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lana rhodes|lana rhodes

lana rhodes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2:58:36 | 29472個瀏覽


廣東某大學門口,幾名反性別歧視的 女生,當眾裸露上身抗議求職中碰到的不公。

  她們管這叫“跨越 女性求職障礙”的行為藝術。

  裸露的半身手舉標語“撐男女平等,反歧視”。

   光膀子的 男人不少,公然光膀子 上路的女生可見著不曾?少。

  但女性對“平等光膀子”權利的追求卻從未停歇,《 末路狂花》算一部。

  《末路狂花》塑造了一種幾近神話般的女性主宰自己人生的電影,電影中所有男性的角色都是附屬的,主角Louise和Thelma說了算。

  這是她們經歷了由父權制下忍氣吞聲的乖乖女變成尋求永恒的亡命姐妹花的旅途。

  一個被強暴積怨,一個受夠了忍氣吞聲的家庭主婦 日子,最后兩人不惜以開車沖下懸崖(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而逃避警察的姿態去換取她們的自由。

  巧的是, 導演Ridley Scott在現實中的同胞弟弟Tony Scott在2012年也幾乎以同樣的姿態跳下洛杉磯的大橋身亡。

  我們也想光膀上路主宰的除了命運,還有自己的身體。

  《妓女的榮耀》一片,走遍泰國、印度河及墨西哥,拍攝紅燈區里的眾生相。

  訪談中大部分性工作者是出于自愿來做這工作的,這讓她們獨立,也因此過上更好的日子,這是賣身而非賣尊嚴。

  導演米歇爾·格拉沃格沒有從道德的角度去評判這些人的行為,只是從旁觀者的角度端詳她們的生活,看她們的奮斗與痛苦,需求與掙扎。

  古代杜十娘無論多美對男人多好,因為過去的歷史總有著罪惡感,顯得低人一等。

  后來形象高大了,也是因為自己怒沉了百寶箱,之后慘烈殉節,才讓男人后悔一下。

  如今時代寬容了,性工作者不必以死自證,但偏見與痛苦仍舊存在。

  蔡瀾先生認為,人的觀念時時變,道德的標準隨著時代也不盡相同,尊重人性,了解人最根本的需求,才是緊要的。

  這個導演做到了。

  我們也想光膀上路 彭程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他這才知道,今天他和辦公室主任劉世民打架,鮮血流到了掛在脖子上的祖傳吊墜之上,吊墜認主,他才獲得了 先祖傳承。

  震驚之后,他接受了這個只在小說里面才有的情節,他覺得一個全新的世界,正向他敞開了大門。

  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涌上心頭,一種前所未有的力量,充斥全身。

  彭程握了握拳頭,臉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彭程心里暗道,以前我這上門女婿,做的也太窩囊了,在公司被人欺負陷害,在家里被 老婆看不起,連和老婆睡一起的基本權利都不能享受,在公司還不能讓人知道我是林清雅的老公,從今天開始,再也不會那樣了啊!他轉過頭, 看著林清雅,眼神無比堅定,“不管你信不信我,設計稿真不是我偷的,再說了那么垃圾的底稿,有什么價值?”說出這句話,彭程的眼中,竟然露出一絲不屑。

  “你,你說什么?”林清雅剛削到一半的手猛地一頓,不可思議的看著彭程。

  “竊取底稿那些人的目的,應該是想阻止我們第一分公司在這次服裝展示會上 奪魁,不過他們真的想多了,咱們分公司的設計稿,也 不過是垃圾而已!”彭程道。

  “你口口聲聲說別人的設計都是垃圾,有本事你自己設計一個好的出來,也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林清雅鄙夷的瞪了彭程一眼。

  “要是我設計一款圖紙,助你奪冠的話,你準備如何謝我?”彭程看著林清雅,眼神里竟然有著一絲戲謔。

  “哼,你要真有那個本事,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應你。

  ”林清雅沖動的說了一句。

  在她心里,彭程的話,無疑是白日做夢,要知道下午就要開始評比了,就算是憑借記憶,讓設計師們將丟失的設計圖紙恢復出來,都要好幾天的時間,再厲害的設計師,兩三個小時也設計不出什么作品了,真正好的設計,是需要很多時間的,何況彭程不過是一個 廢物而已。

