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偷拍 內褲|偷拍 內褲

偷拍 內褲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3:41:04 | 34068個瀏覽


  導語:昨天上午,我和女友去 見了她的 父母,到她的家里我才發現,她的 媽媽竟然就是 晴姐!當時我倆都 愣住了,我 頭腦一片空白,不知說什么好。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還是一個剛從大學畢業的小職員,和前女友 分手不久,生活空虛得很,慢慢地就和公司里的一個女經理好上了,一天不見到她就覺得空虛。

  我心里很恐慌,心想再這樣下去,只會把我倆都毀了,不如趁早斷了吧!省得日后兩人都痛苦。

    于是和她提出了分手要求,她很傷心,當場就把專門和我聯系的那個手機摔了,然后給 了我一巴掌,說她冒著身敗名裂的風險和我搞婚外情,只因為她愛我,而我竟然這樣對她!那天她哭得簡直就是肝腸寸斷,而我,只能狠心離開。

     我也沒臉在原公司里呆下去了,于是辭職走人,消沉了一個月后在另一間公司找了一份工作,再也沒聯系 過晴姐

    三個月前,通過同事的介紹,我認識了一個比我小一歲的女孩,彼此都挺喜歡對方的,很快她就成了我的女朋友,我們的關系越來越親密,戀人之間該做 的事都做了。

  在一次愛愛后,她提出了結婚的要求,并且說她的父母就在這個城市工作,我最好先去見見未來的岳父岳母,我答應了。

  糾結 前女友不準她女兒嫁給我  于是戲劇性的一幕就這樣發生了。

  昨天上午,我和女友去見了她的父母,到她的家里我才發現,她的媽媽竟然就是晴姐!當時我倆都愣住了,我頭腦一片空白,不知說什么好。

  那天晴姐一直都盯著我看,我只能低著頭,不敢面對她的目光,因為我知道她恨我。

  那天的具體情況我也不想(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詳細說了,又尷尬又恐懼,生怕女友和她爸爸知道我和晴姐的關系。

    今天女友哭著跑來找我,說她媽媽不同意我和她的事,逼著她和我分手。

  我早就料到會這樣了,我曾經辜負過晴姐,她怎么可能讓她的女兒嫁給我呢?就算女友鐵了心要跟我,可我怎么面對她的媽媽啊!我該怎么辦? 我想作嘔,可是不敢表現出來,而是強顏歡笑的 看著 娘娘,“娘娘,我表現得怎么樣?你也知道的,我是個雛,第一次沒經驗,都是很快的,我保證,以后不會這樣了,求娘娘寬恕我。

  ”娘娘被我說的整張嘴都樂開了花,用她的玉手托著我的下巴,俯下身子,把臉湊過來,“你這小嘴可真會貧,我喜歡,不過娘娘我現在還想來一次,正好可以試探一下你的話是不是真的,假如你還像剛才那樣,草草了事,那我就認為你在欺騙我,我會把你拖出去扔海里去喂鯊魚。

  ”說到這里,我不禁心里不寒而栗。

  “不過,要是你的功夫真的到家,好處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她說完這話,讓我瞬間松了口氣,娘娘這里不養閑人的,我知道,我現在就等同于是娘娘尋歡作樂的玩物,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就算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留給我喜歡 的人,但比起那些無稽之談而言,現在的我,命才是最重要的。

  我點了點頭后,娘娘就露出滿意的笑容,看著我下面又精神起來的 小二哥,一臉饑渴的舔了下舌頭,看 樣子,口水就快流出來了。

  “還愣在那里,干什么,快過來給我躺下!”娘娘的一聲令下,我不敢不從。

  我躺在了床上,娘娘直接就是掀開她的石榴裙,坐 在我小二哥處,用她的私處對準了我的小二哥,這一弄,折騰了我半個小時,中途好幾次我都想忍不住,可是為了伺候好娘娘,只有強忍著。

  半小時后,完事了,而我也累得夠嗆。

  娘娘一臉享受的表情,從我的身上起來,立馬做出一副女王高高在上的樣子,洗了個澡后,走到我跟前,從她的包包里,扔給我兩張支票,“記住,以后你的身子,只屬于我的,要是被我發現,你跟其他女的私通,那我可不會輕饒你。

