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indian anal|indian anal

indian anal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2:49:45 | 18192個瀏覽


桃花村小學離的不遠,走路十幾分鐘就差不多到了,幾棟教室,都是以前的老屋,上次翻修還是幾年前,現在墻皮都有些開裂了。

  學校一共有六個班,一年級到六年級,然后鄉里才有初中,縣城里才有高中。

  六個班總共加起來也才一百多個 孩子,都是周邊村子的。

  至于教職工,加上 校長,才一共5個人。

  其中今年24歲的 劉宇是最年輕的,其他老師最少也比他大十幾歲。

  這山村小學連校門都沒有,操場上到是立了根旗桿,星期一的時候升旗用,怕風吹日曬的,平常旗都是取下來保管。

  劉宇走進稍顯破舊的辦公室,在自己的座位上整理今天的課堂筆記,忽然看到校長一臉和藹笑容的走了過來。

  “劉老師,忙著呢?”劉宇趕緊站起來表示尊重,寒暄了兩句,他問道:“校長,有什么事嗎?”“是有事想麻煩你。

  ”校長沉吟說道:“縣里通知,今年的慈善款項下來了,咱們小學分配了幾十套課外書,還有一些學生用品,讓咱們去領一下。

  ”說到著,校長有些歉意:“往年這種事我都是讓老王去辦的,不過這次有點特殊,通知上說,這次一起過來的還有位老師,跟你一樣都是來支教的。

  ”“老王最近身體不太好,我就尋思讓你跑一趟,畢竟你們都是大城市里來的支教老師,可能更有話題。

  ”原來是這事兒。

  劉宇心中了然,他倒是沒想推辭,不過幾十公里的山路可不好走。

  “我幫你借了個 摩托車,你騎車去,很快的,路上注意安全就行了”校長似乎看出了他的顧慮,指了指不遠處,一輛破破爛爛的摩托。

  劉宇其實挺喜歡摩托車的,見有車子代步,心里有些癢癢的,沒多想答應了下來。

  “對了,那老師叫做 陳夢瑤

  ”“是個女的?”聽這名字,挺美的。

  “對對對,是個女老師,你快去接,別叫人久等了,我馬上幫你去上課”校長看遲到幾分鐘了,拿過劉宇準備好的課堂資料,趕緊跑去。

  劉宇推出了車子,這鐵東西銹跡斑斑的,一看平常就不愛惜,他暗罵了句,開始發動車子,踩了幾下,都沒打著火。

  抬頭卻看到了一個女學生往外走去……這正是他班上的學生,長得挺水靈漂亮的,明顯比其他孩子高一截,而且發育得不錯,胸口已經鼓鼓的了。

  那臉蛋兒白白嫩嫩,大眼睛,雙眼皮,小嘴紅嘟嘟的,不少男生都喜歡作弄她,其實是變著花樣引她注意。

  因為是單親家庭,所以劉宇平時對小女孩挺照顧的,她跟劉宇也親近。

  “ 張莉莉,你上哪兒去?”劉宇喊道。

  “劉老師,我回家一趟,我娘今天有些不舒服,我要回去照顧她。

  ”張(姐弟亂性)莉莉走了過來,衣著樸素,不加修飾的俏臉卻顯得格外清純動人。

  “這樣啊,老師剛好要走那邊,我帶你去。

  ”“謝謝老師。

  ”她羞羞一笑,就利落的跨坐上摩托車,摟住劉宇的腰,胸前初具規模的飽滿也貼了過來。

  劉宇感受到后背的柔軟,莫名有些心猿意馬。

  但很快暗罵自己無恥,怎么可以生出那種亂七八糟的念頭。

  這可是自己的學生,才多大,瞎想可是要遭雷劈的。

  他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內心的情緒,終于用腳蹬踩著火了。

  摩托車嘟嘟嘟的冒出一陣黑煙,一擰油門,兩個輪子轉圈,加速行駛起來。

  山村大都是土路,上面鋪一層石頭防止泥濘,所以摩托車行駛在上面很是簸箕。

  張莉莉為了坐的舒服,就抱得很緊。

  如此一來,卻害苦了劉宇,被小姑娘鼓鼓的小胸脯磨蹭的老是走神,差點沒一頭扎進溝里。

  桃花村現在壯年 男人不多,因為都往外打工掙錢去了,不少發財的,回來后老婆穿金戴銀,一個勁兒的炫耀。

  而張莉莉的爸爸也抵擋不住這樣的風潮,三年前出去了,但再也沒回來過了,聽村上的人說,是一次工地械斗,被打死了。

  這就可憐了張莉莉的母親,當年可是隔壁村有名的大美人,被讀過點書的老張給說動了心。

  誰知道他就是個空心大蘿卜,沒什么本事,光會說。

  等發現的時候,都懷上張莉莉了,所以沒辦法,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終于到了她家那邊,劉宇停了車。