  “真的嗎?老婆,我們打個賭,要是我真的助你奪魁,你也不用給我太多,就讓我行使法定權利,讓我每天晚上摟著你睡就行了。

  ”彭程笑瞇瞇道。

  “你……”林清雅被氣的花容失色,這個上門女婿以往在自己面前連個響屁都不敢放,今天,他真是翻了天了。

  林清雅盯著彭程,銀牙緊咬,“彭程,這一次你奪魁也就罷了,否則,你立即給我滾出林家,對了,還要賠償我二百萬契約結婚的違約金。

  ”林清雅說完,轉身離開了病房,砰的一聲摔上了門。

  彭程看著門口,臉上露出了戲謔的笑容,“林清雅,我會讓你看看,我彭程不是一個廢物的,這一次,我會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的,而你這個大美女既然陰差陽錯成為了我的老婆,我當然要征服你!”看到林清雅離開,彭程按照腦海之中先祖傳授的修煉之法稍微運轉,體內就產生了真氣,有了真氣的滋潤,不到半個小時,打架那點傷已經好了。

  這更加增強了彭程的信心,他知道,自己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后他將不懼任何人。

  離開醫院,彭程直接去了網吧,十幾分鐘之后彭程從網吧出來,打車前往紅云服飾集團第一分公司。

  他得到先祖傳承,腦子里面有不少未來科技知識,設計一款出眾的衣服,那完全是小意思,短短十幾分鐘,他在網吧的電腦上就將設計圖紙,全部弄好了。

  到了林清雅辦公室的門口,他剛想敲門,卻聽到里面傳出來一個猥瑣的聲音,“ 林總,下午就要進行設計方案評定了,你們分公司卻出了圖紙泄密事件,要是你們拿不出好的方案,總公司肯定是要怪罪你的,我那里還有幾套方案,要不要我給你救救急?”彭程聽出來了,這是紅云服飾集團第二分公司總經理王 大強的聲音。

  彭程知道,這個王大強一直在追求林清雅,他這個時候他拋出橄欖枝,絕對不懷好意,說不定事情過后,他會直接拿這個要挾林清雅。

  林清雅的辦公室內,她和一個禿頂的中年 男子,坐在沙發上,彭程沒聽錯,這男子,正是王大強。

  此刻,這王大強眼神色瞇瞇的看著林清雅胸前那飽滿之地,似乎恨不得在辦公室就撕掉林清雅的衣服,干點什么壞事。

  林清雅對王大慶似乎很討厭,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道:“謝謝王總的好意,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可是王大強忽然抓住了林清雅的蔥蔥玉手,那粗短的手指頭,貪婪的撫摸著林清雅那光潔的手背,猥瑣地道:“林總,你應該知道,我真的很喜歡你,只要你跟著我,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幫你,這點難關,在我面前不算什么,你要知道,我姐夫謝天光,是總公司的總經理。

  ”“你放開我!”林清雅一下就站起來了,將王大強的色手給甩掉。

  “林總,這辦公室里面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做點什么,沒人知道。

  ”王大強卻是壞笑道。

  她瞪著王大強,羞憤的說道,“王總,請你放尊重點,我已經結婚了。

  ”當然,她并未將彭程當成真正的老公,只是把其當成擋箭牌而已。

  “哈哈,”王大強放肆的笑了起來,“你說的是彭程吧,就這個吃軟飯的廢物,也配和你在一起?聽我的,把他踹了,和我在一起吧,我會讓你過上公主一般的生活。

  ”門外的彭程,將王大強的話聽得清清楚楚,現在他體內有了真氣,感知能力聽力變強了許多。

  他握緊了拳頭,他沒想到,王大強竟然知道林清雅和他的關系,如果是在以前,他廢物一個,遇到這種情況,就算想去管,只怕也是被打的份。

  但是現在,他得到了先祖傳承,王大強想在他頭上開辟草原,給他帶綠帽子,他忍無可忍,而且他感覺,這一次設計圖紙的丟失,和這個王大強有關。

  “王總,你再亂來,我喊人了(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

  ”林清雅簡直被王大強氣著了,俏臉之上滿是怒色。

  “你喊啊。

  ”王大強直接就向林清雅撲了過去。

  林清雅往后一腿,卻跌倒在沙發上。

  眼看王大強就要撲到林清雅那性感的身子上,辦公室的門忽然開了,有一個男子進來,攔在了林清雅的面前。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