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snis 118|snis 118

snis 118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3:29:22 | 4577個瀏覽


  無意中成了第三者  三年前,二十二歲的我離開老家來到寧波,沒費太多周折,我便找到了一份很不錯的工作。

  因為一個人懶得做飯,我便經常光顧住處旁的一家烤鴨店。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一個黑黑高高的中年男人也如我一樣每天光顧這個小店,而他似乎也發現了我。

    他給我最初的印象就是熱情、健談。

  沒有太多的交往,沒有太多的了解,突然有一天,他竟然說自己愛上了我。

  他比我大十五歲,我想他肯定是個離婚的男人,所以我毫不留情地拒絕了。

  誰知從那天開始,他經常跟蹤我,還制造各種各樣的巧遇。

  看他如此對我用心,我慢慢地被他感動了。

    他有一個小公司,要求我去他 公司上班,這樣,我抱著幫忙的心理去了他公司。

  事實上,我也是一直在幫忙,從到他公司上班到離開,我沒拿過他一分錢的工資。

  相處了半年后,我發現懷孕了,于是問他什么時候娶我。

  他一臉無奈地說自己有 妻子和女兒,不可能娶我。

  這時我真的傻了,我一直天真地以為只有沒家的男人才會花盡心思追女孩子,沒想到我無意中成了第三者。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 女人(3/3)  為了不傷害那個無辜的女人,我一個人跑到 醫院做掉了孩子,并向他提出分手。

  可他哭著求我原諒他,他會處理好這件事。

  在他的誓言中,我 回到了他身邊。

    我拿刀片割在自己腕上  一年后,我再次懷孕。

  而與此同時,他妻子也覺察到了我的存在。

    接到她打來的 電話時我并沒有感到意外,因為在此之前我已經無數次設想過這件事的發生。

  我沒像其他女人那樣承認我和他丈夫的關系,因為我已經知道這個不幸的女人得了腦癌,我不想讓她遭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

  這次我一個人回老家做掉了孩子。

  沒多久他妻子就去世了。

    從老家回來后,我仍去他公司幫忙,然而,一個突如其來的電話 把我徹底擊垮了。

  我為了不傷他妻子的心離開寧波這段時間,他竟又有了別的女人,電話中的女人就是他在那段時間新交的女朋友。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越想越想不通,我為他做掉了兩個孩子,為了他我放棄同齡女孩所應該享有的幸福,為了他我放棄了工作,可到頭來我得到了什么?我拿出刀片割在自己的手腕上,放聲痛哭,覺得自己身體越來越輕。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 三個女人(3/3)  醒來時我發現自己躺在醫院里,是鄰居聽到我的哭聲報了警,110民警把我送到了醫院。

    我第三次做掉了孩子  第二天他來醫院看我,卻只是簡簡單單地問候一聲便匆匆地離開了。

  人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等于零,我又原諒了他。

  而他卻變本加厲了,再不把我當回事,有時甚至當著我的面給那個女人打電話、發信息。

  每當這時我都會安慰自己,一切都會過去的,他現在不是每天晚上都回到我身邊嗎?他不是經常帶我參加朋友聚會,帶我去見他父母嗎?  去年年底,我第三次懷孕。

  我問他怎么辦,他想了半天說,先留下來好了。

  我提出想回家休息一段時間,他很贊成。

  我回家后,他再沒主動給我打過電話,我給他打過去,他也是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

  孩子在肚子里一天天長大,我只得一次次催他。

    終于有一天他讓我先回寧波,這時孩子已經四個多月。

  我萬萬沒想到他會在這時讓我把孩子做掉,并且親自陪我去醫院。

  在婦兒醫院,醫生說要婚育證明,否則不能引產。

  他見狀只好把我帶到鄉下找了一家私人診所,診所很簡陋,連麻藥都沒有,在我的哭喊聲中,那個赤腳醫生從我的肚子里取出了孩子。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他說現在還有兩個女人  把我帶回住處的第二天,他對我就不管不問了。