  ”“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家里急用錢,這兩張支票上的錢,足夠你妹妹手術費用。

  ”她說著,就一副高傲的樣子,離開了。

  而我完全沒有心情去想其他的,而是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到船老大那去把支票兌換了錢,然后給家里打了個電話,慰問了幾句,把錢打回去后,就掛了電話。

  我長吁一口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原本打算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忽然間,我的門被踹開了,一伙人蜂擁而上,帶頭的,正是 柳姐

  我立馬驚慌失措的樣子從床上起來,笑面走上去,問道:“柳姐,找我來,是有事?”柳姐一副陰陽怪氣的腔調嘖嘖一聲,眼神斜視了我一眼,說:“哎呦,我可不敢,你現在可是娘娘跟前的大紅人,我巴結你還來不及呢!”這話很明顯,帶有很嚴重的嘲諷意味,我也知道她這次來是干嘛的,是要娘娘給我的錢的。

  我立馬耷拉著個臉,不敢說話。

  柳姐直接就是一腳,用高跟鞋踹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后退了幾步,一臉憋屈的看著柳姐,“柳姐,我犯了什么錯?”“還敢頂嘴是吧?我聽說你今天去財務那領了不少的錢,我說過什么不記得了?你既然歸我管,那你身上的錢也都是我的,少廢話,把錢拿出來!”柳姐依舊是咄咄相逼。

  我知道,我現在說什么也是不對的,錢我是沒有了,頂多就是挨一頓打。

  我默不作聲,柳姐用眼神示意了旁邊的保鏢,讓兩三個壯碩的保鏢把我架起來,而她則是走過來,親自搜我的身,結果卻是一場空。

  說到底,她就是為了錢,此刻,她見撈不到什么油水,就叫人打了我一頓,但卻不敢下死手,因為她知道,娘娘最近需要我的身子。

  他們把我暴打一頓后,就離開了房間。

  我的臉上本來就是青一塊紫一塊的,現在又多了幾處新傷,而且全身上下都特別的疼。

  我蹲在墻角,蜷縮著身子,把臉埋在膝蓋上,哭了起來。

  我不甘心,我一個大男人,憑什么被一個女的打?憑什么同樣是人,她們高高在上,而我卻活得那么下賤。

  我“啊”的一聲,發泄了出來,此刻的我,絕望得真恨不得一頭撞在墻上,可是我不能這么做,我想起了我家中的親人,我的妹妹,年邁的父母,她們都指望著我。

  我趴在床上,用被子蒙住頭,哭干了眼淚,絕望到極點了。

  然而,我卻是這樣安慰自己的,等睡醒以后,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第二天醒來,我的眼腫了起來,而且特別的干澀,自從我這幾天臉上有了傷后,柳姐就不讓我去干人體盛宴了,這也就等同于我這幾天荒廢了,沒有收入,我沒辦法生存。

  可是我不是富二代,我也不是娘娘這樣的人,我得吃飯,所以我想找份兼職,娘娘和柳姐,我是不會去求的,倒是我住在我隔壁的許瑩瑩。

  她現在是賭場的荷官,在那里肯定人緣特別好,而她之前對我也是饒有興致的,我倒不如討好她,然后去她那弄個職位,不管怎么樣,能吃上這幾天飯就行。

  我嘆了口氣,走出房間,站在隔壁的門口,徘徊了一會,敲了門。

  許瑩瑩過來給我開了門,見我來了后,皺著眉頭,“你來干什么?還想連累我是不?”說著,她就想要關門,我激動的用手上去卡在門縫上,結果這一卡,卡住了我的手指頭,我清晰的可以看出,手指頭被卡得出了血。

  我疼的叫出了聲,許瑩瑩見到這一幕后,連忙把門給打開,一臉緊張的對我怒斥道:“混蛋,你干嘛要這樣尋死覓活的?”這妮子比起柳姐和娘娘,還算是人性一些,還知道關心我。

  我把手給收回,忍著疼痛,背到后面,“我來是想為之前的事道個歉,還有就是……”“有什么事先進里面再說!”她一副緊張的樣子,向著周圍東張西望了會,拉著我進了她的房間。