  “謝謝老師。

  ”張莉莉脆生生的說了句,臉有點兒紅紅的,轉身走了。

  劉宇看著她的俏麗背影,難免有些感慨。

  挺好的一姑娘,卻禁錮在了這深山里,未來可以預見,等到十六七歲的時候,說一個婆家,然后嫁人生子,勞累度日,一輩子就那么渾渾噩噩的過去了。

  劉宇嘆了口氣,不再多想,騎著摩托車朝著鄉里繼續前進。

  騎到半路的時候,才想起來校長沒說那老師長什么樣子,也沒個照片啥的。

  到時候認不到人怎么辦?這來回一趟又嫌麻煩,彎彎繞繞的,路又差,還好幾次熄了火。

  足足騎了一個多小時,跋山涉水,人都要散架了。

  劉宇可不想多跑一趟,只能到了地方再想辦法找人,大不了去教育廳問。

  青山鄉也是縣里出了名的貧困鄉,連水泥路都沒有,全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土,路邊有不少屋子。

  擺著些攤,這不趕集,人稀稀落落的。

  從縣城里來只有一條路,劉宇騎著車,決定先去路口看看。

  還沒到,就看到有幾個人圍在一起,大概是什么流氓 地痞又在欺負人了。

  他隨意掃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眼神就挪不開地兒了。

  好美的 女人,白凈的瓜子臉,一雙眼睛勾魂似的,那嘴兒彷佛沾了些蜜糖,映著潤光,看得叫人想咬一口。

  最重要的是,那氣質是鄉下人比不了的,劉宇一眼就能看出,這絕對是來自城里的女人。

  女人的表情冷冷的,身材也是極好,前凸后翹的,個兒挺高。

  精致的長相加上穿著打扮,簡直美得跟天仙一樣。

  這樣一個出挑的 美女,在青山鄉這種小地方可不多見,不出意外,很快便惹了幾個流氓地痞過去搭訕……“你們再不走,我就報警了。

  ”這女人冷聲道。

  “美女,別生氣啊,哥幾個就是想和你聊聊。

  ”幾個地痞有恃無恐,目光色瞇瞇的在女人身上來回掃。

  青山鄉地域偏僻,人口也不多,都是沾親帶故的,拐著彎的都能找到關系,只要不鬧出人命,警察都不怎么管。

  劉宇看到這個情況,挺同情這女人的,但是他也不敢冒然出頭。

  不過當他看到了女人身邊有兩個箱子,像是從外面來的后,心里就有點打鼓了。

  難道說,這人就是自己要接的陳夢瑤老師?劉宇心中叫苦不迭,但無論怎么樣,也得問問啊。

  他硬著頭皮把車開過去,摩托車還沒挺穩,一個地痞就兇神惡煞的沖他喊:“小子,想干什么?這里沒你事,趕緊滾一邊去。

  ”劉宇沒理會對方的恐嚇,直接朝著漂亮女人問道:“是陳夢瑤陳老師嗎?”“我是。

  ”陳夢瑤點頭,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她已經猜出來,眼前這個文文弱弱的男人應該就是過來接自己的人,第一印象覺得對方很土氣。

  果然是她!劉宇心底苦笑,都說紅顏禍水,古人誠不欺我。

  “陳夢瑤,名字還挺好聽。

  這樣吧,陪哥幾個喝點酒,就放過你。

  ”一個光頭兇惡的說道。

  “休想!跟你們這樣的流氓喝酒,有毀我的清白!”陳夢瑤脾氣很硬。

  “幾位 大哥,幾位大哥,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請多多原諒,她是我們村的老師,最近縣里調來的,孩子們還在等著,您幾位放我們走吧!”劉宇見狀,怕這個新來的美女老師惹惱幾個流氓,趕緊下了摩托車,好言好語的說道。