  我身體稍微好一點又去他公司上班,剛走到他辦公室,他就當著全公司人的面大聲斥責我,問我是他什么人,可以這樣大搖大擺地進出他的辦公室。

  我哭著從他公司跑了出來,回到家里就接到他打來的電話,他告訴我又有了新的女朋友,春節時處的,那女的33歲。

  他甚至很無恥地告訴我,最初我知道的那個女人,他現在也一直交往著,然后掛斷了電話。

    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思前想后,覺得自己付出太多,心有不甘,便再次打電話給他,希望能挽回我們的感情。

  他說我們之間再沒什么好談的,接著便給我講他和其他女人之間的故事……  ( 巖巖連著三天打我電話,第一次她給我講了以上的故事,第二次她告訴我男朋友剛剛給她打了兩個小時的電話,內容都是講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事,她粗略算一下,跟男友有過關系的女人已有二十個左右,其中有兩個女人現在正和他密切交往中,一個33歲,一個37歲。

  巖巖希望她們不要步自己的后塵,因為沒有那兩人的聯系電話,所以她只好找到我們,希望通過情感實錄給她們提個醒。

  第三次巖巖向我辭行,她說為了克制自己去想男朋友,她要出一趟遠門,到外面散散心。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 編輯語  這個實錄看得我非常生氣,不是生那個登徒子的氣(對那個男人我是不齒的),而是生巖巖的氣。

    這個男人有什么好?值得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到他身邊,做他不領薪水的義工,為他不斷玩懷孕的游戲,并在他面前放下一個女人起碼的尊嚴?  如果說當初沒有了解對方的底細就與他戀愛,可以歸咎于你的年輕幼稚,那么,在知道他妻子患了腦癌、而這個男人卻依然在外面尋花問柳后,你為什么還要回到他的身邊?苦苦地求他只愛你一個?更有甚者還企圖為他放棄父母給你的生命?是什么令你如此癡迷于一個不(愛女狂歡)尊重婚姻、不尊重感情的男人?  有話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這話對巖巖來說,可能重了些,但巖巖實在太不爭氣了,到最后還不醒悟,還會花兩個小時去聽那個男人的無恥故事,還說想他,如果不重重敲你一棒,你也許會在錯誤的路上走得更遠。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所以現在我要對巖巖說:醒醒吧,你闖入了別人的婚姻,你就得接受被別人闖入,這才是公平。

  現在,你唯一要做的,不是去散心,而是盡快徹底擺脫這個人,積極生活,然后去尋找一份健康、純結的愛情。

   “ 美女,這樣可以嗎?”王磊的一雙手撫在女人的身體上,在腰部力度適中的按摩著,隨后又往下滑了一些距離。

  “再用點力吧…” 白露輕咬嘴唇,聲音酥軟誘人。

  知道 老公的遠方 表哥要在自己家里住一段時間,她就打算按摩放松后再回去做頓豐盛的飯菜好好為那表哥接風洗塵。

  得到女人的準許后,王磊在那豐滿翹部的上面一些加大了點力度。

  “嗯…”突如其來的感覺,讓白露的嬌軀一顫。

  聽到這輕吟,王磊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覺得心中火熱。

  這美艷的女人是自己上班來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非常認真。

  已經三十六的他因為前兩年的車禍意外成了盲人,孤苦伶仃、很是可憐。

  好在前段時間和自己關系勝過親兄弟的遠房表弟把他喊進城里,特意給找了個盲人按摩的工作,這才不至于挨餓受凍……雖然看不見,但王磊憑借雙手的感覺,依舊清楚身下女人的身材特別火爆。