  我也知道,自從她吃了上次的教訓后,也知道隔墻有耳,怕被其他人看見,告訴柳姐,再來找她的麻煩。

  進了她房間后,許瑩瑩讓我坐下,然后找了些外傷藥,親自給我擦了下,后又心平氣和的坐在我跟前,“說吧,來找我什么事?”從沒有一個女孩子,像她這樣對我好過,所以我對眼前的女孩子,瞬間刮目相看,從前的她,在我眼里,不過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可是這一刻,她在我眼里,卻是最美的。

  我喜歡內在美的女人,許瑩瑩就是,我沒有理會她說的話,頓時看呆了。

  許瑩瑩用手在我的兩眼晃來晃去,“喂,我在跟你說話呢,傻了?”“難不成,你來是還想跟人家那個?”許瑩瑩說到這里,眼神看了下我的小二哥,更是用手試探性的摸向我那里,“呦,這么快就脹了?”我用手捂住了小二哥,然后看著她,羞紅了臉,“那啥,我就是想讓你在賭場那給我找個臨時工,就干幾天就行,不圖別的,能吃得起飯就行。

  ”說到這里,許瑩瑩捂著嘴笑了起來,“真沒想到,我們娘娘身邊的大紅人,竟然也會說這種話?你是在逗我玩呢?”我說這話確實有些荒謬,但是事實就是如此,我背后的心酸,她不知道。

  我來這里不是自尋苦吃的,被她這么一笑,我感覺我的自尊受到嚴重的踐踏,所以我很快就擺明了我的立場,“你如果不幫我的話那就算了!”我說著,就站起身來想要離開。

  許瑩瑩拉著我的手,“別急,我又沒說不幫你,不過你現在可是娘娘的人,我可不敢背著她幫你什么,但是你要是給我點好處,那我還可以考慮一下!”我知道她這話,是在暗示著我,讓我上她,可是我一想起娘娘昨天對我說的那句話,整個人瞬間就不寒而栗。

  許瑩瑩見我猶猶豫豫,就問我怎么了,我也如實的跟她說了,她聽后又是笑了笑,說:“你可真實在,這件事除了你我知道,還會有第三個人嗎?”她說這話是有那么幾分道理,可是我現在真的不敢拿我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許瑩瑩就主動了起來,開始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摸,沒幾下,我就被她挑逗得難受了起來。

  我心想,死就死,要死也要做個風流鬼,畢竟做什么事都要擔當風險,我要是連這點膽子都沒有,以后還怎么敢跟人說我出來混過。

  看著她那一臉的媚態,再加上手上的挑逗,很快,我這個沒什么經驗的人,就難以忍受了,一把把她撲倒在床上,粗暴的親吻著她,她也發出了輕微的恩啊聲。

  “咚咚!”這會,門外有人敲門。

  我瞬間穿好衣服,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尋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我一眼看到的就是床底下,可是床底下的縫隙特別的小,根本不夠我鉆的,所以,我只好躲進了衣柜。

  許瑩瑩也是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整理好衣服發型后,走到柜子面前,小聲的對我說:“是洪爺來了,你千萬別發聲,他可是娘娘請來的貴賓,你是惹不起的。

  ”我“恩”了一聲后,見許瑩瑩走到了門口處,打開了門,瞬間聽見了一聲猥瑣的笑聲,“寶貝,可想死我了,多長時間沒去我那了,這會我來,你可別不歡迎我。

  ”許瑩瑩立馬發揮起了她風華絕代的騷姿,用嬌滴滴的聲音對洪爺說:“哎呦~洪爺~您說的是哪里話,人家這不最近幾天工作比較忙,沒來得及找您,您來當然歡迎了,您等會,我給您沏茶。

  ”洪爺一把抱住了她,直接就走到床跟前,把她扔在床上,脫下自己的衣服,撲了上去。

  這洪爺我是知道的,他也是個混江湖的老油條了,是天斧幫一名堂主,在這艘船上,承載了不少幫派頭子,他們之所以來,全都是來捧娘娘的場,這足以證明娘娘的江湖地位,同時讓我也知道了,在娘娘一臉不食人間的美貌背后,她還存在著其他的身份,要不然,她一個富婆,不可能會有這么多黑幫頭子來捧場。