  “給我滾蛋!老子今天就是看上了這個女人了,你小子管什么閑事?”那光頭橫的很,一巴掌就拍在劉宇的腦袋上。

  “是,是,是,幾位大哥別生氣。

  ”劉宇想的是息事寧人,挨揍也忍了下來。

  但是他這一番低聲下氣,似乎并沒有什么用,反而讓幾個地痞氣焰愈發囂張起來。

  幾個人推推搡搡,罵罵咧咧著把劉宇和陳夢瑤都擠到一塊了,再后退就是墻了,明顯陳夢瑤有點避著劉宇,不想有身體接觸。

  “別啊,大哥們,有話好好說。

  ”劉宇陪著笑臉。

  “說你媽!老子就是這樣,你干叼樣?窩囊廢一個,還他媽想帶人走?”“你再說一遍!”劉宇本來就忍著怒氣,對方卻越來越過分,臟話不停往外噴,在美女面前被人這樣罵,是個男人面子都掛不住,他火氣騰的一下就上來了。

  “你他娘沒聽明白?別在老子面前裝大爺,小心搞死你!”那光頭一口唾沫噴過來。

  劉宇一抹臉,怒火上頭,直接彎腰撿起一塊磚,對著光頭猛的砸下去。

  嘭的一聲,光頭腦門上開始流血。

  劉宇不禁手抖,心中后悔自己怎么這么沖動,平時都是膽挺小的,這次呈啥英雄,非要在美女面前表現一番。

  “居然敢搞光頭哥,真不想活了!給我上!”剩下幾人圍上來就要打。

  劉宇一看都這樣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也不知那里來的勇氣,直接翻身上了摩托車,一擰油門朝幾人撞了過去……車子剛起步,速度并不快,但強大的推進力也足以把幾個人撞得七倒八歪。

  劉宇緊張的不行,認真的說,這還是他第一次打架,見幾個地痞都喪失了行動力,立刻就想跑路。

  “陳老師,上車,咱趕緊走,他們追不上。

  ”劉宇擦了擦腦門上的冷汗,忙招呼女人離開。

   新聞網3日報道小媳婦叫 張雪,長得嬌美動人,剛生了孩子更是韻味十足,想到她坐在門口喂奶的畫面,林三小腹一陣火熱,想要自己也上去嗦兩口。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得砰的一聲房門被推開,(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張雪穿著寬松的孕婦裝抱著孩子急匆匆的就跑了進來。

   女人很美,很白,或許是因為剛結婚一年多的原因,二十四歲的張雪雖然已經為人母,但是模樣卻介于少女和少婦之間,比少女多幾分韻味,比少婦少幾分成熟,因為正處在哺乳期的緣故,身材比原來更棒了,罩杯都大了兩個碼,配合著她巴掌大的小臉,更加的惹人憐惜,富有韻味。

   寬松的孕婦裝根本就遮不住她豐盈的上身,林三望向她的時候,她正焦急的朝林三跑來,驚人的山峰,隨著她的步子,正一下一下的跳動著,讓林三大咽口水,腦袋一片空白,直到陣陣奶香味鉆進鼻孔,林三才清醒過來。

   張雪焦急的說道, 三哥,你在醫院工作趕緊幫我看看是咋回事,孩子都哭了一晚上了。

   林三確實是在醫院工作,不過他卻不是醫生,他一個大專生,而且還是個野雞大學的大專生,在醫院熬了幾年了還只是在醫院前臺做做接待的工作。

   林三一邊觀察著孩子臉色,一邊 開口問道,趙建呢?咋不趕緊領孩子上醫院呢? 那死人又出差去了,去海南,說是半年差,誰知道啥時候回來呀…… 興許是對老公的作為太過不滿又無人訴說,張雪一張口就停不下里了,看看可憐的孩子,再想想自己,淚眼婆娑,絲毫沒注意,她已經坐在了林三的床邊,半個身子都貼在了林三的身上,柔軟的身子嬌小的臉龐,讓他一下子身心蕩漾起來。

   孩子問題不大,就是餓了,讓它吃奶就行了。

  林三想著還能親眼看到張雪喂奶,有些興奮。

   聽著林三的話張雪下意識的用手緊了緊衣領,心虛的低聲道。

   可是……可是我不下奶了。

   林三眉頭一皺,咋回事? 張雪聞言嗚嗚的哭了起來,三哥,我已經三天不下奶了,奶粉又恰好喝完了,嗚嗚…… 這時候超市也關門了,不下奶一般是堵住了,得找人幫揉開胸口的淤塞的奶塊就好了。

  林三皺眉道。

   聽著林三的話張雪眼睛陡然一亮,而后猛然伸手抓住了林三的手臂急切的說道,那三哥你會嗎?你得幫幫我! 聽著張雪的話,林三下意識的低頭看向張雪的身前,張雪也知道這個提議羞人,她的呼吸急促,帶動的胸口不停地顫抖著,這么近的距離不停刺激著林三的眼球,可是眼看著孩子餓的哇哇亂叫,她也顧不得羞臊了。