  還有那讓人酥酥麻麻的聲音,要是在床上…更不知有多迷人。

  漸漸地,王磊身心反應越來越強烈,大手也肆無忌憚在白露柔嫩的腰間撫摸著,感受那細膩滑溜的觸感。

  白露也來了感覺,但為了不出聲,她緊緊咬著嘴唇,渾身有些燥熱。

  老公出差一個多月,那方面需求正好到了旺盛時期的她更是 渴望的很。

  不過白露也沒想到自己只是做了個盲人按摩,被這樣稍微摸了幾下就快受不了了。

  “師傅,你別只在腰間按呀,那下面的大腿…也有點酸的…”白露輕柔的聲音響起,當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滿臉通紅,不知道自己怎么會忍不住讓王磊往下面更敏感的地方去…“好!”王磊聽了,立馬點了點頭,深呼一口氣就將雙手順著那豐滿翹部,滑到了大腿根。

  當那雙手劃過自己臀部的時候,白露就感覺渾身都癢得不行,不由回頭瞥了一眼。

  刷的一下,俏臉全紅了。

  “這…眼睛看不見也有反應?”白露心中暗道,看樣子,比自己的老公也強太多了!“美女可能有點痛,忍著點哈。

  ”正在這時,王磊說了一聲,然后雙手分別摁在了白露的大腿根,用力往上一推。

  “咿呀…”白露頓時大聲叫了出來,就好像是辦那事、剛攀上頂峰的聲音,讓王磊心中一動。

  不過可惜,他是一個瞎子。

  要是眼睛能看到該多好,就能看到面前這個漂亮女人的模樣了。

  突然正想著的時候,王磊感覺到了眼睛一陣熾熱,隨后一些模糊的影像逐漸出現。

  當徹底看清后,他直接傻眼了。

  這女人長著一張精致的俏臉、櫻桃般的小嘴,再配上靈動的大眼睛,儼然一個美人胚子!再往下看,蜂腰翹臀大長腿,白嫩的皮膚沒有任何瑕疵,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全方位無死角的性感誘惑,讓人禁不住有種想要將其壓在身下的沖動。

  突然恢復視力王磊并不意外,因為當初醫生就說過可能眼睛會在某個時間恢復。

  很快,他就壓下心中的喜悅,繼續裝瞎,手指故意往前移動,恰好就觸碰在了白露那關鍵的部位。

  “師傅…你…你的手?”感受到異常,白露下意識驚呼了一聲,突然夾緊雙腿,王磊的手指卻因此更加被夾的深入了幾分。

  而這一舉動,出奇讓她更加刺激,心中的渴望滿足也被無限放大…白露的話,讓王磊心中一驚,但很快反應過來,假裝疑惑道:“我的手怎么了?是在給你按摩呀。

  ”“師…師傅你按錯地方啦…讓你按的是大腿。

  ”白露羞得滿臉通紅。

  “啊?美女對不住,我剛干沒多久,實在是抱歉…”王磊當即誠懇道歉,但看到白露羞紅的臉頰,心中卻是越發暗喜。

  白露聽王磊的誠懇口氣,不由嬌嗔道:“沒事,小心點就是啦。

  ”而此刻,她的心中有些砰砰跳著,剛才還沒注意到,這瞎子竟然長得還不錯,身材也很好,只可惜眼睛看不到。

  暗嘆一聲,白露松開雙腿,王磊這才將手抽了出來繼續揉按。

  如今恢復視力了,他恨不得將眼前這雙大美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狠狠的…在王磊的手法下,白露感覺越來越舒服,突然問道:“師傅結婚了嗎?”王磊頓了頓,不禁苦笑:“我這樣的瞎子誰會愿意嫁給我啊?不是受罪么…”“結了婚,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受罪呢…”白露卻自言自語,心頭微動,差點就脫口而出:你那兒看起來那么強,女人嫁給你享福還來不及呢,還受罪?自己的老公每次都是三兩下就結束,這才是真的受罪呢,讓她都快得抑郁癥了…王磊沒聽到白露小聲嘀咕什么,心中只想著占便宜:“美女,我現在給你按肩膀,為了方便,得坐在你腿上,可以嗎?”“嗯…行,你坐上來吧。

