:有事? 黃星顫顫續續地將手里的‘自薦書&quo;,遞到了付潔面前。

   付潔接過瞧了一眼標題,臉上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你太固執了。

   黃星道:希望付總能給我一次機會。

   付潔心里略顯生氣,她覺得這是黃星在給自己出難題。

  論條件,他只是保安出身,現在是一個小小的售后,根本無法與轉業軍官單東陽相比。

  她需要的是一個有執行力和管理能力的退伍軍人,而不是像黃星這種自信過度卻沒有真才實料的人。

  她將黃星的‘自薦書&quo;往旁邊一放,開始為黃星做起了思想工作:黃星,我很欣賞你這種積極上進的心態,但是我真的不能給你這個機會。

  我希望你能正視自己,不要總是想一些……想一些不切實際的東西。

  好高騖遠,對你的發展并不好。

   黃星咬了咬嘴唇,極力地阻止自己去爭辯什么。

  也許他擔心一旦自己言語失當,將會失去所有的籌碼。

   隨后他支吾地說了句:付總,您先看看……看看我的自薦。

   付潔眉頭皺的更深了,她很敷衍地拿起自薦書,潦草地瞟了兩眼。

  或許在她的潛意識當中,黃星只不過是一個工作在最底層的小人物,一個小人物寫的東西,能有幾分科技含量?但當她轟轟烈烈地看完第一段的時候,她意識到自己錯了。

  她的眼睛里迸發出一陣驚異的神光,促使她重新審視了一下面前的這個小職員,并且以另外一種積極的心態,將自薦書的第一段認認真真地看了一遍。

   付潔情不自禁地說了句:文筆不錯。

   黃星心里掠過一陣欣喜:謝謝付總夸贊。

   但付潔卻馬上補充了一句:開頭第一段是在哪兒抄的,不太像你自己寫的。

   黃星有一種被侮辱的感覺,頓時從天堂掉進地獄,他想反駁一句說,付總你是哪只眼看到我黃星剽竊了?但又覺得這樣太殘忍,于是盡量以平和的語氣說道:的確是我自己寫的。

   付潔象是受到了一定的震驚,抬頭端詳了黃星幾眼,想說什么,卻沒說出來。

   她將這個原本并沒有引起自己重視的自薦書抬高了幾公分,從頭到尾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

  然后開始沉默。

   黃星略顯拘謹地望著她,仿佛在等待什么。

   足足一分鐘。

   就在付潔要開口說話的時候,辦公室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緊接著,幾個人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

   確切地說,是四個年輕人,三男一女。

  而且他們都并不是公司的員工。

   這四人的到來,頓時為總經理辦公室平添了一陣濃郁的火藥味。

  其中一位穿著十分驚艷長相有點兒遺憾的女孩,在第一時間將辦公室門反鎖,一名長著小胡子的男子進門便吆喝起來:誰是付潔,誰是付潔? 付潔先是一怔,隨后放下手中的‘自薦書&quo;站了起來:我是。

   三名男子頓時都愣住了,互視了一眼后,小胡子向前一步,表情竟然顯得那般僵硬,近乎支吾地重復了一句:你就是……就是付潔? 那名將門反鎖的女孩氣沖沖地走過來,在小胡子肩膀上拍了一下,催促道:替我教訓她,好好教訓她!就是她…… 付潔馬上打斷這女孩的話,嘴角處繃發出一絲無奈:齊 文靜,沒想到你這么記仇,會找人過來報復我。

   齊文靜強硬地道:有仇不報,不是我齊文靜的性格。

  付潔,你今天要為當初的錯誤付出代價!我齊文靜咽不下那口氣! 此時的境況,讓呆立在辦公桌前的黃星很是詫異。

  他不明白,付潔與這些人有著怎樣的恩怨糾葛。

  但是內心深處有種聲音告訴他,他要保護付潔。

   于是黃星向前站出一步。

  正要質問來者,卻被小胡子伸手扒拉了一下腦袋:滾一邊去,這里沒你的事兒! 付潔顯然是個大世面的人,面對這幾人來公司找自己挑釁,她并沒有顯得過度凌亂,反而是很淡定地將目光定位在齊文靜身上:我沒覺得當初開除你是一個錯誤。

  齊文靜,我還是認為,你不適合在鑫緣公司上班。

   此時此刻,黃星算是初步了解到了真相。

   而事實上,這個齊文靜當初的確是鑫緣公司的一名普通員工,她長相普通,卻喜歡濃妝艷抹,經常穿著極其暴露的衣服上班。

  而且,她在鑫緣公司短短半個月的時間里,便先后與兩名男經理先后發生了不該發生的關系。

  而且,幾名客戶也一直與她保持著曖昧聯絡,她經常在上班時被客戶接走,不知所蹤。

  后來某天中午,付潔偶然撞到齊文靜與電子商務部門的陳經理在會議室親密,場面簡直是空前絕后,不堪入目……為了不至于讓齊文靜進一步破壞鑫緣公司風氣,付潔便以委婉的方式勸退了齊文靜。