   三哥,趕緊的,孩子餓了。

  或許是母性,平時極易羞赧的張雪鼓起了巨大的勇氣,見林三看著自己,竟然還大方的挺了挺胸。

   林三不可思議的看著張雪,只見她美艷的小臉俏紅,更加的誘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兩人說話的功夫,放在一邊的孩子又開始嚎啕大哭起來了。

   林三也知道這會去醫院已經不可能了,再看看嗷嗷待哺的孩子,眼睛往張雪那粉白如雪胸口看了一眼道。

   妹子,我上學確實學過些 催乳的手法,我就試試,不一定能成,就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張雪見林三松口,心里一喜,低頭看了眼孩子,而后又瞥了眼林三,一咬牙,不帶林三說完就要脫了上衣,林三見狀忙從床上跳下來,一把按住她的手臂道。

   妹子,你別著急。

  就算催乳也不能在我這呀,你趕緊抱著孩子回家,先給孩子喝點溫水,我隨后就到。

   聽見林三這么說,張雪也意識到自己著急了,忙是點頭應聲,可是剛要說話的時候,竟然才發現林三就穿個褲衩在身上,下面已經有了強烈的感覺。

   三哥,你,你…… 林三臉色一紅,妹子,你別誤會,我剛才在睡覺…… 張雪沒有說話,匆忙從床上將孩子抱起出門,心里卻一直咚咚跳個不停,心里尋思著剛才那個里到底塞了什么,畢竟他男人的可沒那么壯觀。

   越想越是燥的慌,自己男人已經小半年沒回家了,太久沒嘗過滋味了,剛才看到林三的那里,下面竟然就有感覺了,難道自己這么浪蕩嗎? 穿好衣服后,林三就到了張雪家,張雪給林三留門了,輕輕一推門開了。

   張雪也知道讓一個大男人進家里不合適,可是孩子已經餓的前胸貼后背了,聽著孩子的哭聲她更加心疼,只能忍著羞赧讓林三這個大男人進門了。

   林三進屋的時候,張雪正用小奶瓶給孩子喂溫水呢,聽著林三來了,她扭過頭,瞬間四目相對,林三訕訕站在原地,張雪率先開口道。

   來了,三哥。

   張雪此時已經換了一套衣服,比之前更加寬松的居家服,透過燈光,還能看到兩點櫻紅閃現。

   林三干咳著應了一聲,知道待會催乳肯定有肢體接觸,但他一個三十多歲的老光棍,現在最想的事情就是和張雪來一次。

   張雪有些魂不守舍,眼睛余光看了一下林三的那里,還是很大,她才平復的心跳又咚咚起來,暗罵自己,明明為了孩子,現在卻總是盯著三哥的那里看個不停。

   張雪嬌美的模樣看的林三心口砰砰的直跳,他雖然很想立即將張雪撲倒在床上,但是作為一個醫護人員的基本素養還是壓制住了他的沖動,看著張雪開口解釋道。

   妹子,我雖然會催乳,可是這催乳也是因人而異的,并不是醫生按了,就一定會出奶,我也不能保證我按壓后你會立即有奶。

   林三的話讓張雪眼神猶豫了一下,不過這份猶豫也是轉瞬即逝,稍一停當的工夫,她就再次開口道。

   三哥,沒事,我對三哥的手法有信心! 其實張雪心里有些擔心這個老光棍會把持不住自己,但更多的是莫名的期待,一種對原始浴望的興奮。

   而且張雪回屋躺下之后,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小褲上面竟然……不由得臉色通紅。

   林三將孩子放在嬰兒床中,轉身回床邊的時候,張雪已經將寬松的孕婦裝掀了起來,豐腴雪白入云的高聳,像是面包一般,又白又軟,讓林三忍不住咽了下唾沫。

   林三強制將心底火壓下去,雙腿極其不協調的走到床邊。

   三哥,我應該咋配合你呀?張雪忍著內心的羞赧開口道。

   她不是什么水性楊花的女人,這輩子就談過一次戀愛,然后就結婚了,身子除了老公趙建這個男人外,再也沒讓別的男人看過,此時竟然不僅要讓林三看,而且還要讓他摸,頓覺滿臉發燙,可是為了孩子她只能如此。

   妹子就躺著別動,把衣服撩起來,待會會有一點痛,有什么感覺告訴我就好了。

   林三可能是光棍太久了,現在看到光著身子的女人,簡直要讓他的火箭炮就要炸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