  ”白露思慮片刻,趴在了床上,輕聲道。

  王磊隨即坐了上去,感受著下面傳來的火熱之感,白露的嬌軀都不禁微顫了下,嘴里也發出輕吟。

  “師傅…你稍微快點吧?我家里還有客人來。

  ”她忍耐不住,低吟了一聲。

  實際上哪是為了家里所謂的客人呀,完全是因為被王磊按的太難受,滿腦子想著回家和自己老公做那事了…“好。

  ”王磊應了一聲,雙手搓了搓,像之前一樣往前推動,身體也隨之挪動了幾分。

  火熱的地方,恰好抵在了白露的那處,一下一下的碰撞著。

  雖然隔著褲子,但這種感覺還是讓白露渾身火熱,喘息連連:“師…師傅,你輕點,有點難受…”但王磊卻看得出來,這女人是情動之下、來了反應啊!立馬,手下的速度也加快了幾分。

  這種好機會,不能輕易放過!“師傅…今天就到這吧。

  ”正在王磊想著如何攻略這極品美女的時候,白露卻突然開口。

  不等他反應過來,直接就穿好衣服離開了。

  白露擔心再這樣下去,自己會徹底受不了。

  王磊有些失落懵逼,看著下面依舊昂首,唯有暗嘆一聲。

  不過好在眼睛恢復了,心情瞬間好多了。

  離開后的白露火急火燎就回到了家中想找老公 趙海泄火,但卻發現老公并沒有下班。

  而那說要來暫住的表哥也不在,她輕咬嘴唇,大膽坐在客廳自己安慰了起來…“老…公…”正在此時,門突然被打開,白露下意識以為是自己老公回來了,發出了一聲誘惑輕吟。

  但看到眼前的男人,頓時懵了。

  怎么是他?剛才給自己按摩的盲人按摩師?難道…他就是表哥?王磊也震撼的不輕,死死盯著,咽了口唾沫。

  白露離開后他就提前下班回來到了自己表弟這,本想告訴表弟自己恢復視力的好消息,誰知打開門,竟是剛才的女人?并且…眼前的極品女人衣衫不整,一手在衣服里、一手伸進短裙下面…王磊突然覺得繼續裝瞎更好…因為這一幕,不言而喻…氣氛一瞬間上升到一個奇怪的層次,好在王磊反應快,急忙裝作盲人一樣伸出手四處摸索著,嘴里喊道:“ 阿海我回來了,你在嗎?”見狀,白露這才松了口氣,同樣反應過來,急忙穿好衣服。

  “表哥,阿海還沒回來,我是 小露

  ”“是小露啊,表哥常聽阿海說起你過,賢惠漂亮。

  以后我暫住你家,不知道方不方便啊?”王磊繼續道。

  被這么一夸,白露心中吃了蜜一樣,急忙走上前道:“表哥哪里的話?阿海也說過,你和他親哥一樣,自家人那么生分干啥?快坐。

  ”扶王磊坐下后,白露的心里卻無法平靜。

  剛才在按摩店工作的人,竟然真是表哥…這也就算了,自己居然還被表哥按出了反應,一想到之前的畫面,她就感覺很羞恥。

  好在表哥是個瞎子,否則真是丟盡了臉…“表哥你喝點水,我先去做飯哈。

  ”白露羞得不行,倒了杯水后,找了個借口就要走。

  看著表弟妹那嬌艷欲滴的身材和臉蛋,王磊心里的想法更強烈:“小露…我怎么覺得你的聲音好像在哪里聽過?”白露剛準備起身,一聽這話頓時慌了,急忙道:“表…表哥肯定記錯了,我們這是第一次見呢。

