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jamie lynn sigler nipple|jamie lynn sigler nipple

jamie lynn sigler nipple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2 14:42:23 | 2713個瀏覽


我不知道怎么表達我現在的情緒,事情已經過了很久,我還是難以釋懷。

  十一期間, 妹妹她們放假來我家。

  因翻看妹的手機里的照片,不小心發現 老公發給妹的 信息:妹對不起,我錯了,昨晚 喝醉了

  我知道老公肯定是又發亂七八糟的信息給妹了,真的是憤怒的不行,我把老公(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叫到房間質問,他承認了說只是喝醉了,控制不了!我真的好憤怒!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老公和我是網友之后一夜情之后拍了兩年拖12年結婚的,他是公務員,不喝酒時是個絕對絕對的好男人,工作認真,會心疼人,也很寵我,對我妹及爸媽都非常好,但我真的沒辦法接受他這樣的行為,在結婚前我發現他 跟他親小姑會發比較曖昧的信息,跟他談過一次之后,他的信息箱會全部清空,當然我沒有翻他手機的習慣。

  在我懷孕期間 他也曾發過亂七八糟的信息給我妹,妹打電話問我他是不是喝醉了,當時我沒發現,后問他他自己說,因為太 壓抑所以發了信息給妹。

  吵過之后有半年時間沒發生類似情況,但現在又犯了!我跟他談要么戒酒,要么離婚!因我態度很堅決,他戒酒到今天為止沒喝酒,但我相信他因為工作的原因是不可能徹底斷酒的,我很擔心往后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不僅是對我們愛情褻瀆對我妹來講也是一種傷害,你能告訴我這是為什么嗎?他這是什么心理原因造成的?除懷孕期間我們的性愛一直都很和諧,平常也很恩愛,幾乎沒吵過架,就算我偶爾無理取鬧,他也會包容我,我真的不想因為這樣的事情讓我們的婚姻瓦解。

  老公 醉酒后總愛給妹妹發曖昧短信 該怎么辦老師回復:酒后駕駛有交警處罰,交警可沒你那么好說話,不是到等到撞到人的時候才去處罰,除非這個酒后駕車的有后臺,要不然他不會大搖大擺的酒后駕駛。

  對于他來說:只是喝醉了酒,并沒有酒后駕車,自己把酒吐到自己家人身上罷了,太當會事反而無意。

  如果偷自己的東西不算偷,即便認為是偷,你的處理方式也不對頭,他為什么壓抑,為什么酒后收信息的不是你,有些時候,男人都需要一個可以開玩笑的或傾聽的對象,如果他發給陌生女人曖昧信息,結果總是會以出軌結束。

  改變是需要過程的,你可以允許他發信息,但不要發過于曖昧的信息,每個人的解壓方式不同,對象也會不同,每個人的婚姻都需要和諧的溝通方式,你不說他永遠不懂,他不說你永遠也不會懂,包容不是縱容,該需要溝通的時候,就必須做出溝通的需要, 而不是用考問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沒有回應的曖昧只是單相思,如果他有前科的話,這些曖昧信息對他來說只是解放自己壓抑心理的方式,而不是曖昧。

  老公醉酒后總愛給妹妹發曖昧短信 該怎么辦警告:妹妹都沒有放在心里,你就要包容一些,而不是糾著這些信息不放,有心或無心都在于你,管理好老公不是整理好老公。

  延伸閱讀:男人對女人說的十大謊話 聽到‘不小了’這三個字, 張翠花滿臉羞紅的掃了一眼李海的褲襠處,她知道李海長大了…      “ 海子對不起,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我是你哥的妻子。

  ”張翠花再次無情的拒絕。

      “我哥已經不在了,你為什么不能給我個機會照顧你?”李海緊緊抓住了張翠花的手,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海子, 嫂子配不上你。