   誰想這齊文靜懷恨在心,她一直耿耿于懷的是,付潔只開除了自己,另一名當事人陳經理卻安然無恙。

  于是在離開公司兩個月后,也就是昨天晚上,她與男朋友 孫浩南一起吃飯時,孫浩南向齊文靜提出求婚。

  齊文靜便提出要考驗一下他對自己的忠誠。

  考驗的手段,便是要替她出頭教訓一下曾經開除了自己的鑫緣公司總經理,付潔。

   就這樣,孫浩男糾集了兩個狐朋狗友,陪齊文靜一起來到了鑫緣公司,找付潔算賬。

   這個咄咄逼人、長著小胡子的年輕男子,便是孫浩男。

   然而戲劇性的是,孫浩男受齊文靜之托帶著兩個朋友來找付潔報復,本來是在勢在必得,在齊文靜面前展現一下英雄本色。

  但當他見到付潔之后,咄咄逼人的氣勢,卻驟然無存,甚至變得像作賊一樣,沒了底氣。

  他的兩個朋友也好不到哪里去,來之前曾經囂張囂張揚言要替哥們兒的女人出面,好好教訓一下付潔,但此時卻也變得畏手畏腳,忐忑不安。

   這也難怪。

  像付潔這樣美麗的女人,即便是天下最兇狠的殺手,也很難狠下心來對她下毒手。

   于是更加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孫浩男輕拍了一下齊文靜的肩膀,在她耳邊耳語了幾句。

  齊文靜恨鐵不成鋼地大發雷霆,指著孫浩男的鼻子罵他沒用,是個軟蛋。

  孫浩男說,都是女人,得饒人處且饒人吧寶貝兒,我覺得這個付潔并沒有你形容的那么惡毒。

   齊文靜氣急敗壞,迫不得已使出了殺手锏。

  將手上的戒指摘下來,狠狠地扔在地上,發出最后通牒。

  用肢體語言刺激孫浩男:如果你今天不替我出面教訓付潔,那你休想娶到我! 孫浩男原地糾結了良久,終于忍辱負重地恢復了猙獰本色,繼續向前跨出一步。

  他還算是一個比較理性的人,他清楚地明白,付潔再漂亮,對自己來說也只不過是望梅解渴,海市蜃樓。

  他不舍得對她下毒手,是處于一種對美麗女人的膜拜。

  但是齊文靜不同,她是自己的情人,為了憐憫一個與自己毫無瓜葛的漂亮女人,而讓煮熟的鴨子飛走,實在是得不償失。

  于是他不得不權衡利弊,逼迫自己接受考驗,在齊文靜面前樹立男人形象。

   黃星再一次擋在付潔前面,一種特殊的責任感,讓他忽略了潛在的危險。

   付潔從辦公桌后面走出來,對黃星說:這里沒你的事。

  走開。

   黃星知道付潔不想讓自己這個無辜者受到牽連,但他豈能眼睜睜看著付潔遭受欺辱。

  一股發自內心深處的英雄氣概油然而生,黃星伸開兩臂護住付潔:有我在,我不允許任何人動你一個手指頭! 付潔伸手撥拉了一下黃星的胳膊,提高音量催促:黃星你走,你聽到了沒有? 黃星一邊搖頭,一邊注視著孫浩男等人的動靜。

   這時候,公司里一些經理和員工也聽到了風聲,聚焦在辦公室門外。

  但是門被齊文靜反鎖,他們根本進不來,只能在外面叫嚷著干著急。

   在齊文靜一再鼓勵之下,孫浩男與兩位狐朋狗友將我和付潔包圍起來。

  付潔不想連累黃星,勸他站到一邊。

  但黃星哪能袖手旁觀,最大限度地用身體護住付潔,并嘗試盡量以和平的手段化解矛盾。

  畢竟對方人多勢眾,憑黃星一人之力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事實證明,卻是企望和平,反而越是得不到和平。

  只有憑借戰爭博得的和平,才會持久和穩固。

  孫浩男三人原本就不忍心對漂亮的付潔下毒手,黃星這一摻和,反而被當成了替死鬼,三人兇猛地對我發起攻勢,劈哩啪啦一陣拳打腳踢。

   實際上,黃星干保安這么久,也練過一些最基本的擒拿格斗。

  若是對付一個普通人,絕對是綽綽有余。

  但對方偏偏是采取了群毆的手段,黃星一邊要被動防守,一邊還要盡最大限度地保護付潔不受侵害,根本沒機會反攻。

  一時間,黃星被打的七葷八素,眼冒金星。

   付潔見此情景,禁不住焦急萬分。

  她一邊喊一邊嘗試用反保護的方式減輕三人對黃星的揪打,但奇怪的是,即便是自己將身體暴露在對方面前,他們仍然沒有對自己動手,反而是認準了黃星一人,簡直是要往死里打。

   情急之下,付潔急中生智想要沖到門口把門打開,放外面的救兵進來。

  但她剛剛有這個念頭,便被一直幸災樂禍地坐山觀虎斗的齊文靜抓了個正著,擋住她的去路,并且沖孫浩男等人大喊道:這里這里!別讓她跑了! 但孫浩男三人早已沉浸在打人的快感之中,根本沒聽到齊文靜的召喚。

   齊文靜見呼之不來,干脆自己動手,對付潔施展了九陰白骨爪,一陣亂抓亂撓。

  付潔慌忙躲閃,臉上卻仍然被齊文靜的指甲劃了幾下。

   黃星眼睛的余光瞧見齊文靜對付潔下毒手,也不顧個人安危,在硬生生挨了幾拳幾腳后,奇跡般地殺出一條血路,再次護住了付潔,并伸手推搡了齊文靜一把,齊文靜身體重重地碰在墻壁上。

  齊文靜大怒,罵了句‘你媽的&quo;,然后繼續施展抓撓神功,企圖攻破黃星對付潔的保護。

  孫浩男三人也迅速跟過來,繼續走群毆路線。

   一次次眼冒金星,一次次雙腳癱軟,跌倒了,再爬起來。

  黃星憑借堅定的意志,用身體保護著付潔不受侵害。

   孫浩男三人越戰越勇,那勁頭,頗有種打不死人不罷休的沖動。

   黃星幾乎耗費了最后一點點力氣…… 突然之間,只聽得一聲巨響。

  辦公室門像是受到了一股強大力量的沖擊,驟然而開,與墻面發生了數次彈性碰撞后,一個身影像閃電一般沖了進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