  ”“也是,或許是我記錯了。

  ”白露的緊張模樣王磊看在眼里,表面卻不以為然。

  她心有余悸的拍了拍波瀾壯闊的胸口,一片雪白乍現,讓王磊更是心頭火熱。

  要是能攀上去肆意揉捏…那該多舒服?“我可是瞎子,不小心碰到點什么,應該也沒問題吧?”突然,王磊的心中閃過一道念頭。

  他立馬就伸手假裝去拿水,但摸索半天都沒找到,最后一把就抓在了白露的那團柔軟上面…好大!好軟!“嗯啊…”白露本就渴望的很,被這么一抓,那種反應更強烈了。

  但想到王磊的身份,急忙退開。

  見此,王磊就知道自己可能太過了,立馬開口道歉:“啊!小露,太對不起了,表哥不是故意的…”“沒…沒事,杯子在這里,我…我去做晚飯了。

  ”白露驚慌失措,將杯子放在王磊手里后,逃似的跑進了廚房。

  她深呼兩口氣,想要壓下身體那強烈的反應和悸動。

  但想到表哥那驚人的部位,卻始終無法平靜下來,在忙碌的同時,還不忘往外偷瞄幾眼。

  “既然這小蹄子那么想看,那我就給你好好看。

  ”這一幕,自然被王磊盡收眼底,心中不斷偷笑。

  看來這如花似玉的表弟妹,是被自己給吸引了。

  “小露呀,我想換身衣服,你能扶我進去一下嗎?”王磊想到點子,突然道。

  白露聽到,立馬就乖巧的小跑出來:“好,我來啦。

  ”被扶著的時候,王磊正好可以從上往下看到兩片致命的雪白。

  那一道溝壑,也讓他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表哥,那我就先出去了…”白露將他扶進臥室找出一副,害羞的嬌聲道。

  “好,麻煩小露了。

  ”王磊故意對著空氣說話,營造依舊是瞎子的假象。

  白露沒有再說話,假裝走了出去,但實則卻偷偷靠在門邊偷看著。

  在她渴望的眼神中,王磊心理更加得意,當著她的面,將褲子脫了下來…當褲子脫了下來,外面的白露瞪大了美眸,呼吸都有些急促。

  在按摩中途看到王磊的強大地方后,白露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想要親眼看看里面的東西,否則也不會就連做事都心不在焉的。

  “怎么能那么厲害…這么大的家伙,要是放在自己那里…也不知能不能受得了。

  ”心里越想著,白露就更是口干舌燥,臉上已經一片緋紅。

  王磊將白露的反應看在眼里,那嫵媚嬌羞的樣子,讓他難以把持。

  他知道,這表弟妹,平日里絕對是沒怎么滿足啊!“想看,我就讓你再好好看看。

  ”王磊想到這,故意挺了挺身,還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這個舉動看得白露燥熱難忍,不由得夾了夾腿。

  不過見白露只是偷看,沒有其他動作的趨勢,王磊計上心來,假裝穿不進褲子。

  “小露,小露啊…你能來幫表哥個忙嗎?”聽到這話,白露愣了一下,頓了頓才答道:“表哥,怎么了?”“我褲子穿不上,你能幫一下我嗎?”王磊扯著嗓子叫道。

  “表哥,我幫你穿會不會不太方便啊?”白露很快就出聲回應了,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腳下還是快步進來,眼睛一直盯著王磊下面那處。

  但她也知道,自己雖然很渴望,卻是從來沒想過要真的發生點什么的,畢竟自己還有老公。

  這要是傳了出去,她可真沒臉見人了。

  其實仔細一想,白露就會知道,王磊不應該穿不進褲子,不然平時咋穿的。

  但此刻的她,腦海里只有眼前的大家伙,哪會想那么多?王磊也沒想到白露會猶豫。

  看樣子,自己這表弟妹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開放吶…“那算了吧,我就在臥室待著,等阿海回來再幫我。