  當然了,許瑩瑩也不是吃素的,她能在這艘船上混這么久,憑的,就是她的美色,這些個老家伙,平日里打打殺殺的,威風凜凜的,但就是缺女人。

  因為沒一個女的,愿意跟一個打打殺殺過日子的人。

  看洪爺那猴急的樣子,肯定就是憋壞了。

  許瑩瑩被她親了幾下后,推了她一下,說:“洪爺,您別這么猴急,反正我早晚都是你的,您這次來,帶(極品少婦的誘惑)了什么好處給人家?”洪爺露出猥瑣的笑容,用手指指了下許瑩瑩的鼻子,“小寶貝,就知道你想要說什么,好處嘛,你等著。

  ”他說著,就伸手從褲兜里掏出一翡翠鐲子遞給了許瑩瑩,許瑩瑩看了后,兩眼放光,直接就接過來,帶在了手上,“洪爺果然講究,這么貴重的東西都舍得送。

  ”“那是,我洪爺是誰,小寶貝,怎么樣,喜歡嗎?喜歡的話,那你也得給我點好處不是嗎?”他說著,就面露猥瑣,對許瑩瑩做了那種事,然而他也跟之前的那位沒什么區別,沒幾下就完事了。

  許瑩瑩躺在一邊,一臉無趣的樣子,跟洪爺聊著,大多數都是些淫言穢語,可是忽然間,洪爺談起了他們天斧幫的事,他對許瑩瑩說:“寶貝,說實話,過陣子這艘船就不太平了,你呢,到時候跟著我,放心吧,有我罩著你,保你相安無事。

  ”我一聽這話,立馬神經緊繃,把耳朵給豎起來。

  許瑩瑩問洪爺這話什么意思,洪爺卻吞吞吐吐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但是看許瑩瑩的樣子,就知道她是有多好奇,就在洪爺面前撒嬌,“你如果不對人家說的話,人家以后可就不愿意搭理你了。

  ”洪爺很疼愛許瑩瑩,所以立馬一副緊張的樣子,“我說,我說,寶貝,不過你得答應我,這事情只有你一個人知道,不許告訴其他人。

  ”許瑩瑩答應了他,他才說出了口,原來這艘船上的三大幫派,早在上船之前,就互相勾結好了,要搶奪這艘船上的所有財產,而且還要把娘娘給輪了,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為船在公海,他們想殺人,隨時都有可能,只是顧忌著娘娘的勢力,才沒有動手。

  看來自己待在這個地方,也是九死一生。

  雖然娘娘待我如同狗一樣,但是她好歹也給了我好處,讓我妹妹的手術得已實施,所以她對我也多少有恩,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她被這些個家伙給害了,而且,就算娘娘被抓,我能安全的活著回去?不能!所以,我得做好心中的打算。

  許瑩瑩聽了他的話后,大吃一驚,很快又跟個沒事人似的,依偎在洪爺的跟前,說道:那你可得記住了,到時候拉人家一把。

  洪爺摸著她的臉,猥瑣的笑著:放心吧,有我在,就能保證你的安全。

  許瑩瑩笑著看著洪爺,陪他聊了幾句后,因為我在的緣故,所以他急忙的支走了洪爺。

  洪爺離開后,許瑩瑩白了我一眼,“剛才我兩說的話,你全都聽見了?”我明白,禍從口出的道理,所以有時候,我不得不圓滑一點。

  我否認了,說什么都沒聽見,許瑩瑩這才對我笑了笑,拍著我的肩膀,沖我拋起了媚眼,“行了,今天放過你小子,你的事我會幫你的。

  ”她說著,就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一句話的事就擺平了,給我找了個服務生的活,其實就是給人家端茶倒水的,也就干這幾天,一天一百,如果有眼色的話,偶爾還能得到一些小費,反正總比沒有強。

  我沖許瑩瑩答謝后,就離開了她的房間。

  接著在周圍轉一轉,面朝著大海,舒了一口氣,老實說,我心里害怕,怕自己不能活著回去,我想就算我現在去娘娘那,把我聽到的這些話告訴她,她也不會相信,因為她是高高在上的娘娘,自負是她的寫照,她深信,那些個幫派都忌憚著她的實力,不敢亂來,而我則會吃虧,被她說成是挑撥離間,遷怒與她,搞不好真會被丟到海里去喂魚。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