  ”    張翠花心底苦澀,自己什么情況她明白,在別人眼里自己就是個掃把星,克夫命。

      “配不配的上重要嗎?嫂子,我只要你答應就可以。

  ”    李海對著張翠花大吼道。

      “夠了,海子,不要再說了。

  ”張翠花用力掙開了李海的雙手,回自己房間去了。

       看著嫂子離開,李海突然感覺心里堵的慌。

      張翠花是個苦命人,嫁到李家來也沒想過幾天福,李海心里發誓一定要努力賺錢,讓嫂子過上好日子。

      到了晚上氣氛更加尷尬,晚飯后張翠花竟說要出門走走,李海想跟著卻被拒絕了。

      李海知道嫂子在刻意的回避自己,想著今天的獨處就這么泡湯了。

      就在李海準備回房休息的時候,外面的院門被推開了。

      李海以為嫂子回來了,一時心情又好了起來。

      走到院子一看,來人竟是 玉蘭

      今晚的李玉蘭穿著特別火辣,上身一件寬松的白色T恤,下身穿著一件黑色的包臀裙,那完美的身材完全包裹不住。

      腳上穿著黑色高跟鞋配著一雙黑色的直筒絲襪兩條修長的絲襪美腿就這么一覽無余。

      李海癡迷的盯著那迷人的美腿,鼻血都差點控制不住要噴出來。

      李玉蘭看著李海一副癡迷的模樣, 忍不住媚笑出來。

      那精致的小臉,配上那迷人的笑容,讓李海的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

      “玉蘭姐, 你怎么來了?”    “你說呢, 姐姐可是在家等你半天呢,可想死姐姐了。

  ”李玉蘭一邊說著,還一邊偷偷的往房里看。

      “玉蘭姐別看了,我媽出遠門了,嫂子也出去溜達了。

  ”    李海也是因為張翠花的事,一下把這事忘了,看到李玉蘭的模樣立馬就猜到了她的心思。

      “那就好,那就好。

  ”李玉蘭直接轉身把院門鎖好,然后走到了李海面前。

      “玉蘭姐你要干嘛?”李海被嚇了一跳,他沒想到李玉蘭這么大膽。

      “傻小子你說呢,白天不是說好了,要做讓你寶貝更爽的事嗎?”    李玉蘭色瞇瞇的盯著李海的寶貝,下一秒直接伸手就去扒他的的褲頭。

      “別,我嫂子隨時要回來的,讓她看見就完了。

  ”李海連忙往后退。

      “怕什么,她回來了我就跳窗戶逃走,別跑呀,來呀。

  ”    李玉蘭就和貓抓老鼠一樣,終于在墻角抓住了李海的褲頭,然后往下一拉。

      “海子,這是什么?”李玉蘭疑惑的看著手中裹著厚厚紗布的玩意問道。

      “我不小心受傷了,剛敷了藥,所以我才沒去找玉蘭姐。

  ”李海連忙解釋道。

      “我說呢,你個小色鬼怎么不來,這個不礙事吧,以后不會用不了吧?”    李玉蘭此刻也是心癢癢,好不容易看到了這誘人的寶貝,卻用不了。

      “小問題,過幾天恢復了就能用了,今天怕是不行了。

  ”李海快速的把褲子穿了回去。

      此刻只想快點打發走李玉蘭,他怕張翠花看到這一幕。

      “真可惜,那只能下次了。

  ”李玉蘭一臉的失望之色。

      李海心里卻是松了口氣,看樣子可以把她打發走了。

      可是下一秒李玉蘭的眼神又變得色瞇瞇起來。

      “海子,姐姐都來了,怎么也要讓你開心一下,你說對吧?”    李玉蘭直接抓住李海的手,放在了自己身上。

    李海本想拒絕,因為張翠花隨時可能會回來,萬一被發現就完蛋了。

      可這接觸的一瞬間,手上傳來的感覺讓他忍不住用了用力。

      “海子,對,用力點,姐姐喜歡這樣。

  ”李玉蘭忍不住哼叫出來。

      李海被李玉蘭的浪叫聲搞的越發燥熱,那里雖被紗布包裹,但是依然發生了變化。

      “呵呵,海子,你不老實喲。

  ”李玉蘭突然伸手抓住了李海。

      “啊,不,不要呀。

  ”李海嘴上說著,但是卻沒有去阻止李玉蘭。

      此刻他的難受的很,也想好好爆發一下。

      “來,嫂子讓你好好的舒服一下……”李玉蘭說著把李海的頭往前面按。

      聞著她身上的香味,李海只感覺一陣意亂情迷,直接張開了嘴……    這是他第一次嘗試這種味道,那美妙的感覺讓他只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往頭上涌,把李玉蘭推到了墻上……      在李海的攻勢下,李玉蘭感覺越來越把持不住了,但是李海今天又不方便,她只好戀戀不舍的推開了李海。

      而且萬一被張翠花看到說了出去的話,她非要被公婆打死。

      “好了,今天就先這樣吧,下次記得來找姐姐。

  ”李玉蘭臉頰緋紅,一邊整理衣服一邊說道。

      “好的。

  ”李海意猶未盡的回道。

      雖然他也很想要,現在確實不方便。

      李玉蘭整理好衣服,打開門鎖,正好看到張翠花推門而入。

      “玉蘭,你怎么來了?”張翠花推門而入,看到有人出來,發現是李玉蘭。

      “啊,翠花回來了呀,我找桂花嬸呢,她不在家,我先回去了。

  ”李玉蘭笑著說道。

      “我婆婆出遠門了,要明天才回來,你有什么事和我說也可以。

  ”    大晚上來找人,讓張翠花心里有點疑惑。

      “沒啥要緊事,我改天再來吧,時間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    李玉蘭打了個哈哈就借機離開了。

      看著李玉蘭離去的樣子,張翠花就越發覺得不對勁,這李玉蘭穿的也太暴露了吧。

      同樣是女人看到這種穿著都覺得有點羞人,想起之前小樹林的場景,張翠花的身子竟有了一絲變化。

      多虧了是晚上,如果是白天,她會清晰的發現,李玉蘭衣服的胸口上臟了一片。

      走進房間一看,張翠花的臉色一下變的通紅。

      此刻李海的那里頂的老高,仿佛隨時要突破褲子的束縛一樣。

      “海子,嫂子知道你長大了,也該找娶個媳婦過日子了。

  ”    張翠花突然對著李海說道。

      “嫂子,你怎么提這個?”李海很反感張翠花讓他找別人做媳婦。

      “海子,聽嫂子的話,不能和村里結了婚的女人亂來,傳出去的話可是要出事的。

  ”    李海心里咯噔一下,還是被嫂子看出了問題嗎?    “嫂子,你誤會了,我什么都沒做。

  ”李海連忙解釋。

      “還說沒有,李玉蘭走的時候慌慌張張,你又變那么大。

  ”張翠花嗔怒道。

      “真的沒有,我是清白的,嫂子不信你看。

  ”    李海一把拉下了自己的褲頭,那裹著紗布的寶貝玩意,就這么出現在了張翠花眼前。

      “哎呀,羞死人了,你快穿上褲子。

  ”張翠花一張小(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臉更加羞紅,但是眼睛卻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對不起,我怕嫂子不信我才脫得。

  ”李海裝做委屈的樣子。

      “好了,嫂子信你了,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    張翠花說完后便羞紅著臉跑回了房間,看樣子被李海刺激的有點受不了。

      李海看著張翠花的嬌羞模樣,那里更加難受起來,徑直走向了浴室,片刻后一臉滿足的走了出來。

      回到房間后,李海躺在床上,腦袋里滿滿都是李玉蘭剛才的撩人畫面。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