  ”不過到這份上了,他也不愿放棄,隨即欲擒故縱的苦笑一聲。

  “啊?表哥看你這話說的,我只是覺得不方便,也沒說不幫你啊…”白露思慮過后,翻了個白眼,這要是老公回來發現自己怠慢了表哥,肯定會說自己。

  畢竟趙海說過,這表哥比自己親哥哥還親!深呼一口氣,白露的心里怦怦跳著,然后走近王磊,拿起褲子蹲在地上:“表哥你站穩,先把一只腳抬起來。

  ”王磊照做。

  白露把褲子慢慢往上提,到褲襠處的時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當她的拇指尖無意碰到那處,王磊舒服得差點沒站穩。

  同時,白露也在不斷安慰自己:不行,自己有老公…不能胡思亂想。

  “小露啊,表哥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幫我捏一下不。

  ”王磊知道白露有些煎熬,心中一喜,干脆再加一把火。

  白露一愣,瞥了一眼王磊,發現他神色如常,于是應了一聲,輕輕揉捏起來。

  不得不說,她柔嫩的小手很靈活,每捏一下,王磊的渴望就強上一分,不一會兒,那處直接把褲子撐了起來。

  白露發現這一幕,完全移不開視線了,氣吐幽蘭,呼吸也急促了幾分。

  “小露,你和阿海結婚兩年了還沒打算要個孩子嗎?”王磊問道。

  “現在還年輕,不準備那么早要孩子,受罪呀…”白露很快反應過來,俏臉羞紅道。

  “不會是阿海那方面…有問題吧?”王磊故意調侃。

  白露的俏臉更紅,還真被表哥說準了,每次就那幾下,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樣。

  不過她倒是沒想到王磊會問這種話題,嬌嗔一句:“哎呀表哥,這種問題,很難說出口啦。

  ”撒嬌似的語氣和柔媚的模樣,越發吸引著王磊。

  在渴望的趨勢下,他再也不想忍了,試探性的沙啞問了一聲:“小露我好難受,你能幫幫表哥嗎?”這一句(媽媽啊啊啊啊)話,讓白露大驚失色,她心里雖然被王磊刺激的極其渴望,但真到這一步,反而猶豫不決。

  “咚…”正在此時,一陣開門聲響起,讓白露瞬間清醒,囑咐王磊穿好衣服后急忙就跑到了廚房中。

  王磊心中有些失落,要不是那該死的敲門聲…但沒關系,看今天表弟妹的反應,真正到那一步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回來的人,正是白露的老公趙海。

  王磊剛打算出去,可沒兩步,外面白露嬌滴滴的聲音就傳了過來:“討厭…你干嘛呢,要弄進去弄,別在這,表哥還在呢…”趙海輕聲笑道:“沒關系,咱們動靜小點就行了,反正表哥也看不見。

  ”聽到這話,王磊激動的不得了。

  但他繼續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摸索著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來。

  坐的位置,正好可以斜看到那里面,為了不引起懷疑,王磊還是故意對著另一邊喊了一聲:“阿海回來了啊?快來陪哥嘮嗑嘮嗑。

  ”趙海此刻哪有心思啊。

  他剛把白露的裙擺撩到腰部,對著王磊笑道:“表哥是我,我在幫小露做飯呢,忙完再來陪你啊。

  ”說著,他大手探下去,扯掉白露的丁字褲,扶住她的腰身直接往上一挺。

  “啊……”白露瞬間忍不住驚呼出聲。

  “這么泛濫,看來你是早就等著我了?”趙海低聲邪笑。

  外面的王磊看著白露那么誘惑的姿勢,心中更是唏噓不已,要不是趙海突然回來,說不定就是自己和白露戰斗了。

  撇了撇嘴,他問道:“小露怎么叫那么大聲,是不是切到手了?”“沒有沒有,我們小兩口打鬧著呢…”趙海急忙回應道,不過聲音有些喘息。

  白露則是撩了撩額前的秀發,胸前顫顫巍巍的,咬著嘴唇輕吟:“你……你輕點,表哥還在呢…”“哈哈,旁邊有個男人在,不是更刺激嗎?”“就你鬼點子多,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